刚刚更新: 〔幕后〕〔汉化大师〕〔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后一个炼金师〕〔一切从长生开始〕〔魔鬼的使徒〕〔奥运天王〕〔本宫不是那种人〕〔穿越时空的斩魄刀〕〔明末抉择〕〔狩魔领主〕〔传奇巨星〕〔农女倾城〕〔报告大魔王〕〔贫道要写书〕〔我真不是魔教少主〕〔千凰之堕入异世〕〔无限之主角必须死〕〔都市之我为宗师〕〔抗战之铁血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16章余悦重现
    从国家电网出来,梁健等了一会儿车,但首都的出租车并不好拦,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都是载了客的。梁健想,反正也无事,索性一边走,一边拦车,顺便理理思路。

    离国家电网不远的一个胡同里,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对一个瘦小个的货车司机说,前面那人,你看见了吗?直接照着那人撞过去,别真出了人命,最好弄成个植物人。司机说,那得加钱!

    男人眯起眼睛,说:钱不是问题。

    一辆吉普车上。紫祺刚从国家电网门口路过,她是去赴一个朋友的下午茶,这个朋友算不得闺蜜,可与她的关系,也很是不错。两人可以称得上是“病友”,而且肿瘤都是长在ru房这个地方。

    有相同的病,就有相同的话题。两人都是在北京一家知名的医院治疗,后来,项光磊找了美国一名肿瘤医生过来,在那医生的帮助下,两人保住了ru房,并且出院了。此后,两人总会定期见一见。

    这天,余悦与朋友约好了在海淀区喝茶,这一路上,看着春色将尽的北京街景,余悦不由有些伤感。自从那天在明星酒吧碰到梁健以后,她一直有些心神不定。

    自从那天在飞机场跟他打过电话后,自从离开镜州来到这座陌生而喧闹的城市,她是打定了主意,这一生,她要将他忘记,忘记那些曾如春日暖阳般美好的点点滴滴,忘记他曾给她的感动和温存……可是,当她从日思夜想和刻骨铭心中慢慢缓过来时,他竟然如从天降,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不叫余悦,我叫紫祺”……那天碰面时的场景如此清晰,历历在目……

    猛然,前面的路况发生了变化,一辆卡车突然从胡同里穿刺而出,好在余悦的车速度不快,否则就要与那辆车子亲密接触了。

    “怎么开车的!”余悦心里不满,目光一晃,猛然见到前面那个身影如此熟悉,熟悉到让她觉得胸口发闷……

    这个人不是梁健吗?那辆卡车,怎么直接向他撞去?这到底怎么回事?

    “梁健,躲开!”她情不自禁地叫起来,但是吉普的车窗密闭效果何其好,梁健根本听不到。

    说时迟,那时快。如果稍微犹豫,梁健就会有生命之忧……这生命曾与她有着那样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

    余悦一脚油门朝卡车横过去……

    似乎有一股气流朝着自己涌过来,梁健回头,只见一辆东风卡车已然冲上了马路牙子,毫无阻拦地冲向自己。

    那一刻,他愣住了。那一刻,他想到,难道,他竟然要和诸葛亮一样,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且还是以这种最无奈的方式,车祸?在这座陌生城市?

    脑海里这样想着,双腿也条件反射一般,往一旁逃去,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自己要死在这离国家电网不远的人行道上。梁健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自己的眼睛。只听到“砰”一声,梁健还以为卡车撞击身体,会发出如此惊人的响声,那一刻,他竟然戏剧性地又想到了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面对白晶晶的师姐的时候,让她出刀快一点,这样他在死之前可以看看自己的心。梁健自嘲地想笑,没想到,他死之前,竟然还能听到身体和车子撞击发出的巨大响声。

    然而,他并没有死,他还能睁开眼睛,还能看见那辆东风卡车就在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撞上了山墙。车身,横了过来,甩到了梁健身上。梁健被这巨大的力量,弹到了山墙上。

    这时候,他看见一辆吉普车,也朝自己撞过来,朦胧中,他似乎看见,一个女人使尽最后的力气,调整车头方向,避开了他,狠狠撞到了花坛。

    那个女人,如此熟悉,熟悉到他都能回忆起她身上独特的香气……

    醒来的时候,梁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而他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她,余悦。不,是紫祺吧?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那辆吉普车,还有车上的女人,是她吧?那样熟悉的脸,那样熟悉的眉眼,那样熟悉的嘴角,他问:“你到底是紫祺,还是余悦啊?”

    她的笑容里透着一丝苦涩:“我是紫祺,余悦已经不复存在了。”

    梁健想从病床坐起来,但一挣扎,背上一阵疼痛,让他不禁蹙了蹙眉。紫祺说:“你别动。你背上伤了筋骨,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医生交代,你最好静养,不要乱动。”

    梁健并不太关心自己的伤,能够躺在这里跟她说话,说明他没事。现在,对他来说,他更关心站在他身边的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他看着她,问道:“你说,余悦不复存在,那么你承认,你以前就是余悦,只是现在成了紫祺?”

    她无声地看着他,算是默认。

    这一刻,梁健只觉得心里酸甜莫名,他想到了胡小英在电话中的话,也想到当初分别时,她的不由分说。他说:“我们虽然离婚了,难道我们连朋友也不是了?这两年,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昨晚上问了胡书记,她把你的情况,告诉了我。你当时与我离婚,是因为你生病了。难道你这么不信任我,不相信我可以和你一同度过困难?”

    说起过去,梁健只觉得心痛。一直以来,他是怨她的,怨她不明不白的离开了他,可是,如今面对真相,他只觉得难过,这个曾经与他相许一生的女孩,到底用了怎样的决心才做出了那样一个决定,到底有多痛,才能瞒着他,说出那些关于分离的话?他相信她曾对他的爱,有多爱,便有多痛。看着这个比以前消瘦的余悦,他只想将她拥入怀里。不过,他很清楚,他们再不能重来。就像那首歌唱的: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紫祺深呼吸一下,慢慢地说:“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当时,我选择跟你离婚,也许是错的。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也伤害了自己。但,人生就是如此,分岔路口,我们犹豫,徘徊,但最终我们会选择一条路,往前走。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没什么好后悔的。欠你的,我也还不了了,只希望你幸福。至于我自己,现在,也还算幸福。”

    梁健想起那天在明星酒吧遇到的那个男人,敢于为了她动拳头的男人,便说:“你不欠我。只要你现在过得好,就行。不过,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很在乎你。”

    紫祺深深地看了梁健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是,他叫项光磊,他的确对我很好。”

    梁健有些好奇,不自禁地问她俩人是怎么认识的?紫祺摇了摇头,说:“梁健,这种事,你还是知道越少越好。反正这一切也都与你没有关系了。”

    看着曾经与自己有着最深切关系的女人,看着这样熟悉的眉眼,梁健还是难过地意识到,她不同了。对他来说,她多了一分陌生,不,不仅是一分,或许是两分,三分。梁健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突然从从病房外冲进一个人来,焦虑地问:“梁健哥,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是黄依婷。

    然后,黄依婷转头看着紫祺,说:“谢谢了,紫祺。”

    梁健很奇怪:“你们认识?”

    紫祺笑了笑说:“当时,你晕过去了,我想得找个你的熟人,所以就翻看了你的手机,给依婷打了电话……这样吧,你们先聊。”

    紫祺站起身来往外走,刚走到门边,门正好被推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推门进来,一见紫祺,便急切地问:“没事吧?”他的目光那样急切地看着她,确认她安然无恙,脸色才慢慢缓过来。然后,他的目光落在病床上的梁健身上,眉头不悦地皱了一下。

    “我们先出去一下吧?”紫祺说:“让他们单独呆一会儿吧!”

    他们出去后,黄依婷说:“真是太巧了,你怎么又遇上了紫祺?”梁健说:“是啊,之前如果不是紫祺,我恐怕已经命丧卡车轮下了。”想起那千钧一发的一刻,梁健还觉得心有余悸。也许,冥冥中,自有缘分。这个为了不拖累他,独自承受着病痛,承受着离婚苦楚而远走他乡的女孩,以这样的方式再一次进入他的视野。

    黄依婷问:“紫祺真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余悦?”

    梁健若有所思:“余悦已经不复存在了。她现在叫紫祺。”

    黄依婷像是放下了心,说:“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因为她的救命之恩,想要以身相许呢!”

    梁健被黄依婷的话给逗乐了:“你没看到,她有男友?如果我想以身相许,首先得过了他男友那一关,你觉得他会答应?”

    黄依婷也笑了:“我想,他会跟你拼命。”

    与黄依婷说话,梁健有一种毫无禁忌的轻松愉快。这种感觉,曾经,在他和余悦之间,也是有的。不过,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的余悦,已再不是从前的她了。

    在病房外的过道里,项光磊看着紫祺:“这人怎么还阴魂不散了?那天在酒吧纠缠你。今天在马路上被车撞,又被你遇上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他是从江中省来的乡巴佬吗?他干嘛还不回去?”

    紫祺微微蹙眉,说:“请你别这么说他,行吗?”

    项光磊很在乎紫祺,一听她责怪,马上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紫祺看一眼项光磊,说道:“我了解了一下,他是来办事的。事情办不好,恐怕他是不会那么快离开的,我知道他的脾气。”

    项光磊问:“他要办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干脆,我去替他办了得了,省得他经常在我们面前晃。不是我对他有成见,我不喜欢他看着你的样子。”

    紫祺柔和地笑着,把她了解到的梁健此次北京之行的目的,简单地告诉了项光磊。

    项光磊说:“就这点小事?好吧,我给我老爸打个电话,让他打个招呼,让国家电网早点把事情给办了吧!我不希望再见到他。”

    听项光磊说要帮忙,紫祺目光中微微一亮,他知道项光磊大伯的能量,只要他答应,事情基本就成了。紫祺说:“那就谢谢了。”

    项光磊说:“紫祺,等那梁健走了,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嫁给我?”紫祺点了点头。

    项光磊说:“那好,我单独去跟他谈一谈,问一问情况。”紫祺点了点头。

    项光磊走进梁健房间时,紫祺想要一同进去,但项光磊阻止了她:“我觉得,还是我单独找他谈比较好,省得他到时候又想多了。”

    紫祺无奈地笑笑,点了点头。项光磊对陪在梁健身边的黄依婷说:“我想单独找梁健谈谈,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黄依婷问:“谈什么?”

    项光磊说:“谈他此次北京之行的目的。”

    “谈工作?”黄依婷征求意见似的看向梁健。

    梁健点了点头。黄依婷便走了出去,到门口还不忘回头嘱咐:“有事情,随时喊我,我就在门口。”项光磊在梁健床边的木椅子上坐下来说:“梁健,我觉得,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死心塌地对你,就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希望你以后别再纠缠紫祺。”

    梁健痛苦地笑笑说:“你误会了吧,我从来没有纠缠紫祺。”

    项光磊盯着梁健说:“你竟然敢说没有纠缠?那天晚上在酒吧怎么回事?今天又怎么回事?”梁健说:“那天晚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以为紫祺是我认识的一个人,我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今天,是她将昏迷的我送到医院,可以说,的确很巧,但怎么也不能说是我纠缠她吧?我没必要为了纠缠她,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吧?!”

    项光磊说:“若不是纠缠,最好。从医院出去后,我希望你别再跟她联系了,即使是她主动联系你,你也不能接听她的电话。”

    梁健从不喜欢被人逼迫,他说:“这种霸王条款,我凭什么要答应?”

    项光磊嘴角一咧,说:“不凭别的,就凭我给你的交换条件。”梁健说:“什么交换条件?”项光磊说:“你不是有一个国家电网的事要办吗?如果你答应不再跟紫祺联系,我就帮你把事情办了。”

    梁健心里一沉,这人真的能把事情办成吗?如果能够办成,那可是关系到成山村几百号老百姓的生存大事?!

    项光磊看梁健脸上阴晴莫名,便说:“据说,你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基层党委书记?!还专门为了老百姓的事情跑到中央来。怎么,现在又不能为老百姓做一点点牺牲了?”

    梁健心想,这是难得的机会,这事情如果真能解决,那可是一件大事。但是,他认为,自己和余悦的关系,不是可以拿来交换的条件。他说:“只要紫祺亲口告诉我,她永远不再是余悦,我自然不会再跟她有半点联系。”

    项光磊冷笑:“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余悦!我让她进来,亲口告诉你!”

    一会儿,紫祺走了进来。她看着梁健,目光里有一闪而逝的伤痛,不过也仅仅是一闪而逝,她从来是个坚强的女孩。她缓缓地对梁健说:“梁健,你真的搞错了,余悦早就已经不复存在,我是紫祺,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余悦……”

    项光磊笑了一声,对梁健说:“你听清楚了吗?”

    那一刻,梁健感觉眼睛有些湿润。

    这两年,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想她,但是,他也始终没有忘了她。当他第一次在酒吧看到她时,那种复杂的心情,还有,当他知道真相时,那种心痛的感觉,都告诉他,他对她始终还是有感情的。这个曾经的小师妹,这个曾经在他最灰暗的时候给了他光明和温暖的女孩,如果这一刻说,她愿意回到他身边,无论前路如何艰难,他都会愿意与她携手往前,不离不弃……

    不过,现在这样也不坏,至少她是幸福的。虽然她的那段过往还是一个谜,但既然她连名字也换了,打算一切从头开始,而且,这个微微有些霸道的男人,至少是那样在乎她,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于是,他闭了闭眼,说道:“那好吧。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项光磊说:“好。既然你同意了,那我马上打电话,让国家电网把你的事情解决了。你等电话吧。”

    紫祺和项光磊一同离开了。

    拉开门的刹那,梁健希望她至少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但是她没有。她一如当初离开时,那样决绝。

    靠在病床上,梁建一声不吭。黄依婷给他倒了些水,说:“要不我先出去一下?你一个人静一静?”

    梁健却说:“你说,这个紫祺,是不是真的不是余悦?”黄依婷说:“你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梁健说:“当然是真话!”黄依婷说:“我觉得,她就是余悦。”梁健很吃惊地看着黄依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黄依婷说:“也许是旁观者清吧,我看得出来,她看你的目光不同。那种目光,如果是以前跟你不认识的人,即便是一见钟情,也不会有那样的目光。她看你的目光,有太多内涵。这内涵告诉我,你在她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梁健没想到,黄依婷能观察得这么仔细。

    黄依婷说:“梁健哥,我觉得,你还是放手吧。毕竟人家现在已经有了男朋友。既然她连名字也改了,说明她想开始新的生活。你说是吧?要不,你自己静下来想想?”

    梁健说:“不用了,我已经想好了。我不会去打扰他们。”

    在医院里待了大半天,梁建感觉背上的疼痛远没有一开始时那样尖锐了,便对黄依婷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估计没什么大碍,我们还是出院吧!”

    黄依婷有些犹豫:“你确定真的没事?”

    梁健坚定地说:“没事。”

    换下病号服,穿上自己的衣服,梁建由黄依婷搀扶着去结账。不过,医药费已经结了,院方还给了梁健一个信封,里面是五万块钱。

    梁健有些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院方说:“这是项主任放在这里的,据说是那个肇事司机的赔款,如果嫌不够,还可以找他们!”梁健看自己没什么事,而且他也不知道其实是有人要他的命,就说:“就这样吧!”

    他想这钱,不拿白不拿,况且前天还花了十万块钱吃了一顿窝囊饭,这五万块,至少也算一个补偿。黄依婷说:“梁健哥,如果你晚上一个人呆着没事的话,我就去上课了。课程排得很满。”梁健说:“行,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这时候,有一个陌生电话进来。对方介绍说自己是国家电网某处的处长,他说:“是梁书记吗?明天有空的话,请过来一趟!关于你们那里一个村的搬迁补偿问题,我可以给你一个答复。”

    这一次,梁健保持着高度警惕。说:“你要给我的答复,是同意增加补偿呢?还是不增加?”对方说:“同意增加。但是我们需要你给我们提供一份比较完整的报告。”

    梁健早就已经将报告交给了龙副总经理,就跟对方说了。对方效率还挺高,就说,你先别挂电话,我打个电话问问。很快,他就回复说:“梁书记,你恐怕弄错了吧?龙副总说,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

    梁健知道,自己又着道儿了。不过,他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多计较,那只能是浪费时间,反正梁健在笔记本电脑中备了份,只要再打印一份就行。于是,梁健与他约好,明天上午再到国家电网拜访。

    在一栋别墅客厅里,项光磊、紫祺、项部长和他女儿项瑾坐在沙发中。项光磊和紫祺坐在一起,项部长和项瑾坐在一起。项光磊说:“大伯,表妹,当然还有紫祺,谢谢你们给我过生日。”

    项部长说:“光磊,你父母都在美国,你独自留在国内,这很不容易。在国内我和项瑾,是你最亲的亲人了吧,当然要给你过生日啦!你年纪轻轻,医术又好,能够为国家出力,这很好!现在,许多小年轻,动不动就往国外跑,我是不赞成的。”

    项瑾说:“光磊哪里是为了国家才留下来的?他是为了紫祺才留在国内的!”

    项光磊的父亲和项部长是兄弟,一个从商、一个当兵。后来项部长当了首长,项光磊的父亲则在美国把生意做得越来越大。项光磊是在美国念的医学,到北京求是医院做医生,本也打算积累经验后,再去美国,与父母生活在一起。

    只是,后来他遇到了余悦。当时,她刚离开镜州,来求是医院求医。余悦一直不愿意做ru房手术,只愿意接受最基本的治疗,这让专家都很头痛。这时候,项光磊碰到了她,突然发现余悦好像一个人!

    项光磊的童年,是在北京最标准的四合院里度过的。同院子有一个小女孩,特别可爱、乖巧,是项光磊最好的朋友,春天他们会让爸爸妈妈带着去看北海的柳树,夏天躺在凉席上搭永远搭不完的积木、秋天在院子里踩梧桐的落叶、冬天一起看雪,堆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然而,太过美好的事,往往难以留驻。鲁迅曾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情打碎给你看。老天最擅长干这种破坏你预期的事情,让你永远也想不到故事的结局。

    那是小年夜,项光磊邀请女孩来家里吃饺子。项光磊说一定要让女孩吃到自己亲手裹的饺子,那年他才六岁,一桌的饺子包好了、煮好了、还煲了当时可称作美味佳肴的牛肉粉丝汤,然后项光磊和父母就开始等隔壁家的小女孩来……

    等了许久,女孩还是没来。项光磊去隔壁家叫小女孩,但是他们家里却没有一丝灯火。项光磊喊了许久,始终没有人应他。他失望低落的回到家中,这一桌的饺子,他一个都没吃,到了睡觉时间,他还是呆在屋子里不动……

    直到午夜时分,隔壁家房子的门打开了。项光磊赶了过去,是女孩的父亲来取衣物,项光磊追问女孩去了哪里?

    女孩的父亲很匆忙,他说女孩忽然病了,下午送去了医院,他现在来拿衣物,马上就要赶去医院,他对项光磊说,等女孩好了,再跟他玩。女孩父亲匆匆取完衣物就走了,留下了项光磊站在四合院里。

    项光磊记得,那一天,雪下得很大,而他站在那里,久得几乎被冻成一个雪人,直到妈妈将他抱进屋子,裹进被窝……

    那天后,项光磊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女孩。

    这个精灵般的女孩,就这样被病魔带走了,这给项光磊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深深的伤害。之后,他立志当一名医生,从小就在这条路上奋发努力,在他三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学成归来到北京数一数二的求是医院行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见到余悦,一个跟他印象中的女孩如此相似的女子。最初看到余悦的时候,他还以为她就是昔日那个女孩。不过,他很快发现,余悦和那个女孩,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人有时候就是喜欢自欺欺人,他宁愿相信余悦就是那个女孩。

    这个故事是他心底最深的痛,最痛的柔软。虽然,他知道,她不是她,但他还是对余悦非常上心,知道她不愿意手术之后,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余悦身上。事实证明,他真的具备非凡的医学天赋。

    他不知用什么手段,进行了多少实验,在没有使用手术的情况下,项光磊单凭药物和作息习惯,竟然使余悦的病情明显好转。这让余悦非常惊讶,同时也震惊了求是医院的医生们。他也因此被提拔为肿瘤科主任。

    余悦非常感激项光磊,因为,是他给了她新的生命。项光磊竟然自作主张的说,从今天开始,我给你取个小名吧,你叫紫祺吧,这就如你的新生命。命是人家救的,余悦没有拒绝。

    从那时候起,项光磊就一直照顾着紫祺,如果梁健不曾出现,也许他们就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结婚生子。然而梁健的出现,就如一颗石在,在紫祺的内心掀起了波澜。不过,表面上,她还是那个紫祺,因为她知道,项光磊是那么爱着自己,为了她放弃了很多很多。

    所以,她只能放开梁健的手,尽管看着他时,她多想扑向他怀里,告诉他这些年她经历的所有苦痛挣扎,告诉他当时离开他时她的茫然无措,告诉他多少个夜里,她想念他的拥抱他的温暖,可是,她不能。因为她再不是曾经那个余悦了。当项瑾说:“光磊哪里是为了国家才留下来的?他是为了紫祺才留在国内的!”,那一刻,紫祺毫无反应,因为那一刻,她又想到了梁健。曾经,他是她最亲近的人,而从此以后,她都得将他尘封在心底了。

    项光磊的手放在了紫祺手上:“紫祺,真的很感谢你,这一年多来,你能陪在我的身边。”紫祺终于回过神来:“光磊,我要感谢你才对,没有你,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项光磊打断了紫祺,温柔地说道:“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快快乐乐地过生日。来,我给大家倒红酒。”

    “祝你生日快乐!”

    喝了杯中酒,项光磊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对紫祺说:“紫祺,我已经把梁健的事情搞定了。你让他回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来骚扰你了,好吗?这是他答应的。”

    “梁健”两个字,项光磊虽然说得很轻,但是项瑾还是听见了。这就如一颗小炸弹,炸的项瑾有些麻木,不过,她还是脱口而出:“你说谁?”项光磊无心的回答:“梁健。一个从江中省到这里来办事的小小芝麻官。哦,不是芝麻官,芝麻官还得七品呢,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乡镇党委书记。”

    项瑾的表情突然变了,她脸上的紧张,迫切,期待,或是别的什么,余悦说不清,但她注意到了。她奇怪地问:“你认识?”

    项瑾朝父亲看了一眼,赶紧说:“哦,不,我听错了。你们慢慢喝。”

    说着,项瑾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去一趟房间。”项瑾的父亲项部长,看着项瑾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他当然知道,这个梁健是谁!之前,为了让离家出走的项瑾能够从镜州这个小城市回到京城,他这个部长,曾经亲自下到基层去。当时项瑾就寄宿在一个叫做梁健的家伙那里……

    项部长还记得,有一次,项瑾打过电话后,将手机随手放在了桌上,便去洗澡了。然后,项部长在项瑾的手机里找到了那个叫做梁健的名字,并发了条短信,以项瑾的口吻说,她不会再等他了……

    这件事情,项部长是偷偷摸做的,这也是他这辈子所做的为数不多的偷偷摸的事情,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悔。但事情做了也就做了,他没有勇气对女儿说,自己做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如小孩不好意思坦白自己打碎了一个碗。

    或许,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还是一个孩子吧!

    项瑾在房间里,拿起手机,来到窗前,看着窗外……

    她活动着手指,停在了“梁健”的号码上。她还记得,当初离开镜州的时候,她对梁健说过,她会在北京等他。她一直在兑现这个承诺,一直在等梁健,但是,梁健却一次都没有来找过自己,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很多次,她都想打电话给他,但是,转念一想,难道他已经将自己忘记了,难道他根本就没有勇气来京城发展?

    她打算等。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像男人一样信守承诺!

    原本她会一直这样默默地等待下去,等待有一天他会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他在北京了。她不知道,父亲的一条短信,拒绝了梁健所有关于她的念想。

    今天,听到“梁健”这个名字,知道他此刻就在北京,她几乎难以自持。这个带走她第一次的男人,现在从江中省远道而来,就在北京城的某个宾馆里,却没有给她打电话?!

    如果他不是在北京还好,他既然在北京,却不给她打电话!她真有些气得发疯了,这么多日子以来,她都在等他,他却毫不将自己挂在心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她必须去找他,他得问清楚,为什么?

    说着,项瑾换上一套黑裙,足蹬高跟鞋,走出了房间。

    项瑾突然要出门,让项部长、项光磊和余悦都非常意外。项瑾拿起酒杯倒满一杯酒,微微举了举,说:“我干了这杯,表哥,祝你生日快乐,还有老爸、紫祺,你们慢慢喝。我突然记起来,晚上我还有点事情,我必须出去一趟。”

    项部长忽然叫住项瑾:“需要司机送你去吗?”项瑾说:“不用了。”

    项瑾并没有事先打电话给梁健。作为首长的千金,项瑾随便给公安上打个电话,就查到了梁健所在的宾馆。她驾驶着汽车,朝梁健所在的宾馆奔去。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黄依婷通过座机,给梁健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上完课,在房间里休息了。梁健知道,如果自己希望黄依婷来自己的房间,她肯定会过来。但是,他不想这么做。对于黄依婷,他是想保持距离的。梁健只说了一声,那你好好休息吧!

    放下电话,梁健只开了一个小灯,打算就这样慢慢入睡。

    突然,门铃声响了。梁健心想,会是谁呢?在这宾馆,会来敲他门的,也只有一个人,就是黄依婷。

    梁健从床上爬起来,本想套一件睡袍。但是,他觉得这么穿,不太合适,于是说了声“等等,穿了正装才去开门。

    门外,一个一身黑裙的靓丽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熟悉的气味,连同那些暖暖的回忆,迎面砸来,让梁健有些茫然,一时间只是木然地站在门口!

    过了一会儿,他才喃喃地问:“项瑾,是你吗?”

    声音轻的仿佛是梦呓。

    只听“啪”地一声,梁健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然后,女孩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电梯跑去,很快便消失在过道里。

    脸上火辣辣的痛告诉梁健刚才的一幕是真实的,但是,她真是项瑾吗?如果真是她,她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而且为什么要打他?

    看着空荡荡的楼道,梁健对自己摇了摇头,心想,或许是这几天受了太多刺激,连真实和幻想都已经分不清了。

    坐进车里,项瑾看着自己微微疼痛的手掌,心情复杂。

    看到梁健的一刹那,她是开心的,可是看着他熟悉的眉眼,却一副愕然的表情,她心里又是不甘的,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近在咫尺,却不告诉她?所以,一气之下,她竟然给了他一巴掌!

    她有些担心地想,这一巴掌,是不是打重了?

    来的路上,她并没有想好要对他说什么,要做什么,可是见了面,她却只是给了他一巴掌。这并不是她的初衷。

    回家的路上,项瑾一直在等梁健来电话。她想,即使他忘了她,至少也得给她一个理由。可是,直到她回到家,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来。项瑾失望而无力地将电话扔进包里,换了鞋,准备进自己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