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帝尊-秦木木〕〔重生之毒妃养成记〕〔LOL入侵美漫〕〔万能兵王〕〔拜见校长大人〕〔暗战〕〔乱世鬼影〕〔遇见我,算你倒霉〕〔超级果园〕〔我在东瀛有座道观〕〔综漫之弱小的反派〕〔全能快递员〕〔辣手神医〕〔全能保镖〕〔厉鬼的108种吃法〕〔大神别闹〕〔独家婚宠:老公,〕〔逆袭少夫人:军少〕〔帝王燕:王妃有药〕〔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77章事有玄奥
    谈话人员陆续来了。梁健引导进入,并帮助泡茶。宏市长说:“梁健你也听听,记录一下。”

    梁健很乐意留下来。这些政府一把手,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可以体现他们的见地,梁健也可以学习他们看问题的方法。

    谈话对象也对梁健露出了微笑。梁健知道,宏市长一声“你也留下来听听”,在那些谈话对象听来,其实代表着宏市长对梁健的重视。几个谈话对象都谈完了,最后一个来的是长湖区区长周其同。

    周期同对梁健也很客气,主动走过来与梁健握手。若当时梁健在长湖区时,没有与周其同等人交过手,梁健肯定会以为周其同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县区主要领导。

    周其同与梁健寒暄过后说:“梁秘书,最近哪天有空?我们聚一聚啊?” 梁健婉拒说:“周区长客气了,这些天宏市长日程排得满,恐怕没有时间。谢谢了。”

    周其同对梁健的拒绝,并不生气,依旧笑了笑道:“周末肯定有空吧?到时候我再联系你。”梁健想,他肯定是为了面子才这么说,也就没有必要拒绝,说:“到时候再说吧,周区长,我们进去吧,宏市长在等你!”周其同说:“对对,先向宏市长汇报工作去。”

    周其同还是很有理论水平和工作见地的。梁健在一边记录周其同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周其同讲得头头是道,宏市长听了之后说:“其同,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建议,你算是认认真真读了,比前面几个讲得好。”

    受到表扬的周其同也不喜形于色,说:“主要是根据宏市长平时的工作指示,结合了工作实际作了些思考,肯定有不妥当的地方,请宏市长批评。”宏市长笑道:“今天我是让你来批评我这个政府工作报告的征求意见稿!”周其同说:“我哪里有这个水平啊!”宏市长点了点头,意思是谈得也差不多了。

    梁健就站起来,想要引导周其同出去。周其同却没有站起来的意思,而是说:“宏市长,我还有一个事情,还想单独向您汇报一下。”

    梁健听出了他的“单独汇报一下”的意思,就向宏市长看了一眼,意思是自己要不要回避。宏市长朝梁健点了下头。

    梁健就给宏市长和周其同又续了水,然后便走出了宏市长办公室。他不知道周其同到底搞什么鬼!

    梁健在办公室等候周其同出来,心里有很多疑惑。于是,他给胡小英发了一条短信:胡书记晚上有空吗?过了好一会儿,胡小英才回了短信:晚上陪省国土厅厅长用餐,估计会有些晚。

    自从那张宁州国际机场的照片之后,胡小英和梁健心照不宣的相互保持着距离,尽量避免单独见面。这次梁健主动发信息给胡小英,在胡小英看来,也许是梁健表达思念的一种方式,所以故意说会晚,不方便见面。梁健回道:没关系,你先忙吧,以后有空时再说。胡小英回道:我有空时再联系你。

    宏市长和周其同谈了足足有三十分钟,这在宏市长会见下属中,也属于时间比较长的一次了。

    送走了周其同,宏市长让梁健到他办公室去。梁健还以为宏市长会向他透露他们谈话的内容。但宏市长只问:“12月31日晚上怎么安排的?”12月31日是元旦前一晚,梁健稍想了下说:“上午与老干部有个新年座谈会,下午有一场元旦文艺晚会。”

    宏叙说:“晚会什么时候结束?”梁健说:“五点钟能够结束。”宏叙抬头看了一眼梁健,说:“很好,你去喜来登安排一个包厢,晚上我要宴请一个北京来的朋友。”梁健说声“知道了,宏市长。”宏叙又补充道:“就那个望湖厅吧。”

    梁健知道这个望湖厅,可以鸟瞰镜湖。坐在里面喝茶,既有心境高远,又有赏心悦目的感觉。但梁健知道,宏市长轻易是不会与人在这么高档的餐厅吃饭的。看来宏市长要宴请的是贵客了。

    安排好了包厢,梁健向宏市长作了反馈。宏市长说:“今天晚上,你先回去吧,不用送我了。”梁健也不问宏市长要去哪里,心里想,该不会又是跟周其同一起吃饭去吧。

    下班之后,梁健没有马上走,他打算等宏市长离开后再回家。很快,莫菲菲的电话打了进来。莫菲菲真的给他送钥匙过来了。莫菲菲说:“今天我给你送家门钥匙来,你总要请我吃一顿饭吧?”

    梁健说:“没问题,你在哪里?”

    “就在你们市委市政府大楼下。”

    梁健收拾了东西,往楼下赶。电梯里,遇上了好几个人,都向梁健点头打招呼。“梁秘书,你好!”“今天不用陪宏市长?”“梁秘书辛苦啊!”

    梁健也一一与他们点头示意,梁健心里明白,他们与他打招呼,并不是因为他是梁健,而是因为他是市长秘书,如果他不是市长秘书,恐怕这电梯里就没几个人会跟他打招呼了。

    莫菲菲那辆银色铮亮的奔驰停在大门口,十分显眼。何况车里又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莫菲菲,引起了大厅里那些领导驾驶员和刚刚下班的领导干部的注意,纷纷将目光朝车内投去,无不露出好奇又向往的神色。

    梁健迟疑了下,心想,这样坐上一个漂亮年轻女人的车,会不会引起一番议论?但又想,自己又没偷鸡摸狗,干嘛在意太多,男子汉大丈夫,坐得直行得正,没必要在意那么多!

    于是,梁健就径直朝莫菲菲的奔驰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朝梁健射过来了!“有艳福啊!”“这人好像是市长秘书唉!”“也太张扬了吧!”

    对于那些议论,梁健就当没有听到,坐入车子那一刻,还是朝大厅那边看了眼。却察觉祁芸刚刚走出大厅,注意到了梁健,向他投来一丝别样的目光。梁健朝祁芸打了个招呼,就坐进了车子。

    祁芸心里掠过一丝酸酸的感觉,看着奔驰车绝尘而去。

    梁健转头看着莫菲菲,她今天穿了一件姜黄色高领毛衣,下面是黑色的超短裙,一双黑丝紧紧绷在腿上,梁健的目光在那有些诱惑人的腿上一掠而过,问道:“那些保安怎么会允许你停在大门口啊?这里除了领导的车,一般车子是不准停的。”莫菲菲说:“我自有我的办法。怎么,你怕别人有说法啊?”梁健笑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莫菲菲眨眨涂了淡绿色眼影的眼睛,有些俏皮地笑:“你不怕就好。请我去哪儿吃饭?”

    刚才下楼时,梁健就想到了自己包里还有一张港航大酒店的消费卡,是市建设局长荣威送给他的,一直没用过,就说:“去港航大酒店。”

    港航大酒店,就如荣威所说,还是挺上档次的。服务员过来给他们倒了茶、点了餐,便出去了。莫菲菲从黑色亮皮小包中,取出了一把大钥匙,递给梁健:“这房子你可以就入住。过户手续,我可以让人帮你代办。”

    梁健说:“我给你写个欠条吧。按照市场价,如今市场价在七千左右,一百二十平,共八十四万,我当时借给你三十四万,还欠你五十万。”

    莫菲菲摇头道:“这样的欠条我可不肯收啊!当时你借了我三十四万,这毕竟是我的启动资金,我按照1:1的利息给你,这样算你六十八万,你还欠我十六万吧!如果再少,我就不收欠条了!”

    梁健朝莫菲菲看了看,化了精致妆容的她,的确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寒酸的大学生村官了。梁健只好道:“好吧,那我就先欠你十六万,以后我赚大钱了,还给你其他的。”莫菲菲笑道:“有时候,觉得你还真倔!”

    梁健拿着那把钥匙,掂量了下,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是金城国际几栋几楼几号房啊?”莫菲菲笑道:“哦,我还真给忘了,这样吧,看你今天破费请我吃饭,我就索性带你去看看房子吧。”梁健说:“也好。”

    吃过饭,梁健用消费卡结了账。

    莫菲菲的奔驰车开到金城国际的传达室边,红白相间的栏杆就抬了起来,看来传达室的人对莫菲菲的车是很熟悉的。

    梁健租住的小区,跟这个新小区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里人员进出,都得先过传达室这一关,梁健颇为不习惯。他现在住的小区,谁想进去就进,因此小偷小摸也就多一些。这个小区,管理比较正规,居民会更有安全感,但无形中也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莫菲菲将车子停在一栋高层下面,说:“就是上面,十八楼。”梁健抬头一看,整栋楼大概也就只有十八层吧,看来是在顶层。

    两人坐了电梯,来到十八楼。梁健等莫菲菲开门。莫菲菲笑说:“钥匙已经给你了啊!”梁健这才记起来,自己已经拿了钥匙。

    梁健开门的时候,莫菲菲说:“今天是你第一次来这个新家。”

    打开门,看到房间里面,梁健惊呆了!这个房间装修一新,实木地板、真皮沙发、玻璃餐桌,梁健快步在卧室、厨房、卫生间,都看了一遍,然后呆呆地瞧着莫菲菲:“这是你的房子?”

    莫菲菲说:“现在,这是你的房子。”梁健说:“莫菲菲,你别跟我开玩笑,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新房!”莫菲菲说:“这原本是要作为新房的,可后来事情变了。你就放心的住吧!”

    梁健满心狐疑地问:“莫菲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莫菲菲说:“也没什么大事,反正现在我已经不用这个房间了,就这么简单,你来住就行。这个房间是我一手装修的,可是谁都没有在这里住过,这点你可以放心。”

    梁健对房子是否有谁住过,倒没有太大的讲究,即便莫菲菲和谁同居过,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这所房子的整体装修风格,也蛮合梁健的口味。梁健说:“就是可惜了,你自己装修的房子,却给我来享受了。要不你也住这里吧!”

    梁健纯粹是开玩笑,没想到莫菲菲说:“行啊,那我明天就搬过来!”两人相视而笑,都知道这是开玩笑。但这玩笑之中的那点暧昧成分,令人有些想入非非罢了。

    梁健下意识的“咳”了一下,走到窗口。房子里有扇面南的巨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前面的夜色。十八层的高楼看出去,视野相当开阔,竟然能够望见镜州市区蜿蜒而去的镜江,黑魆魆的,上满有几个红色的亮点在缓缓移动,应该是川流不息的河流之上的运输船只。

    梁健说:“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吧。”莫菲菲说:“这已经是你的家了,没人拦着你。”

    梁健给老妈邵小琴打了电话,说,房子已经有了,他们随时想要来镜州都没有问题。邵小琴说,你哪来那么多钱买房子?梁健说,别担心,反正已经解决了,而且这房子,也不是贪污受贿来的,你们放心便是。

    邵小琴这才放心,说她还要跟他父亲商量商量,看什么时候过来合适。

    听梁健打完电话,莫菲菲说:“感觉,你还是一个孝子嘛!”梁健说:“我也能算一个孝子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肖子了!为了一个女人,我背井离乡,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从上高中之后,就没有跟父母亲一起生活了。如今想想,他们两个老人,在衢州老家太孤零零了,还是接他们过来比较好,至少他们能够生活在儿子身边了!”

    莫菲菲说:“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老年人从乡下到城里来住,不一定能适应哦!”梁健说:“这倒也是!”莫菲菲说:“总之,我觉得你还是蛮孝顺的,以后我找老公,就要找一个孝顺的,只有对父母好的人,才会对女人好。”

    梁健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那你如今住在哪里?”莫菲菲说:“我还有一套单身公寓,我一个人住。”梁健说:“放着这么好的房子不住,却住单身公寓?”莫菲菲说:“这个房子对我来说太大了,一个人住太空旷。如果我想要住大房子,在凤凰景区边上的一个小区,我还有一栋联排。”

    梁健惊叹道:“你有这么多房子?你已经算是名符其实的房姐了!”莫菲菲笑起来,对于自己在短短时间内,能赚这么多钱,买这么多房子也颇为得意:“下次有空我带你去参观。”

    梁健刚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梁健放下包,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的声音。听到肖开福半阴半阳的声音,梁健从身体上自然萌生了反感。但他告诫自己,对于反感的东西要怀有平常心,那就是一种修养。

    梁健来到肖开福的办公室。肖开福埋首在报纸上,等梁健在他办公桌边站了几秒钟,他才从报纸上抬起头来。梁健怀疑他就是想摆架子,根本就没在看报纸。摆架子是领导的专利,梁健也没有太在意,但他也不跟肖开福套近乎。

    肖开福指着他办公桌边上的椅子道:“坐。”

    梁健坐了下来,肖开福才正眼看着梁健说:“梁健,找你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就你的私事问一下。”

    梁健心道,肖开福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的私事来了?就说:“肖秘书长,你问吧。”肖开福说:“最近在谈朋友?”

    梁健是离婚单身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肖秘书长这么问,难道又 听了谁在嚼舌根?梁健说:“没有。肖秘书长怎么关心起我的这种小事了?”

    肖秘书长说:“你是我们市府办的一员,我当然要关心了。谈朋友是终生大事啊!真的没有在谈朋友?”

    梁健说:“没有。”

    肖秘书长说:“那么,昨天傍晚,到市政府大厅外来接你的女人,是谁呢?”

    梁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坐进了开奔驰的莫菲菲车里,引起了某些人的羡慕嫉妒恨。梁健说:“不过是一个普通朋友。怎么了?”

    肖秘书长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问问而已。有些人反映,说你昨晚坐进了一辆奔驰车,开车的还是一个美女。”

    梁健看着肖秘书长道:“这违反了什么规定吗?”肖秘书长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问问。主要是开奔驰的女性,并不多,很多人盯得牢,你又是宏市长的秘书,如果你的身份是其他人,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正因为,你是市长秘书,所以人家就会想多。作为市长秘书,很多言行举止,也代表着市长的形象。今天找你来,主要也是聊聊,没有其他意思,总之,我们希望你能保持一直以来的低调,维护市长的良好形象。”

    梁健道:“我知道了。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肖秘书长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那个美女,跟你是什么关系?目前工作是什么?我担心有人会反映到宏市长那里去,如果他问起来,我也好有个解释。”

    梁健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道:“她叫莫菲菲,以前是我在十面镇的同事,如今是镜北房产的中层经理吧!”

    肖秘书长喃喃自语道:“原来是镜北房产,怪不得开奔驰。好了,你去忙吧!”

    梁健走回办公室,心想,谁会为这种小事,去向宏市长反映他梁健?即便有,恐怕也只有肖秘书长了吧!

    12月31日那天,天气很是不错,暖洋洋的冬日,照耀着整座镜州市,有微微的风,但并不显得太冷。也许是因为天气不错,今天宏市长也显得格外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上午宏市长参加了老干部的座谈会,谈性颇佳。大部分老干部对近年来镜州市的发展都给予了肯定,当然也有老干部心情不佳,提了些批评意见。宏市长对这些批评意见,欣然接受,并道:“各位老干部的意见,是我们工作的动力。我们将进一步努力工作,争取把今天的批评声,变成明天的表扬声。”

    中午陪同老干部吃了一顿饭。宏市长中午一般是不喝酒的,但今天中午,他说:“陪各位老同志、老前辈喝上一杯,应该不违反规定吧。就喝一杯。”说是一杯,就喝一杯,但那些老同志却也感觉脸上有光了。其余要来敬酒的老同志,不好推却,宏市长就说:“今天,我授意我们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同志,代替我跟各位干几杯。我呢,下午还有一个元旦文艺晚会要参加,不能多喝啊!”

    肖开福说:“既然是市长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好。来……”说着就跟几位喝酒的老同志干起来了。

    走出饭厅的时候,肖开福对宏市长说:“今天宏市长真是精神抖擞啊,状态很好。”宏市长说:“我哪天状态不好?”肖开福赶紧道:“都好,都好。就是今天特别好。”宏市长朝肖开福点了点头,说:“你呀……”但看起来还是挺开心。

    梁健就佩服肖开福,能够时刻注意到宏市长的心情,在他需要人肯定的时候,恰到好处的给领导一句贴心话、崇敬话,让领导的心情瞬间高一个八度。也许这就是肖开福的为官之道吧,可能正因为如此,肖开福尽管是谭震林的人,却能一直在市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稳稳地坐着。

    下午元旦文艺汇演。以往的文艺汇演,一般都放在晚上。但由于在元旦前一天,领导一般都有应酬,没时间参加这种市级的文艺汇演。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化局就把时间改了改,放到了下午,这样半天下来,看完演出,领导爱干啥干啥去。为此,这次元旦文艺汇演,许多市领导都参加了。

    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一般都晚一点到,从侧面进去,在休息室休息。休息室的旁边,正好是演员的休息室。

    这次文艺汇演,由于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参加,节目的档次也提升了。据说,市委宣传部专门请来了全江中最著名的孔雀舞演员。孔雀舞最好的演员是杨丽萍,但市委宣传部请来的这位孔雀舞演员,据说跟杨丽萍很有些渊源,她跳的孔雀舞别有一番风味,并不是对杨的拙劣模仿。

    更何况人家更加年轻,脸蛋玲珑可人,身材更不必说,关键是她的一双美眸,有如孔雀一样灵动,简直是有些摄人心魂,男人们无不为之倾倒。

    这位演员叫常月。先前演职人员的车刚刚挺稳,就有无数前来观看演出的人围了上来,要一睹常月的阵容。常月身披着羽绒大衣,脸上戴着口罩,低头走向演员休息室。大剧院预计会有人来围睹常月,早请示市委宣传部让公安安排了特警,一路上拦出了一条通道。

    男女老少不停叫唤着,“常月”、“常月”……只见常月似乎听不到任何人的叫唤,只顾在特警的保护下低头走路,终于来到了演员休息室。

    普通老百姓的围观她能躲得过,但进入了演员休息室,对面领导休息室好奇的目光她就无法躲过了。

    梁健陪同宏市长到达的时候,很多领导都站在休息室门外,看着常月进来。宏市长好奇地问了句“你们看什么?”有位领导口没遮拦:“常月,孔雀舞的常月啊!”

    这时候,常月似乎也听到了,侧目转过了脸来。随后,她将脸上的白布口罩除去,一张美妙绝伦的脸蛋呈现在了众人面前。她的目光扫过众人,在梁健的脸上稍作停留,移过,在宏市长脸上停留了稍长时间,嫣然一笑,进了演员休息室。

    也许其他人都是看个热闹,但梁健觉得,这个女人的目光摄人心魂,刚才他在自己脸上停留的瞬间,梁健就如被她的目光钩住。好在她似乎无意捕捉梁健,而是移到了梁健身边的宏市长身上。

    “真是美人胚子。”

    “她的舞蹈也很不错。”

    “我是觉得她跳得一点不比杨丽萍差。”

    “你们并不了解常月……”

    一批即将坐上领导席的人,为一个女人如此议论纷纷,这是很少见的。这说明,其中不少人见到常月之后,已经心旌动摇,或者想入非非。但常月毕竟已经消失在了演员休息室,领导们也就退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去。

    只有宏市长还站在原地,看着常月走入的门。梁健从来没有看到宏市长如此失魂落魄过,这更加显示,常月的魅力真可谓夺魂摄魄。如果任由宏市长再这么站在那里,可能就有人要说笑话了。

    梁健在宏市长耳边道:“宏市长,我们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宏市长没有反应。梁健只好拍了拍宏市长的手臂。宏市长这才回过神来,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宏市长便说:“哦,休息室,对我们到休息室去。”

    “宏市长,你来得早嘛!”从外面走进来的,是市委书记谭震林。跟在后面的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裘吉、市委秘书长耿斌,秘书金超,后面还有几人,梁健并不熟识。

    宏叙看到谭震林,彻底恢复了常态:“谭书记来得也早啊。”

    谭震林点了点头,就问身边的宣传部长裘吉:“演员在里面?”裘吉道:“是啊,就在演员休息室。”谭震林腆着大肚子道:“那个孔雀舞演员常月也来了?”裘吉面露谄笑地道:“是,已经来了。谭书记要去慰问一下她们吗?”

    谭震林也不虚伪,就道:“好,去看看。跟他们握握手。宏市长,你也一起去吗?”

    宏市长心里是想再去看一看这个常月,梁健当然也想再近距离的一睹芳容,美女大家都想多看几眼的。但宏市长克制住了自己,道:“不去了,刚才看他们进去的。谭书记你去吧,他们需要书记的鼓劲啊!”

    谭震林今天也是兴致颇高:“好啊,我去给他们鼓鼓劲,让他们表演得好一点,给我们镜州市干部群众带来一台精彩的晚会!”

    金超早过去打开了演员休息室的门,谭震林一行鱼贯而入。金超等在最后一个,他朝梁健投来一眼,目光之中,没什么善意。梁健也无所顾忌,朝他看去,直到他移开目光,跟着走入了演员休息室。

    听到里面“谭书记好!”“书记来看我们啦!”之类的声音。

    宏市长又朝里面瞄了眼,脸上掠过一丝很难表述的神色,走入了休息室。梁健对宏市长脸色的细微变化,察觉的非常清楚,那就如在一块厚厚的冰面上,凿出了一个小洞,冰下响起了远远的回声。

    大剧院中响起了铃声。谭书记才从演员休息室出来。宏市长又朝那边的演员休息室看了一眼,才跟在谭书记后面两步远的地方走向了大剧院最中心的位置。

    大剧院的位置,是有vip座位和其他座位之分的。在镜州这样的小城中,vip座位是专为市领导所设,每逢重大演出,这些vip位置,早早地空了出来,如果你不是市领导,那么有钱也买不到这些座位。

    在镜州,这也许是让有钱人唯一感觉到有钱和有权之间差距的地方了。

    刚才,宏市长在领导休息室时,梁健已经去看过了宏市长的座位,这时便引导着宏市长入座。回出来的时候,又碰上了金超,看到金超手上的手机已经换了。他原来的那个手机被莫菲菲砸了!

    金超忽然对梁健说:“没想到,你找的是那么一个野蛮女友!”梁健看着金超说:“她不是我的女友,另外我觉得她平时并不野蛮,她可能只对那些野蛮人野蛮吧!”金超说:“小心她给你惹麻烦。”

    梁健说:“很多麻烦都是自己惹的,我们彼此彼此。”金超不明白梁健说的是什么,但心里却是一惊,难道他知道我一直在骗阮珏?不可能!

    节目开始了。梁健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在这里能够看到宏市长的一举一动,宏市长也能随时找到他,有什么事情只要招招手就行。不过整场演出,宏市长似乎都看得非常投入。

    身旁有人说“孔雀舞是第几场啊?”

    “你这么想看孔雀舞啊?”“我是想看常月。”“这里的人都是冲着常月来的。其他节目干脆略过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肉欲娇宠[H 甜宠 〕〔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近身妖孽兵王〕〔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阴倌法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