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龙法典〕〔巡狩万界〕〔护花惊情〕〔末世神魔录〕〔我的好友是外星人〕〔学园都市的Lv0传说〕〔傲天圣帝〕〔妖孽狂医俏总裁〕〔深夜书屋〕〔快穿女王:炮灰逆〕〔快穿之你好,隐藏〕〔超级附身系统〕〔峡谷情缘:李白大〕〔军婚100分:重生甜〕〔大圣归来之颠覆乾〕〔贵婢〕〔重生仙帝归来〕〔九州英雄路〕〔正牌美女总裁〕〔至尊剑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78章美比嫦娥
    听着身边“这里的人都是冲着常月来的”之类的嘀咕,梁健下意识地瞧了瞧宏市长,心道,宏市长是不是也是冲着常月来的?宏市长是格外稳重沉着的领导,按照他的个性,他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神魂颠倒,更何况是一个跳舞的女人呢?

    但也说不准,否则也就没有那句千古名言:英雄难过美人关了。况且,常月的美的确耀眼,这几年她的孔雀舞更是在江中省,名声鹊起,不知有多少男人把她视为梦中情人!刚才她的眼神只在梁健脸上稍作停留,就已经把梁健搞得心跳加速了。

    为此,梁健不得不去关注宏市长的反映。

    开始时,宏叙似是极为平常地观看着演出,直到孔雀舞上场。仙气缭绕、音乐悠扬,在白雾渐渐平息之后,常月扮演的孔雀,奇服异彩、轻摇身型,忽而灵动、忽而静谧,忽而飘逸、忽而凝滞,与音乐相融相通,与灯光相敬相容,她有如一只调皮的孔雀在诠释优美,有如一个圣灵在祷告上苍,她有如你捉摸不透的女神可遇不可求,有如近在咫尺的风尘撩拨你心弦……

    场下的观众已经如痴如醉,沉浸在常月的极致表演中。梁健也看得入神,一个念头冲入他的脑袋,他赶紧偏过头看向宏市长。

    此时的宏市长,依然平静地坐在那里,并不如其他男人显露出那种神情呆滞、嘴角流涎的尴尬尊荣。他看起来很镇定。但梁健,还是发现了宏市长的变化,那就是宏市长的手臂环抱胸前,左肘竖着,用拇指和食指托着下巴。

    梁健曾看过一些研究肢体语言的书,书上说,手臂环抱胸前,有时候表现的就是一种自我保护,拇指放在下巴上,则是在犹豫或者思考。那么宏市长是在自我保护什么,在犹豫思考什么?

    梁健猜测,肯定与常月有关。难道常月让宏市长也产生了一丝不安?

    常月的表演终于结束,她又恢复为开始时的动作,白雾重新升起,将其吞没其中,神秘之感被渲染到了极致。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孔雀舞之后,还有几个节目。与常月的孔雀舞相比,那些节目只能用味同嚼蜡来形容了。台下有人开始走动,也有人聊天,有人看手机,已经很少有人在看表演了。

    宏市长也在低头看手机,看了会手机,他就抬起头来,向左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继续看着台上的节目。

    梁健奇怪,刚才,宏市长是跟谁打招呼呢?于是,梁健微微站起,向着宏市长望去的方向搜寻。目光在那片区域的人头上掠过,忽然停在一个人的脸上。这个人是周其同,他也正朝宏市长这边看着,宏市长转过头去,他也就低下了头,开始摆弄手机。

    又是周其同啊,最近这人跟宏市长,也跟得太紧了吧?

    梁健又想起晚上在喜来登安排的晚宴,会不会又与周其同有关?

    看到周其同,梁健最先想到的就是胡小英。如果宏市长跟周其同走得近,对胡小英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梁健忍不住发了条短信给胡小英,问道:今天在哪里?怎么没见你来参加元旦文艺汇演?胡小英回复道:还在单位处理事情,长湖区由周区长去了。

    梁健心道,有时候做事实在,还不如围着领导转一圈。但对于胡小英没有围绕宏市长转圈,梁健心里其实有种微微的满足感,否则看到胡小英整天绕着宏市长,他不知自己会有何感想。正这么走神,胡小英的短信又来了:

    演出怎么样?我们周区长在看吧?

    梁健回复:演出很成功。周区长不仅在看,还在跟宏市长点头示意呢!

    胡小英好一会才回复:演出好就好。周区长在与宏市长的关系上,比以前主动多了,这是好事。

    是好是坏,只能自己掂量了。梁健把这消息告诉胡小英,他的工作也算到位了。

    最后是一曲大合唱,演员一起出来谢幕。市委宣传部和文化局还特意安排了市委市政府领导,上台感谢演员。

    市委书记谭震林、市长宏叙、市委副书记韩正阳……排成一排,鱼贯上台,与演员握手。女演员常月在最中间的位置。市委书记谭震林握住了常月的手,摇了好一会儿,嘴中说着什么,常月羞涩的笑着。梁健发现宏市长斜睨着谭震林,似乎颇有些不快。

    梁健敏感的意识到,这两个主要领导,都对来自江中省艺术团的美女感兴趣。

    宏市长比较得体,与常月握了握手就放开了,但常月的目光在宏市长脸上停留了更长时间,似乎专心听着宏市长说什么。引得边上谭震林也朝宏市长斜睨了一眼。聚光灯下,领导的一笑一颦,一个眼神都非常清楚。

    梁健也不是没有幻想,握着常月美女的手,会是什么感觉?不过,他更清楚,这个常月就如妖怪嘴边的唐僧肉,众领导都红着眼盯着她,根本没他梁健什么事。这么一想,他反倒心平气和了。

    领导们从舞台上下来,舞会也宣告结束了,领导们也就没有再回座位上,向领导专用的安全出口走去。梁健就跟了上去,这时候有人跟梁健只差一步之遥也跟了上来,这人就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

    只听周其同跟宏市长说了一句话,宏市长转头说了一句:“好,我在外面等。”梁健就在前引路,将宏市长带到了车上。

    小刘开动车子,宏市长忽然发现市委书记谭震林的车并没有往大剧院的出口处开,而是拐向了演员出口的地方,宏市长就说:“先别开,我们在这里等一等。”

    梁健立刻明白了宏市长的意思,宏市长是想看看谭书记的车去那边干什么。几分钟后,一个身穿白色羽绒的优美身影,从演职人员通道出来,上了谭书记的车。

    宏市长脸上顿时难看起来。梁健眼尖,已经分辨出了刚才上谭书记车子的,就是孔雀舞演员常月。只听宏市长道:“其同,谭书记已经把人接走了!”只听对方电话之中咿咿呀呀的说着,宏市长没有心情听,就把电话给挂了。

    宏市长说了声:“喜来登。”就不再说话。

    梁健猜测,周其同也许承诺过,要把常月请来跟他们一起吃饭的,可没想到谭书记捷足先登,已经把人拉走了。

    到了喜来登,梁健替宏市长开了车门,陪宏市长进了望湖厅,望湖厅里已经有人。长湖区区长周其同,不知怎么回事,先前还在后面,此时却已经抢在前面先到了。

    除了周其同,房间里还有两男一女。那个女的,梁健认识,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在宴请北大蔡教授的晚宴上,梁健见过这个女副部长,她叫程语,给梁健的印象是有姿色、很能说、放得开、有海量。

    其他两位梁健不认识。

    周其同带着那两位客人,上来引见:“宏市长,这位是中国开发银行项目部经理周衍先生,这位是项目部副经理刘鹤先生。”

    周衍长得极为敦实,手脚兼粗,耳垂也大,很有金银气;刘鹤戴着副黑框眼镜,身材高瘦,眼神精明。

    宏市长与两人握了手:“欢迎两位中国开发银行的经理来我们镜州走走看看,镜州的发展需要两位领导的大力支持啊!”

    其实作为项目部经理和副经理的接待,只要分管招商或者财政的副市长出席已经足够,但今天的意义看起来有些不同,宏市长对这两位部长很感兴趣。梁健想,这可能跟北部新城在建设推进过程中,遇到的资金问题有关系。

    周衍部长说:“支持镜州的发展,也是我们开发银行发展的契机。其同区长是我的表弟,很多都好说。”说着就拍了拍周其同的肩膀。

    宏市长朝周其同看看,又对周衍说:“其同最近很不错,心思全部放在了北部新城的建设发展上!”周衍经理说:“还需要宏市长多多提携。”

    边上几个人都笑了,这笑容也很有意味。梁健有些明白了,这些天周其同之所以能跟宏市长走得那么近,背后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周其同通过表哥周衍,可能为北部新城的发展带来信贷支持。

    梁健将宏市长的包放好,服务员沏了茶,梁健就对宏市长说:“宏市长,我去下面等。”宏市长看了眼梁健,问周其同:“其他也没什么人了吧?”

    周其同觉悟很高,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宏市长的意思:“还有两个人。一共才七个人。梁秘书也跟我们一起吧,八个人比较喜气。”

    宏市长点点头,对梁健说:“你也在这里吃吧,明天就是元旦了,这餐饭也算是年夜饭了,团团圆圆。”

    宣传部的副部长程语,赶紧附和道:“宏市长对下属关心啊!我们梁秘书跟了好领导,今天可要借着这餐年夜饭,好好敬敬宏市长!”

    一般情况下,领导喝酒,梁健都是不喝的。领导可以醉,但秘书不可以醉,梁健要负责把领导安全送到住处。没想到,宏市长却说:“我今天让小梁留下来,就是要让他帮我喝酒的,年纪大了,酒是喝不动了。”

    程语道:“宏市长英雄正当时,怎么能说老了,我看在场的人,论酒量估计没有人是宏市长的对手。”

    宏市长说:“这也难说,我们周经理和刘经理,说不定都是海量呢!”周衍笑说:“我们的量,怎么能跟宏市长比?宏市长是一方诸侯,我们怎么攀比?”宏市长说:“酒量和官位是没有关系的。”周衍说:“有关系,大有关系……”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梁健没有想到,高成汉也会出现。周其同又为高成汉介绍了周衍和刘鹤。然后说:“各位领导,大家要不都上座吧?”

    宏市长坐在了正中间,周经理被安排坐了左边,原本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应该坐在右边,但高成汉问道:“还有没有其他客人了?”

    周其同说:“还有一位神秘嘉宾。”高成汉道:“既然还有神秘嘉宾,那么这个位置就留给神秘嘉宾吧。”说着高成汉就在右边第二个位置落了座。

    如果神秘嘉宾来,就会坐在宏市长的右边。宏市长客气道:“成汉,你还是坐过来吧。”高成汉说:“不,不,这位置留给神秘嘉宾。”

    宣传部副部长程语,在周衍身旁坐了下来,其他人各自按照职位高低都落了座。梁健坐在最下首的位置,这里方面服务领导。

    宏市长见大家都落了座,微笑着说:“其同,你说的那位神秘嘉宾到底还能不能来,如果不能来,还是让高书记坐上来吧,否则也太委屈我们高书记了!”

    高成汉摆手笑道:“就是一个座位而已,有什么委屈的呢,宏市长,就这样了,我就不换了。”

    宏市长说:“纪委书记说了,我也就不好再动员了。要不他不高兴,我们下面一大批干部要坐立不安了!”大家都笑起来,说纪委强悍。

    周其同一边通知上菜,一边说:“宏市长,神秘嘉宾肯定来。大概还有半小时,我们先吃。”

    宏市长说:“好吧,那我们就先吃起来。我先代表市政府欢迎中国开发银行的两位经理,明天就是元旦了,同时也祝在座各位新年快乐!”开始还只有中国开发银行的经理站起来,宏市长后半句话一说,大家就都得站起来了。

    红酒在杯中荡漾,觥筹交错间,几番你来我往之后,气氛就抬起来了,脸上也渐渐浮现了红晕。但梁健一直控制,与周其同、刘鹤等敬酒,都是点到为止。

    梁健知道今天自己不是主人,也不是主陪,今天坐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宏市长,尽量让领导少喝,让对方多喝,幸好,今天中国开发银行只来了两位领导,即便酒量在也翻不了天去。梁健是不用担心宏市长会喝多了。

    梁健好奇的,倒是那个神秘嘉宾,到底会是谁?梁健还发现宏市长的目光,时不时朝门口看看。

    美女宣传部长程语应该是察觉到了,就问周其同:“周区长,你那位神秘嘉宾,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让人等得花儿都谢了。刚才还说,八个人吃饭比较喜气呢,到目前为止才只有七个人呢!”

    周其同说:“快了,程部长,三十分钟还没到呢,况且这位神秘嘉宾,对你来说,没什么用。”程语立刻领会了,笑着道:“原来是一个美女啊!如果真是美女,你说对我没用,那真是大错特错了。虽然我是女人,可我最爱看美女了,走在街上,我可能比你们都要色!我就爱看美女!”

    周衍笑道:“还有这种事情啊,程部长,你本就是大美女了,还看其他美女干什么!如果没有别的美女,就你我们也觉得足够了!”

    程语笑说:“还是我们周经理会说话啊,听了让人舒服,周经理,来,我敬敬你!”宏叙说:“程语是该好好敬敬客人。”周经理道:“宏市长,我还真希望你别把我当客人呢,就把我当做自家人吧!”

    宏叙说道:“这再好不过,程语,你要跟周经理喝个满杯啊!”程语听宏市长这么说,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表现的好机会,赶紧端起杯子,敬身边的周衍。

    两人刚放下酒杯,包厢门就开了。

    随着来者进入,房间里的空气仿佛瞬间被点燃,所有人都在轻轻的惊呼,虽然听不见,但那种惊叹之声发自内心,都能感觉到。梁健也被这个女人的美震慑住了。

    这不是那位孔雀舞常月,又是谁呢?常月身穿白色紧身裙,脖中围着黑色裘皮,腕上一副金镶玉手镯熠熠生辉,脸上的笑意暗含春意,她看着众位,微微鞠躬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她的声音清脆有如雀鸣,听来令人异常舒心。这样的女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极品。

    但对于常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宏市长用餐的包厢,梁健有些迷糊!刚才似乎明明看到她坐进了市委书记谭震林的车里啊!常月显然是经人送来的,但那个人可能只送到了门口,就自行告退了。梁健也不好追出去问个究竟。

    既然来了,自然是有人想办法把她弄来的,这人肯定也在这个房间里。只见周其同赶紧从位置上站起来,“常月,请这边坐。”

    说着,就引着常月入座宏市长和高成汉书记中间的座位。

    常月看了看轻声说“好”,也不扭捏,走过去入了座。

    常月的入座,让原本看来颇有姿色的女宣传部副部长程语顿时相形见绌。但程语毕竟是宣传部副部长,嘴巴灵活,说了句:“果然是神秘嘉宾!让我们等半个小时,真是值!”

    周其同说:“常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领导。”周其同逐一从宏叙、高成汉、周衍、刘鹤、程语、梁健这么介绍过来。

    刘鹤笑说:“你还没有介绍你自己呢!”周其同说:“我自己就不用介绍了,我和常月可是复旦大学在职研究生同学。”周衍笑说:“看来,其同读在职研究生的收获还是挺大的。”

    常月依次跟各位领导打招呼,大方之中带着羞涩,让在座男人无不感觉内心痒痒。梁健瞅了一遍在座的男人,目光无不在常月脸上、身上流转,只有高成汉面带微笑,淡定如初。梁健不禁感叹高成汉的定力。

    宏市长似乎也显得颇为兴奋,但他把兴奋都压了下来,脖子有些微微泛红,也让人不大察觉,毕竟他是喝了酒,总有些说法。宏市长问:“常月,你喝点什么酒?”常月说:“宏市长,不好意思,我不喝酒。明天还有一个演出。”

    开发银行周衍经理说:“常月,今天机会难得,有缘认识,喝点酒才好吧?况且,今天我们宏市长、高书记都在啊!”周其同又说:“还有中国开发银行的周经理和刘经理也在。”

    常月面露为难的样子。宏市长看看常月吹弹可破的脸孔,顿生怜惜:“常月是艺术家,对于人民的艺术家,我们就别逼人家喝酒了,他们要保养身体,明天还有演出。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付出很多。”

    周衍说:“既然宏市长这么说了,我们谁还敢勉强呢?”宏市长笑了。

    这时,常月却站了起来,拿起面前的酒杯,说道:“给我倒一小杯吧,我先敬敬宏市长。这样理解人、体贴人的市领导,我还是头一次遇上。宏市长,请允许我敬你一小杯,待会我再敬敬大家。”

    宏市长心中一动,常月的话,无疑是对他的肯定。梁健发现宏市长脸上,绽开了难得的喜悦之容。梁健心想,常月看似一个简单女孩,可全不简单。她先是以不喝低开,然后又以给宏市长面子高走。既体现了自己的身价,又给了领导不一样的情面。

    常月指若葱管,甲若干贝,浑身都闪着不同凡俗的气质。她与宏市长碰杯,仿佛杯子都发出了不一样的混响。紫色葡萄酒流入红唇之间,其余几个男人的嘴唇不由都动了动。

    梁健强烈压制着自己所受的魅惑,再瞧瞧身边,发现,唯独高书记仍在微微笑着,还用筷子从茶杯里夹了茶叶咀嚼起来,仿佛美色对他来说,是完全免疫的。梁健心想,高书记还真有些怪,他的这种定力不知是如何养成的。

    常月又倒了小半杯,与其余每个人都碰了碰杯子。她的手臂伸过来,身子前倾,小腹就磕在桌沿,圆润的臀部微微翘起,引人浮想联翩。高成汉也站了起来,很有礼貌地跟常月碰了碰杯子。

    梁健忽然非常佩服高成汉,并且模仿高成汉的样子,自信、有礼地与常月碰了杯。常月的目光在梁健脸上移过,又如先前在大剧院领导休息室前的碰面一样,稍作停留。此时的梁健,心态变了,应对也更加自如。

    不够自信的男人,往往在漂亮女人面前,有种不敢直视或者心中蹦跳的感觉,此时,梁健由于从高成汉身上受到了启发,对待女人一定要首先显得自信,才有平等交往的机会。所以,此时他很自在地朝常月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常月稍有意外,她原本以为,这个年轻人肯定会在她的目光中显得慌乱。如果真是这样,她也就满意了,不会再把梁健当回事。但此刻,梁健的表现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似是全不在意她的目光,这让常月有些吃惊,也有些失望,她就多看了他一眼,心中留着疑问,把目光移开了。

    敬完这轮酒,大家又都坐了下来。常月来了之后,聊天也就不再局限于某个中心话题了,大家有兴趣的就多聊聊。

    宏市长跟坐在身边的常月聊着天,梁健依稀听到,宏市长问她,怎么才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常月说,也许只有一个原因吧,那就是我还年轻,还没有过二十五吧,等以后老了恐怕也很难维持了。

    宏市长依稀回答,这也不一定,比如杨丽萍的身材还是保持得那样好,而且我觉得你可能比杨丽萍能做得更好。常月嫣然笑着,说,丽萍姐我认识,也私下交流过,她很不容易,也很辛苦……

    宏市长整晚容光焕发。周其同区长不时看看宏市长,又看看高成汉,还看看周围其他人,他脸上始终保持着耐人寻味的笑容。

    高成汉对梁健举起酒杯,梁健赶紧拿起杯子,回敬高书记。看到高成汉向梁健敬了酒,周其同也马上拿起杯子,敬梁健:“梁秘书,上次还说,周末一起吃饭,没想到变成了年末吃饭。”

    梁健笑道:“难道周区长,就以这次作数了吗?”周其同赶紧道:“当然不是,下个周末我再安排,我们再聚聚,说说心里话。”梁健心想,如果跟周其同说心里话,恐怕没有一句会是真的了。不过,梁健还是回道:“好啊。周区长请客,我肯定去。”

    高成汉似乎听到了梁健和周其同的讲话,朝梁健投来疑问的目光。梁健向周其同敬了敬酒。周其同貌似很高兴的喝了,但他心里也有一个问题:梁健这小子,对我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了。难道见我跟宏市长走得近,所以也主动接近我?世道真变了,连梁健都会见风使舵了。

    这顿酒喝了有整整两个小时,但梁健却觉得并不舒心,因为这场酒中,宏市长跟舞蹈家常月说了太多的话,显示出了他对常月超乎平常的兴趣。也许这正是让周其同高兴的事情。

    晚饭毕,周其同说:“常月怎么回去?”常月笑笑说:“我坐电梯回去。我就住在喜来登十一楼。”周其同道:“我差点给忘了。”

    梁健感觉周其同装得有些过了。宏市长与中国开发银行的经理道别,并说希望以后能够合作,得到他们的支持。他们说,一定会全力以赴。

    正在大家等电梯的时候,常月忽然对宏市长说了句:“宏市长,你这位梁秘书,真是年轻有为。”

    宏市长忽然对梁健看了一眼,脸上才露了一丝笑说:“是啊,梁健是我精挑细选的,很不错吧!常月也是好眼力。”梁健赶紧谦虚道:“哪里,哪里,领导认可是我的荣幸,我还有很多做得不够的地方。”

    这时候高成汉也笑说:“宏市长,今天不瞒你说,在你挑中梁健作秘书之前两年,我就有意把梁健调到我们市纪委,当时犹豫了一下,后来,这样的人才就到了宏市长身边。”

    宏市长笑道:“看来,用人是不能迟疑的,否则就被别人挖走喽!”高成汉说:“是啊,不过,梁健在市长这里,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宏市长说:“都一样,关键工作要干好。”

    高成汉说:“那是啊!”常月又看着梁健说:“梁秘书很精干,工作肯定不会差。”

    梁健就奇怪了,常月怎么会对自己印象这么好。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好事要降临道自己头上。

    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美人的夸奖,不会是好事情,搞不好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好在电梯开了,大家鱼贯而入,话题也就没再继续下去。

    梁健问宏市长,是否就回宾馆。宏市长说:“先回宾馆吧。”接着宏市长又说了句:“就回宾馆吧。”

    一个字的差异,使梁健多了一份猜疑,难道宏市长想掩盖什么?

    到了宾馆,梁健原本要送宏市长上楼,宏市长却说:“你别上去了,明天元旦放假,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领导吩咐了,梁健也就不再坚持,有些事不该坚持的,就别坚持,否则领导会觉得多事。

    等宏市长进了电梯,梁健对驾驶员小刘说:“小刘,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小刘答应了一声,就调转车头走了。

    梁健没有马上离开,他始终觉得今天宏市长有些异常。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对领导的关心。梁健在与宏市长那栋楼隔着一棵大树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由于路灯昏暗,坐在这个位置,梁健可以看到宾馆进出的人,他们却不易发现他。

    不多久,果然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进来,停在宏市长楼前。从驾驶室内出来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周其同这次使用的,不是他平常所用的专车。他今天竟然自己开了车。

    更让梁健惊异的是,车后门打开,从车内一条修长匀称的美腿跨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