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走进修仙〕〔仙药供应商〕〔魔门老祖会穿越〕〔龙武帝尊〕〔龙刺兵王〕〔完美执教〕〔重生麻辣小军嫂〕〔俗世地仙〕〔李肃〕〔重生时尚界女王〕〔极品逍遥乡村〕〔超级电子工业帝国〕〔毒妃新宠:邪性王〕〔汉天子〕〔X神探〕〔重生警花军嫂〕〔兽医白无常〕〔韩娱之kpopstar〕〔漫威世界混日子〕〔无相进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88章逆流成河
    金凯歌作为镇党委书记,对群众的想法和做法等也相对了解得更加深入,他说:“有句话叫做,不患贫而患不均。 老百姓对公平的诉求是很强烈的。这个事情上,只有重新回归公平,才能把这个事情彻底解决好。”

    宏市长道:“你的意思,是要让老赵家把那些钱吐出来?”

    金凯歌顿了下道:“我只是说自己的想法,吐不吐出来,得由领导决定。”宏市长直截了当地道:“没错,我是让你说想法,不需要做决定。”

    金凯歌道:“依照我的想法,那就应该如此,吐出来。”

    宏市长把目光落到了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身上。高成汉道:“我最担心的,是在重大工作推进当中,出现一些滥用职权、不公平不公开,造成群众不满意、反映强烈的事情。现在,果然发生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去解决、去善后、去查处。这方面,需要我们纪委监察局做什么,我们将全力以赴配合。”

    宏市长说:“很好。”

    在场的人当中,领导干部都已经谈了看法,提出了意见,只剩下梁健在一边列席旁听。梁健只是宏市长的秘书,一般情况下只是做做记录,并不发言。

    没想到宏市长转过脸来,说:“梁健,你还是说说你的第三点吧。”

    之前,宏市长已经问过梁健,梁健当时说了两点,大体跟胡小英他们的意思也是相仿的,但是第三点,他当时想了想觉得不妥,所以没有说出来。这会宏市长又问他,说明宏市长对他欲言又止的那句话很感兴趣,一直记着。

    在座其他领导都朝梁健看过来。他们想,宏市长不会随随便便让梁健说话,这么问,肯定是有深意的。

    梁健看到在座的人,除了宏市长,就是高成汉、胡小英、荣威和金凯歌,每一个都是宏市长认为靠谱的人,也可以说是宏市长的“身边人”,如果这几个人靠不住,那么整个镜州市恐怕也很难找出靠得住的人了。

    如果长湖区长周其同在这里,梁健绝对不会说下面的话,但面对现在这些人他没有什么顾忌!这会,他还看到胡小英正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

    梁健看着宏市长说道:“先前,我向宏市长汇报了两点想法,刚才各位领导已经说到了。我还有一点担忧,但这也仅仅是担忧而已,也许是我想多了。那就是,我担心有人借这个事情做文章,把事件搞得满城风雨,甚至搞到省领导那里去,到时候,就麻烦了。”

    梁健刚一说完,宏市长手心里慢慢滋出细细的汗。这一层忧虑,他不是没有,但之前也仅仅是潜意识下的一种不安,还没有上升为一种太大的焦虑。

    这会被梁健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他一下子感觉到,这次的问题的确很严重。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他们无不感觉,梁健所说是有道理的。

    梁健没有说出到底谁会利用这件事情做文章,但大家心知肚明,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市委书记谭震林这一派了。

    谭震林这几年在镜州市,政绩平平,如果岗位调动,想要进入省里四套班子的几率很小,最有可能是上调省里某个厅局当个负责人。省厅负责人,万一还是什么无关紧要的计生、文联什么的边缘部门,手中可用权力,与市委书记这样的封疆大吏相比,差距可是大了去了。

    更何况,领导干部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多多少少会有点事情,所以最好别挪屁股,万一挪得不好,拔出萝卜带出泥,别人举报什么的,搞不好就身败名裂了。

    所以,对谭震林来说,他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在镜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再干一届到两届,到了退休年龄,安全着陆,这是最好的结局。

    但是市长宏叙,却总是不安分,各方面工作表现得都要比别人优秀,省委也已经看到宏叙无论是工作能力、干事冲劲方面都有超越谭震林的趋势。谭震林很有紧迫感和危机感。

    今天突然爆发了群众集体上访的事情,对谭震林来说,真是一个再好没有的机会。这次机会,也算是谭震林放长线钓大鱼得来的。那一次,省人大孔主任前来调研,谭震林故意运用手腕,让宏叙承诺要在十五天内,完成归国人员创业园拆迁的事,把担子全部压在了宏叙肩膀上。

    如今宏叙搞出了事情,是要承担责任的。事情搞得越大,承担的责任也越大。搞不好,宏叙提拔市委书记的事情就此彻底黄了。这么好的机会,谭震林当然不可能放弃。

    谭震林的秘书金超回来之后,谭震林就问:“怎么样?批示给宏市长后,他有什么反应?”金超说:“批示让他秘书拿进去的,不过我知道宏市长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

    谭震林听了挺开心:“你怎么知道?”金超说:“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胡小英、荣威他们赶去宏市长办公室,估计是商量应对办法。”

    谭震林嗯了一声,又说:“你通知的浪潮网记者快到镜州了吗?”金超说:“大概半小时内会到镜州。”

    事发之后,谭震林就让金超给一个浪潮网记者打电话。浪潮网在整个江中省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更何况网络无国界,一旦上了网,全世界都可能知道。浪潮网的这个记者叫杨善,是个喜欢报道反面新闻的角色,以前也来过镜州要报道一则负面新闻,后来被谭震林用钱买通,之后反而成为了谭震林的佞友,谭震林有什么需要尽可以找他。

    现在,镜州市发生了群体性上访,本来对镜州市的声誉会带来不良影响,但谭震林为了打击宏叙,打算不妨用一用这个人,让他在浪潮网上发一则镜州市拆迁政策有猫腻的新闻。浪潮网的新闻,特别是关于政府的舆情和报道,都会引起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重视,深究下来,宏叙就要吃压力。

    谭震林道:“你让他直接到大院门口去,采访几个群众,最好今天晚上就能在网上见到他的报道。报道上传之前,最好能让我过一下目,我不希望事情搞得太大,能够引起省领导的重视就够了!”金超说:“知道了,谭书记,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交代一下!”

    区长周其同来到上访群众当中。对百姓采取了他总结的“哄、骗、唬”的办法。他对老百姓说,先请他们马上回去,再商量解决的办法。群众哪里会听他的,说只要能够赔到跟老赵家一样的钱,大家马上就回去。

    周其同又采取了“骗”手段。他说,你们肯定搞错了,老赵家根本没有赔到那么多钱,他们家只拿到了一百多万,请大家一定要弄弄清楚。周其同这话一说,下面哗然,有人就喊:“让老赵出来说话……让老赵自己说!”

    人群里,有一个人被推了出来,这人正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赵勤的老爸。老赵被推到了人群面前,脸色很是尴尬。

    周其同一看是老赵,就头皮发麻,道:“老赵,你可要说实话啊,别胡说啊!党和政府也算对得起你们了!”

    老赵头都不敢抬,瞧瞧周其同,又看看那些在身后逼迫他的村民,道:“我没有说谎,也没有乱说啊!”

    原来那次老赵醉酒吐真言之后,其他八户钉子户,都非常恼火,感觉自己被老赵当猴子耍,说老赵是他们钉子户团体的叛徒,居然为了自己多赔一点钱,就把他们八户人家都卖了!老赵本就理屈,这会堡垒从内部攻破,是自己透露了风声,也感觉无地自容,连连赔礼道歉。

    钉子户说,不要老赵赔礼道歉,就要他跟他们一起到市委市政府,把实情说出来,让他们也能按照老赵的标准拿到补偿款,否则没这么容易。钉子户说,老赵儿子利用省委组织部干部处长的职权,在基层胡作非为,比一般群众拿到多那么多的补偿款,如果被人举报,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老赵碍于情面,又有把柄捏在他们手上,只好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市委市政府大院上访。

    周其同再次提醒老赵:“老赵,你这个时候,你可别乱说话,否则会搞得大家人心大乱的。你要‘实事求是’的说!”

    老赵瞧了瞧身后的钉子户,其中一个钉子户以前坐过牢,有过案底,这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多拿点补偿费,反正钱是国家的,老百姓能多拿点就多拿点,那些当官的又不会少钱。

    这么一想,老赵就咬牙道:“我一定实事求是的说,我是拿到了三百八十万的补偿,希望政府能够给其他拆迁户也多补偿一点,反正这是国家的钱,也是老百姓的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说完老赵朝脸色铁青的周其同看了一眼,迅速转身,躲进了人群中不见了!老赵已经说了上访群众要他说的,他们也不再阻拦老赵。

    周其同很有些抓狂,很想马上打电话给赵勤,质问他,他老爸怎么可以这样!但事实上他不会打这个电话,毕竟人家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此外,现场的上访群众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上访群众听到老赵这么说后,更加情绪激动,骚动起来。有个群众就冲周其同喊道:“你都听到了吧!”

    周其同说:“大家别听老赵的,他没有说实话。”

    上访群众更加喧哗:“我们相信老赵,我们不相信你!”

    又有人喊道:“这家伙到底是谁,没一句实话,满嘴跑火车。”

    “这人就是长湖区区长!”

    “作孽啊,我们长湖区怎么会有这样的区长!”

    “就是这家伙给老赵儿子送钱去的!打他,打他!”

    老百姓信奉法不责众,有人朝前面冲,要去打周其同。边上的特警看到后,就出来阻拦。群众过不去,有人将手中的矿泉水瓶扔了过去,砸中了周其同的额头。

    周其同狼狈地用手捂住了额头,喊道:“你们再敢乱来,让特警把你们都逮起来!”

    “你逮啊,你逮啊!”群众喊起来,更多的矿泉水瓶朝周其同劈头盖脑的飞了过来。

    “抓人,抓人!”周其同平时高高在上,哪里受过这样的罪。那些特警听到周其同喊,

    就朝上访群众靠近,不一会就与群众扭在了一起,现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在热闹场面的外围,有一个人正拿着相机,“咔嚓、咔嚓”地照相。这人正是金超打电话叫来的浪潮网记者杨善。

    周其同等人应付情绪激动的群众还来不及,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偷拍。

    宏市长召集的碰头会才刚刚结束,会上最终达成了一致:一是先要消解上访群众的情绪问题,二是解决公平公正的问题,三是要严防有人拿此事在背后做文章。

    首先要解决的是闹访群众的情绪问题。胡小英的意思是,既然周区长已经下去做上访群众的工作了,那就让周区长先行处理吧。

    宏市长说:“我是担心他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虽然前段时间,宏叙跟周其同走得比较近,但是他看人识人的本事并没有退化。胡小英看了眼宏市长,感觉那个曾经的宏市长,好像又已经回来了!

    胡小英本还想说些什么。梁健的电话闪动起来,梁健一瞧,是市信访局局长丁伟邦。丁伟邦的声音,气喘吁吁地传来:“梁处长,麻烦你向宏市长报告一下,上访群众跟我们发生冲突了。”

    梁健心里暗叫不好,不过他思路清楚,忙问了句:“冲突是怎么引起的?”

    丁伟邦在信访站线上已经工作多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他知道梁健这么问,是宏市长万一问他,他好有个解释。丁伟邦也不隐瞒,实事求是地道:“周区长有句话说出来,被群众当场戳穿,群众情绪激动,周区长又说了句抓人,结果冲突就起来了。”

    梁健大体了解了,就向宏市长做了汇报。

    宏市长头往上一仰,手在桌子上拍了下,嘴里道:“这个周其同,到底是怎么办事的!我的担心还真是没错。”他转向胡小英道:“胡书记,这件事情,已经推迟不得,如果任由周其同在下面继续处理,说不定会闹出更大的乱子。这些上访群众,都是长湖区的,这样吧,你辛苦一下,和金凯歌同志,一起到现场去,想办法稳住群众的情绪,然后,让他们早点解散。不是,在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解散,否则我还真担心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到时候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

    宏市长最后一句话,已经说明的非常清楚了。如果有人做文章做成功,宏市长的仕途将会收到影响,作为站在宏市长一边的所有人,恐怕也难以避免。

    胡小英和金凯歌,互看了眼,没有推迟:“我们这就下去。”

    宏叙很是欣慰,这段时间对胡小英有些冷落,但是关键时候,还必须得她出马。一个女领导,不容易。宏叙这会有些反思,之前的一段时间,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上了,真是不应该。

    一边的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道:“我也一起下去吧,关键时候我去说一句话,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宏叙朝高成汉点了点头:“这样最好了,纪委书记出面,对群众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说服力。”宏叙又道:“梁健,你也跟着高成汉书记一起下去吧,你要保护好高书记。”

    高成汉道:“这哪里需要啊?我工作了这么多年,还真从来没有提防过群众,更何况下面有特警在。不过,梁健下去看看也好,从集体上访矛盾化解当中,最能够学到实际工作本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起!”

    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胡小英、金凯歌和梁健走到了大门口,只见周其同非常狼狈的躲在特警的保护层外,他前面还有几个人替他护着,应该是区信访局的人和他的秘书,以防群众中有什么东西会突然砸过来。

    高成汉心道,一个领导干部在群众面前是什么人,他的本质就是什么人。他对周其同如今的表现非常失望。

    周其同看到高成汉和胡小英都来了,一方面是尴尬,一方面又有种救星来了的感觉,屁颠颠跑过来,对高成汉说:“领导,你们过来啦!”周其同瞧见金凯歌也在一边,心里就有气了,对金凯歌道:“这些上访人员都是十面镇的,你是党委书记自己不管,让我这个区长给你做群众工作吗?!还不快点把这些群众领回去!”

    周其同信奉对上阿谀奉承,对下不给好脸,这会碰到有比自己官小的,他就想把责任推卸掉。

    高成汉皱了皱眉,说:“我们做事,是谁出的事,谁来解决。不过,现在你解决不了,我们只好齐心协力来帮你解决。其同啊,不能什么事情,都往基层推啊!”

    高成汉的一席话,说得周其同只有“嗯,好,嗯,好”的份了,不敢还嘴。

    群众看到又有人从市委市政府大院中出来,应该是更大的领导,就又一次掀起了喊声的高潮:“各位领导,给我们百姓作主!如果不给我们解决拆迁补偿款的问题,我们就在这里不走了!”

    看来,这些上访群众,为的还是事情的解决。有需要,就有突破口。胡小英也不多说,直接从特警拦起的护墙之间,朝上访群众的人群中走去。这就是胡小英的魄力,根本不像周其同那样躲在特警人墙之后说话。相比之下,周其同就显得窝囊和没胆多了。

    但周其同并不这么想,他心道,这些上访群众跟疯子没什么两样,你胡小英要逞强是吧,那你就去逞强好了,到时候被人揍,就有好戏看了。

    梁健也有这种顾虑,如果一开始就是胡小英跟群众对话,梁健倒是一点不担心,毕竟胡小英作为区委书记,肯定有其做群众工作的能力。但是如今,这些群众已经被周其同以错误的方式调动过,就如一匹驯顺的牛如果被人挑衅过,说不定随时会发狂。

    万一上访群众中有人对胡小英攻击,如何是好!考虑到这一点,梁健也就跟了进去。两人一同离开了特警的人墙,来到群众当中,很快两人就被群众围了上来。

    连特警都感觉,这个女区委书记和她身后的小年轻都是够胆的。

    高成汉看到胡小英和梁健的表现,暗暗点头,暗道,这才像一个我们党的领导干部。对于梁健,他心里冒出了一句话“梁健这家伙,我没有看错!”

    那些围住胡小英和梁健的群众,怒气冲冲地问:“如果你们不能马上给我们一个答复,我们什么都不用谈。你们没有一个可信的!”

    胡小英看着那些群众,又不像看着具体哪个人,她说:“各位,我们长湖区的大叔大婶、兄弟姐妹。我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我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今天到市委、市政府大院门口来,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天这么冷,离过年也不远了,谁家里没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要忙,但你们还是到这里来了,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才把你们从工作岗位和家里拉到这里来了。”

    胡小英这第一句话,就说得很有亲和力,很体贴人,群众中的喧闹慢慢低了下来。

    胡小英正想接着说下去,忽然发现一个暗影闪动,有一个红牛罐子朝着胡小英额角上砸了过来。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虽然大部分人已经被胡小英的话说得心软下来,但是上访群众之中,还有人来此的目的就是想看看热闹,最好能够出大事,大出事!

    这个红牛罐子没打开,饮料还没有喝,如果砸中了胡小英的脑袋,这份力道,肯定会让胡小英受伤。更何况,一旦被砸中,现场肯定还会更乱,所以胡小英虽然感到了危险,却根本不准备闪躲。不能躲!

    梁健眨眼之间,已经以奇快的速度闪到了胡小英面前,“砰”地一声,红牛饮料罐重重砸在了梁健头上。

    梁健的额头上顿时出血,梁健也不管,根本没用手去擦拭,只是弯腰捡起红牛罐子,交给边上一个特警说:“扔进垃圾桶吧,可能有人是想扔进垃圾筒的,却扔到这边来了。”

    胡小英只是瞥了梁健一眼,心里早已是一片汪洋,突然很有种想哭的冲动。不过,如今的她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女人!还有梁健在帮着她。脑海里不由出现了当初梁健在长湖区当她下属时的种种画面。

    梁健刚才对红牛罐的处理,使得很多老百姓都闭了嘴,现场出现了沉默,连先前扔罐子的家伙也不再动了。

    胡小英内心有很多感触,但是这会显然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她的首要任务就是让现场群众的情绪平息下来,刚才梁健的举动,给了她很好的铺垫,她必须牢牢把握住。

    胡小英再次面向群众道:“大家说我们不可信,可是对我来说,你们大家都是可信的。所以,我才不希望在我和你们大家之间竖一道墙,我愿意走到你们中间来商量事情。”

    胡小英看了看现场的反映,又继续道:“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们区委、区政府和大家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寻求问题的解决。大家的目的是获得公平公正的补偿,我们的目的是给大家公平公正的补偿。这当中有问题,我们一起把它找出来,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派几个代表来,跟我们一同到区里商量,争取尽早把问题解决掉,否则我们一直呆在这里,只会妨碍市委市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同时,我在这里也强调一句,大家合理上访没有什么不对,但如果有人想要利用上访,看好戏,搞乱子,这是党委政府不能允许的,恐怕也是大多数百姓不愿看到的。我们合法上访,但千万别被人利用,如果发生人身伤害的事情,我们也将严格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绝不姑息。”

    胡小英最后的几句话,很有震慑作用,讲得也掷地有声。意思如果有些人想要浑水摸鱼,趁机乱来,党委政府就要追究责任。

    在场的上访群众也知道,党委政府如果要抓所有的上访群众恐怕有困难,但是针对一两个闹事的出出手还是举手之劳。于是也就没有人再敢扔瓶瓶罐罐之类的了。

    现场反而起了窃窃私语之声。相信大家都是在商量是进是退。

    群众商量了一阵,有个带头的上前说:“我们今天来,也不完全是为了钱的事情。为什么有个在省里当处长的儿子的老赵,就能拿到那么多,我们老百姓拿得就这么少。我要你们给我们一个交代!”

    这件事情,胡小英知道,当时决策的时候,宏市长也是默认的,如果真要交代还真是困难,胡小英也面露难色。

    这时候,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走近了上访群众,朗声说:“大家好,我是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刚才那位同志说得好,你们要的不仅仅是钱,你们还要公平。我现在承诺大家,我们市纪委已经介入这次拆迁补偿的事情,并将立即开展调查,调查结果也会第一时间向大家公布。现在,请大家先回去,长湖区委、区政府和十面镇党委政府,会就拆迁补偿跟你们专门对话。”

    群众听市纪委书记都出来了,心下就有些放心了。不管如何,纪委在老百姓的心中,还是有威望、有分量的,特别是高成汉到了镜州市后,查办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大案要案,也抓了一部分在群众身边的“苍蝇”,大家多多少少有些耳闻。

    高成汉这么一说,上访群众中就有人说:“那么我们不如去区政府,今天就让他们给我们一个答案。否则,不管多晚,我们都重新回到这里来!”

    “好,不给解决,明天我们重新来!”有人附和。

    大家松动了,胡小英不敢懈怠,赶紧让区信访局的人,引导上访群众离开市委市政府大院,前往区政府信访局。

    梁健突然瞄到,就在上访群众外围,有一个不太像农民的人,正手拿手机,似乎正对着人群拍照。梁健一下子警觉起来,现在很多记者,为防止地方政府阻拦,出来收集资料、拍摄镜头,都是用iphone手机了。现在的手机集摄影、录像、录音笔等功能于一体,真是相当的方便。

    一念滚过,梁健吩咐身边一个特警上前去问明情况,然后马上打给市委宣传部外宣办的人,让他们马上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记者。他说让他们弄清情况后,马上向他汇报,宏市长要知道情况。有宏市长这令箭,外宣办的人当然不敢怠慢,主任亲自下来,查看究竟。

    十五分钟之后,上访群众终于全部离开了市委市政府大门口,前往区政府。

    胡小英没有马上回区政府,他让区信访局的人先跟上访群众谈,了解他们的诉求,想要得到的补偿,并一户一户记录清楚。她自己则又来到了市长宏叙的办公室,对宏市长表示感谢。

    她说:“如果今天不是宏市长派梁健跟我一起下去,砸中额头的可能就是我了。”宏市长看看梁健红肿的额头,皮肤有点破裂,还有一点凝结的血渍,但没有什么大碍,宏叙说:“今天,梁健肯定也被上了生动的一课。”

    梁健道:“直接跟上访群众面对面,让我学到不少。额头上破点皮,没什么大关系。”

    宏叙点头道:“现在,群众已经离开了,但是如果长湖区在这件事情上处理不好,还是容易出问题。另外,别忘记,省人大孔主任给我们的拆迁时限,只剩下最后三天了。接下来的几天,你们一方面要抓维稳,另一方面还要抓推进,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哪一样都不能偏废。至于怎么做,你们自己定。”

    宏市长把问题抛给了区里,抛给了胡小英。

    梁健在一边偷偷瞄着胡小英,见她额头微皱,显然有些忧心忡忡。这件事,不是她引起的,如果按照她的意思,就不会出这样的麻烦。但如今事情出来,她却只能去处理。这就是当基层一把手的难处。

    梁健无意之中瞧见了胡小英神色之中露出的一丝疲惫,心中不由产生一丝怜惜,很想自告奋勇道:“我去帮胡书记解决吧!”

    可是这话他不能说。

    一方面,自己的主要任务是为宏市长做好服务工作,而不是出头露面,不是去做别人的清道夫;另一方面,宏市长对他和胡小英的关系到底怎么看,他实在心里没底。如果在胡小英的事情上,自己表现的太过积极,会否让宏市长对他有想法?

    为此,他不可以说,去帮胡小英。只是在一边听候吩咐,给他们的杯子中添水。

    胡小英说:“我明白了。待会回去,我们争取先把群众稳定下来,明天争取把政策处理掉,后天开始拆迁。这样还是能够赶上省领导要求我们的速度的。”

    宏叙点了点头:“你的打算不错……”

    宏叙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对梁健说:“梁健,你去给胡书记换点红茶吧……”

    梁健知道,宏市长的意思是他和胡小英要单独谈谈,梁健便端起胡小英身前的杯子,走了出去。

    等梁健走了,宏叙看着胡小英说:“小英啊,这次真是难为你了!这件事情上,其实我也有不是,当初周其同提出给老赵家多一些补偿的事情,我也是头脑一晕没有及时阻止,才造成了今天的被动局面……这件事情上,辛苦你了!”

    胡小英听宏市长说得动情,便说:“没什么,这是我的职责。我这就回去处理。”

    宏市长说:“你等等。这两天,你让梁健跟着你吧!”

    “什么?”胡小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知道宏市长怎么会特意这么一提。

    宏市长道:“不是因为别的,我认为这件事情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另外,现在你身边,能够真正替你出谋划策的人,还是不多,这两天让梁健帮你出出主意,很多时候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差错。”

    胡小英当然高兴梁健能够跟着自己去,就道:“那就感谢宏市长了,这两天借梁健用一下。”

    等梁健泡了一杯红茶,重新放到胡小英面前时,听到宏市长说:“梁健,今天,你就跟着胡书记下去,晚上他们要跟上访群众谈话,你也辛苦一下,积极的参与一下。”

    梁健本身就有想要为胡小英分忧的冲动,没想到宏市长竟然会满足了他的意愿,心里当然开心,只是嘴上表现得有些为难:“宏市长,那你这边……”宏市长道:“你不用担心。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解决好拆迁补偿这块问题,你放心下去吧,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向我汇报,你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妥善解决好。”

    梁健坚定地回答:“是,宏市长,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上访群众离开后,周其同就如打了败仗的公鸡,刚想嫣巴巴地离开,结果被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叫住了。

    周其同是区长,按照江中省的干部管理模式,区长已经是省管干部了,任免都是省委组织部出面考察、公示的。不过,在干部管理上,市纪委书记当然有权过问区长的情况。周其同只能乖乖地跟着高成汉上了楼。

    高成汉也不多说,直截了当地道:“今天的事情,你也知道,是谁的责任,你说说吧,下一步有什么想法?”

    周其同感到非常郁闷,辩驳道:“高书记,我是为了推进拆迁速度,才想出了去省委组织部找赵勤处长的办法。当时,宏市长也是同意的。”

    高成汉见周其同拉出了宏市长,有些不悦:“你的意思是要宏市长替你承担责任吗?”推过揽功是机关里人的思维模式。周其同道:“我是说,这个决定,是大家共同讨论的结果,不是某个人一个人的决定。”

    看到周其同强调理由、推却责任,高成汉对周其同很是失望,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周其同道:“就我了解,当时,拆迁推进领导小组成员,只是同意了你去省委组织部做干部三处处长赵勤的工作,却并没有同意用380万这么高的补偿价格达成协议。但是,你在没有报领导小组同意的情况下,私自跟赵勤内部商定了。这是不是实情?”

    没想到,高成汉对整个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周其同原本还拉出了“集体研究同意”这块挡箭牌,来推卸责任,没想到高成汉把集体研究了什么,又没研究什么,搞得那么清楚!把共同商定和私自决定的部分,分辨得那么透彻!

    周其同顿觉,想要糊弄高成汉已经不可能了,只好说:“在具体补偿数额上,我承认我考虑的不够周全。”

    高成汉严肃地道:“考虑得不周全是一回事,如果滥用手中权力,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又是一码事。在这个问题上,你要好好反省。我希望你回去之后,能够马上拿出一个态度来,要主动,不要被动。我们希望这个事情,能够解决在市级层面,我们向省里备个案就行了,别惊动省里来查了。有一点你要注意,你的态度必须让老百姓满意才行!”

    周其同感激地点头:“我知道了,谢谢高书记的教诲。”高成汉道:“那你回去吧,明天交一份检查给我!”

    周其同只好悻悻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