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潜龙再归〕〔极品通灵系统〕〔最强骚操作〕〔九天仙缘〕〔中二吃鸡系统〕〔漫威世界中的幽灵〕〔抗战之血肉丛林〕〔史上最强赘婿〕〔孕妻当道:总裁深〕〔三国帝王路〕〔次元法典〕〔杀毒猎人〕〔邪皇霸宠:腹黑儿〕〔宠妃撩人:摄政王〕〔重生之军妻凌人〕〔极品对手〕〔神秘老公有点坏〕〔拐个王爷来生娃〕〔都市逍遥仙尊〕〔玄天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44章临渊履薄
    一天晚上,梁健被人邀请吃晚饭,长湖区三元镇蔡副镇长过来敬酒。梁健礼貌地起身举起了酒杯。蔡副镇长说:“梁部长,我认识你表妹。”梁健对别人认识其表妹蔡芬芬,已经不足为奇,蔡芬芬公关能力强,在长湖区也算落地深根,认识的官场中人,越来越多。

    梁健只好跟蔡副镇长打哈哈。蔡副镇长敬完酒之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晚饭结束后,出门各自散去,梁健想走走路,消化消化。蔡副镇长忽然从身后追了上来。

    梁健原本跟这个蔡副镇长不熟,但鉴于他目前是分管干部的副部长,主动凑上来的人还是有的。梁健本想说上两句,就把他支开,独自享受这段散步的惬意。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有给他一个人走路的机会,始终跟着他走,还向他汇报了工作。

    梁健一看这人“上进”得有些过头,属于四处钻营那一类,就有些烦了,借口走不动了,要打车。蔡副镇长却坚持要打车送梁健。梁健执意不肯。

    蔡副镇长没有办法,见梁健坐上车了,忽然说:“梁部长,芬芬把东西给你了吧?”梁健听蔡副镇长问的莫名其妙,不解地看着他:“蔡芬芬给我什么?”蔡副镇长赶忙顾左右而言它:“没什么,没什么!梁部长你慢走啊!”

    虽然摆脱了蔡副镇长的纠缠,梁健却再没有一开始从酒店出来时的放松惬意,心里总有些惴惴的。刚才蔡副镇长的那句语焉不详的“芬芬把东西给你了吧”,总让梁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梁健拿起手机,拨通了蔡芬芬的号码。

    蔡芬芬见表哥来电,赶紧接了起来,语气中透着兴奋:“表哥,今天怎么想到给你表妹打电话啦?!”

    梁健没心情寒暄,开门见山问道:“芬芬,我问你一个人。”

    “哦,问吧。”见梁健直奔主题,蔡芬芬微微有些失望。这个表哥,虽然和她一起在镜州闯荡,却一点不怜香惜玉,难得给她打电话,还多是有事。

    “你认识三元镇一个姓蔡的副镇长吗?”

    蔡芬芬愣了一下才回答:“认识啊!怎么了?”

    “他让你带什么东西给我了?”

    蔡芬芬顿了好一会:“是啊……表哥……”梁健听到果有此事,心里就更加急了:“是什么?”蔡芬芬说:“问候啊!他让我问你好啊!”

    问候!扯什么淡!他明显感觉到蔡芬芬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就说:“还有别的吗?”

    蔡芬芬支支吾吾:“别的啊?恩,他是我们的一个大主顾,今年从我这里买了一批云葡萄酒。”

    梁健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跟你买了多少酒?”

    蔡芬芬心下有些慌,但还是说了实话:“不少,大概十万块的量吧。”

    梁健惊讶不已:“他一个副镇长就从你们这里买了十万的量?”

    蔡芬芬忙说:“表哥,其实十万的量,要说多也不多。平均五百块一支,也就是两百支而已。一顿饭少说也要六七支,这样算算也就是三十几顿饭。蔡副镇长分管工业,平日里迎来送往多着呢,他说,这点量说不定都应付不了一年呢。”

    听蔡芬芬这么一说,梁健稍微放心。的确,一个分管工业的副镇长,承担招商引资、项目推进等工作,请客吃饭是难免的。不过,他关心的是:“芬芬,他跟你买酒,和我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蔡芬芬在电话那头,神情尴尬,只是说:“没关系,没关系。”

    “没关系就好。那个蔡副镇长刚才问我,他让你带给我东西,我说怎么不知道呢!我最怕莫名其妙的人给我送什么东西!”

    蔡芬芬听梁健这么说,只能硬着头皮说:“没有,没有!”

    其实,她是打了梁健的牌子,那个副镇长才肯买酒的。不过这话,她不敢告诉梁健,否则,梁健肯定会发飙。她倒也不怕他发飙,只怕这样一来,以后她就再不能扛着他的牌子推销云葡萄酒了。

    长湖区虽不大,但真要在长湖区的红酒市场打开局面,还真不容易。蔡芬芬初到长湖区时,步履维艰、四处碰壁,有一次,她跟某位政府人员套近乎时偶然说起自己的表哥梁健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那人一听,立刻要了五十支云葡萄酒。

    从这件事中,蔡芬芬悟出了一个道理。在长湖区的地盘上,只要说自己有一个在组织部管干部的表哥,许多难事就会成为容易的事。不仅蔡芬芬意识到了这一点,蔡芬芬的老板沈鸿志,也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多次交代蔡芬芬一定要打好她表哥这张牌。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蔡芬芬和组织部副部长梁健之间的关系。有些人开始主动找蔡芬芬买酒,并让蔡芬芬给梁健带去问候。所以,刚才蔡芬芬说,蔡副镇长让她给梁健带去问候,其实没什么错。只是蔡副镇长让她带的不仅仅是问候而已。蔡副镇长还说,“芬芬,我也不跟你还价了,不过我也知道这个价格里有水分,这个水分你挤些出来,帮我给你表哥带个问候过去。”蔡芬芬当然知道蔡副镇长的意思:“蔡副镇长,我知道了,肯定照办。”蔡副镇长在芬芬肩头拍了拍说:“果然是我本家,聪明伶俐,我的升迁就指望你了!”蔡芬芬说:“我会把话带给我表哥的。”

    其实,想通过蔡芬芬给梁健送些好处、留个好印象、寻求提拔的人,远远不止蔡副镇长一个人。区财政局袁小越是如此、区科技局的石蛟龙也是如此,这样的人多着呢!这让蔡芬芬在长湖区官场的生意越发好做。而其中有几个,还真是阴差阳错的提拔了,虽然这并不是因为蔡芬芬的功劳,但当事人多少还是觉得这是蔡芬芬在梁健耳边说的话起作用了。于是,蔡芬芬的名气就更大了。

    蔡副镇长其实是通过区财政局办公室主任袁小越才知道蔡芬芬的。蔡副镇长在三元镇副镇长岗位上有五六年了,急切地盼望着能再上一个台阶,可就是没有路子。知道蔡芬芬和梁健的关系后,他下了血本。他知道红酒价格里水分多,他没有还价,就是希望蔡芬芬从这些水分中挤一部分给梁健。

    蔡芬芬也的确那么做了。那天她专程跑到梁健办公室,给梁健送卡。可梁健态度很坚决的拒绝了。蔡芬芬没想到梁健在钱方面把关把得这么牢。对蔡芬芬来说,她跟老板沈鸿志一样,认为权力不用、过期作废。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表哥有些矫情,这社会谁不喜欢钱呢。因此,她想,也许表哥是不喜欢这种收钱的方式,所以她去了衢州老家,把钱送给了梁健父母。

    这么些天来,大姨、姨夫和梁健都没有把钱送回来,蔡芬芬想,梁健应该是已经默认了。但从他刚才的电话听来,仿佛还不知这回事,难道大姨和姨夫没有把钱的事跟梁健说?

    这时,蔡芬芬的手机又响起来。三元镇蔡副镇长的电话打了过来:“芬芬啊!我问你个事!我让你带给你表哥梁部长的东西,你到底带到了没有啊?今天晚上我跟他一起吃晚饭,问起关于钱的事情,他似乎并不知道的样子!”

    蔡芬芬赶紧道:“蔡副镇长,你放心,我早就已经送去他家了。你不知道我表哥这个人,他在人前就是这样,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你就放心好了!”

    蔡副镇长将信将疑:“芬芬,你帮我抓紧点,我年纪不小了,想动一动。竞争性选拔刚过去,我以为有希望,结果,你表哥没发挥作用嘛!现在,我们三元镇的党委副书记位置空了出来,你得抓紧时间帮我跟你表哥说说,看能不能帮我安排下。那个,上次跟你买的那些红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方便的时候你再给我带两箱过来吧!”

    蔡芬芬赶紧道:“知道了,马上,蔡副镇长!”

    事到如今,蔡芬芬压根就不能告诉别人,她在梁健这里根本说不上话,否则人家肯定认为她蔡芬芬是一个大骗子,到时候,她就别想在长湖区混下去了!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蔡芬芬打电话给梁健母亲:“大姨,上次给表哥的提成,你跟他说起过吗?”

    邵小琴听到蔡芬芬问到这事,才猛然记了起来:“呀!芬芬,不好意思,我和你姨夫都老糊涂了。上次碰到一个朋友突然生病,就忘记了跟你表哥说这事了,怎么,有什么事吗?”

    这事就麻烦了,原来表哥梁健一直不知蔡芬芬送了钱给他家里。蔡芬芬忙道:“没什么事,有空你跟他说一下,就说这是我们酒庄老板给的提成。”

    邵小琴说:“我让你姨夫赶紧给你梁健哥打电话……算了,还是我自己打吧。”

    回到住处,梁健一直为蔡副镇长的那句话感到困惑,而蔡芬芬又似乎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思来想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时,母亲邵小琴的电话打了进来。

    “妈,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梁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在柜子里拿了衣服,准备洗澡。

    “梁健啊,有件事情,我和你爸老糊涂了,给忘了告诉你了。”

    梁健停了手中的动作,提起精神:“什么事情啊?”

    “上次,你表妹蔡芬芬来过我们家里,送了四万块钱。”

    梁健一听蔡芬芬往家里送钱,一下子警觉起来:“什么?钱?四万块?她送这么多钱给你们?她这么孝顺你们啊!”

    “不是的。她说,这是你帮他们卖酒的提成!”

    梁建一头雾水:“卖酒的提成?我没有替她卖过酒!”

    “我开头也不相信,可她硬是要给我们,说你太客气,不肯收,所以她专程跑回家来给我们的。”

    梁健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蔡芬芬,怎么做这种糊涂事情,这不是在害我嘛!”

    邵小琴一听说是害了儿子,就着急了,问道:“儿子,那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得赶紧把钱还回去。是四万吗?”梁建心里火透了,这个蔡芬芬完全不知轻重。

    邵小琴关心儿子,心急火燎地问:“是四万!我们马上给你寄过去?”

    “不用了。我工资卡上有钱,我直接取了钱还她。”

    挂了电话,邵小琴把事情跟老伴梁东方说了,两人都有些惴惴不安,自责起来:“我们当时怎么这么糊涂,看,这回给儿子找麻烦了!”梁东方:“看到报纸上,有些当官的家里人收钱,当官的就被抓了起来,你说我们梁健会不会因为我们……”邵小琴说:“别乌鸦嘴。这钱是蔡芬芬给的,蔡芬芬是我们的侄女,就是自家人,又不是受贿!而且,儿子说了,他马上就去把钱还给芬芬!”

    梁东方在遇上重大问题时,远没有邵小琴镇定,有主见。邵小琴说:“这也是我们一时疏忽,以后关于儿子的事情,我们都不能擅自插手,对于别人送到家里的东西,一概不拿。否则就是坏了儿子的前程。”梁东方说:“但愿这次儿子可以平平安安的。”

    梁健打电话给表妹蔡芬芬:“你来我这里一趟。”蔡芬芬已经睡下了:“这么晚了,表哥,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梁建觉得这件事夜长梦多,早了早好:“那我来你这里。”说着,也不等蔡芬芬回答,便挂了手机,下楼,开了车往蔡芬芬租住的小区赶。一路上,他脑子里有些乱,想起三元镇蔡副镇长莫名其妙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蔡芬芬租住的屋子下等了两分钟,蔡芬芬穿着一件吊带蕾si睡衣下来了,那件衣服薄而透,在车前灯的照射下,就像皇帝的新衣。梁建关了车灯,走过去,借着小区里昏暗的路灯光,把装着四万块钱的信封袋塞在了蔡芬芬手里:“以后,别再给我家送东西,否则,我会跟人说,你根本不是我表妹。”

    蔡芬芬捏着那个信封,表情有些僵硬。梁建心里微微软了软,但还是头也不回地坐上车,走了。倒车的时候,他始终没开车灯。

    车子开出蔡芬芬住的小区门口时,梁建从后视镜里往那个楼道门口望了一眼,因为天黑,他只模糊地看到一个影子还杵在那里。心想:刚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狠了一点?只是,若不狠一点,这个蔡芬芬实在太不靠谱,真不知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蔡芬芬捏着那个饱满的信封独自垂泪,心里非常委屈。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个表哥,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漠?不管怎样,她都是他的亲表妹,而且,他们背井离乡在镜州闯荡,都不容易,他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好些?看看手中暂新的纸币,蔡芬芬不知该怎么处理,梁健的态度那么坚决,她没有办法再送过去。若是把这个还给老板沈鸿志,他肯定会觉得她没用,连自己的表哥都搞不定。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将这钱先自己收起来。

    一天晚上,云葡萄酒庄老板沈鸿志带着蔡芬芬去应酬。沈鸿志喝大了,当众这么讲:“我们芬芬的表哥,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梁健,分管干部工作的。在座的领导哪位想要挪挪屁股,哪位想要提拔提拔,就找我们芬芬吧。别的要求没有,多买我们几箱云葡萄酒就行了。大家买了我们的酒,我们会考虑向梁部长打招呼,芬芬你说是吧?

    蔡芬芬脸色尴尬,真不知如何回答。她知道,自己在表哥梁健那里根本说不上话,可碍于面子她又不能承认,只好羞红着脸默认。在座的人听沈鸿志这样说,就争着向蔡芬芬敬酒,说:“芬芬,什么时候帮我们引见引见你表哥?”沈鸿志代表蔡芬芬说:“这好说,这好说。”

    这天晚饭长湖区委组织部组织科长沙俊也在场。沙俊知道朱庸良和梁健之间存在很深的矛盾。原来的副科级组织员、办公室主任李菊被开除后,朱庸良还没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手下,梁健通过表妹卖红酒收受贿赂的情况,如果报告给朱庸良,朱庸良肯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更上一层楼。

    晚饭之后,沙俊拖住了云葡萄酒庄老板沈鸿志。沈鸿志酒已经多了,沙俊说跟他去下一场,他来请客。沈鸿志兴高采烈跟他去了。到了一个酒吧,找了个位置,沙俊还真请客喝酒。

    沙俊问道:“沈老板,你刚才酒桌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买你们的酒,梁部长能够拿到好处,并且可以帮助安排升官?”沈鸿志看沙俊有些犹豫:“你是组织部的,你应该清楚啊。”沙俊说:“说实话,我今天还是第一天知道呢,早知道如此,我早走你这条捷径了。我也有不少朋友,在政府机关和企业当老总,我可以帮你推销酒啊,只要你让蔡芬芬帮我在梁部长面前美言几句。”

    沈鸿志听沙俊说要帮助介绍红酒生意,当然十分高兴。他说:“没问题。我们互惠互利,你帮我介绍生意,我帮你让蔡芬芬替你说话。”沙俊见沈鸿志上钩,又问:“蔡芬芬说话真管用?你倒告诉我几个人看,经过蔡芬芬提拔的?”沈鸿志口无遮拦:“那多了去了,比如现在区委办主任朱怀遇,十面镇党委书记金凯歌,你们常务副部长宋城,另外还有三元镇副镇长蔡源都是啊……”

    沙俊打断道:“梁部长真有这么大能量?连党委书记这么重要的岗位,他都能发挥作用?我原本以为,这样的岗位连我们朱部长都不一定能做得了主呢!”沈鸿志说:“沙科长,看来你还真是小看你们梁部长了,梁部长的后台是谁你难道不知道?是你们区委书记胡小英。所以,梁部长的话有时候能直接对胡书记发生作用,你说他强不强?”沙俊当然明白其中道理,不过是在装糊涂。

    沙俊又问:“你刚才说,三元镇副镇长蔡源,他可没有得到提拔任用啊!在三元镇都呆了那么多年了!”沈鸿志笑道:“你放心,他很快就要提拔了,上次蔡源向我们买了一批红酒,非常够哥们,我已经让蔡芬芬把一部分提成给你们梁部长送去了,并让他帮个忙,一定把蔡源挪挪屁股,这事估计很快就能见效。”

    沈鸿志说的清楚,这事就假不了了!在沙俊一贯的印象里,梁建还是属于正派清廉的形象,没想到他背后尽然搞了这么多小动作,收取这么多好处,真是人不可貌相。沙俊假意说:“沈总啊,你公司里有蔡芬芬这么个宝贝,看来我以后要多跟你接触啊!”沈鸿志说:“你早知道,说不定早提拔了!”

    第二天一早,沙俊从组织科出来,匆匆向办公室走去,差点与梁健撞上。梁健说了声“沙科长”。沙俊如梦初醒一般,愣了一下,然后就急忙走开了。梁健朝走向办公室的沙俊看了眼,怎么都觉得这小子今天有些怪怪的。

    沙俊来到办公室问方羽:“朱部长在吗?”方羽说:“在。”沙俊说:“那我去敲门。”自从李菊不再担任办公司主任后,方羽又不愿意来人都向朱部长汇报,一般都说“在”、“不在”或直接说“你自己去敲门”,所以见部长的程序也变得简单了。

    梁健从盥洗室回来,正好看到沙俊在敲朱庸良的门,等候了一会,就进去了。梁健隐隐感觉,今天沙俊的行为和举止有些诡异,却又说不出诡异在什么地方。

    沙俊在朱庸良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朱庸良靠在椅子里,斜睨着沙俊:“有什么事吗?”沙俊毕恭毕敬地坐着,见问,身子往前靠了靠道:“朱部长,我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朱庸良说:“说吧。”

    沙俊话到嘴边,又变得支支吾吾了:“这是关于我们组织部某位领导的,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朱庸良心烦道:“你直接说,我还有事情要忙,别浪费时间。”沙俊说:“关于梁部长……”

    一听说是关于梁健,朱庸良一下子坐正身子,精神焕发。沙俊见朱庸良突然兴趣倍增,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人说,梁部长,在以某种隐蔽的方式收受贿赂。”

    朱庸良强行压制兴奋,双手手掌盖在桌子上,严肃地道:“领导干部受贿,是要受到组织处理的。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而且你现在说的是关于我们部里的梁部长,这种事情没有真凭实据,不能乱说,否则就是污蔑!”

    沙俊见朱庸良严肃的表情,又有些后怕,不过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必须挣得朱庸良的信任,只有搏一搏了。他说:“当然有真凭实据,我不是为其他目的,只是出于对组织负责、对干部负责,才来向朱部长您汇报的!”

    朱庸良道:“我相信你是对组织负责,那你详细说说你掌握的情况吧。”沙俊就把昨天听到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朱庸良。

    听完之后,朱庸良抬起了脑袋,看着天花板,心里几乎大笑起来:“梁健啊,看不出来!就怕你不贪,你贪了,我就有办法。”低下头,他对沙俊说:“你帮我去安排一个事情。”沙俊看到朱庸良眼中露出一丝狂喜,也兴奋起来:“朱部长,请吩咐。”朱庸良说:“你帮我到凯旋宾馆开个房间,通知三元镇副镇长蔡源晚上八点到宾馆见我。”

    沙俊说:“是,朱部长,我这就去办。”朱庸良说:“小沙,这事你办得很不错,我有一个想法,让你到办公室工作如何?”沙俊眼睛亮了起来:“能够为朱部长服务,我感到非常荣幸。”

    朱庸良说:“好,你先去办事。至于你,我会考虑,近期把你调入办公室。”

    调入办公室,服务朱庸良,进步的速度更快,沙俊满心欢喜地去给三元镇副镇长蔡源打电话。

    蔡源接到电话,一阵兴奋,组织部长请自己去谈话,难道自己马上就要高升了!看来蔡芬芬代为转交其表哥梁健的钱真的发挥作用了。

    唯一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谈话怎么安排在宾馆里。但组织部长找自己谈话,肯定比纪委书记找自己谈话好。蔡源带着又兴奋又狐疑的态度按时来到了宾馆。

    蔡源这样的乡镇副科级干部,平时见区委组织部长的机会是不多的。朱庸良架子十足的靠在沙发里,驾着二郎腿,抽着烟。

    蔡源进去后,朱庸良只是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蔡源坐。蔡源毕恭毕敬,只坐了半个屁股。朱庸良拿了一支烟扔给他,蔡源赶紧接住,脸上笑意横生:“朱部长您好!”

    朱庸良吐了一口烟道:“蔡镇长,你在三元镇呆得时间不短了吧?”蔡源一阵激动,果然是关于自己调动的事情:“朱部长,都已经快六年了。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能够动一动。”朱庸良道:“机会当然是有的,就看你抓不抓得住。”

    蔡源当然明白其中的暗示:“朱部长,我随时做好准备。”朱庸良说:“那就好。在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蔡源又挪了挪屁股,快要从椅子里掉下来:“朱部长尽管问。”朱庸良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次找你来,是梁部长帮你说话了?”蔡源看着朱庸良,吞吞吐吐地道:“难道不是吗?”

    朱庸良说:“没错,梁部长是找我替你说话了,但说的是反话。他说,你这样的干部最好是不要动,能力也一般,年龄也大了,而且还不懂规矩……”蔡源一惊“什么!”一声,坐不稳,一屁股落在地毯上。蔡源从地上爬起来:“梁部长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买了他表妹那么多……”

    蔡源情急之下差点把什么话都说出来,意识到说漏了嘴,赶紧闭嘴,毕竟变相行贿,被区委组织部长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蔡源心想,梁部长认为我不懂规矩,难道还嫌我花的钱少了,那可真是太贪心了!

    朱庸良似乎对蔡源的心理变化并不在意,他道:“不过,我对你的印象倒是不错。我不同意梁部长的意见,所以今天才找你来谈话。你知道我们组织部,虽然是重要权力部门,组织部大部分领导和干部都是自我要求极严的,但也不排除有些领导干部,因为手中有了些权力,就为所欲为,以权谋私,区委对这样的干部不是一无所知,我作为班长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班子里存在腐败分子……”

    蔡源有些听出了朱庸良的意思,他应该跟梁健是不对路的两派,蔡源道:“朱部长,你说得没错,我觉得组织部大部分干部,都在朱部长领导下,严于律己,但有些领导,就是太贪心了!”

    朱庸良说:“你指得是梁部长?”蔡源左右张望,发现没人,才说:“是的。”朱庸良说:“你敢不敢举报他?”蔡源刚才听朱庸良说,梁健反对他提拔,也反对他调任,对梁健心怀仇恨,不过要他真去举报梁健,他也觉得有些不妥。蔡源支支吾吾地道:“举报?这不太好……”

    朱庸良打断他说:“下次干部调动,我会向纪委提出,将你调任十面镇担任副书记,你看怎么样?但是党委副书记,比你现在的岗位要求更严,同时也要求更有气魄。而刚才我跟你说的事情,就是需要有气魄的人去干。你行吗?”

    朱庸良的允诺具有强大的诱惑力,蔡源顿时就消除了思想负担:“朱部长,你放心,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离了凯旋宾馆,蔡源兴奋不已,这个兴奋来之于恨,那就是对梁健的仇恨;同时又来之于喜,那是对未来的喜,蔡源感觉自己的党委副书记职位是指日可待了。心想,就这么回家了,岂不可惜。

    蔡源每遇开心事,都想要找人乐一乐。于是,蔡源打电话给自己的一个狐朋狗友赵乐,两人一起到凯旋宾馆旁边的清池会所足浴。

    两人躺在床榻上,任由漂亮的足浴师给自己捏脚。

    蔡源忍不住说:“你知道吗?今天区委组织部部长找我了!”赵乐说:“那可要恭喜你了,这么说,你马上就要升了?以前是蔡镇长,是不是马上要叫你蔡书记了!”

    蔡源道:“有那么一点希望吧!不过,在这之前还要摆平一件棘手的事情。”赵乐问:“什么事情?”

    蔡源道:“真是想不到啊,前几天我还买他表妹的酒呢!这会就要检举他了!”赵乐说:“哦,你跟我说起过,就是区委组织部那个梁健?”

    蔡源赶紧“嘘”了一声:“别乱说。”赵乐赶紧领会地点头:“明白,明白。”

    正在给蔡源捏脚的足浴女忽然一惊——他们说的是梁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顾轻舟司行霈〕〔独宠萌妃:腹黑世〕〔军妻鲜嫩:权少宠〕〔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王爷,王妃她恃宠〕〔穿成男主那宠上天〕〔引凤决〕〔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