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宝贝前妻〕〔我有一个异世界〕〔星路求生〕〔世界人间〕〔修佛传记〕〔文化入侵异世界〕〔入仕〕〔蜀山之天宪神君〕〔灭明〕〔仙路桃花传〕〔逆天凤变:绝世农〕〔快穿之反派又黑化〕〔限制级军婚〕〔透视兵王在都市〕〔这里有妖气〕〔狂魔战尊〕〔武炼丹途〕〔军婚如火〕〔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国际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97章抵住诱惑
    莫菲菲说,难道你永远是一个人啊?如果你把房子还给我,我就把房子给卖了!到时候你再想买个房子可就难了!莫菲菲如此威逼,梁健就只好接受。莫菲菲又说,你还是搬进去吧,你那个租房也要房租的,难道节省一点租金不好吗?如果钱花不完,可以请我吃饭啊!

    就这样,梁健从老家回来,就把租了好多年的房子给退了,搬入了莫菲菲卖给他的房子。俗话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莫菲菲装修的房子,各方面条件都比梁健以前的租房好多了,就是一个面积和装潢的升级跳跃版。梁健心想,这样的房子住惯了,以后再住差的租房,还会不会适应呢?

    梁健在路上的时候,就想给莫菲菲打个电话。然而,电话打到一半,没人接,他就挂了电话。

    假如,莫菲菲来了,孤男寡女两个人呆在屋子里,不知会发生什么,即便不会发生什么,让人瞧见他们进出一个房子,也不好。

    等到莫菲菲回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就没有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里的那种变化。

    梁健开门进屋,烧开水,从窗口望着下面这个新小区的绿化和道路。忽然听到门铃“叮铃”响了起来。

    梁健奇怪,会是谁呢?知道他住在这里的人,也就莫菲菲了。难道刚才,她回自己电话没接,她过来看他了?

    梁健快步走到门口,猫眼都没看,就打开了门。

    不仅仅是奇怪,更是头疼,站在他门口的,不是莫菲菲,竟然是常月!

    常月这么快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此时身子裹在一套紧身裙中,肩上披着一件草皮,红红的脸、妖媚的眼,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蠢蠢欲动。梁健当然也不例外,可他的警惕却越来越浓:“怎么是你啊?”

    常月笑着,靠在他的门框上:“你总不会让人家一直这么站在门外吧?”梁健说:“我一般不让外人进我的屋子。”“外人?”常月盯着梁健:“难道我是外人吗?”

    梁健不好回答,手依旧撑在门框上。常月也不管梁健,朝里面看了一眼,说:“房子不错哎,我来参观参观。”

    常月无视梁健拦着的手臂,自顾走进去,她触到了梁健的手臂,如果不放手,这身体接触就会越来越强烈,梁健只好解除了设防。

    常月正好长驱直入,就如是梁健邀请来的女人,在屋子里参观起来。看完后,常月说道:“不错啊,简直跟新房一样啊!很不错啊!梁处长,你这么年轻,就已经拥有了这么一座豪宅,真令人羡慕啊!”

    梁健跟在身后,常月妖媚的身子犹如蛇女一般摇曳着,如果,常月不是一个那么复杂的女人,他或许会忍不住上去,双手放到她的腰间,将她纳入臂弯之中。但面对常月他不会。

    常月终于算是参观完了,对他说:“梁处长,难道你这么不好客吗?人家好不容易穿着高跟鞋,一路跟着你,走了这么远的路,才来到你的豪宅,你呢?却一杯水都不请人家喝?我真的很渴,梁处长。”

    梁健碰到这种女人,很是无语,他来到厨房,将刚煮开的开水,倒了一杯给常月。常月喝了一口,赶紧又把开水吐出来了,朝梁健娇声喊道:“梁处长,你这是想要谋财害命啊!这么烫的水!”

    梁健忍不住笑了:“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常月说:“我舌头都被汤破了,说着就朝梁健伸过舌尖来。”

    尤物就是尤物,她窄而细的舌尖,甚是好看。但是梁健没多看,他正色道:“开水是我的不对。另外,常月女士,请你直说吧,你到我家里来有什么事情吗?”

    常月不以为意地笑说:“来看看朋友啊!”梁健说:“你今天怎么没送宏市长回去?”常月说:“宏市长有人送,而且你不是不喜欢我跟宏市长太接近吗?”

    梁健一惊,看来常月也很敏感,早就察觉了梁健的意图。

    梁健装作不知:“我?怎么会呢?”常月不笑了,盯着梁健说:“梁健,你真以为我常月胸大无脑吗?”常月竟然会这么评价自己,让梁健忍不住想笑。

    梁健说:“我一直以为,你两方面都很大。”常月瞥了梁健一眼:“没想到,梁处长也会油嘴滑舌,不过我喜欢。梁处长这么年轻,本来就应该风流倜傥,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可没有现在这么有魅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看来这句话真是不错,特别是对常月这种闲不住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梁健可不想让她爱上。

    常月又说道:“我知道,梁处长一直不想让我接近宏市长。上一次,在宏市长宾馆房间里,梁处长好像防着什么,特意让那个小美女服务员来打扰我们。”

    常月说得也算直白,她指的就是那天,常月和宏市长在宾馆房间,常月还准备了针孔摄像头,如果那次不是梁健让服务员金婧给下了泻药,搞得宏市长拉肚子,恐怕那天晚上,宏市长和常月就得走火,到时候事情可就大了。

    不过,常月应该没有任何证据,他也不会主动承认。梁健说:“我不知道常月女士在说什么。”

    常月从包里取出一张纸条,放在茶几上:“如果不是梁处长所为,那我只好去找那个小美女服务员了。”

    梁健敲了敲纸条,问道:“这是什么?”常月说:“那天,我记得那个服务员进来给我和宏市长送茶。宏市长才喝了几口就开始拉肚子了。我当时就想,会不会是这茶有问题。就特意将一些茶叶带走了。这是化验结果,有人在茶里下了厉害的泻药!你说,你需不需要我把这个情况告诉宏市长?”

    梁健没想到这个常月这么厉害!他还是不承认:“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就是金婧下的药呢?”

    常月笑了笑:“梁处长,做了这么多年的秘书,应该知道,只有上法庭是需要证据的,很多时候不需要证据,可能比有证据杀伤力更大吧?如果我把这个化验结果给宏市长一看,说这是他喝的茶的化验结果。你说宏市长会怎么想?”

    梁健看着常月,再次感觉到这个女人的邪乎。如果她将这份化验单交给了宏市长,即便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茶里的药是谁下的,但肯定会在宏市长心里载下一根狠狠的刺。

    任谁,如果感受到身边有人在他茶里下药,他还敢喝这茶吗?他对身边的人,还能够信任吗?如果有证据是某个人干的还好,把这个人给开除了就行。

    没有确凿是某个人干的证据,那这种怀疑就会蔓延到身边的其他人身上。金婧、梁健、甚至谁谁,可能都会受到猜忌……

    梁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想到自己当时一招巧计,如今成为别人拿住自己的把柄!

    梁健说:“还是说正事吧!你想要做什么?”常月看了梁健,说:“我来,不过是把梁健你当朋友。朋友之间好说话,帮助周区长美言几句吧。周区长其实人不错的,他之前所做的事情也是出于公心,出发点是好的。”

    梁健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周区长人好不好,我想宏市长心里有杆秤的,不需要我来多说。”常月说:“那也不全是。有人多说几句好话,那肯定会有更好的效果。”梁健说:“周区长如果想要不受处分,恐怕是很难了!”常月说:“处分不处分的事情,不需要担心,你只需要帮助多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梁健说:“就这点要求?”常月说:“你以为我还会有什么要求啊?”梁健心想,我说不说好话,那又没有人知道,就暂且答应她:“好吧,我会在宏市长面前,为周区长美言几句的。那么,这份化验单呢?”

    常月没有伸手去拿,洒脱地道:“既然,我已经拿出来了,就肯定不会再交给宏市长了,对吧?我信任你,也请你信任我。”

    梁健拿着化验单,撕碎之后扔进了垃圾桶。但他心里没底,常月手里是不是还有副本,这个女人太不好对付。梁健说:“正事讲完了?”

    常月说:“还有一件事,是有人托我向你问个好,这个人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梁健皱了皱眉:“谁?”常月说:“这个人你肯定有兴趣,是你们市委谭书记。”

    梁健惊讶不已,怎么会突然冒出了谭震林书记来了?常月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她想要攀住的大树,到底是哪一棵?梁健不解地问:“堂堂市委书记,向我这么一个小处长问好?这可信吗?”

    常月依旧妖艳地笑着:“这有什么不可以,领导关心下属,应该的。谭书记说,有空要请你一起喝个茶。”梁健更加不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怎么可能?”常月说:“没什么不可能!就是这样,谭书记吩咐我来邀请你呢!”

    梁健转念道:“这件事情,我恐怕不好答应。”

    常月睁着漂亮的眼睛,问道:“为什么?只是喝个茶而已。”梁健说:“我们这种当秘书的,有时候做事情很不自由,一个随便可能会引起上面领导的误会。你想,我私下跟谭书记去喝茶,宏市我长要是知道了,他会怎么想,还不会以为我对他有什么不满意,或者胳膊肘往外拐啊?要不,你帮我去问问宏市长,他同不同意去和谭书记喝茶?”

    常月笑笑说:“我想人的身份是有两种的,一种是工作身份,一种是私人身份,谭书记让我邀请私人身份的你去喝茶,别把事情搞得太过复杂了。虽然刚才化验单已经撕碎了,但难道你真觉得,我这里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果然常月还留着化验单的副本,她是想凭借这玩意,来捏住自己。梁健非常反感这种行为。他说:“常月,有一点我想要告诉你。我是不会被任何人挟持的!”

    常月瞧着梁健,依旧不动声色地笑着:“别把事情看得这么严重,你再好好想想,再打电话给我!我相信你会同意我的意见!”

    说着常月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梁健瞧见常月这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心里就冒火!等到常月走到门口,他猛然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身子都转过来,他双手压在她的肩头,将她推到墙上。

    他恨恨地道:“常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后果会很严重!你相不相信,你再逼我,我就把你办了!”

    常月先是一愣,像是被梁健的这种粗鲁举动惊住了,继而她却笑了起来:“真是求之不得!你们男人总是认为,办了女人,就是你们沾了便宜,我可不这么想。如果你跟我发生关系,我可不觉得你就能沾到便宜,要不我们来比划比划!”

    这会轮到梁健诧异了,瞧着眼前这个女人,这还真是一个另类啊!她浑身都透着妖媚,抬手蹙眉之间就能让男人感觉酥麻,却拥有如此颠覆你的三观,梁健对这个女人真是有些措手不及。

    常月见梁健一时不知所措,更加放肆的贴过脸来,身子也向着梁健靠拢,她的嘴唇贴着梁健的耳根:“你知道,我玩过的男人可不少。其实,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想着我们会有那么一天的,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吧?”

    说着,常月的手就贴上他胸口,常月身上的香水味刺激着梁健的神经,他真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常月摁在墙上,就地正法了。但最后的一丝理智在警告他,就是再没有女人,也不能动这个女人,否则惹得一身收拾不完的骚,都不知道该怎么清洗!

    梁健强忍住冲动的魔鬼,双手在她肩头一推,松开了她,转身说:“你快走吧!”

    常月眉头一舒一笑,转身就要开门,只听门铃响起。

    “会是谁?”梁健不解。

    顺着常月打开的门,梁健瞧见外面站着莫菲菲。看到常月后,莫菲菲很是惊讶。常月朝莫菲菲一笑,然后对梁健说:“你家来客人了!”梁健赶到门口,说:“菲菲。”

    莫菲菲瞧瞧梁健,又瞧瞧常月说:“不会打扰你们吧?”常月朝莫菲菲装腔作势地一笑说:“不会打扰,我们已经完事了!我走了,拜拜!”

    梁健没有送常月,反而是莫菲菲目送着常月到电梯口坐电梯下楼了。梁健对莫菲菲说:“别看了,快进来吧!”

    莫菲菲这才转过身来,走进了屋里,对梁健说:“你也太不讲感情了吧,刚刚跟人家‘完事了’,送都不送一下人家?”

    刚才常月说过“完事”这个词,莫菲菲就听了进去,这会就用来取笑他!梁健说:“别听她胡说,这个女人不靠谱。”莫菲菲道:“别这么刻薄好不好?我没有要你说那个女人的坏话!”

    梁健自知,虽然与莫菲菲之间,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但莫非非还不至于就这么为他吃醋。同时,他在对待莫菲菲时,也有一种难得的洒脱!梁健说:“即使你没让我说,我也是会说的。”

    梁健就把有关常月的情况告诉了莫菲菲,莫菲菲听后,多多少少有些释然。原来梁健跟这个女人并无特别的关系。

    莫菲菲虽然不是梁健的女朋友,但心里对梁健一直存着好感。她平时会告诉自己,不管梁健与哪个女人在一起,都不关我的事。但真当让她看到了一个与梁健在一起的女人,她油然而生一种酸酸楚楚的感觉。

    所以,当她看到一个女人从梁健的屋子里开门出来,她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肯定和梁健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更让她感觉不舒服的是,这个房子,曾经是她的婚房。

    如今,梁健对她说清楚了常月的来历,这女人非但不是梁健的女朋友或者情人,而且还是梁健的对头,莫菲菲就莫名地心情好了许多。

    梁健感叹道:“我还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女人!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面子。”莫菲菲说道:“这样的女人,我倒不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往往有这么两个特点:一是有些姿色,二是对男人的心理很了解。她们就是不想男人把他们当玩物,输掉身体或者其他,也要把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梁健惊叹:“把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莫菲菲没有回答他,继续道:“这样的女人,往往在男人那里受过伤,所以对她来说,什么都无所谓,能够掌控男人才是她最需要的。”

    梁健听得有些头晕:“对她到底是怎样的女人和有什么故事,我不感兴趣,我只是不想她再来烦我!”莫菲菲说:“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跟她再也没有任何交集,她觉得你已经失去了掌控的意义。”

    梁健不想再谈论常月,“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啊?”莫菲菲笑笑说:“你以前说,你老爸老妈要搬来镜州,他们什么时候来啊?”梁健说:“他们说不来了,不喜欢城市生活,起码也要等我重新结婚生子了,他们再来。”莫菲菲说:“那还不容易,你随便找个人嫁了不就得了!”

    “嫁了!”梁健惊呼道,他知道莫菲菲是在说笑话:“要不嫁给你吧!”莫菲菲说:“行啊。不过嫁给我后,就不许跟刚才那种没品的女人胡混了!”“你吃醋了?”

    莫菲菲笑道:“开玩笑!我会吃醋!”梁健:“你就是吃醋了!”

    两人就哈哈笑起来。

    莫菲菲说要看看房间。看完之后说:“嗯,不错啊,你住进来,屋子就有人情味了!”梁健笑说:“那是,我向来就是比较会生活的。”莫菲菲说,住着舒服就行。梁健说:“如果你又觉得这屋子好了,我可以重新卖给你!”

    莫菲菲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相信,一年半载之后,我又可以买一套房子了!”梁健说:“真是不得了,你们又要上新项目了?”莫菲菲说:“对,我们公司将要在市区拿下一块地,上一绝对的大项目。”

    梁健说:“什么大项目。”莫菲菲说:“规划是265米的双子大厦,这绝对是整个镜州市前所未有的建筑,这栋大厦里有五星级宾馆,有餐饮娱乐城,有高档购物中心……反正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以后镜州市民的消费都在那里了!”梁健叹道:“你们镜北房产气魄很大嘛!”

    莫菲菲说:“没错。这是镜北房产有史以来,气魄最大的一笔。”梁健问:“你在这个项目里担任什么角色?”莫菲菲说:“我负责工程质量!”梁健不由感叹:“任重而道远啊!”

    莫菲菲说:“是啊,我也觉得压力很大,幸好项目还没有开工建设。地块的招投标还没有开始,到时候,说不定还需要你帮帮忙呢!”

    梁健说:“只要按照正常程序进行招投标,我会帮忙的!”莫菲菲说:“镜北房产向来是主张公平竞争的,这一点你放心。如果要搞什么猫腻,我也不会来找你。我知道你的性格。”

    梁健很庆幸地朝莫菲菲瞧了眼,对她的理解很高兴。莫菲菲站起来说:“看过你了,我得回去了。”

    梁健玩笑说:“你还要回去吗?你回去也是光棍一条,还不如就这儿将就一夜行了。”莫菲菲朝梁健看了一眼,说:“行啊。既然你这么热情相邀,我也不客气了。”说着就往客房里走。

    梁健惊呆了,自己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莫菲菲就当真了。

    莫菲菲当时将房子转手给梁健,并没有将所有东西都带走。莫菲菲的所有被子、被套和洗漱用品都是为结婚新购置的,后来婚没结成,那些物品自然也没用。梁健觉得扔了怪可惜,还不如就这样放着。

    就这样,莫菲菲等于是在梁健家中拥有就地过日子的所有装备。于是莫菲菲进入房间,自己将床铺了,然后就拿了浴巾去洗手间洗澡。

    梁健无语地站在客厅里,瞧着玻璃门的浴室内,一个窈窕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冲着澡,梁健的心里凭空多了一份陌生和激动。

    几分钟后,莫菲菲从浴室里打开门出来,她头发湿漉漉,身上裹着一条洁白浴巾。不由让梁健心都跳到嗓子眼里。莫菲菲说:“看什么呢!怎么尽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梁健假装镇定的样子:“什么是该看的,什么是不该看的?所有暴露在外面的东西,都是该看的!”莫菲菲白了他一眼:“想看是吧,你就帮我吹头发吧!”

    梁健“啊”了一声,这分明是挑战梁健的定力嘛!莫菲菲已经拿了吹风机,递给了梁健,自己在沙发边缘坐了下来。

    细数起来,梁健唯一给吹过头发的女人,就是前妻陆媛。如今面对莫菲菲的一头乌黑湿发,梁健有些下不了手。但既然答应为人家吹头发了,总得尽心尽力吧!

    吹风机打开了,发丝飘飞起来。梁健将手指轻轻触到莫菲菲的秀发上,不可避免的也触到了她的头皮,梁健感觉体内有一道道闪电走过。莫菲菲身体似乎也轻轻颤抖了一下,她抬起脑袋瞧着梁健。

    一种暧昧的氛围正在蔓延开来。

    一些邪恶的念头在梁健脑海中肆虐,如果这时候把莫菲菲的浴巾扯开,莫菲菲恐怕也不会反对吧?人家一个女孩子,说在这过夜就在这里过夜了,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她是喜欢自己的对不对?既然如此,我何必装纯洁呢?

    梁健的目光更加无忌惮了……

    梁健手中的吹风机不由也停了下来。

    莫菲菲抬起头来:“怎么了?”梁健一怔,将吹风机交给了莫菲菲:“已经吹干了!我去洗澡去!”

    梁健进了浴室,打开了冷水龙头,浇了一身冷水。梁健心想,跟一个女孩在同一个房间,这才是最考验你的时候。

    在冷水的喷洒下,梁健心头那些小邪火,才一点点熄灭了。脑袋里,转着那些问题,如果真跟莫菲菲发生了关系,自己真能对她负责吗?如果不能负责,那就什么也别做!

    这一晚,梁健过得可真够呛的!家里有个女人,让长期单身的梁健很不适应。心不由自主地就往隔壁飞去,老是想捕捉隔壁房间里的哪怕一丝响动。梁健不得不拿出了一瓶红酒,在床头喝了整整一杯,然后翻开了好久没看的那本《资治通鉴》,最后上眼皮和下眼皮才开始打架了。

    早上,莫菲菲从梁健这栋房子出来时,似乎感觉有目光从隐蔽的地方盯着自己,莫菲菲扫视了一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她也没有告诉梁健,就开车去上班了。

    这天梁健有些心神不宁,昨天常月到他房子里对他说的那些话,不时在他耳边响起。常月手中握着那些化验单,想要离间他和宏市长,并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领导和秘书之间是那种绝对的信任关系,那么其他人的离间,就如苍蝇叮蛋壳,是无缝可钻的。可如今,他却发现,他与宏市长之间,并没有建立那么牢固的关系。

    宏市长对于自己,似乎总是留着一手。对他,就像永远留着那么一段距离,用于随时的观看。这让梁健很是不安。

    更何况,最近宏市长,又与常月、周其同走得近了,这让梁健对宏市长很不理解。这让他不由纳闷,难道宏市长也到了更年期了,对小人的甜言蜜语和对美女的主动献身,都难以抗拒了吗?

    心里有事,就会魂不守舍。魂不舍守,就办不好事情。庆幸,这天没有什么大事,宏市长只需接待省建设厅和省电力厅领导来对接特高压线一事。最近国务院部署的一个重大特高压线项目,从南山县向阳坡镇经过,离工期已经非常近了,可在当地土地征用事件中遇到了麻烦。由于特高压事关国家能源输送大计,又是某高层领导主抓的事件,必须按时推进,省里受到了中央部委高压,此番职能厅局前来对接协调。

    会议放在市府一个会议室内召开,大家表情都比较严肃,开好会后,宏市长有些恼怒:“不就是一个村的土地征用吗?在其他地方都行,怎么到了向阳坡镇成山村就不行了?!”宏市长下午就找了南山县县长谈了一个多小时,让他们每天报进度。

    下班后,宏市长去应酬了一下,很快就回到了宾馆。梁健完成了服务领导的任务,想到要回家,脑海里不由就冒出了常月这个女人。

    正在这时,常月的电话恰好进来了:“梁处长,考虑得怎么样了?谭书记,还在等我的回话呢!谭书记可是给足了你面子呢,毕竟人家是市委书记,全市干部都是他的手下,他请你喝个茶,你还推三阻四恐怕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梁健难得地使用了一个“拖”字诀,说道:“我再想想,很快给你回音。”常月笑说:“这有什么好想的啊,在我印象当中,梁健,你可是一个很爽气的人啊,别让我对你的好印象打折扣啊!这样吧,不管多晚,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答复。”

    梁健只好说“好”。

    挂了电话,梁健很是心神不宁,他感觉这事得找个人商量。梁健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

    梁健打了电话给胡小英,胡小英问他在哪里?梁健说在家,胡小英说,还是找个地方谈吧。梁健问她有什么地方。胡小英说,去一个叫做“沙漏”的茶室,就在她小区旁边。

    梁健自驾来到那条街上,一边开、一边找。结果到了路的尽头还没找到。梁健就打电话给胡小英。胡小英说,你得用心找,门面儿小。

    梁健又调头重新找,这会他把车子开得慢一点,也更加注意看那些小店面,结果在一棵大香樟树后面,终于找到了那家店面。“沙漏”两个字被茂密的树叶给挡住了。

    梁健见到路边难得的有个空位,就把车停了,看到这只有一个门面的小茶室,这近距离看,还真有些特色。

    木头和玻璃的门面,里面透出略带透明的光。梁健进去后,看到木架子上摆放着各式精致茶具和茶罐,很有点古董店的味道。梁健对一旁看似老板娘一样的女人说:“你们的招牌被树叶挡住了,不大好找。”

    这个有些福相的女人,不紧不慢地说:“我们这小店,路过或者听说的人,过来坐坐,客人多少也不强求的。”这样的老板娘倒是好,并不主动招揽客人。梁健笑笑说:“有一位姓胡的客人,不知道来了没有?”

    老板娘说:“胡女士啊?在楼上的二号包厢。”

    这店真的不大,楼梯就有点陡了,由于都是木地板,走起来还发出些许声音。

    胡小英的包厢是推推门,梁健拉开,看到胡小英坐在木质的沙发上,茶桌比较宽大,也是很舒服的木头,手放在上面感觉挺有质感的。

    梁健问:“这间茶室还蛮有意思的,你怎么会选择这里?”胡小英笑说:“就在家门口啊,以前一直没发现,有一天家里的茶具被我不小心摔碎了,出门想买一套茶具,走了好几家店都没有看到好的。你别笑,有时候女人就是容易较真,然后一个事情就决定不下来了!”

    梁健笑道:“可能不是决定不下来,而是没有遇上好的。”胡小英睫毛闪动了下,瞧了眼梁健:“宁缺毋滥。”

    梁健说:“对对,你就是宁缺毋滥。如果真能做到这样,也不能说是较真了,而是叫做境界了!”胡小英轻松地说:“你最近很会说好听的话了!”梁健笑说:“别说我了,还是说你的茶具吧。”

    胡小英说:“因为一直没买到,心里就一直存着这个想法,想要买一套称心的茶具。平时,我就用办公室多的一个茶杯泡茶了。有一天没那么忙,从小区边上走过,发现这里竟然有这么一家小茶室,兼营茶具和茶叶,进来一看,就有我喜欢的一套茶具。然后我就买了,那天之后,我也悟出一个道理,有些好东西,就在我们身边,可是我们没有去发现,去体会,所以要到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才碰上,而很多时候,也许错过了,就再也不能找回来了。”

    梁健感觉胡小英此番话,有点小文艺。看来,每个女人,在适当的时候,都能小小感性一下的。这也许就是天性。梁健宽慰道:“胡书记,主要是你太忙了,一整个区等着你管呢!”

    胡小英笑说:“我哪里有这么重要。只是这领导干部当久了,人有些麻木。哎,不说这些了!喝茶。”

    梁健见胡小英动作娴熟,摆弄着那一套茶具,很有些道行的样子。而且,这副茶具是青玉之色,光泽通透、圆润无比,梁健拿在手里也很是喜欢,说道:“我觉得,这副茶具也很不错哎!”

    胡小英笑了:“看来,你跟我的眼光差不太多啊!其实,这副茶具,就是我上次在这里买的,今天我特意从家里带了来的……”梁健忙点头:“怪不得,很不错。”梁健心想,胡小英把整套茶具从家里带来,对他来说,这待遇可是够高了。

    胡小英将第三道茶递给梁健:“尝尝这个吧!”梁健尝了一口:“都是绝妙的。喝茶的杯子好,茶更好。”

    胡小英很闲适地给梁健又倒了茶,说:“自从上次征地拆迁的事情之后,现在区里的工作理得比较顺了,我自己也要求每天给自己一些空余时间。”梁健说:“有一种说法,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时间,那就不算成功。你是一把手,理应给自己多安排一些时间。”

    胡小英说:“哪有那么好。如果按照你刚才说的标准,其实我觉得大部分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都不能算是成功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等后来,发现时间都去哪了?”梁健笑道:“忙活呗。”

    胡小英说:“不说我了。说说你要跟我说的事情。”

    “让我试试。”梁健接过了胡小英手中的茶壶,“给两人倒了水。”然后,他慢慢地将那件事情说了。

    说到后来,听得胡小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记起来了,就是那天我们在七星岛农庄那天的事情?你让康丽叫车子送你回的湖州。”梁健笑道:“没错,就是那天的事情。”

    胡小英说:“你竟然让服务员金菁给宏市长下了药?”梁健无奈道:“我这也是拜那个拉肚子的驾驶员来的灵感,才让金菁试试的,没想到那么灵。现在倒好,落下了后遗症,让那个常月抓住了把柄。我知道,我不能让她拽着,可现在就是没想好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帝仙妖娆:摄政王〕〔我的老婆大人〕〔婚心动魄:神秘人〕〔一品娇宠,丞相大〕〔总裁爹地:请疼我〕〔绝美冥王夫〕〔最强军婚:首长,〕〔修真万万年〕〔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我的美女校长老婆〕〔学霸养成小甜妻〕〔霸道总裁俏娇妻〕〔谁家府上泛轻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