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别来无恙〕〔言小念萧圣〕〔大争酣歌〕〔文娱大戏精〕〔主神猎手〕〔如影谁行〕〔万武天尊〕〔冷情总裁赖上我〕〔异界第一商人〕〔异魔天降〕〔史上最牛主神〕〔网游版美漫〕〔法武封圣〕〔网游大魔王〕〔权谋仕途〕〔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官程〕〔修仙小农民〕〔白莲六道〕〔重生之仙也是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71章摆平水平
    回到房间后,梁健依然在辩别舒跃波的那句话:那天晚上你看到我和祁芸一同从单位回去的事情,请你别告诉别人。

    而实际上,梁健发现舒跃波和祁芸在一起可不仅仅是一次,除了那个晚上,还有一次是周六,那天,他刚从宁州回来。只是那天舒跃波手把着办公室的门,并没让梁健进去。所以,梁健并没有亲眼看到在里面的的确是祁芸。但除了祁芸还会有谁?

    也许舒跃波认为他没有察觉?那可真是掩耳盗铃了!

    不过,由此可见,舒跃波也是一个小心之人。

    不安全的地方倒是电梯。梁健曾听说,有个乡镇领导玩女干部,以为电梯里没有摄像头,在电梯里就开始接吻,营造刺激感。结果值班的保安看得不亦乐乎,还让其他保安一同来看这香艳的摄像,结果事情就传出去了,闹得沸沸扬扬,这位领导干部在一个星期后就被免职了,还查出了经济问题,最后闹得锒铛入狱的下场。

    舒跃波则警惕的多。舒跃波在与他的谈话中,顾左右而言他,先是拿着梁健关注的竞争上岗来说事,最后才一句带过谈到自己的事情,说明舒跃波也是很一个很有谈话水平的干部。

    其实,祁芸能够跟舒跃波这样的干部在一起,也未尝不是好事。只可惜,舒跃波已经名草有主,祁芸如想转正,那可得经历很多艰难险阻。在机关搞婚外情,做小三,成本虽然不高,风险却很大。

    祁芸原本是梁健心中的一块圣地,如今这块圣地,却被别人开垦了,梁健心里总有一种蚂蚁爬的感觉。但梁健毕竟已经不是懵懂少年,几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梁健也练就了一些自我防御能力,他对自己说了声,天涯何处无芳草!也就把这事给抛开了!

    工资关系的转接是有一个过程的,梁健已经来到市府办两个多月。党员关系早就转了过来,但工资关系到这时,才算真正转到了市府办。

    财务处打电话来,让他过去看看工资关系的情况。

    财务处的处长是一个老女人,叫卢海梅,有人说她四十五岁,还没有结婚。没有爱情滋润的女人,老得的确有些快,看上去还以为已经五十出头了。

    卢海梅对梁健说:“梁秘书,你到我们小张那里看一看,核对一下,看看有无问题。”梁健看了眼工资单,也没仔细瞧,就说:“也就那么点钱,不会差吧!”

    卢海梅说:“那不行,你得仔细跟以前的对照一下。一般情况下,以前如果是我做工资的话,我也就不叫你来了,因为一般都不会错。现在,是我们小张做了。小张也是刚刚到我们办公室,有些情况还不熟悉,不能保证不出错,你还是看看。”

    卢海梅所说的小张,叫张虹。是市府办最近招收的一名失业人员。市府办如果招收一般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向基层选调有基层工作经历的年轻干部,不再通过公务员和事业人员招考的途径。

    这些年的实践证明,很多通过公务员和事业人员招聘途径进来的干部,大部分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工作经历,就得重新培养。而基层干部,在复杂环境中历练过,对基层工作了解、也有了一定工作经历、对政府机关工作的套路也熟悉,将这部分人从基层选调上来,等于是让人家帮自己培养了几年,上级机关是坐收渔利!

    但张虹却有些不同,她是管财务的,在机关中属于后勤人员,对于基层工作经历没有太硬的要求,为此,她是市府办直接通过市人事局从毕业生中招录的事业干部。前几天,就有人说,财务处来了一个小美女,说的就是张虹。

    “那我看看吧。”梁健走到张虹办公桌边上。他自己暗笑,这声“看看”,似乎包含着两重意思,一是看看工资单,二是看看张虹。

    但卢海梅肯定不会明白其中的妙处,然而张虹的耳根却有些发红,梁健暗道:难道她听出了自己话里的两重意思?

    张虹原先一直低着头,这会将工资单递给梁健,并抬起头来,杏目在梁健脸上掠过。梁健也瞧见了张虹的脸,虽称不上花容月貌,但也颇为端正。她的身体不是以瘦为美的那种,甚至称得上有些丰腴。

    梁健心想,她是应届毕业生,应该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但她的身体却给人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张虹似乎也察觉到梁健在看什么,朝梁健脸上望来,眼里已是一番娇羞。梁健赶紧移开了目光,装作专心看工资单。

    不是专业人士,这工资单又怎么看得懂呢!梁健只瞄了眼工资单末尾那个数字,三千都勉强。阳光工资之后,这工资实在只够糊口的了。梁健看着工资,猛然想起上次回衢州还对母亲说,要把他们接过来呢!凭这点工资,如何买得起新房子呢!

    梁建对工资单没有兴趣,便说:“卢主任,就这样吧!”卢海梅抬头,微蹙了有些稀疏的眉头,说道:“没有错吗?我还以为张虹会搞错!”

    听卢海梅说话这么直白,梁健感觉,卢海梅把自己叫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核对工资,而是希望自己找出一两个错误来,然后可以批评张虹。看来她是对新来的张虹很不满意,是想找张虹的不是。

    梁健才不上当,他见张虹比卢海梅要可爱多了,就稍稍有些怜香惜玉道:“挺好,我工资也就那么丁点,错不到哪里去。如果卢主任同情我,也可以帮我后面加个零。”

    卢海梅说:“我如果有这个本事,还会坐在这里吗?”梁健说:“那我下去了。”张虹又瞧了眼梁健说:“谢谢。”梁健也报之一笑,就离开了。

    已经几天没有给父母打电话,梁健心想,买房子的事情,倒还真是个事了。如今老爸在养病,过两个月,他的腿脚稍好一点,如果老妈提出来,他还必须得把他们接过来,没个房子总不太行!

    这时,梁健才想起,当时与陆媛离婚,曾分得了三十来万,全借给了当时十面镇的大学生村官莫菲菲。自从那以后,莫菲菲就一直没有联系过自己。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梁健都有些恍恍惚惚。

    铜钱银子关心经。像梁健这样对借出去的银子不管不顾的,世上恐怕还真不多!梁健并不是不在乎钱,只是他不想给莫菲菲一种催钱的感觉,所以每次想联系她,他都又改变了主意。他认为,如果莫菲菲有钱还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联系他。

    不过,如今梁健急需要用钱,他得给莫菲菲打电话。如果只是关于他自己的,他将就着租个房子也就算了。但如今父母要来了,这就是关系到了生他养他的老人们,他可不能让他们将就,否则家里人就会多一份不安定感。

    拨了莫菲菲的电话,对方传来:“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几年没联系,不是“你拨打的电话不存在”,而是“已关机”,那还算是好的。梁健心想,开机了应该就会打过来,实在联系不到,还有十面镇的厉峰也许能联系到她。梁健也不焦急。

    晚上,梁健听到电台新闻中,播报着某省某市出现非法集资的事情,集资老板外逃,被骗钱的老百姓讨债无门,聚集到市委市政府门口,要求政府出面帮助讨债。很多人为了赚钱,却反而被人圈了钱去。

    他不由想到,如果莫菲菲投入到房产市场后,输得两手空空,自己会怎么样?他不会怎么样!毕竟当初是自愿给莫菲菲钱的,他没什么可抱怨的。

    接待了完央企代表团来镜州考察的事宜后,宏市长对梁健说:“你问一下肖秘书长,我赴港的具体时间和行程。”宏市长之前没有说起过近期要去香港,梁健也不多问,就说:“我待会就去问。”

    梁健来到了肖开福办公室,敲了敲门。肖开福的声音隔了一会才传出来,梁建进门后问道:“肖秘书长,宏市长想要知道他赴香港的具体行程。”肖开福从办公桌后抬起头来,右手里捏着一支水笔,随意地敲击着桌面,道:“下星期一出发,今天星期四了,有一个周末可以准备。”梁健说:“我需要做准备吗?”

    肖开福停了手里的动作,咧开嘴笑了:“你啊,不用准备了。这次我陪宏市长去,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正好趁机轻松一下,学习一下理论知识。我们讲求的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平时我看你忙忙碌碌,都没有时间读书看报,趁这些天充充电也是好事。”梁健说:“谢谢肖秘书长提醒。”

    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失望的。毕竟,如果宏市长对自己十分看重的话,此次到香港,肯定会把自己带在身边。然而,宏市长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带着并不配合他的肖秘书长前往。这会不会是一种什么信号呢?

    肖开福说:“这份行程安排,你拿一份给宏市长吧。”梁健接了过来,转身离开。

    刚走了几步,肖开福又叫住了梁健。

    梁健回过身来。肖开福说:“梁健,你来得正好,你坐一下,我顺便跟你聊聊。”梁健有些狐疑,不过还是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下来,肖开福又用水笔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的,然后才说:“梁健,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

    梁健感觉,大部分领导跟下属讲话,都会来这么一句“最近感觉怎么样?”或者有时候干脆就是一句“怎么样?”梁健很想回一句:“很不怎么样。”但这么说,明显就有些意气用事,于是,梁健就说:“还好。”

    肖开福变得慈眉善目,道:“宏市长对你这段时间的工作,还是满意的。所以,有个事情,也想提前跟你沟通一下。”

    梁健暗道,也许是中层上岗的事情,就说:“肖秘书长请吩咐。”肖开福瞄了眼梁健,说:“是这样,我们市政府办公室,这一年来,干部流动比较快,有些干部调走了,有些干部像你一样转了进来。为此,我们最近要进行一次中层上岗。”

    梁健心里有些突突跳,肖开福快要说到重点了。梁健点着头,并不说话。肖开福说:“你到我们府办,应该才满两个月吧?”梁健对自己什么时候来的,记得还算清楚,他道:“我来了有两个月五天了。”

    肖开福却当没有听到,继续说:“就是嘛,两个月时间,不长。所以,这次中层上岗,就先不给你安排了。”梁健的心,就如吊桶突然往下掉了一尺。他原本是不太在意什么时候给自己搞中层的,但由于事先听舒跃波说过,给不给自己搞中层,完全是肖开福的决定,梁健心里就有气,不想在肖开福面前当绅士。

    梁健据理力争道:“肖秘书长,当时我在长湖区委组织部,是担任副部长职务的,我来市政府办之前,对于我的岗位安排,这里也答应一般会安排副处长,可如今我已经来了两个月了,市府办还没有落实,这次竞争上岗又不给我安排。说实话,我心里是有想法的。”

    肖开福忽然改变了慈眉善目的表情,瞪着梁健道:“梁健,你还年轻,有时候要有耐心。组织上不考虑你的岗位是有原因的,你一定要明白这一点!”

    梁健心想,有什么原因!无非是你肖秘书长在捣鬼。便道:“肖秘书长,我想知道原因!”肖开福扔掉了手中的水笔,冷笑起来:“梁建,你从长湖区组织部出来,应该知道人事上的安排,是组织秘密。既然我跟你说,这样安排是有原因的,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原因是什么,你可以自己好好想想,如果你有想法,也可以向宏市长反映。这次不给你安排,也是经过宏市长同意的。”

    肖开福如此强硬,倒是出乎梁健的意料之外。梁健原本以为,不给自己安排纯粹是肖开福的个人想法。所以,自己才大胆的提出了想法。

    没想到,肖开福并不担心自己会向宏市长反映,反而放言让他去反映。难道这事,宏市长真的清楚,并且支持肖开福的意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宏市长真的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还是宏市长对自己和胡小英的关系有想法……梁健如坠五里雾中。

    送宏市长回去的路上,梁健很想就市府办中层竞岗的事情,问一问宏市长。话到嘴边,梁健还是打住了。他觉得,不管宏市长是否同意肖开福的意思,他都不该问。因为,中层上岗只是市府办内部的事情,宏市长如果要任用梁健,只要给肖开福交代一句就行,如果不想任用,他问了也白问。

    刚走进家门,还没来得及换鞋,手机便响了。出乎梁健意料之外的是,电话是祁芸打来的。一看到祁芸的名字,梁健不由想起了舒跃波,想起他干净利落的平头,还有结实的手臂,甚至还想起那天他撑着办公室的门框时,有些尴尬的表情,还有鲜艳的嘴唇。

    两天前,舒越波为了他和祈芸的事还特地找他谈了话,虽然话说的很艺术,但意思却也很明显。

    难道,这会她打电话来,也跟舒跃波有关?梁健有些犹豫,换了鞋,还是接起了电话。

    祁芸的声音有些异样:“梁健!”电话中还有其他的声音,估计她是在街上走路。梁健答应了一声。祁芸说:“现在有空吗?”梁健说:“刚回到家。”

    祁芸说:“出来一下行吗?陪我喝一杯咖啡。”梁健听出祁芸好像喝了酒,就道:“你喝酒了吗?最好早点回家!”祁芸笑道:“我是喝了一点酒。你就这么小气,不愿花一杯咖啡的钱?”

    梁健原本以为祁芸要请他喝咖啡,没想到祁芸要他请。梁健是听不得人说他小气的,就问:“你在哪里?”祁芸报了一个咖啡店名。梁健让他等着。

    路上,梁健就自嘲,原本打算不出来,祁芸稍用了点激将法,就把他给激了出来。他自认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激将的人,或许,他也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因为心里还是喜欢看到祁芸的吧。

    在咖啡馆坐了下来,朦胧的灯光下,祁芸的面容笑颜如花。梁健知道,一些女孩喝了酒后,更加娇艳欲滴,惹人怜爱。祁芸就是这样的女孩。

    咖啡上来了,梁健问道:“你平时应酬很多?”祁芸嘴边抿了下道:“在机关里嘛,免不了是要有些应酬的。整天应酬是不行的,没有应酬更是万万不行的,应酬是一种信息来源的渠道。更是结交朋友和维持关系的需要。你是男人,这点你肯定比我懂。”

    梁健笑说:“以前我也应酬,但应酬就是应酬,没想过那么多。”祁芸说:“这说明你是被动应酬,说明你的应酬水平还不高。”梁健道:“那么,请开导开导我,高的应酬水平是怎么样的?”

    祁芸笑说:“那就是你想参加就参加,不想参加就不参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且别人还都称你好,给他们面子。”梁健惊讶于祁芸还有如此见识,就道:“还真没有见识过这么高的应酬水平,这让我想到一种人的称呼。”祁芸有些好奇,问道:“什么称呼?”梁健说:“交际花!”

    祁芸忽然嘟了嘴,朝梁健白了眼:“你是骂我交际花吗?”梁健摆摆手说:“我没有!”祁芸说:“你是不敢,不是不想。”梁健说:“我想的事情,一般都敢!”“你真的敢?”

    祁芸的目光中有一种盈盈的柔情。梁健依稀看到了那个昔日小学时代让自己魂萦梦牵的女孩。不禁有些情不自禁,心便“砰砰”跳了起来。祁芸线条分明又极为润泽的嘴唇、她眸子中那熠熠生辉的温情火花,让梁健看得一时有些呆了。

    “你真的怎么想,就敢怎么做?”祁芸语带挑衅,盯着梁健。梁健被她看着,心中的热情火苗不由往上窜起来。说:“没错。”

    祁芸望住梁健:“那么你现在在想什么?你敢做吗?”

    梁健瞧着祁芸挑衅的目光,灯光下她的肌肤有如白瓷,让人既担心会碰破,又忍不住要去触摸。梁健忽然站了起来,隔着桌子伸出手去,手掌兜住了祁芸的颈项,将她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就在桌上上方,让她的嘴唇紧紧贴在了自己唇上。不过,只是一瞬间,他就放开了祁芸的脖子,让她退回了沙发里。

    这家咖啡馆本就是小资出没的地方。边上一对少男少女,目睹了梁健整个粗放的举动,有个女孩甚至惊叫起来:“好浪漫。”

    然而,祁芸却只是呆呆第看着梁健,她嘴角上还残留着梁健的余温,她没想到梁健真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亲吻自己。她不由说:“你怎么敢……”梁健说:“我有什么不敢的,这个吻,是十七年前你欠我的,现在你已经还了,我们也算是两讫了,你以后怎么样,我也不会管!”

    祁芸心头浮现出,十七年前那个男孩。她父母正因为担心他们两个早恋溺爱,才举家迁到了镜州,没想到时事弄人,他们还是碰到了。祁芸始终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梁健却已经经历了两次婚姻。十七年后,梁健还记着那些事情,让祁芸很觉抱歉,她本想告诉梁健,让他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

    可刚才梁健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又加上那句“我们算是两讫了,你以后怎么样,我也不会管”,顿时让她觉得,梁健还真够狠心的。祁芸说:“你以后真的不管我?”

    梁健说:“你有人管,不用我费心了。”祁芸说:“你说的是舒跃波?”梁健说:“难道不是吗?”祁芸低下了头,不说话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说:“我告诉你,我跟他并没有发生什么!”梁健说:“这个你不用告诉我。因为这是你的私事。我刚才说过了,你十七年前欠我的,刚才已经还了!”

    祁芸说:“可是,我真的希望你相信我。”梁健看着祁芸说:“好吧,你要我相信,我就相信吧。”

    祁芸知道梁健不过是嘴上说说,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她想起今天找梁健来,还有其他的事,就暂且将这些男女之事放在一边,道:“梁健,你有没听说,单位里有中层上岗的消息?”

    梁健当然听说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听说了,怎么了?”祁芸目光流转,说:“那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急。”祁芸是人事处长,她认为梁健应该“急”,那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梁健还是说道:“我有什么好急的?”祁芸说:“你有没听说,这次没有给你安排岗位的意思?”

    这事梁健已经从肖开福那里得知了。但祁芸这么晚来找他,就为了向他通风报信,也让他颇为感动。梁健说:“我已经知道了。”祁芸很惊讶:“你已经知道了?你难道就不愤怒?”梁健说:“我是愤怒啊,可愤怒解决不了问题!而且,组织上的事,有时候,就是这样吧!”祁芸说:“你为什么不去找领导?在机关里,一步落下,就步步落下了。如果这次给你搞了副处长,下一步,一处处长你就有戏了!”

    梁健问:“如果没给我搞呢?”祁芸说:“如果你这次不上,那么下次如果推出一处处长的位置,也就只有陈辉有可能了!”

    祁芸说的不错。在机关里,错失一步很可能就会错失很多,有时候甚至永远也追不上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的起跑线是一样的,但十年八年之后,有些人已经是厅局级干部,而有些人却还在科级岗位上摸爬滚打。

    祁芸说:“你好好考虑下,找找关系,争取这次能一步到位。大家都说,你和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关系特别铁,你为什么不去找找她?大家都知道她和宏市长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星期一,宏市长是从市政府出发去机场的,陪同人员有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还有市外事办副主任和一个英语口语很强的女干部。

    副秘书长舒跃波、梁健和陈辉都送到了市委市政府大厅。陈辉原本不需要来送,但他主动要来,也没人拦着他。

    宏市长对梁健说:“这两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自由安排吧。”

    这算是宏市长一句关心的话了。但梁健还是不太清楚宏市长的真正意图。如果宏市长是真关心自己,那么就应该过问自己职务上的事情。如果他不解决自己的职务问题,在其他方面虚客套,那就很可能对自己不太满意。

    梁健将宏市长的包裹放进了车子后备箱,就跟其他人一起同宏市长他们挥手告别。车子开走后,梁健心里有种怅然。

    舒秘书长在一边说:“这几天,你可以放假了!”梁健只是笑笑。其他人都上楼了,舒秘书长和梁健走在后面:“这几天有没去过肖秘书长那里?”梁健说:“去过,还差点吵了起来。”

    舒秘书长说:“哎呀,看你的脾气!”然后又对梁健说了句,“如果这两天你手头没什么急事,你真的可以休整两天。现在的休息,是为了宏市长回来之后更好的工作。”

    既然舒秘书长这么想要卖他人情,梁健也不好意思不要,就说:“那就谢谢舒秘书长了。”

    回到办公室,听到有低低的音乐声。一看,陈辉在使用办公室电脑打游戏,一边还抽着香烟。梁健之前没见陈辉抽过烟:“没想到陈处长也抽烟了。”陈辉道:“领导到外面玩,总也让我们这些小的在办公室里玩玩吧!”

    陈辉说话酸气,梁健也不再多说,拿起公文包往外走。陈辉见了,忽然问道:“梁健,你去哪儿啊?”梁健头也不回地道:“我放假了!是舒秘书长批准的。”

    陈辉盯着梁健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嘴里吐出一句“不求上进,怪不得领导连个副处长都不给你!”

    前些天,肖秘书长找他谈话。他以为肖秘书长是要提拔自己当综合一处处长,但肖秘书长说,这个一处处长的位置还要放一放,让他好好工作。起初,陈辉并不开心,毕竟这个位置他觊觎已久,领导还不给他,还不急刹个人!但听到肖秘书长说,这次也不准备解决梁健副处长一事,陈辉才开心起来。

    这等于是说,以后要把处长的位置拿出来,是没有人可以跟他陈辉竞争的。陈辉千恩万谢,对肖秘书长承诺,以后一定好好工作,对得起肖秘书长的器重。

    站在电梯里,梁健心念一转,摁了11楼,这是市纪委办案的区域。上次来拜访过市纪委书记高成汉,但高书记不在。后来由于为宏市长搞材料,又与高书记多次见面,高书记说,欢迎他有空再去他那里坐坐。

    这以后梁健每天忙忙碌碌,一直没机会去拜访高书记。

    梁健走到高成汉秘书常青的办公室。常青正对着电脑,似乎正在整理什么。梁健轻轻敲了下门,常青转过头来。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热情的与梁健握手:“今天有空过来?”

    梁健说:“高书记在吗?”常青认真地说:“你今天来得好,高书记正好在。”

    常青报告回来:“高书记请你进去。”

    高书记的办公室视野开阔,南面看出去是凤凰新区的建筑,光线也还不错。

    高书记让梁健坐,常青给梁健泡了茶,就出去了。高书记说:“宏市长已经赴港了?”梁健答道:“出发不久。”

    高成汉显得很高兴:“宏市长出发不久,你就想到来我这里了,看来是看得起我高某人啊!”梁健惊道:“高书记这么说,会让我无地自容啊!”

    高成汉摆摆手道:“不,不,梁秘书,青年才俊,以后前途远大。”梁健虽然觉得高书记有些夸奖自己,但听了心情还是愉快的。不知为何,跟高书记说话的时候,总觉得要比跟宏市长说话时,轻松的多。

    高书记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但他自身又不失威严。梁健说:“高书记,真的是过奖了。”

    高成汉说:“梁秘书,我还是直接叫你梁健吧。梁健,当初在十面镇你搞那个阳光权力规范运行,搞得有声有色,我印象很深。你别见笑,我当初就想把你给挖过来,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成功。现在想来,还真有些后悔。”

    梁健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事,心想,当初如果真被挖到了市纪委,为高书记服务,说不定如今已经发展得很好了。梁健笑说:“我还从没听说过这个事情,如果当时我知道了,我肯定亲自跑来跟高书记说,我要过来了!”

    高书记听梁健这么说,突然收起了笑容,严肃地看着梁健:“梁健,你说真的?”梁健顿时感觉刚才说话有些随便了。

    毕竟自己现在是宏市长的秘书,刚才那句话,会不会被认为是自己跟着宏市长不快乐!这种误会如果传了出去,再添油加醋传入宏市长的耳朵,自己真的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梁健赶紧说:“我是说当时。”

    高成汉这才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现在还是这么想。如果你现在还是这么想,我就跟宏市长提,让他把你放出来,到我们这里来工作。当然不是平调,我们给你提供办公室主任的平台,我们的室主任虽然不是领导班子成员,但一两年后自然晋升副处级。有这个诱人的条件,宏市长说不定也会忍痛割爱了!”

    梁健笑道:“我才跟了宏市长几个月,心思太活,领导会有想法。”高成汉笑着点了点头说:“那也是。毕竟宏市长是看好你,才把你从长湖区挖过来的。梁健,你现在担任什么职务?”

    梁健说:“还没有什么职务。副主任科员一个。”高成汉的笑容不见了,垂下眼喝了一口茶,才说道:“这样啊?你原来是副部长,组织部的副部长含金量可不是一般的。到了市府办起码也应该马上解决副处长,副处长也不过是个副科级嘛!也只是平调而已。”梁健说:“领导还没有考虑。”

    高成汉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其他说法,毕竟这不是他管的事情。高成汉说:“梁健,也不要急,有些事情领导会帮你安排好的。”梁健心想,但愿吧,就说:“不急。”

    高成汉说:“跟着宏市长好。宏市长是一位经验丰富、很有魄力的领导。”梁健点了点头。高成汉又说:“不过,有一点经验我可以跟你分享。”梁健很感兴趣地问:“很想听高书记的指点。”

    高成汉道:“我告诉你,以前我也做过一段时间秘书工作。我当时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做秘书也有两种不同的选择:有一种秘书,领导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完全是拎包秘书,这样的秘书是依附于领导的,他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一切围绕领导转,这种秘书的结局,往往是领导提拔了,他也获得一官半职,如果领导下来了,他也就废了,不会有什么大的发展空间;还有一种秘书,就有独立的个性,当然他也服务领导,但他会自己思考,会替领导出谋划策,为领导排忧解难,也会为自己谋求出路,这种秘书离开领导之后,进可以成为封疆大吏、主政一方,退可以成为幕后参谋、推波助澜……”

    梁健认认真真地听着,关于秘书的这种说法,梁健还是头一次听说。

    高成汉见梁健听得认真,也非常高兴:“我希望你向第二种秘书发展,有时候在领导面前展露自己的个性也是需要的。伴君如伴虎,领导也是人,是人就有优点和缺点,有善也有恶。对待领导,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像对待威猛的山中之王一样,要讲究策略。这是我当时做秘书的感想,跟你分享。”

    听高成汉讲时,梁健回顾这些天跟宏市长的相处,很有感触,说:“听高书记一席话,让我有胜读十年书的感觉。”高书记笑道:“对你有些帮助就好。随时欢迎你来交流感受!”

    毕竟还是上午,高成汉肯定还有工作安排,梁健不好意思多打扰,便告辞离开了。

    到常青办公室。看到常青办公桌上烟灰缸里,有烟蒂。梁健就从包里取出一包软中华,递给他。常青客气,不肯收。梁健说:“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常青这才收下,说,谢了,有空多来坐坐,高书记是很看好你的!

    梁健说:有空我们私下里再聊聊。常青受宠若惊,连说好。

    刚出常青办公室,忽然看到一个熟人。梁健停了下来。那人也停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