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宠妻:妖孽王〕〔魔神狂后〕〔神级收服系统〕〔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属性之眼〕〔这个游戏不简单〕〔隐婚娇妻,太撩人〕〔谋爱成瘾,冷少的〕〔嫡锁君心〕〔替嫁神医:腹黑世〕〔本港风情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墨唐〕〔引婚入局〕〔我家娘子已黑化〕〔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恶魔总裁霸道宠:〕〔爆萌神宠:至尊医〕〔极品小俏医:捡个〕〔透视小野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94章妥妥解决
    熊叶丽似乎感受到了梁健的目光,朝他微微一笑道:“别看我了,看报道。”

    梁健笑说:“报道我已经看了好多遍了,也没啥好看的,我现在关键是,让人家怎么看不到这篇报道。”熊叶丽说:“你找个黑客,把这个网站黑了不就得了。”梁健说:“网站多了去了,黑了,他还可以在其他地方发啊。况且如果黑人家网站,被警方抓住,说不定我还要吃官司呢。”

    熊叶丽笑说:“那倒也是,算我出了个馊主意。唉……”

    熊叶丽似乎满是惊讶的叫了起来。“怎么了?”梁健赶紧凑上去,“有什么不对劲吗?”熊叶丽说:“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不是杨善吗?”

    梁健莫名的一阵惊喜:“对啊,没错,就是杨善。浪潮网的记者!”

    “哈哈,原来是他啊!”熊叶丽不屑地道:“你要的,就是让他把这篇报道给撤了?”

    梁健转过脸来,盯着熊叶丽:“你有办法?”熊叶丽微微点了下头说:“我可以试试。”

    熊叶丽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组织部的烙印就是说话不会说满。梁健心想,既然熊叶丽说她可以试试,那多半是有办法了。他说:“那太好了。”熊叶丽说:“我去打个电话。”

    浪潮网记者杨善,正搂着一个年轻女人喝酒。这是一间小酒店,在桌子上除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还有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这是杨善今天让朋友帮助代购的apple笔记本电脑,手感超好。

    他上了浪潮网,点开后,他对女人说:“看这篇文章!”女人也算是个小美女,外人一看便属于胸大无脑,对文章什么的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稍稍瞄了眼说:“文章有什么好看的?”

    杨善颇自信地道:“文章好不好看不重要,可是你要知道,这篇1000字的报道,我一个字值多少钱吗?”女人这才抬了下眼睛:“一块?”

    杨善在她颇有弹性的腰里掐了把:“你也太小看我杨大记了!”女人抬了下眉毛:“10块钱一个字?”

    杨善不屑地扬扬眉,说:“那才多少,1万?”女人这下来兴趣了,开始看文章:“难道是100块钱一个字?”杨善这才点了点头:“现在你知道,写文章的人,也很值钱了吧?”

    女人开始露出崇拜的目光:“这么一千字,你拿了十万块?你这么能挣钱啊?”杨善得意地说:“你知道就好!”女人恩呀一声,冲杨善打了轻轻一巴掌:“你好坏,那今天你总会给我一些补贴吧?我每天都这么伺候着你!”

    杨善说:“你要多少?500?”女人冲杨善道:“你也太小气了,你看我这手机屏幕都起毛了,你给我换一个苹果5s吧,你自己不是也新换的苹果笔记本?”

    杨善说:“那可要六千多块!”女人一看他不答应,就站起来,“我走了。”杨善着急道:“好吧,好吧,别走,我给你买不就得了!”女人说:“现在就去买!”

    杨善说:“现在怎么去买啊!这酒还没喝呢!今晚你就好好陪我,呆会我们去住五星级酒店,明天一早我就给你去买!”女人说:“住酒店的时候,让他们送一份好的水果!”杨善说:“没问题。”

    女人大学毕业一年不到,就已经失业,靠杨善养着。杨善为了这个女人,与在家乡小镇的老婆离婚,但老婆死活不同意,他就换了名字,失踪了。他原本是宁州都市报的记者,这会到了浪潮网当记者,他老婆来了宁州多次都没有找到他。

    杨善现在铁了心,要跟这个女人开始新生活,这个女人虽然没有老婆温顺,但人家年轻啊,小牛吃嫩草的感觉蛮好。

    杨善说:“那我们赶紧喝了酒,去五星级宾馆吧!”女人斥道:“瞧你这德行,猴急什么!”杨善腆着脸说:“人家不是喜欢你嘛!”

    杨善噘着嘴朝女人的脸上啜去时,手机响了。杨善一看来电显示是金超,就仰着头接了起来:“金秘书,你好啊!”

    金超说:“杨大记者,钱已经收到了吗?”杨善说:“刚刚手机提醒已经来了,已经收到了,感谢。对了,谭书记对我那篇报道还中意不?”

    金超笑说:“谭书记看了很满意,而且报道在网站首页的醒目位置,这事情办得很到位。只要这篇报道能够在网站上登上一天,估计整个江中省都会知道镜州市的事情了!到时候,某些人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杨善说:“只要谭书记高兴就行。”金超说:“谭书记说,事成之后,还会有更实惠的酬谢!”杨善更乐了:“小事一桩,你替我谢谢谭书记,如果接下去还有类似的事情,还可以找我!”

    金超笑说:“那是一定,你办事,谭书记和我才放心嘛!”

    刚放下金超的电话,杨善的脸上,真是春光灿烂猪八戒,那才真叫一个什么成就感!他将女人的脸扳了过来,狠狠的亲了几下。手机猛然又响了。

    杨善以为又是金超,可能忘记说什么事了,这会打过来补充。结果看到电话出乎他的意料,等他接完电话,脸上的神情就僵住了。

    梁健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对熊叶丽说:“我去阳台抽根烟。”他是有意出来的,毕竟熊叶丽打这个电话,也许会涉及一些不方便他听的事情,他很自觉地回避,让熊叶丽感到很欣慰。

    站在黄龙饭店的高层阳台,大半座城市的风景尽入眼底,西侧是东湖山,南面就是夜色中被灯光勾勒的东湖,就如一条五颜六色的珍珠项链,对着这样的风景抽烟,这烟的味道也是空前的好。

    一支烟还没抽完,熊叶丽已经在落地窗后面轻轻敲了下。梁健回头瞧见了熊叶丽的笑脸,赶紧将烟头摁灭,回进了房间:“怎么样?”

    熊叶丽妖娆地朝他瞥了眼说:“你觉得呢?我们到网上看看去?”

    两人来到电脑前,点开了浪潮网的首页,一看,那篇报道还在醒目的位置。梁健朝熊叶丽不解地瞧了眼。熊叶丽说:“不急,他们操作需要一段时间的。”

    于是,两人又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熊叶丽说:“再刷新一下看看?”梁健点了下页面刷新。还是没有变动,那篇显眼的报道——“镜州市长湖区征地拆迁补偿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引发群众群体访,政府动用特警保安阻扰”——赫然在目。

    熊叶丽也纳闷了,喃喃道:“怎么回事?他已经答应撤销了啊,我再给他打电话!”梁健看着熊叶丽离开位置,拿起手机,他习惯性地动了下鼠标,慢,那篇东西不见了!

    “神了!报道不见了!”梁健几乎喊道。熊叶丽放下了电话,也来到了电脑旁,看到那篇报道真的就如水上的气泡一般消失不见了。熊叶丽也颇具成就感地喊道:“真的没有了,耶!”

    “你帮了我大忙了!”梁健双手猛然伸入熊叶丽的腋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熊叶丽仰着漂亮修长的脖子,对梁健说:“难道你还有力气?”梁健说:“当然!”熊叶丽有意说:“我们还有半个晚上呢,你要不要先给领导打个电话?现在揽功的人可多了去了,将报道从浪潮网上撤下来,大家都知道是棘手的事,如果你不早点对领导说是你的功劳,肯定有人会浑水摸鱼。”

    梁健说:“这主要是你的功劳。我要不要把你做的事,也对领导说?”

    熊叶丽笑说:“我做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为你。如果为我自己,我恐怕不会打这个电话。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因为是为你做的,我才不愿意别人抢功,让我做的事情变成白白为别人做了。”

    梁健心想,这也是,尽管自己对邀功无所谓,但如果自己不把真相告诉宏市长,让领导了解,那么等于熊叶丽帮自己的这个忙是白帮了。

    梁健随即给宏市长打了电话:“宏市长,报道已经从浪潮网上撤下来了。”“撤下来了?”宏市长边上显然有电脑,一会儿他就说:“果然是撤下来了!这件事宣传部都搞不定,梁健,是你搞定的?”梁健说:“宏市长,我正好有个朋友帮得上忙,ta帮我打了个电话,这事就搞定了!”

    “梁健,这事你做得很好!”宏市长满是欣慰,“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你要记得,替我向你这位朋友表示感谢。你一定要替我好好谢谢他,你随便安排!”

    梁健笑说:“宏市长,不用了,我们是好朋友。”宏市长说:“那也行。下次,有机会你帮我引见引见。”梁健想了想,道:“那也行。”宏市长说:“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听说你在宁州,身在异地,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受委屈就行了!”

    听宏市长这么一说,梁健浑身一热,他原本还以为宏市长不知道他在宁州。看来领导对很多事情都了如指掌,只是不对你说。

    这一热,让梁健在这个大冬天,脑袋上都沁出了细汗。他想,那么今天他和熊叶丽在一起的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

    熊叶丽瞧梁健脸色有些不对,问:“怎么了?不好?”梁健说:“不是,挺好的。宏市长很满意,说什么时候还让我引见引见你呢。”熊叶丽说:“有什么好引见的,宏市长又不是不认识我,只是关系一般而已。我看,你就让我躲在幕后,成为一个隐身人吧,这样宏市长可能会觉得,你背后还有神秘人物,对你多看重几分,如果知道是我,这点优势也就算没了!”

    梁健也不勉强说:“好吧,如果你不愿意透露身份,我也不勉强。不过,我真是很奇怪,刚才你到底是怎么打电话的啊?让对方这么快就撤了报道?你是认识哪位达官贵人,动作这么迅速就帮助搞定了?”

    熊叶丽笑说:“我哪里认识什么达官贵人啊?我认识的就是杨善这家伙!他和我是省委党校研究生班的同学,这家伙在新闻行业也算是肯钻营的,最初他只是他们老家一个县报的记者,在那里随便找了个女人结了婚,后来他自己也努力、同时也找了关系冲出县城,到了省城宁州都市报工作,算是上了一个台阶。后来,我们党校同学中有人传,他在在宁州新找了一个小女孩,要跟自己的老婆离婚,但他老婆死活不同意,并扬言如果他敢再提,就把他那啥剪下来,你懂的……”

    梁健咋舌:“这么血腥?那他肯定不敢了。”熊叶丽说:“不是。他玩儿消失了。他从宁州都市报辞职了,她老婆也找不到他,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梁健说:“可是他不是叫杨善吗?他还是记者,总要发稿子,她老婆不是一找就找到了啊?”

    熊叶丽说:“他以前不叫杨善,叫倪国辉。”梁健狐疑:“那你怎么知道他改名为杨善了?”熊叶丽说:“在党校的时候,他曾经想泡一个美女,说他自己有两个名字,有一个笔名叫杨善,用这个笔名写的文章,才算是他的真性情。后来那美女上百度去看了,都是一些揭露类的文章,看来他是以此自矜,我也就记住了。”

    梁健又问:“那他电话不是也换了吗?你怎么会有他的新号码?”熊叶丽说:“我刚才先打电话给了党校的美女同学,果然跟老婆玩消失的杨善,却主动把号码给了我那美女同学。我打过去,果然是倪国辉这家伙接的。”

    “你跟他这么熟吗?他愿意答应把稿子给删除了?”熊叶丽说:“根本不熟悉,他都没有听出我是谁。而且即便熟悉,他也不可能为我删报道。我用的是宾馆座机打过去的,我告诉他,有一个女士要找他,向我问他的电话和单位。他一听,要找他的人可能就是她老婆就急了,问我想要什么?我说,很简单,把报道删除,否则我保证,晚上就会有人找到他的住处。他极度恐惧要对他下手的老婆,答应把报道删了!”

    梁健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这么说,杨善手机上肯定显示了这里的电话,说不定很快就会找过来。”熊叶丽一听,神色一凝:“这倒是的,我没有考虑到。”

    梁健说:“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万一这家伙找上门来,就麻烦了。”熊叶丽说:“好吧,那我们赶紧走!”

    原本梁健还想跟熊叶丽云雨一番,但如今情况紧急没有时间了。梁健问熊叶丽,要不要把她送回家去?熊叶丽说:“那已经不是我的家了,那是我不愿意再回去的危巢!我和你一起回镜州。”

    为避开胡小英司机小方的嫌疑,梁健先下楼,小方已经等在楼下。司机对梁健要匆匆赶回镜州很是不解,不过领导干部做事有时候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也见怪不怪。

    后来瞧见熊叶丽也坐进了车里,小方不由想,这两人是不是快活过了,又不想让人抓住把柄就急着回镜州?反正这也不关他的事,车子启动之后,他就打开了电台,听起歌来。

    车子在夜色中穿梭,由于夜深车少,到镜州才花了一个多小时,由于有驾驶员在,梁健和熊叶丽没有表现出丝毫亲昵,他把她送到了住处,就即刻返回了自己的房子。一夜辛苦,事情又已经办妥,他倒头就睡着了。

    与此同时,浪潮网记者杨善就没这么幸运了,自从他接到了那个不知名女人的电话,他就惴惴不安,如果让已经被他抛弃的老婆,重新找到他,恐怕真会把他那玩意给剪下来。他知道,自己那个老婆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也就意味着,今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身边那性感小妞儿呆在一起了。这么想着,杨善就不得不把浪潮网上的报道给删除了。这一切他还都是在自己的苹果笔记本上做的。

    他刚和小女人坐上一辆出租车,金超的电话就追过来了:“哎,杨记者,怎么回事?你们那个浪潮网是不是出问题了,你那篇精彩报道怎么突然不见了?”

    杨善也不敢直说是自己删除的,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十万块的辛苦费,他可不想还回去。于是,他就在那里依依呀呀地装:“是吗?有这事啊?我马上去看看。”

    其实,他啥都不用看。他只是想磨时间。

    他不急,可人家急啊。十分钟不到,金超又电话来问了:“杨记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杨善说:“估计是网站软件出问题了!我已经跟网站说过了,让他们赶紧挂上去。”

    金超说:“那你赶紧啊!谭书记如果知道这篇报道不见了,肯定会批评我们的。等领导大发雷霆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杨善说:“行行,我知道了!马上,马上。”然而,他是不会采取任何行动的。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浪潮网上的报道还是没有恢复。金超心里暗骂,这个杨善到底怎么回事?他再次打电话过去,却没有人接听了。

    金超情急之下,只好向市委书记谭震林汇报,否则这件事情就会变成他一个人的责任。谭震林怒道:“怎么回事!你赶快去解决,把那篇文章恢复起来!这事你若办不好,也不用来见我了!”

    金超惴惴不安的挂了电话,又给杨善打了好多电话,杨善都没有接。

    杨善身边的小女人说:“喂,你这电话在响,你干嘛不接啊?都打了几百遍了!”杨善没好气地道:“你别管。”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

    小女人怒了:“你冲我发什么火!我是提醒你,神经病!”杨善也被搞得六神无主,口不择言:“你能不能给我闭嘴,傻x!”小女人语带哭腔:“你骂我什么!你骂我什么!司机,给我停车!”

    杨善见女人要下车,就拽着她的手臂。没想到女人力气还挺大,一边敲打着前面司机的座位“停车、停车”,一面挣脱了杨善的手臂,推开了车门。

    司机怕出事,就一脚急刹车,车子停在路当中,女人急速推开车门冲出去。杨善还想去抓住她的手臂,结果只抓住她手指上的戒指。她拼命甩手,戒指留在了杨善手里,人却已经脱身而去。

    杨善瞧了眼手中的戒指,一愣,正要骂女人“你发什么神经!”话尚未出口,只听到“砰”地一声。一阵亮光,一个黑影,一声尖利的刹车嘶叫……

    女人被撞飞出去,几十米,在地上滚动几下,就不动了。

    杨善傻乎乎地下了车,瞧见这惨烈一幕,他呆呆地往边上看,那辆撞了人的汽车中的司机,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此时已经吓得大哭起来。天上突然下起了雨来……

    有人说意外之财、飞来横祸。这两样,今天都降临到了杨善的身上。

    金超还在拼命给杨善打电话。杨善接起了电话,对金超只说了一句:“我这里死人了,你还想怎么样?”

    金超愣了,对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疲劳,梁健一觉睡到中午,才被胡小英的电话叫醒。昨晚的雨已经停了,梁健将电话放在耳边,来到阳台,打开窗子,地面湿漉漉的,有些水汽正在阳光中蒸腾。

    冬天的阳光有时候比夏天更加晶亮。

    胡小英的声音透着高兴:“昨天,你去宁州的收获很大啊!”梁健谦虚地说:“没有。”胡小英说:“两件棘手的事情,都让你解决了!一是老赵家已经把钱全部退还,今天镇村已经重新对每户人家的赔偿标准进行了核算,多还少补,公平公正,所有人家都已经签约,就等着明天将房屋拆除了。第二呢,浪潮网上那篇报道,市委宣传部都没办法搞定,据说你想办法硬是让人家撤下来了,对吧!”

    梁健说:“这事也巧,正好我认识一个朋友,就把事情给办了!”胡小英笑道:“你这个朋友,能量很大啊?什么时候也介绍我认识认识!”梁健说:“不是能量大,正好管用。是个小人物,没必要见了。”

    胡小英那边“嗯”了一声,说:“那好吧。等归国人员创业基地拆迁的事情告一段落,我请你吃个饭吧!”梁健说:“好啊!”胡小英又说:“到时候,我带你见一个神秘人物。”

    梁健忍不住问:“谁?”胡小英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长湖区的事情已经破局,梁健也就没有再去,而是返回了市府办上班。向宏市长作了有关情况汇报,宏市长显然对他的工作很满意,并把这两天的重点行程安排交给了他。梁健回到办公室,打开网络,看到一则宁州市交通事故的新闻,写道:

    昨晚一女子在宝山路突然冲下出租车,被一辆黑色奥迪轿车撞飞二十米,抢救无效生亡。该女子是因为与出租车内男友闹别扭,才冲下出租车。据悉,女子男友为浪潮网记者杨善。

    梁健一看,吓了一跳,怎么说出事就出事啊?虽然,杨善对镜州市长湖区的那些报道,对宏市长他们很不利,但看到发生这种惨事,梁健还是心生同情。

    接下去的日子过得相当顺利。长湖区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基地的拆迁工作,真的在省人大孔主任要求的十五天内全面完成了。完成当天,长湖区专门组织力量,搞了一篇信息快报,上报给了省委、省政府和省人大。

    省人大常委会孔主任看到信息之后,当即批示:镜州市和长湖区工作迅速、落实有力,值得肯定。当即孔主任又专程跑到省委书记聂川那里做了汇报,毕竟是省委书记聂川派他去长湖区指导调研,如今有了实打实的成果,当然要及时做好汇报。

    省委书记聂川听了也很是高兴,拿起大笔,在简讯上批了一句:镜州市抓工作的速度和破难的力度,值得各地市学习,要再接再厉推进北部新城建设,为全省工业平台建设打造一个好的典型。

    省委副书记马超群听说镜州北部新城中的归国人员创业基地建设推进了,也挺高兴,上一次去镜州市调研,听到法华寺的智空大师说,自己的儿子去那边创业很有前景,这么看来,离这个日子是越来越近了。马超群对秘书冯丰说,你跟镜州市宏叙的秘书联系一下,我儿子大约什么时候可以去那边创业。冯丰赶紧领命与梁健联系。

    梁健说,虽然拆迁有了进展,建成还需要一段时间,他会随时关注,第一时间向领导汇报。冯丰转而汇报了马超群,马超群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项棘手的工作结束以后,领导干部们都想稍稍喘口气,现在地方工作任务太重,如果不懂得休息,不懂得自我调节,这个领导肯定做不长。不是下面的人有意见,就是自己的身体吃不消。

    所以,当胡小英如约打电话来,说带梁健去见一个人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时,梁健看了看日程,高兴地与胡小英约定了日子。

    又到春节临近时!天空飘起了柳絮般的小雪。

    如果换在往年,这个时候也是区委书记、区长最为繁忙的日子,每年年关都会有巨大的资金缺口,逼迫领导使劲解数去跟银行、融资公司打交道,搞到一笔资金,以度过年关。

    不过,今年情况却出奇的顺利。由于长湖区北部新城征地拆迁的顺利推进,省、市领导都给予了长湖区优待和关照,过年时候资金问题,也在领导的关心下迎刃而解,各大银行和融资公司,看到长湖区城北新城这引擎作用,即将在新一年开启,都舍得把资金出借给长湖区,意图获得更大稳定的收益。

    所以,当胡小英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她长长地吸了一口凤凰山上的新鲜空气,十分享受的样子。

    细雪、冬午。这凤凰山法华寺前,更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梁健问:“姐,你带我去法华寺烧香?”今天的胡小英身穿黑色束身裤和米色高领羊绒衣,质地舒适,很有气质。她转身朝梁健一笑道:“我们党员是不能烧香拜佛的,但这不妨碍我们与佛家人交流思想。”

    车子停在山下,驾驶员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条东西。梁健开初还以为是一条烟,拿到手上,才发现是一种藏茶。

    胡小英接过藏茶,对司机说:“我们一小时后下来。”说着向着寺庙前的苍翠古道走去。

    梁健知道今天晚上胡小英有一个重要的应酬,是跟省市有关领导。梁健目前的级别,还不够参加这样的应酬。不过,对此梁健也没什么想法。

    看着这苍松翠柏、冷风清清,镜州的佛门圣地果然自有一番灵气,让人暂时抛却了对于俗世的一些念想。

    佛门之前、屋檐之下,一位笑呵呵的佛门中人,双手合十拨动着念珠,正候着他们的到来。

    胡小英行近之后,他施了一个礼,口中说道:“粗心老僧未远迎,细雪贵客自近来。莫怪莫怪。”胡小英也合十施礼道:“大师不用多礼,我们是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我虽算不得君子,也有这份心意。这是一盒藏茶,请大师闲时品用。”

    智空大师也不客气,接过胡小英的茶,递给了身边的一个小僧,引着胡小英和梁健去了后殿的禅房。

    胡小英到法华寺来过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这里很是熟悉,也就不再去观看大雄宝殿之类的。直接去禅房饮茶、聊天。

    智空大师亲自给他们两位沏茶,问胡小英道:“这位是?”胡小英做了介绍。智空大师道:“怪不得看上去这么眼熟。这位梁施主不是平常人,今后肯定会有不同凡响的前途。”

    梁健忙谢:“谢大师吉言。”智空大师说:“你就叫我智空吧,离真正的大师我们还很远。”

    喝了一口茶,胡小英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借这几天还有点时间,来看看智空大师,怕越是临近过年,就越没有时间。”智空感谢了一声:“谢施主的关心。”

    梁健察觉到智空称呼他们始终是施主,并没有带职务。梁健知道,当今的佛门,与以往的佛门已经大不相同,如今的佛门大都是归统战部管理,佛门的住持其实可以说是由统战上任命的,没有十分的自主权。梁健也听说过,很多住持早沾染上了行政的习气,见了领导更是极尽拍马之能事。听到这些消息,梁健不免唏嘘不已。

    见智空大师没有这方面的恶性,还是保留着出家人的清净和淡定,梁健很是宽慰。胡小英说:“佛门虽然是清净之地,不过佛门也有佛门的生活用度,在经营方面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我们统战上反映,我们尽力量解决。”智空大师再次合十道:“今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谢谢了。”

    胡小英道:“临近过年,大年初一头香,今年是不是又竞争的很厉害啊?”

    法华寺被称为镜州的小普陀,每年春节来寺庙烧香的人不计其数,特别是这“头香”更是不知有多少达官贵人、豪门巨富想要挣得一筹。智空大师笑笑说:“每年都是如此,每年也都能过去,今年我们也还是会妥善安排好的,请施主放心。”

    胡小英笑笑说:“这就好。也有很多领导要我打招呼,我都一一谢绝了,这是你们佛门自己的事情,能够妥善处理就好。”智空说:“谢谢施主。”

    以上算是正事吧,这也是胡小英来到法华寺的原因之一。佛门也是在我们党的领导之下,胡小英问了这些问题、也适当表了态,很显示她守土有责的责任感,也表达了她的关心。有些话点到为止,但已经足够了。

    智空大师知道“公事”已经谈完了,又给两位续了茶,说:“这茶是我们山上自己种的山茶,凤凰山海拔虽不高,但空气清新,雨水润泽,这里的茶比不上龙井、碧螺春,但也别有一番滋味。”

    胡小英说:“那是肯定,我们凤凰山自己的茶,又比别处的茶,多了一份亲切、一份乡土,味道不错。”

    禅门推开,有一位僧人进来,将两包用纸袋包好的茶叶放在胡小英和梁健身前,又退了出去。

    智空大师说:“这是二两一包的茶,不多,请两位施主笑纳。”胡小英也不推脱:“感谢大师。”

    智空合十。

    胡小英朝梁健瞧了眼,又看向大师说:“智空大师,我这位朋友,对你曾经帮忙解的一个结很感兴趣,他一直弄不明白,不知你能否不吝赐教。”

    智空转向梁健问道:“哦?不知施主有什么要问贫僧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梁健起初还闹不明白,胡小英指的是什么,一会儿才猛然想起。那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来镜州市的事情,全亏了智空大师,马书记才同意去看了镜州北部新城的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基地。

    梁健缓缓地说:“我记得今年马超群书记来镜州,那次原本行程安排中,他原本是当天就要回宁州去的。可那天下午,他来到法华寺,与智空大师的一番对话之后他改变心意留了下来。我是想知道,智空大师是凭什么本事,说服一位领导留下来的?”

    智空大师一笑,转向胡小英。胡小英也笑道:“智空大师,其实我也很好奇。这当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智空大师说:“我只是说了马书记想要听的话罢了。”梁健追问:“可是,作为一个领导他也不会随便听人家说几句就留下来啊!”智空大师仍旧宽厚的笑着,“如果两位施主,真的有兴趣,老僧就献丑了,把其中的经过给两位说说。”

    胡小英和梁健都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梁健拿起茶盏,轻轻抿一口,等着智空大师说话。

    智空大师缓缓道来:“那天,我接到了胡施主的电话,让我帮忙留住马书记,最好能说服马书记去你们的北部新城转转。我想这件事比较难办,不过后来我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马书记来了,一起喝茶谈天。我就对马书记说,马书记你儿子左股膝盖以上有一块胎记。就这样马书记就被我惊住了。再后来我说的话,他就比较相信了。只是他也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梁健很是不解地问道:“智空大师,可你怎么知道马书记儿子的左股上有胎记呢?你见过他的儿子?”智空大师笑说:“没有。”梁健说:“那你怎么知道这件事?难道智空大师是千里眼,或者真是神机妙算?”

    智空大师说:“我只不过是一个有心人而已。我们佛家的人也经常在一起交流,大概在十多年前,我的师兄接待了一个女施主,女施主带着一个小孩子,左股上就有一块胎记,她问这胎记好不好?我师兄告诉过我,这女施主就是马书记的妻子。虽然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一听说这次要来的是马书记,我还是很清楚的记了起来。没想到,就这样得到了马书记的信任,之后我说他儿子来镜州市发展,对他的发展有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