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外卖〕〔改造星际〕〔权谋仕途〕〔豪门强宠:秦少的〕〔最强都市神兵〕〔逗播〕〔晚安,老婆大人〕〔血染军魂〕〔农女凤飞〕〔齐瑞养家记〕〔彼岸青藤〕〔九零军嫂很凶萌〕〔雪域晴空〕〔重生之1976〕〔丐世奸雄〕〔倾世妖妃〕〔娇妻好孕:萌宝请〕〔难道我是神〕〔都市修魔强少〕〔沧海幻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47章百般折磨
    周其同办公室。朱庸良刚坐下,杨炯敲了门,也推门而入。周其同指了指沙发,杨炯点头坐下,目光在两位领导脸上滑过,因为兴奋,脸色微微发红。他道:“周区长、朱部长,这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次,梁健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杨炯是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纪委副书记这个岗位是向党委负责的,监察局局长又是政府机构,向政府负责,所以他是脚踏党委、政府“两条船”。杨炯是老长湖了,在长湖区资格老,与区长周其同关系不错,周其同也多次暗示过他,要动区委组织部的梁健,一直找不到机会。

    这次有人举报梁健,杨炯当然要用尽力气抓住这次机会,为周区长把这个事情办好。

    周其同道:“已经调查清楚?”,伸手从茶几上拿了烟,给杨炯扔了一根,又扔一根给朱庸良。

    杨炯是老烟枪。接过烟,摸出打火机,为周其同和朱庸良点了烟,自己也点了,猛吸几口道:“已经找了云葡萄酒庄老板沈鸿志谈过话。他起先不肯说,怕自己说出来,以后在长湖区没法混!我甩了狠话给他:你以为不说,你就能混下去吗?我天天到你这里查,查个昏天黑地,看哪个领导干部还会来你这里买酒!”

    朱庸良认可地点头:“无商不奸,对这些滑头的老板,就得这样!”

    杨炯得意地笑着:“对付这种人,我还是有点办法的。我跟他说,现在不需要他告诉我全部的行贿情况,只要把送给梁健的数目说出来,我就不再找他麻烦!”

    朱庸良有些急,问道:“他说了?”

    杨炯说:“他不敢不说。”

    周其同吐了一口烟,目光从朱庸良他们身上滑到沙发旁的窗子上,问道:“数额有多少?”杨炯看着周其同:“沈鸿志说的很清楚。一共有三次。都是通过梁健的表妹蔡芬芬送的,第一次是梁健住院,送了红包,但后来梁健直接还给了沈鸿志;还有一次,送了卡,但梁健没收。这两次都不算数。最后一次,送的是现金,一共四万,是梁健表妹蔡芬芬,直接送给梁健父母的,这笔钱算是送出去了。”

    朱庸良看看杨炯,嘴角抽了抽,说:“这种行贿方式,倒挺隐蔽嘛!”

    杨炯笑说:“现在行贿受贿方法五花八门!”

    周其同目光如炬看过来:“有没有书证?关键是要有过硬的证据。”

    杨炯点头:“有,两份书证,一份是,沈鸿志的行贿记录,这个酒庄老板,表面看五大三粗,其实挺细心,他把每笔送出去的钱都记录得详详细细,哪个人,通过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送了多少钱,全部清清楚楚,我也不强迫他,让他把梁健的这份复印出来。”

    朱庸良说:“这是老板的记录。这种东西不算完全可靠的证据吧?还有吗?”杨炯说:“还有就是那四万块钱的银行账单,那一天,沈鸿志的确从银行中取现四万,跟他自己的账簿上记录的时间是相符合的。”

    朱庸良心情愉快:“这么说,梁健是真的收了钱了?!没看出来啊!平时总是一副我是正义的样子!”

    周其同却蹙着眉头,道:“纪委与梁健的谈话中,是否也涉及到了这部分问题?”

    杨炯道:“涉及到了,但梁健否认这部分钱是他拿了,他说已经还给了沈鸿志,但沈鸿志坚决说没有收到。”

    周其同点点头说:“嗯,很好。你有没有找他表妹蔡芬芬谈过?”

    “还没有。我不想打草惊蛇,毕竟蔡芬芬是梁健的表妹。我想先听听周区长的意见,再做打算。”

    周其同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你再找他表妹蔡芬芬谈谈,把这件事情敲实了!谈话过程中,最好给那个女人一点威慑,让她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对她来说,今后怎样在长湖区继续混下去是很关键的,你可以拿这一点做做文章!”

    杨炯说:“明白了。”朱庸良忽然开玩笑说:“杨书记,你有福气了,这个女人相貌不错的,又年轻又漂亮。”杨炯哈哈笑起来:“朱部长最爱开玩笑了!”

    第一次见到性感妩媚的蔡芬芬,杨炯心道,朱部长说的没错,这女人果然有几分姿色。不过他今天有公事在身,只好收了调情的心。开门见山地说:“蔡芬芬,我们两位是区纪委的,你也不用紧张,今天请你来,主要是向你了解一些你表哥梁健的有关情况。你知情吗?”

    蔡芬芬被叫来谈话,心里不停地敲着锣鼓,她不断地要求自己镇静下来,可还是紧张,手捏得紧紧的,指关节都泛白了。一个人心虚的时候,总是难以完全镇定。蔡芬芬说:“领导,我不了解,你说的是什么?”

    杨炯喝道:“你不了解!你不了解谁了解!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好好想明白了。我现在先提示你一下,这是你们老板的行贿记录,这一条,你看到了吧,写得清清楚楚。”

    蔡芬芬紧张地朝杨炯推过来的复印件看了看,上面清清楚楚写着:“送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梁健四万,经其表妹蔡芬芬送,时间……”蔡芬芬真没想到,沈鸿志看起来大大咧咧,在这方面却记得这么详细,蔡芬芬真是后悔不跌,当时替他给那么多干部送了礼。

    杨炯见蔡芬芬神色有变,就道:“这四万,看到了吧!你记起来没有?”

    蔡芬芬当然记得,这四万,蔡芬芬专程坐了车去衢州才送了出去,不过是给了梁健的父母,而不是梁健本人,后来梁健得知后,深夜赶过来把钱给了她。当时,蔡芬芬怕沈鸿志说自己没用,又闪过一丝贪念,就将这四万,藏了起来,自己买了衣服、化妆品。蔡芬芬虽然是云葡萄酒庄的销售,在整个云葡萄酒庄的销售中也挑着大梁,但平时工资并不高,一年也就四五万的样子,可她为云葡萄酒庄赚的利润,已经有三百万多万了,为此,心里有时也愤愤不平,觉得老板太抠门。于是,看到那四万块钱,她觉得老板应该把这钱给她!

    然而,就这一丝贪念,却造成了如此后果。如果自己承认这四万块钱是自己拿了,沈鸿志很可能会将她扫地出门吧,她原本还指望,能在长湖区闯出一番事业。等她把这里的客户基础打好了,她要挣脱老板,自己开一家红酒代理店,把客户全部抢过来。这是她的远大理想。

    但如今羽翼未丰,如果沈鸿志将她辞退,她在长湖区积累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她不甘心啊!

    杨炯见她思想斗争,就进一步催逼:“怎么样,想好了没有?”蔡芬芬犹犹豫豫地道:“领导,如果我表哥真的拿了那四万块钱,会怎么样?”

    杨炯说:“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你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蔡芬芬虽然紧张自己的前程,但也不想害了梁健,便说:“我可不想让我表哥丢了工作,如果这事很严重,我宁可自己来承担。”

    听蔡芬芬这么说,杨炯心里就有些急了,如果蔡芬芬说这些钱最后是被自己拿了,梁健就完全脱了干系。见蔡芬芬不太懂法,杨炯说:“我想不会太严重,四万块钱,我们也就教育教育,提个醒。只要承认错误就好。不过如果你要自己承担,说自己拿了这四万块钱,恐怕工作也得丢了吧?”

    这正是蔡芬芬最担心的问题,表哥如果承担责任,只要批评教育一下就完事了,而自己则会丢了前途,毕竟,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打拼也不容易,很艰辛地起了步,如果就这样前功尽弃,实在可惜。权衡利弊后,蔡芬芬说:“我表哥的确拿了那四万块钱,没有还给我们老板。”

    听蔡芬芬松口,杨炯心里欢畅,让蔡芬芬写交代笔录,这时间里,杨炯的目光战斗机一样在她光滑的颈项中盘旋,然后一路下坠,落进玫红色连衣裙的深v领里,那里的白嫩丰满呼之欲出。杨炯有了反应,心想:这女人,摸起来手感应该不错。

    杨炯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在心里直接将蔡芬芬脱干净了,按倒在床上,正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蔡芬芬写完笔录,抬起头来,那一双乌黑的眸子看过来,杨炯全身颤了一下,几乎射了。工作人员提醒道:“杨书记……”杨炯从蔡芬芬身上扯回目光,正了正神色,说道:“签上名字!”

    杨炯拿着笔录,走进了温照盛的办公室。之前,杨炯已经打电话向周其同作了汇报,周其同在电话中肯定了他的做法,并表示,一定要对梁健进行立案调查。

    温照盛看了蔡芬芬的笔录、沈鸿志的行贿记录,靠在了椅子里道:“就这么一点,真的要立案吗?”

    杨炯看着温照盛,挑了挑眉毛说:“勿以恶小而为之。虽然四万块这个数字并不大,但从根本上来说,数目大和数目小,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腐败。对于腐败分子,我们要做到零容忍。”

    温照盛知道杨炯的意图,但他不好直接反对,毕竟这件事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有沈鸿志的行贿记录和蔡芬芬的笔录作证。一般情况下,纪委办案主要是由分管副书记具体负责,纪委书记只要把握大方向即可。在办与不办这个问题上,温照盛通常要听分管副书记的意见,他直接掌握着有关情况。

    当然,在这件事上,温照盛肯定不想立案,便说:“杨书记,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有些可疑的地方。梁健说过,这钱他已经还给了蔡芬芬,会不会这钱,被蔡芬芬个人吞了?”杨炯说:“这就是我们还要通过立案调查清楚的。况且省里和市里都有转下来的信访件,如果我们不核查清楚,上面肯定不会满意。”

    杨炯利用上级来逼温照盛,温照盛真不好拒绝,但他必须表明态度:“杨书记,这件事,我个人认为证据还不够充分,如果立案,很可能会陷入被动。不过,如果杨书记一定要办,那我也同意。只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个案子,万一出问题,到时候你要负全部责任。”

    杨炯豁出去了,挑着眉毛说:“温书记,出了问题,我负责!我有决心把这个案子办出来!”

    当天下午,区纪委常委之间通了气,明天把梁健带到办案点进行初核谈话,如果不行,就要实施“两规”措施。

    会议结束,温照盛就去了区委书记胡小英办公室。听他粗略地讲了情况,胡小英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难道梁健会欺骗我们?他真的拿了钱?”

    温照盛心里有些闷,说:“这很难说,不过,我是相信梁健的。只是现在形势逼人,上级把信访举报件转下来,如果不搞清楚,上面会对长湖区有意见的。”

    胡小英抬了抬身子,水滴型的施华洛世奇水晶从橙色蕾si内搭衫的领口滑出来,闪了一闪,她说:“三元镇副镇长蔡源,不是已经撤回举报了吗?”

    “虽然撤回了举报,但如果在调查中发现证据,这个案子就必须办下去。纪委举报,和民事上的诉讼不同,并非撤诉就了结了,纪委没有这个惯例。”

    胡小英对此也有所了解,就是心里气不过:“难道我说不办都不行?”

    “当然行。办或是不办,都要胡书记你说了才算。只是,这样一来,很可能有人就会拿这说事,说您包庇下属。杨炯介入了这个事情,我猜,按他的性格,早已经向周其同通风报信。三元镇副镇长蔡源已经噤声,但周其同就不一样,他或许会动用力量,向上面再次反映,到时候我们难以解释,会陷入被动状态。”

    胡小英轻轻蹙着眉头:“你的意思是,对梁健立案调查?”

    “只有这样。照目前的证据看,如果梁健能够在调查期间挺过去,就会没事,他们的证据,都只是单方面的,只要梁健自己不承认,就会没事。”

    胡小英的目光滑过温照盛浓黑的眉毛,滑过桌面上的文件,一直滑出窗外,窗外是明艳艳的晴天。她说:“有几个人,进了纪委能出来?如果梁健受不了你们的手段,认了,怎么办?”

    “我从这里出去,就跟梁健联系,让他做好心里准备。”

    胡小英心里很有些不舍,梁健曾经救过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又帮了自己这么多忙,如果,在自己权力范围之内,还要让梁健遭受这样的折磨,她于心何忍。胡小英还是希望,能够避免最好避免:“难道一定要让他经历这些?纪委的手段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温照盛看着胡小英,说道:“只是,形势所逼,也没有办法。另外,还有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梁健要去市里,如果在之前,让他遭受一些挫折和磨难,对他来说,也并非完全是坏处。一个年轻干部,早点吃苦,就是一种财富,才会更加珍惜已经拥有的东西!”

    胡小英收回目光,看着温照盛:“也只能这么想了,你一定要嘱咐梁健,一定要挺过去,千万不能屈服!”

    温照盛点头:“我明白。”

    当天下午五点,区纪委副书记杨炯带队,来到区委组织部向部长朱庸良汇报,他们要将梁健带走,接受组织调查。朱庸良简直是心花怒放,但嘴上却表示关切:“我们相信梁健部长是没事的,请纪委一定核实清楚,还梁部长一个清白。”

    杨炯做戏一般在围观的区委组织部干部面前说:“纪委一定履行好职责,将梁健的问题查清楚。”

    这之前,梁健已经接到过区纪委书记温照盛的电话,他没有做任何辩解,跟着区纪委副书记杨炯和其他人走了。梁健被区纪委带走的事情,一下子在区级机关各部门之间传得沸沸扬扬。

    梁健坐在一张圆形的皮凳子上,已经精疲力竭、脑袋滞涨、濒临崩溃……梁健在心里默念,已经五天五夜没有睡觉,他们到底还要折磨我多少天?!

    谈话室,设置在镜州市第二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梁健来二招开过几次会,对于这个纪委的秘密办案点却一点不知情。刚进来的时候,梁健还有些新鲜感,整个谈话室内,除了天花板,墙壁、座椅、房门都用软皮包装,应该是为了防止被谈话人员做出极端手段。

    一盏聚光灯正对着梁健。他已经被这么照了整整五天五夜。第一天区纪委副书记杨炯跟他谈了一会,无非是让他如实交代,他讲了,但杨炯不相信,气愤走人。接下去,就是办案人员轮班倒,对他进行车轮战。每当他要睡觉,办案人员就会上来喝骂,让他无法睡觉。每当他口渴,办案人员会在杯子里泡一杯烫水,说“想喝水吗?等水凉了再喝。”当水凉的时候,办案人员又把水故意倒掉,再泡一杯热开水,让他耐心等候。

    有一次梁健火了:“这就是你们的伎俩!”

    办案人员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们不急,才刚刚开始呢!”

    大概是在第三天,梁健由于没有睡眠,处于晕眩的边缘,不由从皮凳子上掉到了地上,办案人员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让他靠墙站着!一站就是十个小时。

    梁健说:“我总有睡觉的权力吧?”另一个办案人员说:“困了是吧,把问题交代了,就让你睡觉。”梁健说:“该说的我都说了,再没有什么要交代的了!”

    办案人员说:“那就是说,你困了是假的,你其实一点都不困。”

    梁健把眼睛闭上,办案人员过来,用手指捏着他的眉眼,把他的眼皮拉起来,不让他睡。梁健火了,一把推开办案人员。一见梁健动手,从外面又涌进了办案人员,将梁健双手反过来让他蹲着,站马步,直到他摔倒在地。

    梁健的意志已经处在崩溃边缘,身体里不断地有个声音在叫嚣:“他们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算了!再撑下去,也无非是多受折磨罢了。进了纪委,还能出去吗?休想!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要么你认了,要么你疯掉!还是放弃吧!”

    梁健很想屈服于这个声音,很想对那些人模狗样的办案人员说:“我都认了,你们让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然后,倒头便睡。他实在太想睡觉了。

    然而,话到嘴边,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大声喊:“不可以屈服,你就这么点能耐?你就这么无用?人家故意要搞你,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你就这么屈服了,你对得起谁,对得起你自己吗?对得起胡书记吗?更重要的是,你的前途就这样毁了,很可能还需要进去坐两年!不,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虚弱就软弱,撑过去,你就胜了。要知道,忍无可忍的时候,再忍五分钟,也许就是成功!再忍五分钟吧!”

    梁健用温照盛跟他说过的话,安慰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在胡小英办公室里,胡小英、温照盛、朱怀遇坐在一起,气氛颇为凝重。胡小英说:“已经第七天了,我怕梁健会撑不住。”

    到了此刻,温照盛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皱着他浓黑的眉毛。

    朱怀遇看着胡小英,说:“这样下去,即使梁健的精神能支持住,我怕身体也要吃不消,若真是伤了身体,即使安然无恙地出来了,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怕都会造成影响。”

    这也正是胡小英所担心的,她的目光滑过温照盛的脸,说:“温书记,你们‘两规’可以搞一个月?”

    温照盛道:“按照中央纪委规定,可以搞三个月。”

    胡小英有些震惊:“这么久?”

    “如果证据确凿,三个月没有办下来,甚至可以申请延期,可以再申请三个月。”

    胡小英听得心惊,隐隐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得赶快想办法把梁健弄出来。这样下去,交代和不交代,都会毁了梁健。”

    温照盛有些为难地道:“可这件事,已经进入了程序,停不下来了!”

    胡小英对温照盛的回答很不满意,她是真的关心梁健,不由显露出一个区委书记不该有的焦急:“难道真要等你们把他折磨半年?!”

    见胡小英因为焦急微微红了脸,温照盛心里也急,却无计可施。纪委办案,一旦进入程序,没有特殊情况,不可能中止。

    朱怀遇见胡小英处于发怒的边缘,把这些天来一直飘在脑海里的一个念头说了出来:“我想再去找蔡芬芬谈谈,这件事是她引起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胡小英朝朱怀遇看了一眼,忽然想起在干部推荐大会上梁健犯错后,坐了冷板凳,当时他送给梁健的也是这句话: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些天,她倒是把蔡芬芬这个关键人物给忽略了,既然梁健说钱还给了蔡芬芬,而蔡芬芬老板又说没有拿到钱,那么很可能钱在蔡芬芬那里。她朝朱怀遇满意地点点头,说:“事不宜迟,你马上去,这件事再不能等了!”

    朱怀遇没有让驾驶员送,自己开了车直奔云葡萄酒庄。车刚停稳,他快步走入酒庄,推开门,便问站在酒架子旁忙碌的店员:蔡芬芬在哪里?

    这个店员认识朱怀遇,笑着说:“她今天没有来上班。”

    朱怀遇站在门口给她打电话,嘟嘟声无限悠长,却一直没人接。朱怀遇走上一步,问那店员:“蔡芬芬住在哪里?”

    这问题比较私密。店员支支吾吾。朱怀遇解释道:“我真有急事。”女店员见朱怀遇一脸焦急,这才把蔡芬芬的住址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朱怀遇。

    朱怀遇驾着车,开得有些快,在一个十字路口还差一点闯了红灯。

    在一个小区的公寓楼里,朱怀遇在一扇门外,又给蔡芬芬打了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他开始敲门,一开始敲的很有礼貌,三下,三下,温文尔雅,见里面毫无反应,敲门声开始火爆起来,终于,里面有了回应,慵懒而模糊的一声:“谁?!”

    朱怀遇没好气地说:“我,朱怀遇”。

    终于,门开了。蔡芬芬穿着半透明睡衣,睡眼朦胧地站在门口,嘴里还插着一把粉色牙刷:“你怎么知道这里?”

    朱怀遇的目光滑过蔡芬芬光滑的肩头,移开视线,说道:“你先套个外套吧,这样我没办法和你说话。”

    蔡芬芬嘿嘿一笑,关了门,去卫生间继续刷牙。朱怀遇愣在门口,心里如火烧一般,却也发作不得。蔡芬芬从卫生间出来,见朱怀遇还怔在门口,便笑着说:“朱主任,你随便坐。”边说边从衣架上拿了一件薄开衫套在身上,“现在可以说了吧?找我有事?”

    “怎么没有去上班?”朱怀遇一边说,一边在客厅里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

    蔡芬芬泡了一杯开水放在朱怀遇身旁的餐桌上,说道:“昨晚上喝多了,浑身不舒服,休息半天。”

    朱怀遇不想再绕圈,直入主题道:“你想害死你表哥吗?”

    蔡芬芬不明就里,瞪着眼睛:“朱主任为什么这么说?”

    朱怀遇的目光在这个小公寓里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严肃地说:“你在纪委的笔录上签字,说你表哥拿了钱!”

    “纪委那个杨书记说,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最多也就是找我表哥谈谈话,教育教育。

    朱怀遇又好气又好笑:“芬芬啊,让我怎么说你!你怎么这么没有常识,我跟你说,只要拿了钱,一万以上就可以坐牢了!”

    蔡芬芬吓得苍白了脸:“怎么会这样?那个姓杨的老混蛋骗了我!”

    “他当然要骗你!他们都盼着梁健能进监狱呢!正好,你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蔡芬芬急了:“我真不知道这些!”

    “你别管知不知道了!我先问你,梁健真拿了那些钱吗?”

    蔡芬芬看着朱怀遇,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朱怀遇催促:“你说实话啊!”蔡芬芬被逼无奈:“他父母拿了,后来他把钱还给了我,让我还给沈老板。”朱怀遇奇怪道:“那你们沈老板怎么还说梁健拿了钱,他是要故意陷害他?!”

    蔡芬芬紧张地摇头:“不是。其实,沈老板并不知道我表哥已经把钱还回来了!”

    朱怀遇敏锐地抓住了重点:“那钱在你那里?你没有还给沈鸿志?”

    蔡芬芬点了点头。

    朱怀遇无语:“你就贪图这么点钱!”

    蔡芬芬摆手:“我并不是稀罕这点钱,因为我怕沈老板认为我搞不定我表哥!所以没有把表哥退钱的事情告诉他。”

    朱怀遇责备道:“那为什么纪委找你谈的时候,你不如实说?”

    蔡芬芬绞着开衫的一角,说:“我怕说了,沈老板会认为我不诚实,把四万块钱装入了腰包,说不定就会赶我走!”

    朱怀遇冷笑道:“你以为你不说,他就不会赶你走了吗?你们沈老板把行贿过的所有干部,都记录在小本子上,这个本子如今让纪委拿去了,以后还有谁敢买你们的酒。云葡萄酒庄,就等着关门大吉吧。你说,你们沈老板还会再雇佣你吗?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另谋生路吧!当然,这之前,你赶快帮你表哥出来,否则你会铸成更大错误!”

    蔡芬芬相信朱怀遇不是在吓唬她,官场的人最忌讳沈老板那种做法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跟他做生意,自己会不会被解雇已经不重要,关键是把梁健救出来:“朱主任,那我该怎么办?”

    朱怀遇说:“赶紧换衣服,跟我走,到区纪委去说明情况。”蔡芬芬点头:“我很快。”说着,便进卧室换了一套稍微正式的套裙。出门前,蔡芬芬问:“朱主任,如果呆会要我把那四万块钱还出来怎么办?”朱怀遇瞧着蔡芬芬:“难道你已经把那些钱花光了?”蔡芬芬点了点头:“也没买啥东西。现在钱不经花。”朱怀遇无语,差点晕倒。

    在车上,朱怀遇给胡小英打了电话,将情况作了简单汇报,关于蔡芬芬把四万块钱私自用了的事,他也说了。胡小英说,钱不是问题,你是委办主任,你想个办法,尽快让蔡芬芬到纪委把情况说清楚,别找别人,直接找温照盛,温书记目前就需要这个说法,可以把梁健放出来!

    带着胡小英的指示,朱怀遇带着蔡芬芬直奔温照盛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