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明星群〕〔引圣人间〕〔军长的小萌妻〕〔带着联盟系统穿越〕〔绝色女总裁的贴身〕〔穿越废土的幸福人〕〔游荡在美漫的灰烬〕〔木叶之强化大师〕〔海贼之海军雷神〕〔不朽狂神〕〔老公大人,超猛的〕〔魔王修仙〕〔毒医小娘子:夫君〕〔笙歌鬓影〕〔原初之暗〕〔透视极品神医〕〔漫威世界里的英雄〕〔漫威之无敌符咒〕〔我家系统太佛系〕〔重生九零小福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65章首次立功
    梁健到达8号会所之后,才掏出手机,给宏市长拨打电话。宏市长正在8号会所的ktv包厢里,陪同副省长吕军唱歌。宏市长一直以来自我要求严格,他不喜欢这种娱乐活动,他心里对这种活动只有一个评价,叫作“乱”。

    然而,你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但当上级领导有需要的时候,你就得把这种想法藏起来,并且欢天喜地地陪着玩。当然,整个过程中宏市长没有失去半点分寸,身边的女孩长得很有姿色,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性感,可宏市长仍然非常清醒的坐在旁边,听着吕军跟陪酒的女孩唱情歌。

    各种各样的领导,宏叙都见过,也都陪过。在党的高级干部中,大部分都是作风严谨的,但也有少部分喜欢奢靡的环境和氛围,宏叙也能理解。他自己坚持着某种底线,可他不能让别人也一定要怎么怎么样,否则搞不好就会树一个敌人。与其多树敌,给自己找麻烦,还不如在接待上多陪陪,让人家无话可说。

    宏市长正觉无聊,手机震动起来,一看,是梁健的来电,便接了起来,问道:“梁健,怎么了?”

    梁健听到宏市长那头的嘈杂之声,就知道他们还在搞娱乐活动。但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梁健知道必须告诉宏市长这则紧急的消息,便说:“有件急事向您汇报一下。”宏市长用手捂住电话,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一点:“什么事?”

    梁健一字一顿地说:“马书记想要见您!”宏叙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什么,你说清楚一点。”梁健又道:“马书记想要见您!”

    这次宏叙是听清楚了,他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便说:“你赶紧进来,到ktv9号包厢门外等着。”梁健说了声“好”,便匆匆走进8号会所,询问服务员9号包厢的位置,一个身材高挑,露着光洁肩膀的女服务员引导着他往前走去。女人的身段很性感,可梁健此刻无意欣赏,只是跟着女服务员匆匆往里走。

    在9号包厢外只等了一会儿,宏市长便出来了,疑惑地看着梁健:“马书记不是已经回镜州了吗?”梁健说:“后来,不知又怎么了,没有走。”宏市长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句,又问:“马书记肯见我了?”梁健说:“是的,刚刚马书记的秘书打电话给我,问你有没空,如果有空就去见一下马书记。”

    宏市长朝包厢门望了眼,对梁健说“你稍等一下”,然后宏市长又折身走进了包厢。宏市长交代了副市长秦刚和环保局长赵年秋,一定要把吕省长陪好。然后,他又来到吕省长身边,在吕省长耳边说:“吕省长,我身体实在吃不消了,胸口有些闷,我想先告退了。这里已经全部安排好了,秦市长和赵年秋会一直陪同,您就放心唱歌!唱好歌,还安排了宵夜,那时候吕省长还可以再喝点,这里的漂亮女孩,让他们陪你一起喝。”

    吕省长搂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娇艳欲滴,吕省长很是满意。这一天宏市长也陪了他一整天,也算仁至义尽,他也不再难为宏叙了,就说:“行,你们政府一把手,平时工作繁忙,身体也要注意。晚上你先回去,只要秦市长和赵局长在就行了。”说着,他又盯着屏幕跟美女开始了k歌。

    宏市长出了包厢,对梁健说:“我们赶紧走吧,不能让马书记久等。”

    来到会所外,宏市长瞧见自己的车没在,取而代之的是胡小英的车。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梁健说:“宏市长,还是先上车再说吧?”

    宏市长也不多说,梁健拉开车门后,他就钻进了车里,稳稳地坐在后座。梁健坐进了副驾驶室,道:“开车吧。”

    车上宏市长一言不发,大概是顾忌驾驶员。梁健也就不出声,从后视镜里瞧见宏市长正在闭目养神。

    梁健给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打了电话,说宏市长五分钟后到。冯丰说:“好的,知道了,马书记还在等宏市长。”

    车到了,两人快步走到电梯口。胡小英在一楼的咖啡吧中,瞧见了宏叙和梁健匆匆进来,她还是坐在那里,没有起身上前去打招呼。

    宏叙和梁健到了冯丰的房间。冯丰马上要带宏叙到马书记房间去。梁健阻止道:“宏市长,你稍等。”

    宏叙疑惑地瞧了眼梁健。梁健从柜子上拿起了茶叶罐,来到宏市长边上:“宏市长,你有比较重的酒味,嘴里咬几片茶叶吧,待会说话就不会有酒气了!”宏叙看了眼梁健,点了点头,轻撮了几片茶叶咀嚼,梁健又端过冷开水,让宏市长漱了口。然后,宏叙才跟着冯丰往马书记的房间走去。

    过道里,宏叙心下安慰,让梁健作秘书,看来是没有选错人!

    冯丰没有敲门,直接转动门把手,探进脑袋说:“马书记,宏市长来了。”马书记应到:“好,进来吧!”

    冯丰让在了一边,让宏叙进去。梁健只听到宏市长称呼道:“马书记,您好。”房门就关上了,宏市长和马书记的谈话,就听不到了。

    冯丰说:“兄弟,到我房间坐坐,我们也聊聊天。”梁健见自己任务已经全部完成,自己能做的也都已经做了,接下去,就是领导与领导的事情了!就说:“好啊,冯大哥,到你房间里坐坐。”

    冯丰给梁健倒了杯茶,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有胆子!竟然搞在电梯偶遇的把戏。”梁健知道冯丰指得是,他和胡小英假装在电梯中碰到马书记的事情。冯丰说:“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出此下策!”

    冯丰点了点梁健说:“我不得不佩服,你这家伙还是有办法。你们这么做,其实很有效果。如果是我把你们的汇报材料,直接送给马书记看,他说不定还没兴趣看呢!你们这么一来,让马书记来了兴趣,主动向你们要了稿子去看,效果真是不一样。特别是你们长湖区那个女区委书记,很有魅力,马书记对她很有好感!”

    梁健心道,对胡小英有好感的人,可不止马书记一个。但这话他是不能说的,他说:“胡书记是很有魅力。”冯丰说:“中午你给的卡,也是她送的?”梁健点头说:“是。”

    冯丰说:“你帮我谢谢她。”梁健说:“你要谢的话,待会可以自己谢她。我看这样吧,待会领导们休息了,我们再喝点夜酒怎么样?”冯丰看了看表,勉强地道:“都几点了?还喝夜酒啊?”

    梁健说:“我听有些朋友说,在宁州,这个时间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冯丰说:“可这是在镜州啊!”梁健说:“领导从宁州来,我们当然要按照宁州的生活习惯来。就这么定了,待会我们再开心一下。”

    这天晚上,冯丰没有喝酒,也没有活动,颇觉烦躁。听梁健说要再喝点,他稍推让了一下,也不再拒绝:“待会再说,看领导的谈话什么时候结束。”

    梁健问道:“领导的谈话,怎么还没结束啊?”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冯丰说:“你别着急,谈话时间长说明是好事!马书记很少跟人谈话,超过半个小时,目前已经谈了半小时零三分了。”

    梁健收到了胡小英的短信:“情况怎么样?”梁健回道:“目前,一切正常。”胡小英说:“那我等你。”梁健说:“待会,说不定还跟冯秘书喝点夜酒。”胡小英回道:“我已经喝高了,如果再让我喝,我可就醉了,你要送我回家的!”梁健发了一个微笑的符号过去,又加了几个字“没问题”。

    谈话持续了四十五分钟,然后,马书记房间的门开了。冯丰和梁健快速站起来,来到了过道里。

    宏市长正热情的与马书记握手道别。马书记脸上挺有喜色:“宏叙同志,那就这样,明天上午,我们一同去参观你们的北部新城。时间别太早了,我看十一点左右吧,明天是星期天,我让我的家人,也来见识见识北部新城的发展。”

    宏市长说:“这是我们的荣幸,那就这样,马书记您好好休息。”

    马书记的门重新关上。宏叙转身走了过来,又一次跟冯丰握手:“冯秘书,这次真是非常感谢。待会我让我们梁健再陪陪你,你们吃点宵夜,或者再活动一下。”冯丰说:“宏市长,不用客气了。”

    宏市长说:“需要的。我现在,需要让梁健先帮我去处理点事,然后就让他来陪你。”冯丰说:“没事,领导的事重要。”

    梁健跟冯丰交换了下眼神,跟着宏市长走了。梁健摁了电梯,宏市长却没有坐电梯的意思,他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正色道:“今天我不回镜州宾馆了,你到下面总台,帮我在这层楼安排一个房间,我晚上就在这里休息,省得赶来赶去!”梁健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办。”

    宏市长又说:“上来时,你把胡小英也叫上来。我有话要找你们俩谈。”

    听宏市长说话一板一眼,颇为严肃的样子,梁健心里有些敲鼓。他不知道马书记和宏市长谈了什么。刚才,马书记说明天会去参观北部新城,宏市长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看此刻宏市长的神色,却完全不像那么回事!不明情况,就会心里没底。

    不管如何心里没底,事情还得去办。梁健一个人下了楼,先到总台为宏市长办了入住手续,然后又叫了仍在酒吧等候的胡小英。胡小英问梁健:“情况怎么样?”

    梁健说,宏市长表情很严肃,没有我想象中应有的开心。胡小英微微点头,却没说什么,看来她也心里没底。

    梁健帮宏市长开了房间,查看了套房,里面干净、整洁、舒适,灯光也很温煦。梁健暗道,果然是喜来登,一分价钱一分货。

    宏市长说:“你们俩坐坐吧!”看到宏市长脸上毫无笑意,梁健心里的鼓敲得更响,宏市长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在与马书记见面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但马书记与宏市长握手时,却很热情啊!

    如果不是这个,那会是什么?难道,宏市长发现了他和胡小英之间的关系不同一般?但在这一点上,梁健可以说是问心无愧的,虽然与胡小英也有些许的身体接触,但始终没有与她发生超出一般男女的关系!

    梁健转头,看了看胡小英。胡小英却没有表露任何紧张,只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

    宏市长坐了下来,朝他们俩人看了看,才说道:“你们今天到底做了多少瞒着我的事情?”

    “瞒着我的事情”,这句话意义可就多了。梁健心里盘算着,先前在酒吧里,他们俩情不自禁地拥抱,算不算?梁健发现自己有些胡思乱想……

    这时听到胡小英说道:“宏市长,今天晚上我们做了很多瞒着你的事情……”胡小英把冯丰早就告诉他们马书记不打算回宁州的事情、把他俩商议如何让马书记看到材料的事情、把梁健故意在文章的一段留出空白的事情……都一一说了。

    宏市长几乎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直到胡小英说完。宏叙才道:“你们现在觉得怎么样?骗我对不对?”

    胡小英朝梁健看了过来,示意他来回答。梁健灵机一动说:“宏市长,我们知道我们做错了,不过我们是不想让领导多担心,我们想等这件事有了眉目,再告诉宏市长。”宏叙正色道:“但如果你们搞砸了呢!谁来承担?”

    胡小英说:“我们来承担!”宏叙说:“你们承担得了吗?万一马书记不喜欢你们的雕虫小技,这不反而弄巧成拙!”梁健和胡小英都不说话。宏叙又盯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才和缓了语气,道:“现在,你们知道错了吗?”

    胡小英和梁健心里都不服,可迫于宏叙的威严,只好说:“我们知错了!”

    宏叙脸上的严肃表情如破冰一般,露出了笑容,说:“你们知错了才怪!如果你们知错了!那就真是大错特错了!”

    胡小英和梁健,心情忽然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才明白了宏叙先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宏叙笑看着他们说:“今天你们做的事情,可以说是自己承受了压力,主动为领导分忧,然后把好的结果交给领导。这种做事的方法,是完全正确的。我刚才批评你们,是想试试你们会不会被权力压得屈服,刚才你们是嘴上屈服了,但我希望你们心里一定不要屈服。坚持正确的做事方法。如今,像你们这样做事的同志太少了,一碰到问题就要推给领导!所以,今天我要谢谢你们。马书记已经答应明天去参观北部新城,而且还要让他妻子和儿子一起来,这对于我们北部新城下一步继续稳步发展,不受其他因素干扰,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胡小英和梁健相视微笑了下。胡小英说:“报告宏市长,前几天我们就已经充分做好了迎接领导考察的准备工作,我只要再跟有关分管领导打个电话,嘱咐他们一下,就没有问题了。”

    宏叙说:“这很好,凡事预则立。正因为我们准备工作做得好,才能赢得今天的胜利……”宏叙显得有些兴奋,对他们又表扬了几句。

    最后,宏叙说:“今晚,我得早点休息,明天还要陪同马书记。你们可以跟冯秘书再聊聊,差不多了,也早点休息。”

    胡小英和梁健都说:“宏市长好好休息!”宏叙点了点头,看到胡小英和梁健出门之后,心里稍稍一沉。这是一种完成一件大事后出现的空虚感,宏叙爬上这个位置历经很多起伏,对这种感觉也很是熟悉。他其实心底很希望胡小英能陪在身边,可今天看来是不方便的,所以他索性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金秋十月,镜湖里的湖鲜已经上市,最肥美的要数大湖蟹了。梁健让酒店准备了三个大湖蟹,还有一些蔬菜和水果沙拉,两瓶法国红酒,一起端到了冯丰房间。

    冯丰看着肥美的夜宵,搓了搓手道:“没想到,我们可以这么宵夜。”胡小英笑着说:“我们这是为了兼顾冯秘书的工作和宵夜,这样万一马书记找你,也可以确保你一直呆在房间里啊!”冯丰说:“还是胡书记想得周到。”

    梁健笑着,将其中一瓶红酒倒入醒酒器里:“酒呆会喝,我们先吃螃蟹吧。”三个人都拿起了螃蟹,一边吃,一边聊。冯丰尝了几口说:“镜湖的螃蟹,还真是肉多,味道又好,堪比阳澄湖大闸蟹。”

    梁健说:“各有各的特色。”说着,就给大家斟酒。

    胡小英喝了酒,面色就有些发红,梁健有些担忧地道:“胡书记,今天你喝了不少酒了,要不就不喝了?”胡小英朝梁健笑笑说:“没关系,反正都已经醉了。我们再来敬冯秘书一杯吧。”

    三人又碰了杯。胡小英这杯酒下去后,醉酒的神情就更加严重。梁健将她的酒杯移开了,胡小英今天先是在酒店跟吕省长喝了不少,后来又到酒吧喝了威士忌,如今又喝了红酒,喝混酒,最容易醉。

    胡小英说:“你们喝吧,我先靠一靠。”她便双腿交叉靠在沙发上。

    梁健陪冯丰继续吃东西、喝酒。梁健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道:“冯大哥,你个人问题如今怎么样了?”冯丰目前还是单身,梁健上次听冯丰说喜欢小宇,所以才问了起来。

    冯丰倒是很爽气地说:“你是问我跟小宇的关系吗?”梁健已经好久没有听说小宇的事情了。自从表妹离开了云葡萄酒庄,这个酒庄的名字仿佛便在镜州市销声匿迹了。跟小宇,梁健也就是酒桌上接触了那么几次,不算太熟,因而也没特意关注。

    如今冯丰自己说起,梁健便直言问道:“冯大哥,你跟小宇还有接触?”冯丰点了点头说:“小宇说她最近失业了,想要到宁州发展。”难道是云葡萄已经倒闭了?梁健问道:“她要去宁州?”冯丰说:“是的。我正在帮她关注工作单位。”

    梁健说:“宁州是省会城市,一个女孩子过去,恐怕也多不了钱。就比如说,租房吧,一个月就得一千五以上,再加上吃穿,她如果找的是一般工作,恐怕养活自己都困难。”冯丰说:“租房她可以省了,她可以先住我这里!”

    梁健一听,揶揄道:“没想到冯大哥上手这么快啊!”冯丰赶紧否认道:“兄弟,你别把你大哥想成那样的好吧!我和小宇之间,还是很纯洁的!”

    梁健笑道:“哦,好的,现在流行很纯很暧昧,呵呵,大哥,我敬你一杯,恭喜你!”话是这么说,但梁健心里却有种隐隐的不安。对于小宇这姑娘,梁健心里也没底!但冯丰毕竟是成年人,他应该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不需他来担心。

    又喝了几杯酒,聊了会。冯丰看了看胡小英,对梁健说:“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胡书记显然很累了,你赶紧送她回去吧!”梁健看看胡小英以别扭的姿势斜歪在沙发里,昏昏欲睡,看来的确是很累了,也就不再客气,说:“下次我们去宁州,再专门请你。”

    冯丰说:“那哪能,你能来宁州我就很开心了。到了宁州,我来安排。”

    梁健叫醒了胡小英,两人出了喜来登。坐上了胡小英的车,告诉驾驶员先送胡小英回去。胡小英很有些疲倦,梁健不放心她一个人上楼,就陪同她到了楼上。

    胡小英从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一只手扶在门上,转身看着梁健,说:“进来坐坐吗?”梁健瞧见胡小英微红的脸庞,因醉酒而有些迷茫的眼神,还有她光洁白皙的脖颈,梁健实在没把握,一旦进了胡小英的屋子会发生什么。

    都说酒能乱性。

    梁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不了,已经晚了。你早点休息吧。”胡小英眼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逝,不过她还是朝梁健微微笑道:“谢谢你送我回来,也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有事情呢。”

    梁健等胡小英关上门后,转了转门把,确保她的房门关严实了,才离开。

    第二日一早,市委书记谭震林等一班人也早早来到了喜来登酒店,准备给省委副书记马超群送行。原本定于上午九点出发,可谭震林左等右等,却始终没有看到马超群的身影。

    谭震林有些疑惑了,他知道马书记是相当守时的。正要打电话给马超群的秘书冯丰,忽然一辆黑色奥迪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厅口,待会如果马书记出来,就得绕着奥迪车走。

    谭震林的手下,有人上去让奥迪车挪开。结果车主不愿意,开始争吵起来。谭震林便用眼睛示意秘书金超过去解决。

    金超见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穿得很是时尚,从后座又下来一位中年妇女,也颇有些富态。金超对小伙子说:“小伙子,马上把车子挪一挪吧!”小伙子很是年轻气盛:“凭什么?我们的车子占用你们的车道了吗?”

    金超说:“那倒不是,我们是镜州市委的,上午要给省委一位大领导送行,你的车子拦在这里,就不方便了!”小伙子怒气冲冲地反问道:“怎么就不方便了?从这里走过去不是行了?”金超见这小伙子讲不通,就强硬地道:“小伙子,如果你不合作,我们只能来强的了。”小伙子道:“你敢!你们是哪里的?”

    金超说:“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是镜州市委的。”小伙子说:“那我告诉你,我老爸是省委副书记!这样可以了吧!”

    旁边有人笑了,金超也跟着笑起来:“你老爸是省委副书记?我老爸还是国家主席呢!我不妨告诉你!省委副书记目前就在宾馆里,他马上就要出来回省城去了!”小伙子说:“他不会回去了!我们是来跟他一起在镜州玩的!”

    金超说:“小伙子我不得不说,你很会编。不过我现在没时间陪你玩,如果你再不把车挪走,我们这里有特警会来帮你开走。”特警支队负责这次的安保工作,金超这么一说,就有几个特警上来了。

    身旁的妇人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对小伙子说:“马啸,还是我们把车挪挪吧!他们也是为了你爸爸着想。”小伙子朝母亲看了看,倒是没有反抗,钻进车里直接把车开走了。再回来时,他朝金超狠狠瞪了一眼,跟着妇人进了喜来登。

    谭震林问金超:“这两人怎么回事?”金超说:“这是一对活宝,小年轻说他老爸是省委副书记,不想挪车,女的倒好,说‘他们也是为了你爸爸着想’,好不好笑!还真把自己的老公当成省委副书记了……”

    谭震林心头一颤,想到省委副书记马超群迟迟没有下来,他早就觉得有些意外了。听金超这么一说,难道……谭震林赶紧掏出了电话,打给马超群秘书冯丰:“冯秘书,马书记什么时候下来?我们想送送……”

    冯丰在电话里说:“谭书记,马书记说,你们不用送了。今天是休息天,他自己安排回去。况且他让家里人也过来了,正在等。”谭震林心里“嘭”地一响,还真是!谭震林赶紧道:“马书记的家人也要来?那我们更要好好安排一下了!”

    冯丰说:“真的不必了!马书记说,已经有人安排了!谭书记,昨天你已经忙了一天了,今天是星期天,也该休息休息,陪陪家人了!”谭震林忽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中只有一个疑问:到底是谁,将自己取而代之了!

    十来分钟后,一行人从喜来登大厅中走出来。为首的是马超群,其后几步不远是宏叙,紧跟在身后,就是刚才进酒店的小伙子和妇人。

    金超见了之后,眼都直了,自己刚才冲撞的真是马超群的儿子和老婆。见势,金超就远远地躲到后面去了。

    谭震林见宏叙陪同着马超群,心里简直五味杂陈,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马书记我们本来是来替你送行的!”马超群握了握谭震林的手说:“不用了,今天就辛苦宏市长一路陪同吧,你们一人一天,也很公平!”说着就朗声笑了!

    宏叙看看谭震林道:“谭书记,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陪同马书记的!”马超群和宏叙等人的专车开了过来。

    马超群的儿子朝谭震林和金超他们横了一眼。马超群注意到了儿子的目光,转身又对谭震林说:“谭书记,身边的人要管好啊,不要任其趾高气扬,伤害的可是你的形象啊!”谭震林唯唯称是。

    看到马超群和宏叙等人的车子开走,留下自己一个无所事事的车队,感觉比被人扇了一耳光还难受。他把秘书金超叫到身边,狠狠批评了一通,才算稍稍出了一口气。

    梁健一直跟在宏叙身后,谭震林和金超丢脸的事情,全都看在眼中。想到金超肯定会狠狠挨一顿批,心中无比的解气。

    胡小英等都在北部新城的主干道上等候,陪同马书记参观了现场办、展示厅和已经初见形象的海外归国人员创业基地。马书记看了之后,很是满意,讲了很多肯定的话,并且嘱咐一定要认认真真、一如既往地抓好北部新城建设推进,争取早见形象,早见效益。

    对于这块新型之地,马书记的儿子马啸看了也很满意,他说:“老爸,如果我能在这里有一个厂房,让我那帮朋友一起过来创业,肯定能搞出一番事业来!”马书记说:“你别急,这事你得好好谋划,毕竟你才刚刚归国。”

    宏叙听说,就道:“如果马啸能够过来,我们肯定以最优惠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他的工作,我们镜州就是需要这样敢闯、敢冒的年轻企业家,来给这块土地注入新的活力!”马书记道:“各种政策和支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能搞特殊化。”宏叙说:“马书记,这一点请你放心!”

    下午,陪同马书记及家人逛了镜湖,然后送他们上了高速。全程马书记都兴致盎然,满面春风,也许是儿子创业的问题,终于有了眉目,心情特别开心。

    完成了接待工作,梁健陪同市长宏叙回市政府。不一会儿,梁健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冯丰发来的:马书记说,镜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梁健把这条短信读给宏市长听了,宏叙笑道:不仅地方神奇,人也神奇。梁健就不知道宏市长到底在说谁了!

    镜州宾馆还没到,梁健的手机又响了。是表妹蔡芬芬的电话。梁健这才想起,父亲梁东方前天进了医院。意识到这一点,梁健油然而生一种内疚感。为工作的事情,他竟然把父亲的事情给忘记了。或许也是因为父亲有蔡芬芬照顾,他便不怎么挂心。

    梁健怕又出了什么问题,赶紧接起了电话:“芬芬,出什么事了吗?”蔡芬芬语气之中倒没有十分的焦急:“表哥,你先别急。姨夫的腿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大姨和姨夫之间的感情,好像出了问题,大姨说她不想再照顾姨夫,要回家了!”

    梁健很不解:“怎么会?我妈已经离开医院回家了?”蔡芬芬说:“还没有,她说马上要走。我劝都劝不住!”梁健顾忌是在市长的车里,就说:“我知道了!再跟你联系。”

    梁健刚放下电话,宏叙就问:“梁健,你家里有什么事?”梁健也不隐瞒:“宏市长,前天我老爸出了个车祸,进了医院。”宏叙说:“有这种事情?那你怎么不早说!”梁健说:“省里还有领导在,我怕耽误事情,老家我让表妹帮助照顾着,情况还算平稳。”

    宏叙心想,这两天的确幸好有梁健在身边,否则要见马书记的事情,恐怕也没这么简单,事情是否能达到今天的效果,也完全是个未知数。宏叙再次觉得,梁健做事情能够恪尽职守。这样的部下,他不能亏待了他。

    宏叙道:“梁健,这样吧。你把我送到宾馆后,就赶回衢州去。”梁健说:“这个周末宏市长没有其他事情要吩咐我了吗?”宏市长说:“事关镜州发展的一件大事,我们都已经完成了,暂时得休整一下。这两天我也要休息一下。你放心回衢州去看看家里人吧!”

    市长都这么说了,梁健也就不客气:“好的,宏市长。”宏叙又问:“你父亲目前住在衢州哪家医院?”梁健说:“就在衢州医院。”宏叙说:“衢州的市领导,我认识,我待会给打个电话过去,让他们照顾一下。”

    梁健本想说,不必麻烦了。但又一想,这也是宏市长表达对他关心的一种方式,就说:“那谢谢宏市长了。”宏叙说:“让小刘送你一趟。”梁健心想,宏市长让自己的驾驶员送自己,这是很高的待遇,但梁健觉得,宏市长今明两天如果要用车就会不方便,就谢道:“宏市长,我自己开车了,就不麻烦小刘了。这两天小刘也辛苦,我自己开车更加方便,来去也更随意一些。”

    宏叙听梁健这么说,也不勉强:“那好吧,这个你自己做决定。如果觉得累,让小刘送你一趟,问题也不大!”梁健说:“我清楚了。”

    将宏叙送入宾馆,专职服务员金婧接过包,梁健就告辞了。金婧朝梁健瞟了眼,梁健当然也看到了,但他目前没空跟任何女孩子眉目传情,心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金婧颇有些失望,但还是打起精神来服务宏市长。

    宏叙道:“有点累,下午剩余的时间我也休息一会,晚上六点半如果我还没有起来,你喊我一声,还有一个应酬。”金婧答应了,合上门出来。回休息室时,她有些拿不准,梁健到底对自己有没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