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帝当自强〕〔万界最强领主〕〔总裁的混世魔妻〕〔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今生再一次重逢〕〔大吉大利今晚杀敌〕〔神医凰后〕〔魔兽之狂乱贵公子〕〔一世妖神三世妃〕〔都市修仙天尊〕〔超级兵王(步千帆〕〔圣魔〕〔恶魔总裁霸道宠:〕〔降临在海贼的天魔〕〔都市火爆兵王〕〔丑女种田忙:邪王〕〔执宰诸天〕〔巅峰都市强少〕〔殿下,娘娘跑路了〕〔神棍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30章突然访客
    梁健笑说:“翟指挥长说了,你有可能会过来,他陪考察组的领导出去一会,晚上会回来。”

    苏琴琴将信将疑地看了看梁健和熊叶丽说:“他会回来?”

    梁健笑说:“他不回来,你等在这里干什么?你不也是希望他回来吗?”

    苏琴琴点了点头,然后又说了句:“翟指挥长不知道我要来。”熊叶丽已经猜了个十有八九,便说:“既然来了,那么就等等吧,在这里等也不方便,到我们房间坐坐吧?”

    苏琴琴的目光快速地打量着梁健和熊叶丽,说:“你们两位应该也是考察组成员吧?”梁健和熊叶丽相视一笑,说:“是啊,我们是考察组成员。”苏琴琴疑惑了:“那你们怎么没跟翟指挥长出去?”

    梁健听出了苏琴琴语气中的疑惑和不信任,说:“哦,我们俩官小,还不够上和翟指挥长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的资格,这样也好,正好可以帮翟指挥长接待你啊!”

    她虽然不是干部,但一直在天罗乡机关食堂搞服务工作,对于机关里等级森严,级别低的不够资格上桌也见惯不怪。目光在俩人身上滑过,苏琴琴心里松了一些。他们的年轻,俊朗,还有目光里透出的只有在那些普通职员身上才有的随和,让她感到了一丝亲切,甚至是温暖。这段时间来,她像橡皮筋一样绷得太紧了,紧到有些神经质。

    梁健见她脸色放松下来,又说:“这样吧,你还是到楼上坐坐吧!这样坐在大厅里,太惹眼了。”

    苏琴琴已在这里等了一会,想起酒店里出出进进的人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心里有些松动。便说:“我想喝点水。”

    梁健笑了:“走吧,去楼上喝。”

    走进熊叶丽房间,熊叶丽给苏琴琴倒了一杯水。苏琴琴刚抬起手来拿,忽然侧过身,用手掩着嘴,一阵干呕。熊叶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对于苏琴琴的反映一下子便想到了是怎么回事,便朝梁健看了一眼,梁健也是一脸了然的样子。

    苏琴琴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接过熊叶丽手中的水,喝了几口,呕吐症状便好转了。

    熊叶丽让苏琴琴在窗边的小沙发椅上坐下来,说:“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苏琴琴这时放松了警惕,也慢慢地显出了她这个年纪的青涩,抬手撩了一下垂挂在眼前的长发,报了自己的名字。

    熊叶丽坐在床沿上,温和地笑着说:“这次专程从天罗赶到成都来找翟指挥长,赶路很辛苦吧?”

    苏琴琴抬眼看着熊叶丽,毫不掩饰地道:“走得急,有点赶。”

    熊叶丽说:“找翟指挥长有急事?”

    听熊叶丽这样问,苏琴琴刚放松的警觉性又绷紧了。心想:有些事不能告诉他们,否则翟指挥长肯定会很生气。这时候,惹他生气可不明智。她垂下眼睛,干坐在那里不说话。

    梁健也在一旁观察着苏琴琴,初看苏琴琴,是那种漂亮到足以吸引人目光的女孩,看得久了,却慢慢的觉得有些平淡,甚至是空洞。就好像一壶绿茶,第一二遍水的时候,味道很香,很纯,喝得久了,味道便淡了。

    生活中,常常会遇上一些天生丽质的漂亮女孩,父母良好的基因给了她们一副好皮囊,只是,因为不懂得珍惜,随意挥霍,没有了修养的润泽,再美的花朵,一旦过了青春年华,很快就会变成昨日黄花。而相反,一些女孩并非天生丽质,但她能够领悟生活的知识、积累生活的经验,懂得如何在内在做文章,凸显自己优势的一面,渐渐却变得有味道起来。这也就是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和美丽灵动、风韵不凡之间的区别,那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跟整个生活环境、知识层次、社会阶层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着这个很容易看腻烦的美女,梁健心想,翟指挥长恐怕已经在开始躲着她了吧?

    苏琴琴平时在机关食堂话也不少,但来了这陌生环境,跟熊叶丽和梁健坐在一起,她就觉得很不自在,这里不是她能够如鱼得水的环境。她只好左看看,右瞧瞧。

    梁健说:“我给翟指挥长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我们已经接到你了!”苏琴琴吓了一跳说:“不要吧,他可能现在还在吃饭吧?”梁健说:“在吃饭也没关系啊,你的事,总比吃饭要重要一点吧?”

    苏琴琴看了眼梁健,也不否认,她想,自己的事情的确比吃饭更重要一些,否则自己干嘛大老远从天罗赶过来?

    梁健拨了翟兴业的电话。翟兴业正在觥筹交错,本不想接梁健的电话,但一想接一下也无所谓。翟兴业佯装热情地说:“梁部长啊,你好啊,已经到成都了吧?”翟兴业还以为梁健并不知道他跟杨小波等人在一起。梁健也不点穿,说:“翟指挥长在哪里啊?”翟兴业撒谎说:“梁部长这话问的,我还能在哪里啊?我当然在天罗援建指挥部喽!”

    梁健心里暗笑,到时候叫你自己扇自己巴掌,朝苏琴琴点点头,说:“苏琴琴已经到了……”他不等翟兴业回答,就又说了句:“哦,你马上到啊?那太好了,苏美女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哦,让我们好好接待啊……你放心,翟指挥长,我们谁跟谁啊……一定……她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满足的……好……再见……”

    后面的话,梁健完全是说给苏琴琴听的。至于翟兴业,却在手机那头听得云里雾里,等梁健挂了电话,他才明白,梁健那些话应该是说给苏琴琴听的,他在诱使苏琴琴信任他。

    放下手机,翟兴业已经彻底没有了喝酒作乐的兴趣。杨小波敏锐地觉察出这个电话败坏了翟兴业的兴致,问道:“翟指挥长,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虽然诸法先对于苏琴琴的编制问题,一直含糊其辞,不过对于考察期间帮助稳定苏琴琴的情绪,他却是满口答应的,毕竟,搞僵了他和翟兴业都没有好处。因此,翟兴业这段时间对苏琴琴的事一直没有上心,也没将这事跟杨小波提起。此时,翟兴业见杨小波问起,便说:“没什么”。顿了顿,看了杨小波一眼,他又说,“我有点小事,去打个电话,各位领导,你们继续,一定要喝好!”说着吩咐服务员赶紧给各位领导倒酒,自己则抓起手机,走进包厢的卫生间,赶紧拨通了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的电话。

    诸法先那边也是一番觥筹交错的热闹盛景,见翟兴业打电话来,满嘴酒气地说:“翟指挥长,这个时候打我电话,难道是请我宵夜?”

    翟兴业没空说废话,带着质问的口吻道:“诸书记,苏琴琴到成都来了,你知道吗?”显然,诸法先没有掌握这个情况,说:“有这事?她去成都了?她去成都做什么?”

    翟兴业有些火了,看来诸法先全没把他的事放在心上,就说:“诸书记,请你查查清楚,苏琴琴现在人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真的来了成都?”

    诸法先说:“行,我马上去查。”

    翟兴业在卫生间里转圈圈,洗手台上的镜子里都是他来来去去的身影,一张脸红彤彤的,满是烦躁不安,像蒸锅里备受煎熬的螃蟹。

    几分钟后,诸法先的电话终于打来了。诸法先酒高了,吐字不清,翟兴业压抑着满心烦躁耐心听着,得到的却是让他失望的答案:“这个疯婆娘,真的到成都去了!”

    翟兴业心里恍如忽然落进一片雪一样,凉了一下,接着,便腾腾地冒起火来:“诸书记,我不是千叮嘱万嘱咐,让你务必这段时间稳住她吗?她怎么会来了成都?她来这里究竟要做什么?”

    诸法先在天罗乡颐使气指惯了,从来只有他教训人,哪有人敢教训他?今天喝了酒,听翟兴业语气不善,咄咄逼人,面子上便觉得下不来,说道:“翟指挥长,你这么说话,我可不乐意啊!苏琴琴是你玩过的女人,你却来质问我她去成都做什么?这于情于理都不合嘛!至于你的嘱咐,凭良心说,我也尽力了。考察组在天罗的几天,苏琴琴也没给你找麻烦是不是?现在,考察组都离开天罗了,苏琴琴她要去哪里也是她的自由嘛!再说了,你答应要拨给我们的一笔款子,可到现在还没有到位呢……”

    翟兴业听诸法先口齿不清,逻辑却清晰,说来说去还是想要从他这里捞钱,心中烦闷,一把挂了电话。对于诸法先的欲壑难填,翟兴业是深恶痛绝。当初,为了让他摆平苏琴琴的事,他为他们做了天罗乡小学安全事故假鉴定,并且把他负责的一部分援建工程项目,交给了诸法先的亲戚来做,尽管如此,对于苏琴琴编制的事,诸法先始终含含糊糊,一拖再拖。

    从苏琴琴身上,翟兴业深刻地认识到,男人如果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么下半生都会受累。只是虽然对于那一夜风流,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但这个世界总是冷静而残酷,后悔药是无处可买的。他还得想办法解决逼上门来的麻烦。

    既然苏琴琴的确在成都,那么梁健的电话就不是空穴来风。苏琴琴肯定和他在一起。如果苏琴琴把他和她的关系和盘托出,那他的建设局局长之位就悬了。

    翻出手机里苏琴琴的号码,翟兴业犹豫着还是拨了这个电话。

    只是,电话虽然通了,却一直没人接。翟兴业急得额头上冒汗,恨不得把手机砸在洗手台上,一了百了。深吸几口气,他还是走出了洗手间。

    杨小波见翟兴业从卫生间出来,脸色难堪,便问:“翟指挥长电话怎么打了这么久啊?”翟兴业心里直打鼓。这次情况有些特殊,苏琴琴已经到了梁健他们那里,恐怕再难蒙混过关。若是此时不向杨小波报告,等万一捅了出来,到时候这一锅子稀糊流出来,大家都没心理准备,就会一塌糊涂。当了这么多年干部,他知道有些事情,还是应该早汇报,领导有了准备,才会有希望。

    翟兴业俯身伏在杨小波耳边说了句:“杨部长,能借一步说话吗?有件事情,我想单独跟你汇报一下。”

    翟兴业让酒店单独开了一个包厢,上了茶,先不汇报,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小信封,里面胀鼓鼓的,一看就挺有数量。翟兴业将信封双手奉上,满脸笑容:“杨部委,这是我单独为你准备的一点小意思。”杨小波的目光在信封上停留一下,看着翟兴业慢慢地绽开了笑容。对杨小波来说,如果在援建指挥部板房里那个大信封袋,是对他所带的整个考察组的尊重,那么这次就是对他杨小波个人的尊重。对于翟兴业的这点礼貌,杨小波还是很满意的。

    杨小波说:“翟指挥长,这次考察的总体情况是好的。”

    翟兴业见杨小波心情不错,赶紧抢抓时机道:“翟指挥长,还有个小事情,我还要向你汇报一下!”

    杨小波看一眼翟兴业,拿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说:“你说吧。”

    翟兴业粗线条地把与苏琴琴的事情说了,当然,关于苏琴琴怀孕的事,还有他和诸法先的交易,他都省略了。只是在苏琴琴如何纠缠自己的事上浓墨重彩地添了几笔。

    杨小波对着杯里浮沉不定的茶叶吹了口气,说:“这件事,怎么说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在于怎么处理。哪个男人没有沾过花、惹过草?从这一点来看,这是小事。但是,这事得处理得干净,不然小事会变成大事。这样吧,接下来,你就不用陪我们了,你赶紧去把那件事情处理好!”

    翟兴业连声说着“谢谢!”拿起包,便离开了酒店,让驾驶员开车直奔宾馆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