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古仙帝〕〔自古红楼出才子〕〔阴阳诡店〕〔村色撩人〕〔主动穿越之最强升〕〔八重樱的日本战国〕〔电影教师内〕〔孬魔邪圣〕〔无限异能复制〕〔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符界之主〕〔电影世界逍遥行〕〔小胖修仙记事〕〔人冢起源〕〔独步成仙〕〔仙武神煌〕〔茅山鬼术师〕〔网红之渔娘〕〔重生肥妻:首长大〕〔重回1998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96章硝烟重现
    梁健说:“好吧,这就是吃货的快乐吧!”

    熊叶丽说:“我要离婚了!”

    梁健一愣,刚才还在谈吃货的问题,怎么一下子就跳到了婚姻的话题,而且是那么的毫无预兆。梁健不由重复了一句:“你要离婚了?”

    熊叶丽说:“是的,我要离婚了。这么多年来,为了所谓的事业,我和我老公两地分居这么久,结果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梁健说:“你老公同意了?”熊叶丽说:“他说,让我别这么偏激。我说,我不是偏激,我只是缺乏一个借口,我其实早就已经想跟他离婚了!”

    梁健很是愕然:“你真是这么想的?不是气话?”熊叶丽说:“不是气话。十来年的两地分居,让我和他的关系如一条长期被拉长的牛筋,即使当你放松了,它也已经没有了张力。”

    梁健不太了解熊叶丽和他老公之间的事情,但他与乔国亮那次交往,猜想乔国亮应该是那种比较花的人,男人,特别是已经功成名就的,真没几个不花的。这也正常,不过对于女人来说,有这样的男人就不一定是好事了。如果熊叶丽真和乔国亮继续下去,恐怕日子也不会好过。

    于是他说:“那下一步你打算怎么样?”熊叶丽说:“离婚之后,我会过自己的生活,幸好我们这些年都没有小孩,否则对小孩子就是作孽了!”梁健对于这句话有同感,两个人离婚倒还是小事,如果连累了孩子,那对孩子是不公平的。

    这个话题深入不下去,熊叶丽似乎也只是告诉梁健一声。她转换了话题,说:“我听说,省里要追究北部新城拆迁过程中,征地补偿不规范、乱补偿的事情,市委、市纪委已经研究要处理长湖区区长周其同。”

    梁健一下子想起来了,今天陪同宏市长去长湖区时,迎接的四套班子领导当中就少一个周其同。周其同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要被处理的事情了,所以借口身体不好在赌气。

    梁健问道:“会怎么处理,有听说吗?”熊叶丽说:“具体我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太重,毕竟不是贪污受贿,最多是滥用职权吧,估计是党内警告的处分。”梁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也不好说这到底是重了,还是轻了。

    总之这对周其同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周其同这样的人,肯定会心里有气,所以称病告假!

    在一栋联排朝东的阳台上,区长周其同站在那里抽烟。得知自己要被给予党内警告之后,他相当的不爽。

    一个党内警告对于普通干部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周其同来说,实在关系太重大了。新年将是换届之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加上他与省委组织部赵勤处长的良好关系,到一个县区当一个书记应该问题不大。

    然而,自己一旦背上了党内警告处分,那么再想要提拔上一个台阶,肯定就没戏了。想到这个周其同就来气。

    自食其果。这个词是不会出现在周其同脑海当中的。这件事,原本是周其同自己引起的,如果他不是想要用征地拆迁款来讨好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赵勤,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因是他自己,果也是他自己。

    但周其同的愤怒从来不会引向自身,他认为,自己所做的没什么不对,公家的钱,不是这么去,就是那么去。主要还是宏叙、高成汉、胡小英这帮人存心整他,小题大做,把事情搞大了!

    正因如此,周其同干脆第一天上班就没去,称病请假。可他也知道,请假终归不能永远请下去,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可周其同一时找不到好办法,心中烦闷,他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扔向阳台下面。

    忽然传来一个行人的骂声:“要死啊!谁乱扔烟头啊!你娘的,会把人家的头发烧掉的!”周其同赶紧退进了阳台,这烟头是自己扔下去的,人家骂的自然也是自己。

    人倒霉起来,随便扔个烟头都会闯祸。周其同又不能跟那人去争辩,人家才不会管你区长不区长呢!周其同只好窝囊在心里了!

    电话响了起来,周其同不想接,以为是区政府打来的电话,可能是让他参加什么会议、接待什么领导之类。但是电话响个不停,他就没好气的走过去拿起电话。显示竟然是市委谭震林书记的秘书金超。

    周其同心里一动,接起了电话。金超的声音传了过来:“周区长,在哪里哪?”

    周其同稳了稳神道:“这两天身体不好,在家里。”金超说:“谭书记让我向您问个好,开春了,谭书记虽然没有联系长湖区,今天不能到区里,但他还是很记挂区里的领导和区里的工作,让我电话问个好。”

    周其同连连道谢。他知道市委书记谭震林和市长宏叙之间,一直不怎么对路。谭书记在这个时候,让秘书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暗含着什么?周其同装出了笑声:“实在是太感谢谭书记了。”

    金超又说:“周区长,你身体不要紧吧?原本谭书记说,晚上一起吃个饭,不知道你能不能参加?”周其同一听,就感觉其中有意思了,马上道:“只不过是一点小恙,吃晚饭应该没有问题的。”

    晚上镜州市一家高档饭店国际大酒店。市委书记谭震林坐在主位,边上是周其同,常月竟然作陪,还有一个是国际饭店的沈老板和金超。

    这格局让周其同很是不解,周其同原本一直以为常月一直是他的御用美女,没想到常月与市委书记谭震林也同样这么熟悉。另外这个国际大酒店的沈老板,怎么也在场?

    周其同还不好多问。

    菜上来了,谭震林说:“我们开始吧?”大家都说:“听书记的。”谭震林微微移动了下手臂,杯子对着周其同说:“这次,让我们其同受委屈了,这杯酒我们一起敬敬其同。”

    周其同全没想到谭震林会这么说,就有些受宠若惊,赶紧端起了酒杯说:“哪里啊,谭书记,感谢谭书记的关心!”

    谭震林说:“我们干杯!”其他人也都凑过来,与周其同干杯。周其同把一杯酒都喝了,心道,如今也许只有站在谭震林这一边,自己才会有希望。周其同让服务员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举起来敬谭震林:“谭书记,其同工作没有做好,给市委市政府添麻烦了!”

    谭震林也站起来,摇了摇手道:“在我看来,其实你的工作方法并没有错。这次,上面要给你党内警告的处分,完全是有些人在捣鬼。”周其同垂下头来。

    谭震林看了看周其同的反应说:“这件事,其实还有挽回的余地,可以让你免于处分。”周其同的眼睛顿时亮了,市委书记说有挽回的余地,那就肯定还有办法,他赶紧端起了酒杯,向谭震林敬酒:“还请谭书记给我指条路。”

    谭震林朝周其同笑笑说:“那你可要好好敬敬常月和沈老总了!”周其同不明就里,不过还是顺从地说:“一定、一定!”

    梁健听到办公室的敲门声,抬头看到竟然是常月,他愣了好一会儿。来者都是客,特别梁健是秘书,万一来找的人跟领导有关系,他第一步就是要接待好。

    梁健站了起来,朝常月走了过去:“常月女士,你好啊!”常月也从门口走入,她迈的是猫步。

    同办公室的陈辉,顿时惊呆了。常月是舞蹈家的身材,更兼吹弹可破的肌肤,让原本死板的办公室气氛,顿时欢悦了起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办公室里原本就少一个女人。既然不能一起干活,偶尔来一个美女就成了一种乐事。

    “这不是舞蹈家常月吗?”陈辉眼中冒爱心,主动伸手上去,就要跟常月握手。

    常月很意思的将三根手指放到陈辉的手中。陈辉彻底失态地握着常月的手不肯放了。常月斜眼看着梁健,有种求救的意思。梁健知道常月不是简单的女人,本不想救她,但陈辉这种情况很丢市府办的脸,他就支开说:“陈辉,麻烦你帮去收发室看看,有没新的通知和报纸?”

    陈辉这才反应过来,松开了常月的手:“好的,梁处长。”

    陈辉从开始时是梁健的死对头,到后来心甘情愿地在梁健手下当下手,这也是让梁健感觉欣慰的一件事情。陈辉忍不住在门口,又回头瞄了眼常月。梁健也不怪陈辉,只要是个男人,第一次见到常月这般妖艳的女人,总会有些想入非非的。

    陈辉走开之后,常月朝梁健说:“你们这里的男人都这样?”梁健笑说:“全世界的男人不都这样?常月女士,请问你来市府办是来办事吗?”

    常月嫣然一笑:“没事就不可以来啦?不是说,人民政府是人民的吗?我们想来就可以来,对吧?”常月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也是很有杀伤力的,但梁健对常月本就有些提防,根本不去接。

    梁健说:“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那也可以。说真的,你是来找宏市长的吧?”梁健知道,常月一直想要缠住宏市长这棵大树,以往常月的种种动向都说明了这一点。

    这会宏市长就在办公室里,如果常月说要找宏市长,他还真不好不去汇报。梁健正想着以什么理由搪塞常月,却听常月说:“我不找宏市长,我是来找你的。”

    梁健惊讶:“找我?”常月目光妖娆地在他脸上流转:“怎么?不可以啊?”

    “梁健,你过来一下!”宏市长的声音,忽然从办公室里传过来。梁健回应道:“我马上过来。”

    常月听到宏市长的声音,故意颇为大声的道:“梁健,那我在这里等你哈!”

    宏市长那边没有声音了,接着见他出现在了梁健办公室的门口,看到常月,他也颇感奇怪:“常月?你怎么在这里?”

    上次常月离开宏市长宾馆房间后,宏市长也没有再跟常月见过面,这位尤物突然出现在了市政府,宏市长心里不由起了些涟漪。常月看着宏市长道:“宏市长,你好。”

    “你是来?”宏市长问道。常月说:“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今天我正好来镜州,顺便就来看看你们。”宏市长说:“那你要不要到我那里坐坐?”常月说:“宏市长,你肯定很忙,我在梁处长这里坐坐就行了,他说还有事情找我谈。”

    宏市长朝梁健瞧了瞧,很有意味地对常月说:“那好,你先坐。如果你待会有空,来我这里坐坐也行,我今天下午有空。”

    常月说:“好的。”

    宏市长交代梁健联系两个市级部门的一把手,让他们明天来就有关工作做个简单汇报。梁健接了任务出来,看到常月还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陈辉还没有回来。梁健说:“宏市长现在有空,你进去坐坐吗?”

    既然宏市长已经知道常月在这里,如果梁健硬是不让常月进去,恐怕不仅常月,就是宏市长对自己都会有想法了。

    常月说:“不急,你先忙吧。”

    常月今天竟然反常地呆在梁健这里,不知常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梁健又不好意思赶她走,只好先忙活自己的事情,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对常月说:“你有什么事要找我谈?”常月说:“没什么别的事情,只是想请你吃个饭。”

    梁健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请我?你应该是请宏市长吧?”常月美目盼兮,瞧着梁健:“我就是请你唉!”

    梁健就更加觉得不对了:“那太感谢常月女士了,只是这些天都比较忙……”常月打断梁健说:“难道比市长还忙啊?”梁健笑道:“有时候是的,我们这种工作,鞍前马后,理应比领导忙一点。”

    常月皱着眉头:“我相信你会合理安排好的。明天晚上五点半,国际大酒店,不见不散。”说着常月就站了起来。梁健忙也站起来:“你不去宏市长那里坐坐了?”

    常月冲梁健一笑道:“不了,宏市长很忙,我们这些小民就不打扰领导了,反正刚才也已经见过面了。”梁健很诧异,一般人能够接近领导,都会找机会去拜访的:“不好吧?常月女士,既然已经来了,你不去拜访一下宏市长?”

    常月轻摇玉手:“真不去了,我这人天生害怕领导的威严。”梁健感觉常月这句话有点假,但是他又不能逮着常月往宏市长办公室里拖。

    出于礼貌起见,他还是将常月送至了电梯口。常月满面春风地与他告别,正好被从收发室回来的陈辉瞧见。陈辉也兴奋地冲常月挥手,常月只是朝陈辉笑了一笑,陈辉就感觉浑身酥麻了!

    电梯门关闭,梁健却没有松一口气。梁健感觉到,常月此趟出现,背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他就是无法说清楚是什么!

    回到办公室,陈辉这厮,还兀自在那里兴奋不已:“梁处长,不得了啊,你什么时候认识舞蹈家常月的啊?”梁健冷静地道:“认识又怎么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陈辉羡慕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梁处长,常月可是我们江中省第一大美女啊,能跟这样的美女交往,这不是人生一大快事?”梁健摇头:“谁说常月是江中省第一大美女了?你封的吧?”

    陈辉说:“大家都这么说!梁处长,你有常月的电话没?能不能给我一个?我是她的粉丝!”梁健说:“我没有她的电话,下次她如果再来,你接待好了,顺便再跟她要一下电话。”陈辉受宠若惊:“真的啊……”

    梁健感觉,这陈辉缺乏定力,遇事容易上头……这时,宏市长再次出现在了梁健办公室门口:“梁健……咦,常月……已经走了?”

    梁健站起来,回答:“是的啊,她刚走。”这么一回答,梁健顿觉尴尬,常月来到了市府办,却没有去拜会宏市长。这会不会让宏市长心里有什么想法?

    宏市长果然不解地朝梁健看了眼,只是简单“哦”了一声,就回办公室去了。

    梁健眉头皱了起来,心头一阵寒冷,他多次请常月去宏市长办公室拜会,目的就是让宏市长认为常月是来看宏市长的。可常月偏偏不去,这不等于是在宏市长心里种下一种疑问,常月难道就是来拜访梁健的?

    之前宏市长与常月之间,多多少少有些戏剧性的东西,这不是让宏市长对他梁健……

    难道,这才是常月想要的效果?梁健不得不有些担心和后怕。至于明天所谓的晚餐,他就更加不能去了!

    晚上送宏市长去应酬,宏市长在车上问了一句:“今天常月来,有什么事情吗?”梁健预备着宏市长可能随时会问:“她说只是来看看宏市长和我,后来她说可能宏市长忙,就没敢到你办公室打扰。”宏市长说:“这个常月也真是,我跟她说了,下午有空。”

    梁健说:“那么,要不我给常月打个电话,她哪天有空的话,让她来一下?”宏市长说:“那就不用了。”梁健也没有多说。

    宏市长什么都没有明说,不过言语之中,有些试探的意味。梁健很讨厌这种味道,这是不信任的开始。梁健告诉自己要小心了,特别是对于这个常月。所以,明天的晚饭一定不能去,如果让宏市长知道,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第二天,中午时分未到,就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竟然是常月发来的,上面写着:国际大酒店十二楼九号包房,不见不散。

    常月怎么会有梁健的手机?他想不起曾经给过她号码!不过,这也正常,像常月这样的女人,要弄到梁健的手机号码,那还不容易啊?

    不见不散,我去!梁健心道,如果我真要是去了,以后的日子指不定怎么难过呢!这是一个充满陷阱的社会。梁健承认自己不是不好色,对于漂亮的女人总会多看上一眼,对于特别美丽的女人也总免不了有些非分之想。但是hao色也得有一条线,别被人家利用了你这个缺点,引入圈套。

    很多女人都是圈套之外的诱饵,你一旦咬上,想脱钩就难了。梁健承认常月是尤物,更知道她是一个危险的尤物。他多次阻止了宏市长与常月发生实质性的关系,自己当然更不能去插一脚。

    梁健打算不去理会那条短信。不一会儿,又一条短信飞过来了:“怎么,连我短信都不回了吗?”

    梁健想,如果一直不回短信,她说不定就会打电话过来,就回道:“常月女士,真不好意思。我这两天都很忙,晚上都要加班,实在抽不出时间吃饭。谢谢您的邀请。”

    常月又回过短信来:“怎么可能这么忙呢?饭总是要吃的吧!昨天你可答应我不见不散的。”梁健道:“我没答应啊。”常月发给了一个流汗的表情,就不出声了。

    梁健还以为常月会继续纠缠下去,没想到她发了那个表情之后,就不出声了。还蛮好打发的!梁健惊讶。

    然而,他是高兴得太早了。

    到了下班时间,宏市长让梁健进办公室,对他说:“梁健,晚上跟我一起去吃个饭。”这种事情,真是少之又少。秘书虽然是市长身边的人,但吃饭的时候,秘书反而很少跟领导同桌,反而是秘书长等领导,跟市长同桌的情况比较多。

    今天,宏市长特意叫梁健一起吃饭,那就有些特殊了。梁健也只能猜想,也许是胡小英请吃饭;要么就是宏市长对梁健去年在征地拆迁政策处理上的工作比较满意,年初犒劳犒劳梁健。

    直到驾驶员的车子在国际大酒店的门口停了下来,梁健才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他想起来,常月短信中,说是国际大酒店十二楼九号。难道宏市长要去赴的难道正是常月的宴席?

    种种的疑惑,让梁健很想退出,但车子都已经到了门口,如果这时候说不去,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说辞。梁健只好赶紧下车,替宏市长开了车门,跟随宏市长上了楼。

    进了电梯,宏市长对梁健说:“十二楼。”这下梁健彻底放弃了希望,看来这次一定是常月的饭局了。

    先前自己推脱了,没想到常月竟然让宏市长亲自叫上他一起来,他再次感受到这个女人的极其不简单。

    电梯打开,迎面就瞧见常月和一个陌生男人正在迎候。到了饭桌上,梁健才知道这个男人是国际大酒店的老板沈方明。常月再次展现出交际花般的热情,与宏市长热情握手,并在前面引路。

    她走了几步装作无意地转过头来,向着梁健妖娆一笑。梁健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回应。梁健知道宏市长的目光是何其敏锐,他看似抓大放小,但那些小也都在他的眼中。

    常月冲梁健的笑,宏市长当然也看到了,他回头轻瞟了眼梁健,见梁健对常月的笑没有反应,宏市长才放心的昂首往前走去了。

    梁健一再告诫自己一定要低调,常月这个女人还真会来事!目前,他唯一被动的就是,她这么来事到底是什么目的?在包厢门口,一个梁健非常不想看到的人,尽然站在那里候着,此人就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

    周其同看到宏市长进来,几乎有些卑微地弓着身子,说道:“宏市长,您来了!”宏市长只是瞥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就朝里面走去。梁健看到包厢里还有两个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美女。

    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事业有成型的,头发稀疏但很整齐,肚子微凸但不肥胖,看来平时是注重锻炼的。经介绍,此乃江中省音乐学院院长乔正,是正厅级的干部,与宏市长同是同济大学的同学。美女是乔正院长带来的,是江中省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副主任苏萌,才二十七岁,有留学背景。这就很不一般了。

    然而,看到这个美女和乔院长站在一起,梁健脑海里不由冒出一句“老牛吃嫩草”。当然初次见面,对人家产生这样的看法,好像不是特别厚道,梁健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同学见面特别亲切,宏市长和乔院长两人的手热情的握了好久。乔院长才把苏萌介绍给了宏市长。宏市长也将梁健给他们做了介绍,宏市长亲自介绍梁健的情况是不多的,梁健感觉今天自己受到了重视。

    乔院长盯着梁健看了眼说:“后生可畏!”苏萌也说:“梁秘书很年轻啊!”梁健大方的笑道:“没有苏主任年轻。”

    “你们都年轻。”常月说着邀请大家入座:“大家请上座吧。”

    按照行政级别,宏市长和乔院长是一样的,实权当然是宏市长见先一些,但乔院长从省城宁州过来,宏市长就让乔院长坐主位。乔院长说,这使不得,怎么说镜州市都是宏市长的地盘,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坐在主位的。

    今天不是宏市长做东,宏市长也就谦让,想出一个办法,对常月说:“常月今天你来主持吧!”常月说:“这怎么使得,两位领导都在,我怎么敢。今天是沈总请客,还是请沈总坐吧!”

    国际大酒店老板沈方明说:“我就更加不敢了,两位领导都在。我感觉,还是常月坐在主位最好,一方面今天的人员都是常月召集的,另一方面常月这样的大美女,坐在谁边上都不公平,坐在正当中,然后大家分头坐下,才公平啊!”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让常月坐在宏市长和乔院长中间。听沈方明这么说,乔院长就不由朝苏萌瞧了眼,苏萌当做没有看见。但梁健是看在眼里的,看来乔院长跟苏萌之间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气氛不太紧张,周其同也主动加入进来:“常月,还是你坐吧,否则宏市长和乔院长都不能早点吃上晚饭了。”

    常月说:“好吧,今天我就托两位领导的福当一回东家了!不过,既然让我做东了,接下去大家可得喝好,喝酒也要听我的了!”

    这顿饭带着叙旧的成分,梁健不明白,这样的饭局,宏市长为什么会允许自己参加。梁健看到今天参加的人,除了两个美女,每一个人当前的身份都比自己高出一大截,而美女的地位在酒场上,向来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她们的脸蛋和她们背后的人。

    为此,梁健非常识趣的选择了最末的位置坐下。这样一坐,就只有酒店老板沈方明和梁健身边没有美女。梁健倒也感到一份清静。

    直到常月礼节性地与其他人员敬完了酒,梁健才感觉到自己的这份清静保不住了。常月对着梁健说:“今天梁处长没怎么喝酒啊!宏市长,是不是你在,梁处长就不敢喝酒了?”

    乔院长说:“难不成,宏市长对属下管得这么严啊?我对属下,工作的时候是工作,业余的时候是业余,你瞧,我们苏萌喝得就不少吧?”

    梁健听到自己不喝酒殃及宏市长的领导风格,赶紧说:“不是宏市长管得严格,我本身酒量就不好。不敢多喝。”

    苏萌也说:“我们女生喝得都比较多哎,梁秘书的酒量难道比我们还差啊?我们可不相信,常月是吧?”

    宏市长发话了:“梁健,今天机会难得,乔院长难得到我们镜州市来,常月又非常热情,一定要让我把你带上,你可以放松一些,今天晚上我不用你服务了,你多喝点没关系。”

    常月笑说:“宏市长真是个好领导,对下属这么关照,梁健,你还不敬宏市长一杯啊?”宏市长既然发话了,他就是喝醉了也得喝啊。梁健就举起了酒杯,对宏市长说,“宏市长,请容许我先敬一杯乔院长和苏主任,他们远道而来!”

    乔院长笑着说:“年轻人,你敬酒怎么一对二啊?”梁健说:“因为乔院长和苏主任都是一起从宁州来的。”乔院长说:“那一对二总也不对。”

    常月就主动站起来说:“那我来陪陪梁健,一起敬敬乔院长和苏萌。”

    梁健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常月来凑什么热闹,今天她是处处针对自己,又处处粘着自己。梁健说:“常月应该是陪宏市长,一起敬乔院长和苏主任的,我先喝了,两位省里的领导随意。”

    说着梁健就把杯中酒喝干了。常月来不及陪同,只能眼睁睁瞧着梁健一个人喝完了。

    宏市长瞧了眼梁健,脸上微笑着说:“梁健说得也不错,我也要敬敬乔院长和苏主任。”宏市长站起来了,常月自然也就跟了上去,陪同着敬了乔院长他们。

    常月目光中流露出对梁健的不满。梁健不去多管,今天,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不喜欢这个场合。人常说,跟领导吃饭是一件累人的时候。梁健当时在乡镇工作,就有这种感觉,可自从到了区、市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今天,这种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看来人的某些意识,并不是消失不见了,而是在不同的环境之中被掩埋了起来,如果环境又出现了某种相似性,那么那些意识会如阴沟里的水泛上来,让梁健很是感受。

    酒已经进入了兴致颇高的气氛,相互之间敬酒多了起来。周其同趁机来到了宏市长边上,对宏市长说:“宏市长,我敬你满杯,以前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宏市长原谅!”宏市长看着周其同,起先不站起来。一旁的乔院长似乎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也拿着酒杯过来,说:“宏市长,算起来其同跟我们也算是半个校友,他的研究生学历是在职在同济完成的,要麻烦宏市长多关照啊!”

    宏市长碍于乔院长的面子,对周其同说:“今天我们不谈工作,只喝酒。你要好好敬敬乔院长。”乔院长说:“不行,其同啊,我们一起来敬敬宏市长。”

    一杯酒下去了,周其同又敬了乔院长。酒真是不少了,一切不愉快也如酒精一样蒸发了。常月对宏市长伺候得很不错。宏市长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周其同更是频繁敬酒。

    梁健感觉今天的场合他真的放不开。他想自己是怎么了?归根结底,他还是觉得今天的环境给他带来一种不安。关键还是那个女人常月。

    梁健刚刚抬起头,就看到常月盯着自己,对他举起了酒杯。她连番向自己示好,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宏市长的误会?梁健顿时感觉,今天如果再这么清醒下去,恐怕很难过关了,到时候会不会给宏市长一种自己不识时务的看法?

    这么想,梁健就豁出去了,他站了起来,沿着桌子,从乔院长开始一个满杯一个满杯的敬酒了。他也舍弃了心里那些条条框框,他不再因为常月这个女人担忧,他明白了,今天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常月这个女人来纠缠他。

    那就是把自己灌醉!

    梁健的发力,把酒局的气氛带到了一个新的高潮,他在敬声乐戏副主任苏萌的时候,瞧见苏萌的眼神之中仿佛流动着某种对他的好感,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反正,他也不管那么多,就是一杯一杯的喝酒。

    乔院长道:“梁健是后发制人啊!”宏市长瞧见梁健面红耳赤,说道:“梁健酒量并不是特别好,今天是超常发挥了!”

    宏市长这么说,梁健就干脆装醉了,脑袋埋在双臂之间不动了。其他人喝得兴致还高,也不管他,喧闹着敬酒。酒喝多了,即便是宏市长,也变成平常人了,也希望别人多喝。梁健很少看到宏市长喝这么多酒,这说明他对这几个人是不设防的,这让梁健很不是滋味。

    常月和周其同都不是梁健喜欢的人。梁健虽然耳朵里听着他们喧闹,脑袋却始终埋着,他现在唯一的目的是,避免躺着中枪。他很担心常月又要来事。

    终于酒局结束了。梁健还是假装醉状,周其同对宏市长说:“宏市长我们先送你回去吧?让梁秘书在这里先休息一会儿吧?”

    宏市长瞧了眼梁健:“好吧,让他先休息一下,待会让我的驾驶员再来接他。”周其同讨好说:“宏市长,让我驾驶员来送好了。”宏市长说:“那也行。”说着就带头走了出去。

    常月自然是送宏市长出门了。包厢里一下子变得非常安静。为避免被人看到自己假装,梁健在包房的沙发上又躺了好一会儿。

    等到宏市长他们的声音彻底没有了,梁健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就如刚起床一般在沙发边缘坐着,拿起旁边一杯给他醒酒用的开水,咕咚咕咚全喝了下去。

    虽然今天后来是装醉,可之前酒喝得的确不少,头有些大大的。一杯水下去,缓解了一点。

    梁健知道,这批人先去送宏市长了,待会周其同的驾驶员恐怕就会来送自己回去。他想想坐周其同的车,不知咋地,就是感觉不好。他就站起身来,走出了包厢。

    来到外面,空气中流动着某些暖暖的味道,风带着自己呼出的酒精味道,空气也变了一种滋味,若在平时他也许会很享受这种感觉,可今天没有了心情,只想徒步回家。

    去年年底,梁健拿到了莫菲菲给他的钥匙,他本想将父母都接来镜州过,可父母一直没有搬过来。梁健想把钥匙还给莫菲菲。莫菲菲说,你欠条都已经写了,这就是你的房子了。梁健说,我一个人也不用住这么好、这么大的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