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溪客楼〕〔沧海逐游鹿〕〔忍琐X海贼团〕〔遇妖〕〔欧皇崛起〕〔稚妻可餐:世子爷〕〔穿越木叶开宝箱〕〔异世之万界召唤系〕〔吸血鬼的暗黑童话〕〔极品小神医〕〔骷髅架子日常〕〔香径独徘徊〕〔凌天战神〕〔武战道之硝烟再起〕〔仙门道途〕〔网游之锦衣卫〕〔科技时代:最强学〕〔我的性感女总裁〕〔隐婚99分:一品傲〕〔恶魔总裁霸道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02章惊人洞悉
    梁健想到一句话“碰到问题绕道走”,各路领导对这一招无不精通啊!梁健又问:“宏市长知道我跟你一同下去吗?”舒秘书长说:“当然知道,宏市长还说了,让你发现什么问题,直接向他汇报。”梁健“哦”了一声。

    到了镇政府门口,看到的场景才叫一个零乱!镇政府门口横七竖八停着小车和警车,不少车子的窗玻璃都被砸碎了。镇政府内部还停着救护车,有些镇干部已经变成了伤员,有些特警头上,也扎了绷带。

    梁健跟着舒跃波直接到达了三楼小会议室,县委书记葛东、县长石剑锋、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镇长李良,还有县公安局副局长,市特警支队支队长等指挥人员都在这里。邱九龙脸上还有爪印,看来是跟老百姓经过肉搏了。

    梁健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镇党委书记,后来又听说他弟弟将镇上矿山垄断,更觉得这个镇党委书记有问题。现在看到他这幅模样,梁健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自己这种肤浅的情绪,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今天有舒跃波在这里,就不需要他开口。

    县委书记葛东看到舒跃波和市委政法委的副书记柳海一起进来,便站了起来,葛东握着手脸色尴尬地说:“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又麻烦领导下来了。”舒跃波也不客气:“是的,你们工作是没有做好。不过,这不是我说的。葛书记,这是宏市长让我向你表达他的意思。死的人呢?”

    葛东脸色已经红到脖子根了,他被一个副秘书长训,在平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今天就算被骂,他也无话可说了。都出人命了,被谁骂他都没话可说!这绝对是工作中的重大失误啊!

    葛东说:“人被村里抢回去了。根据消息,村里的人说晚上要把尸体抬到镇上来!”舒跃波说:“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怎么样的?必须跟我们讲清楚,我们要向主要领导汇报!”葛东说:“舒秘书长,还有柳书记,你们先坐下来吧,我们向你们详细汇报情况。”

    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是当时村里的男女老少在进村的山拗口堵住了镇上人员,公安和特警劝导,没有效果,结果就扭打了起来。起初镇上是占有优势的,毕竟镇上加市区的人,数量上就占据了优势。那些男女老少,被围住了,闹得最凶的,干脆就被拷上了手铐。

    就在这时,不知怎地突然从背后又冒出了一批人来,事后才知道是从邻村汤山村闻讯赶来的,都拿着农用器械,与成山村的人对镇上人员形成了夹击之势。见到有了救兵,村民闹得更凶了,各种手段都用上了。

    当时,镇党委书记看到乱局,眼看又要跟上次一样无功而返,急红了眼,对背后的铲车说,你们啥都别管,开进去,今天一定要把成山村的房子给我掀了!于是,铲车就开始开动了起来。铲车这种装备,其实也是来吓唬吓唬人的,成山村的村民也是要命的人。

    大家看到铲车真的开进去,当然也会躲开。可是这里人太多了,在躲闪的过程中,不想一个老爷子一个趔趄,竟然滚进了铲车的大轮子地下。“停车!停车!”大家都喊了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现场,所有的人都傻了,时间就在这一刻定格。

    葛东将事情差不多描绘了一遍,只是还有一个事情,他不清楚:

    那就是在山坡上那个请来拍照的自媒体人,也在这一刻震惊了,这一幕惨剧就这样活生生地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他这个看惯了各种矛盾冲突的新闻人也傻了。等回过神来,他赶紧把设备拆卸,视频输出,跑下山去。至于上不上传到网上,他还要问“双成”才能决定。

    因为死了人,镇上力量暂时退去。但村里已是一片混乱的悲伤和愤怒。那是一种绝望后的冰凉和愤怒中的火热。可以说,此时的成山村,每一个人的心都在冰与火中挣扎。

    在对抗中,一个老汉被车轧死,他们简直都不敢相信,政府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政府应该是百姓的政府,是他们成山村老百姓的人民政府,虽然之前也有冲突,但那也只是相互意见的相左,利益的冲突。如今,政府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活生生将一个老百姓用铲车压死了。

    在一片宽阔的场地上,树下亮着灯,照得一片亮堂。

    全体村民都站在老汉的遗体旁边,静默着。突然有一个妇女出来了,跑到成全和成永身边,“咚”地一下跪下来。“双成兄弟啊,你们要给我爹做主啊!我们出门打工跟着你们,回来跟着你们,今天出了这样的事,你们一定要为我们讨回公道啊!”

    成全和成永相互看了一眼,赶紧将妇女扶起来。成全朝前面走了一步,朗声道:“今天,我成全和成永两兄弟答应大家,不给咱们相亲讨回公道,我们两兄弟就不姓成!”

    其中一个村民站出来说:“我们这就抬着大爷的遗体,去镇政府!”“去!”“去!”“这就去!”很多村民都喊了起来,声势震动了这个小小的山坳。

    成山村村民的血脉中,涌动着祖先留下的粗旷血性,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他们不怕困难不怕麻烦不怕一切威逼利诱。

    就在大家越喊越响的时候,成全和成永又向大家压了压手掌,示意大家停下喊叫。成全说:“我理解大家的愤怒,但这件事,单靠硬碰硬不行,我们这回要讲究点策略。镇上的领导良心是给狗吃了,但上级领导,并不全是混蛋。上面不会一味纵容下面这么胡作非为,因此,我们一定要引起上级的重视,市里不行、我们到省里,省里不行、我们到中央!我们要兵分两路、统一行动……”

    县委书记葛东将情况进行了汇报。市政府副秘书长舒跃波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海听了之后,陷入了沉默。虽然这次死人事件,并不是政府有意为之,但老百姓可不会这么想!如果政府不强制推进,如果不把铲车强行开进村里,会发生这样的惨剧吗?

    人命关天。

    出了人命,再说什么都晚了。所以,很多事情,你可以推进,可以强制,没问题,但底线是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了人命,问题就复杂了。

    南山县向阳坡镇就这么出了人命!而且,关键的问题是,出了人命,现在一个市领导都没到场,只派了舒跃波和刘海两个副处级干部过来。这说明认识上领导还不够重视。让舒跃波为难的是,他又不能直接打电话给宏市长,说你们要重视一点;同时,舒跃波又不好对县委书记和县长发号施令,毕竟人家的级别摆在那里,人家是正处级,他是副处级,官大一级,他即使代表市里,也不能坏了规矩。

    舒跃波于是问:“葛书记,接下去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们想了解一下,然后向市领导反馈,领导正等着我们回话!”

    县委书记葛东说:“先让镇上汇报一下吧。邱书记,你先说说。”

    邱九龙是这次事故的现场指挥,发生了这样的人命官司,梁健却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到半点的悔恨,或者说对指挥失误的懊丧,什么都没有。他还是自信满满,官腔十足地说:“据我们最新的消息,这帮刁民,这会正要来围攻我们镇政府!那个老汉的死,政府并不是故意为之,是他自己被村民挤到轮子底下去的!当务之急,就是部署几道防线,坚决阻止他们闹丧,坚决不能让他们把尸体抬进镇政府的大门!否则我们镇政府的威信就全无了!”

    梁健从王雪娉那里了解到邱九龙是矿老板邱小龙的哥哥,邱小龙仰仗着邱九龙这个当党委书记的哥哥,在成山村和周边村大肆掠夺矿山资源。到目前为止,梁健看邱九龙说到成山村百姓,依然是一副对立态度,根本没有流露出一点对老百姓的感情。梁健一下子就有些扛不住了,一句话冲口而出:“恐怕,现在镇政府已经威信全无了!”

    梁健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转过脸来,一时间没有人说话,都不知如何应对。如果梁健是市领导,恐怕没有人敢说话了,这是显而易见的批评,但县和镇里也得认命;如果梁健是基层的小巴拉子,那么他敢这么说,肯定会被领导白眼,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可恰恰如今梁健的身份,非常的特殊。今天,市领导没有来,舒跃波他们来,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市里领导,梁健是组员自然也有发言权。只是梁健的发言,批评的语气如此强烈,似乎不符合他一个处长的身份。

    大家朝梁健看了看,又把目光转向了舒跃波。舒跃波也觉得梁健说得太重了,但他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批评梁健,就说:“我先向宏市长汇报一下有关情况。梁健你一起来吧。”

    由于要向宏市长汇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刘海就没有跟去,留在会议室内。当舒跃波他们一出门,镇党委书记邱九龙马上抱怨:“这人是谁!怎么乱说话!”

    县委书记葛东说:“他是宏市长的秘书,梁健。”邱九龙不屑地道:“一个秘书,懂得什么!现在领导真应该管管秘书了,整天仗着是领导的身边人,狐假虎威,无法无天!”

    舒跃波和梁健进入旁边一间办公室打电话。在打电话之前,舒跃波对梁健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刚才你没必要说话,没必要得罪这些基层干部!”

    梁健看了眼舒跃波说:“我并不是有意要得罪他们。我是感觉他们做事情的思路有问题。前天我陪同宏市长一起来镇上,他们汇报要进行第二次强推,当时班子成员中就有不同的声音,但是邱九龙和县里偏偏要进行强推,现在,血淋淋的现实证明他们的策略是错误的!但是,在这样惨烈的代价面前,他们竟然没有反思,还要继续与群众对抗下去。我了解到,这背后还有更多的利益问题,如果不厘清这背后的问题,我担心后果会很严重,最后影响到市里领导!”

    舒跃波瞪着梁健:“背后还有很多问题?你指的是什么?”梁健简短地将那些问题说了,舒跃波惊讶地问:“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梁健说:“这个不重要。”舒跃波:“你有明确的证据吗?不会是道听途说的吧?”梁健说:“空穴来风,无风不起浪。”

    舒跃波:“可这些没有真凭实据,我不能向宏市长汇报!”

    梁健说:“这我知道。我只是希望,舒秘书长,你汇报的时候,要向宏市长传递一个信息。首先必须要平息民愤,而不是压制民愤,否则问题可能会愈演愈烈。”舒秘书长说:“现在要平息会不会很难了?老百姓都要来围攻镇政府了!”

    梁健说:“我怕老百姓根本就不会来!”这是梁健的判断,他从今天成山村让一匹老弱病残在前面挡住镇上队伍的策略看,成山村的村民是有人指挥的,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舒跃波说:“你为什么这么认为?”梁健说:“因为我觉得……”

    梁健的话只说了小半句,就被门上的“砰砰”声打扰了。

    舒跃波打开门,门口是镇长李良,他神色有些慌张:“舒秘书长,我们收到消息,成山村的村民已经朝这里进发了。你向宏市长汇报的怎么样了?宏市长有什么指示吗?”

    舒跃波一听,就朝梁健说:“梁健,看来你说错了,成山村的老百姓已经来了。”转而对镇长李良说:“我马上去会议室。”

    梁健眉头一皱,成山村村民真的来围攻镇政府了吗?他们会这么简单吗?梁健很怀疑,但刚才李镇长带来的消息又不可否认。难道自己真的判断错了?

    这时候,舒跃波给宏市长打了电话。没说别的,而是汇报了情况的紧急性。宏市长说,让县里和镇上集中力量,一定要防止村民围攻镇政府,要尽快处理老汉遗体,平息事态。

    镇上干部、派出所和市区公安力量,在镇政府大楼外形成了抵御防线。大家都很紧张,新闻里听说过不少百姓围攻政府的事情,没想到这会就要轮到自己了。

    舒跃波一直和县、镇的领导呆在会议室内,他们在研究呆会村民抬着遗体过来后,哪些人上去拦、哪些人上去抓人……梁健实在听不下去,就出了会议室。大院里乱糟糟的,镇干部和民警、保安在走廊、花坛边上吵吵嚷嚷的,有种军心不定的感觉。

    梁健走过时,他们会看他一眼,露出疑惑的目光,大概因为不认识梁健。梁健在院子里兜了一圈,突然想到了镇组织委员王雪娉。梁健到了镇上之后,还没有见过王雪娉。

    梁健问了大厅里一个人,然后朝二楼最西端的办公室走去。镇政府修建有些年月了,是跟医院一样的对门结构。红漆的木门有些脱皮,从过道里一路走过去,只见不少木门上都有污渍,但王雪娉的门上,倒是挺干净,显然这主人还是比较爱干净的。

    机关里的人不是在会议室,就是在大厅或者大院里流窜,这二楼的楼道显得异样清静。梁健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听到里面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请进。”

    梁健推门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阵清幽的香味。寻香看去,屋子靠窗的位置,是一张不大的桌子,上面搁着一台电脑,王雪娉正抬起头来。看到他,她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说道:“是你?!”

    梁健笑笑,看着她身前桌面一套很小的茶具,米色,茶壶拳头大小,不是纯圆,是略带弧度的方,茶杯特小,是两个拇指的大小。显然,刚才进屋时闻到的那丝香味,来自于壶中之茶。

    梁健看着王雪娉白皙的脸蛋,说:“非常时刻,你倒还有闲情逸致喝茶?”王雪娉摇摇头,笑容里微微透着一丝苦涩:“我们邱书记,已经明确告诉我,凡是有关特高压的都没我的事了,我还能做什么?我是为了不让自己睡着,才想起喝茶。要不你也来点?”

    梁健从窗边拉过一把凳子,在桌边坐下来。两人隔着桌角,正是喝茶的好角度。

    王雪娉拿起一个小杯子,给梁健倒上茶水。梁健喝了一口,王雪娉瞧着他,问道:“味道怎么样?”梁健说:“很不错,很清、很淡、很柔、很美!”

    王雪娉笑说:“有你说的这么好吗?”梁健说:“跟你一样好!”此话一出,纯属无意,不过太容易惹人联想了。王雪娉脸上已经浮现一抹嫣红:“梁健,你是在取笑我吧?”

    梁健说:“真没敢取笑。”只是刚才这句话,的确有些轻浮,就说:“我真觉得这茶好。”话题回归到茶上,刚才那一丝尴尬和暧昧也就消散了。

    王雪娉说:“你知道这是哪里的茶吗?”梁健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会是从哪里腐败来的吧?”王雪娉娇眉一锁,瞪了梁健一眼:“你错了,这是成山村的一个农民送给我的。”

    王雪娉抬起柔美的下颔,望着窗外,似乎陷入了回忆:“有一次,我到联系村去,镇上有车子送我去,到了成山村的地界,看到一个老大爷背着一个箩筐,箩筐里是漫漫的羊草,那天太阳很毒辣。我看到老大爷走着走着,忽然倒在了路边,便让驾驶员停了车,和他一起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卫生院。老大爷是中暑了,他这种年纪如果在毒太阳下继续晕一段时间,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今年清明前,老大爷到了镇上,给我送来了这些茶叶。他说这是他亲自爬到成山上去采来的野茶。这个山头没被开发,在群山环绕之间,碧水清露,茶特别的好。喝这个茶,我怎么都没法想象,成山村的群众,会是特别不讲道理的。现在镇上已经将成山村村民妖魔化了,我很难过。”

    王雪娉穿着低领黑真丝衬衣,衬得脖子光滑如玉,如凝如脂,梁健的目光无意地滑过那里,不禁顿了顿,不过他很快收起了心神,说道:“这么好的茶,我再多喝几口。”

    王雪娉又给他倒了一杯。

    梁健看着她纤巧白皙的手指,问道:“今天在铲车下发生事故的,该不会就是那个老大爷吧?”王雪娉摇了摇头,说:“不是!”梁健说:“待会,你那个老大爷,说不定就在来围攻镇政府的队伍里呢!”王雪娉说:“应该不会,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

    梁健又说:“待会,老百姓来了,你下去吗?”王雪娉点了点头说:“那当然得下去,谁叫我是镇政府的人。我肯定得去劝啊!”梁健默然的点了下头。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是舒跃波。

    舒跃波的声音有些急:“你在哪儿?”

    梁健看看王雪娉,说道:“我在下面走走。”

    舒跃波说:“你赶紧上来吧,情况有些变化。”

    梁健问:“有什么变化?”

    “你上来再说。”

    梁健和王雪娉告别。王雪娉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梁健也答不上来。

    梁健回到会议室,舒跃波说:“据镇政府派出查看情况的人打回来的电话,成山村的人,到了镇外的十字路口就不动了。”

    邱九龙哈哈笑了两声:“看来他们是怕了。他们知道,不管他们来多少人,我们照样可以把闹事的人给抓起来!”梁健说:“我敢肯定他们不是因为怕。我想他们是不屑跟镇政府玩。”

    大家没听懂梁健的意思,但都转向了梁健。邱九龙将近五十,在乡镇地面上已经是老资格了,对梁健所说听不下去,就说:“有些人在我们镇上,什么事情不干,就知道说怪话。上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下派一些管用的干部来指导我们工作!”

    梁健不是傻子,当然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也懒得与这个地痞党委书记争论,自顾自在椅子上坐下来。有一个镇干部从外面跑进来说:“村民又开始往这边来了!”邱九龙听说,很诧异地喊道:“什么?!他们真是不怕死啊!”说着,就朝梁健瞥过来。他想,梁健可能会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没想到梁健根本没理他。这时候,梁健脑袋里,正忙着飞快转动。为什么会走走停停?如果村民们满腔愤怒,他们肯定会一路直接冲向镇政府,不会在半路上走走停停,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呢?

    原因只有一个……

    这时候,县委书记问道:“他们离镇政府还有多少距离?”小会议室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梁健感觉好笑,这种氛围就跟看《生化危机》中知道僵尸们正在围过来,可毫无抵御办法一般!百姓和政府真是这么一种关系吗?梁健真觉得这是给某些人弄坏了!

    镇干部说:“还有三公里地吧!”县委书记葛东说:“邱书记,你下去一趟,让公安和镇干部严加防范,一定不能让村民把遗体抬进来!”邱九龙站了起来说:“我去强调一下,反正谁要是敢冲击镇政府大门,我就抓谁!”

    梁健说道:“放心吧,他们不会这么做的!”邱九龙朝梁健横了一眼,出去了。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却帮着县、镇,对梁健说:“梁秘书,你对基层可能不够了解,老百姓如果红了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梁健说:“那我们看着吧,成山村村民的目标根本不是这里。”

    大家觉得梁健简直是痴人说梦,这成山村村民不是就在三公里之外了吗?他还说目标不是这里,简直是说话不打草稿。连舒跃波也觉得,离开宏市长的梁健有些乱说话了。

    邱九龙去了一趟外面回到会议室,脑袋里轰轰地响,真有些想不明白了。葛东瞧见邱九龙表情不对,急问:“出什么事了?”邱九龙有些茫然地摇摇头,说道:“事情倒是没出,就是太奇怪了。那帮人又停下来了,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家听到后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了梁健。刚才梁健说“成山村村民的目标根本不是这里。”大家都不相信。可如今村民们又停了下来,梁健的话一下子变得有些内容了。

    舒跃波走到梁健身边,问道:“梁健,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情况?”梁健说:“我掌握的情况,不可能比任何一个人多。刚才刘海书记也说了,我对基层情况不了解。我掌握的情况怎么可能比大家多?我只是猜测而已。”

    “那你猜测接下去会怎么样?”舒跃波继续问,他现在心里很是没底,他是代表市政府来的,可是却已经被村民搞得晕头转向,不知道下一步镇上会发生什么。

    梁健朝众人看了一眼说:“我猜测啊,我们都被村民给玩了。我有一个建议。”舒跃波说:“你说。”梁健说:“大门口那些公安和保安都可以撤了,老百姓想要进来,就让他们来吧。我们镇干部,如果跟老百姓都说不上话,那还当什么镇干部!”

    邱九龙第一个跳出来反对:“梁处长,这种时候可容不得说风凉话,说大话。老百姓冲击政府,把整个政府给掀翻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如果我们不守着大门,等老百姓进来打砸抢烧,把政府变成一堆废墟,到时候责任谁来承担?!”

    梁健淡淡说道:“责任肯定要有人承担。但是即便在门口拦住了老百姓,还是得有人为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承担责任!为什么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个责任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邱九龙被刺中痛处,便瞪着梁健:“你说什么?”梁健毫不示弱,也瞪着邱九龙说:“别以为矿山的事情,能够瞒得住上面,在座的大家心里可能都清楚!”

    说着,梁健环顾会议室里的人。气氛一下子就到达了窒息的程度。

    这时候又有镇干部冲进了会议室,说:“村民又朝镇政府来了!”县委书记葛东发话了:“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必须让公安和镇上干部把镇政府大门守住,不能让他们进来!”

    梁健能够感受到,即使是县委书记面对老百姓的时候,特别是愤怒的老百姓,心里也是没底的。葛东让守住大门,等于是把梁健的话给否定了。

    梁健心想,如果自己目前是镇党委书记,或者是县委书记,就绝对不会在这里傻等着,但是目前,他不是,他就不能决策,他不是领导,人家就不会把他的话当回事。

    既然如此,梁健也就不需要给这些人面子了,他拿起电话打给了宏市长。他说得很大声,其他人都能够听见。梁健对电话那头的宏市长说:“宏市长,有个情况向您报告一下,成山村可能有一批村民正运送着遗体向市政府进发……”

    会议室内所有的人都转向了梁健,心里一个个问道,这个梁健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啊?成山村村民很快就要到达镇政府,他却说,他们向市政府去了,不是有病那是什么啊?宏市长怎么会挑了这么个人做秘书?

    舒跃波也以为梁健出了什么状况,走过来,用手搭了下梁健的额头,说:“梁健,你身体没问题吧?怎么可以跟宏市长乱说?”梁健朝舒跃波说:“有没有问题,待会我们看吧。”说着,梁健就走出了会议室。

    舒跃波摇了摇头,他实在搞不明白目前整个形势,也搞不明白今天的梁健怎么一反平日的稳重和低调,连连说怪话,还胆大包天竟然跟宏市长汇报毫无根据的事情?

    梁健走出会议室,想想也无处可去,只有王雪娉那里。

    于是,便又来到了二楼王雪娉办公室门外,也没敲门,随手推进门去。

    猛然瞧见一屋子春色,差点让梁健鼻孔流血。房间里并无他人,只是王雪娉这时正在换裤子。

    原本王雪娉身穿真丝上衣、长裙和紧身袜,此刻她的长裙和黑袜已经褪去,正将一件窄腿牛仔裤往身上套,雪白的双腿还露在外面,特别是黑色三角小短裤未能全部包裹的臀部,形成雪白的线条,让梁健目光所及,猛然血脉上涌,喉部里有点冒火。

    看得呆了,就来不及后退。

    王雪娉始料不及,怎么梁健会突然闯入,她还来不及将长裤拉上,一个摇摇晃晃,双腿又因为裤子迈不开,就要摔倒在地。

    梁健见势,赶紧跑上前去,将王雪娉扶住,一只手掌无意间就搂在了她的臀上。梁健并不是有意占王雪娉的便宜,只不过是不想让王雪娉摔倒,没想,紧急情况下,竟然触到了那个敏感的部位。

    王雪娉的双手攀住了梁健的肩膀,才没有摔倒,她那饱满的蓓蕾就压在梁健胸口。梁健这会算是无意间感受到了王雪娉前凸后凸不同寻常的弹性。心中不由感叹,这手感真是好啊!

    很快,王雪娉便站直了身子,双手从梁健的肩头移开,羞窘地说:“现在,你可以将手移开了吗?”梁健低头一看,见自己手掌还贴在王雪娉臀部,赶紧拿开了手掌,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摔倒……”

    王雪娉从他怀抱中滑了出去,一边赶紧将长裤拉了上去,那完美的曲线就消失在厚厚的牛仔裤里了,不过,又形成一种新的美妙弧度。王雪娉嘴上却不依不饶:“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

    梁健无语,说:“好吧,我承认,你很性感!不过,你换衣裤,总该关闭房门吧?”王雪娉说:“谁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撞进来啊?!我本来一分钟就能换好,我想现在大家都忙着呢,谁会进来。没想到你就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外面怎么样?”

    梁健说:“我想,很快这里的人马,就要转移方向了!”王雪娉说:“为什么?成山村不是要来闹丧吗?我刚还听院子里的人说,成山村人马已经快到镇上了!”

    梁健说:“我敢打赌,真正闹丧的队伍,已经离开了向阳坡镇,估计已经快到达市委市政府大院了!”王雪娉惊讶地瞧着梁健:“不可能吧,镇上那些报告情况的人,不是一直在说,闹丧队伍走走停停,但一直在向这边靠近吗?”

    梁健说:“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估计的没错,这些人只是村民的小部分,主要是为了吸引镇上的注意力,真正的闹丧队伍,早已经从另一条道,向市委市政府或者省委省政府进发了。”王雪娉瞧着梁健说:“你是说,他们给我们来了一招暗度陈仓?”

    梁健点了点头:“可是,没有人相信我。现在估计已经来不及阻止了!”王雪娉正想说“我相信。”楼道里,忽然响起了杂沓的脚步声。

    然后是舒跃波紧张的叫喊:“梁健,梁健,你在哪里?”还有县委书记葛东的声音:“快,立刻通知公安和镇上干部,我们马上赶去市行政中心。成山村村民给我们放了烟幕弹,闹丧的村民已经快到市行政中心了!”

    “这怎么可能?”“弄错了吧?”“不会吧,不是就在镇政府边上了吗?怎么会又到市行政中心了!”

    葛东恼怒的声音:“怎么不可能!他们玩了一招暗度成仓,而我们全被蒙蔽了。赶快通知,马上出发!”

    王雪娉这时转过头来,瞧着梁健:“看来,你估计的还真是没错!”梁健说:“问题是,现在我们想出镇政府大院,恐怕有点难!”

    说着,梁健出了王雪娉的办公室,朝楼梯走去。舒跃波、刘海和县镇两级领导都已经来到了办公楼外的场地上。县委书记葛东正在吩咐邱九龙等人什么。

    舒跃波瞧见梁健,就把他拉到了一边,望住梁健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梁健故作不明白,问:“什么情况?”

    舒跃波说:“成山村果然是给我们放了烟幕弹。他们兵分了两路,一路装作是来镇政府上访,另一路已经拉着死者遗体到达了市行政中心。”梁健继续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到达市行政中心了?”

    舒跃波说:“你不是给宏市长打了电话吗?宏市长让公安局长去了解情况,一了解,原来他们已经私下用车将遗体运到了市行政中心的大广场上。”

    梁健虽然早已经猜测会如此,但听到这事情真这么发生了,心里还是讶然。要知道,一般的闹访者都会在白天前去,现在已经是晚上,一队人,将死者遗体往市行政中心广场上一陈列,那会是一种什么效果?可想而知。

    梁健了解,市行政中心广场上,每天七点至八点都会有大批市民在那里跳广场舞。如果看到一批披麻戴孝的人将死者遗体往广场上一停,估计会把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吓个半死,失声惨叫也在情理之中,现场的混乱可想而知。

    梁健问道:“那么公安上已经采取什么行动了吗?”舒跃波说:“公安已经赶到,不过还是晚了,现场混乱异常,很多市民都被吓着了,但听到成山村的村民齐齐地朝着行政中心跪拜,很多好奇的市民又都围拢不散。市公安局的警力,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将市行政中心的普通市民疏散开去,并保证现场不会出现过激行为。关于那些村民,宏市长说了,谁闹出的事情,谁劝回去,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沈浪苏若雪〕〔近身妖孽兵王〕〔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