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唐朝工科生〕〔网游之至尊神猎〕〔幽冥通宝〕〔御鬼者传奇〕〔半月天使〕〔兽黑狂妃:皇叔逆〕〔重生七零美好生活〕〔巨星泰瑞克〕〔我真的不开挂〕〔怀扇公子〕〔圣骑士盟约〕〔一界一生之嫫铩〕〔重生之将门虎女〕〔龙血武魂〕〔龙血丹帝〕〔海贼之掌控矢量〕〔玄天神帝〕〔校花的无敌兵王〕〔大明钉子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24章情面两难
    刘宝瑞年轻气盛,嵇升骨瘦如柴哪里是对手?刘宝瑞只向后稍微退了几步,一脚踢出,又一拳打在嵇升肚子上,嵇升朝后退去,撞在墙上晕死了过去。连裤子都没有来得及穿上。

    刘宝瑞赶紧扶起了曾倩,看到她的衣裤还在身上,稍稍放心,叫了她两声,没有叫醒,就将她背在肩头,出了乡政府大院。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第一次睡这种板房,虽然里面东西一应俱全,但房间里透着一股潮湿霉味。梁健倒真是有些暗暗佩服派驻在这指挥部的干部们,这近两年的时间,到底是怎么挨过来的。人都是讲究一个适应和习惯的,当习惯的时候,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当然,此刻梁健还没习惯,所以睡不着,便用手机上网看新闻。一则新闻看了一半,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却是表妹蔡芬芬。对于这个表妹,梁健本来是不愿意联系的,毕竟她如今从事的是红酒行业,做的是生意,对于生意人梁健本能地就想保持一定距离。但如今身在四川,很有些背井离乡的感觉,看到家乡人打来的电话,感觉也亲切一些,就接起了电话。

    表妹的第一句话,就是用娇柔的声音表示抗议:“表哥!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梁健问:“又怎么啦?”表妹说:“你还把我当不当你表妹啊?到四川去旅游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梁健说:“我哪是旅游啊,旅游倒好了,我是在工作!现在住在乡下板房里!”表妹说:“原来是组织上派你去体验灾区生活了啊!”梁健说:“差不多吧!”

    表妹说:“不管怎么样,这是你欠我的。回来后,我一定要替你接风!”梁健听说又是吃饭,有点头疼,最近几天感觉吃饭特别累,就说:“到时候再说吧!”表妹说:“不能到时候再说,我有东西要给你!”梁健问:“什么东西?”表妹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个电话,又打得莫名其妙、吊人胃口,让梁健极度不爽。梁健原本已经没有了烟瘾,打了这个电话,加上失眠,他就特想抽一根烟。刚找了烟,还没点上,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梁健心想,这会谁会来敲自己的门啊?打开门,只见指挥长翟兴业手中拿着一个大信封袋,站在门口春光灿烂地问:“还没睡?不打扰吧?”

    梁健说:“不打扰。”说着让进屋里。梁健很觉奇怪,指挥长翟兴业这么晚来拜访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翟兴业进了房间,不慌不忙,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然后找了角落的一张皮椅子坐了下来:“真是不好意思啊,让考察组的领导艰苦一下了。这种板房住着肯定不舒服,我们住了这么久才慢慢适应过来,开始的时候,怎么都睡不好。”

    梁健笑说:“没什么,艰苦一两天也就过去了。指挥长这么晚来我这里,找我有事吗?”翟兴业一听,就如刚刚才记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笑说:“差点忘记了,这个给你。”说着,就把那个信封袋双手递给梁健。

    梁健不敢就接:“翟指挥长,这是什么啊?”翟兴业说:“不是什么好东西,无非就是几包香烟。刚才我也给杨部委他们拿去了,考察组的成员都有。”翟兴业所说的“杨部委他们”,其实并没包括熊叶丽。

    有些礼物,大家都拿了,而你不拿,就是不尽人情。送一条烟,在当时也不算什么大事,只不过表示人家对你的尊重。这么晚了,翟兴业来敲门给他送一条烟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之前,他可能就是这样每个房间敲过来的。

    但梁健还是推脱着说:“翟指挥长,不用这么客气,我并不怎么抽烟。”翟指挥长说:“抽不抽烟不要紧,这不过是指挥部的一点心意,说实话,我们都已经很难为情了,吃饭让你们在食堂吃,住宿在板房住,实在是很过意不去。这点心意,其实也算不得心意,就是让考察组领导写考察材料的时候抽抽的,请一定要收下。”

    翟兴业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他能把一些平常人不大好说的话也说得非常恳切。梁健倒是不大好意思再推了。翟兴业见梁健犹豫,就见机把信封袋塞入了梁健手中。梁健从袋口看到里面是烟,也就不探头去看,放在了床边柜子上:“翟指挥长,太客气了!”

    翟兴业给梁健递了一根烟:“哪里算得上客气,应该说是我失礼才对啊!早在你来之前,我就从凯歌那里了解到你了。梁部长,既然是凯歌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白天,由于你们考察组刚来,下午又马上开始了考察,实在没有时间跟兄弟聊聊,说的也是应景的话,做的也是接待的活。兄弟感情方面,照顾不到,还望见谅。”

    梁健感觉翟兴业说话,还真是够直白、够诚恳,中午餐和晚饭看他喝酒也都很爽快,他应该是一个爽快的人物!对他不由有几分好感,就说:“既然翟指挥长跟金凯歌书记是朋友,就别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我本身就是跟着市委组织部来考察的,这是公事,翟指挥长以公事的方式接待,并没有错。而且你们这么热情,我们已经感觉非常周到了。”

    翟兴业说:“没有失礼就行。我听凯歌说,你以前在十面镇当领导,后来又到了区委组织部当领导?”梁健说:“哪里算得上领导啊,不过十面镇和组织部的确是我参加工作以来工作过的地方。”翟兴业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梁部长看年纪还很年轻吧?”梁健说:“二十八岁了。”

    翟兴业说:“年轻有为啊,二十八岁当了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可谓前途无量。”梁健说:“没有像翟指挥长说得那么乐观!”翟指挥长说:“梁部长现在在区里,如果能够更上一个层次,到市里工作,那么以后的前途将更加光明。”梁健说:“我到区里时间不长,再次调动的事情,不敢想。”

    翟指挥长说:“在官场,有时候机会来了就来了,你不想,机会却来光顾你,躲也躲不开啊!”梁健隐隐感觉翟指挥长话中隐含着什么意思,但他还不是很明朗,就说:“我这人运气向来不是特别好。”翟指挥长说:“怎么会不好呢!不好就当不上组织部领导了。梁部长,如果你不嫌弃,我倒可以帮你向市里的有关领导介绍介绍你。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市里很多领导都会喜欢,或者某一天就想把你调过去,放在身边工作。这样你的前途,就又开阔了一片天地。你是凯歌的兄弟,我很乐意为你介绍。”

    梁健听他这么说,就警觉起来。翟兴业是在许诺为他的仕途寻找伯乐。翟兴业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就因为梁健是金凯歌的朋友?不可能。官场上,都是讲利益的,无利可图,翟兴业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帮梁健的忙?梁健朝边上那个信封袋瞄了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翟兴业是想用给他引见领导,来跟梁健做交换。他要交换什么?无非就是在考察过程中,为他说好话。

    梁健明白了这一点,就委婉地道:“翟指挥长有这个心,我就很感谢了,不过一切还是顺其自然,有机会能见领导当然好,如果不行,也无所谓。”翟兴业说:“兄弟,你尽管放心,有我在,我肯定会帮你引见一些说话管用的大领导,对兄弟以后的发展肯定大有裨益。”梁健简单地说了声:“谢谢!”

    翟兴业见梁健表示感谢,就说:“兄弟,这次考察,你是考察组成员,真是太好了!”梁健看他会说些什么。翟兴业说:“长期在这里工作,也没有可以说说心里话的兄弟。你别看我在这里担任指挥组组长,是一把手。可工作其实很不好做,我们虽然是来援建的,可当地干部群众也不一定完全欢迎,毕竟生活习惯和工作方法不一样。对我们说不定会有这样那样的说法,比如,今天冲入我们指挥部食堂的女孩曾倩,就是其中之一。”

    翟兴业终于说到了正题上,梁健打起了精神来听。梁健尽管知道曾倩肯定是对指挥部某些领导有意见,但并不知具体的情况,如今翟兴业肯说,他正好了解一些情况,就问:“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情况?”

    翟兴业说:“她的父亲,原来是天罗乡的副乡长曾方勇。曾方勇前不久在工作途中,遇上山石坍塌,所坐的车子被冲入了山谷,被河水冲走之后,尸骨无存。这本是一起意外事故,但曾倩一直认为有人谋害了曾方勇。她一直陷入在悲伤之中,并多次上访,上面领导批示调查了,可她就是对结果不满意,四处找机会上访。”梁健问:“但这又跟我们指挥部有什么关系呢?”翟兴业说:“她认为有人陷害她父亲,跟我们指挥部参与指导的天罗乡小学有关系……反正情况是挺复杂的,但她所认为的,只是一个不通世事的女孩子的臆想。大家现在都说她肯定是精神有问题了。所以,明天她不管会说些什么,也请梁部长能够加以辨别,实事求是地进行考察。”

    梁健又想起了胡小英交待的“秉公考察、不歪曲事实,如实反映考察人员情况”这句话,但他想,翟兴业要的“实事求是”可能跟胡小英的实事求是,不太一样。实事求是,也有不同的两种,一种“实事求是”是“有事”,另外一种“实事求是”是“没事”。

    梁健说:“肯定,我一定会按照组织上的要求,实事求是地进行考察。当然,我只不过是给市委组织部打工的,关键还是杨部委等市委组织部领导的看法。”翟兴业说:“我知道,兄弟,这你就放心吧。”

    梁健说:“时间也不早了,翟指挥长今天陪了我们一整天,也回去休息吧!”翟兴业说:“行啊,兄弟你也早点休息!“

    梁健将翟兴业送出门外,翟兴业很大声的说了一声:“梁部长,早点休息。”梁健惊讶于翟兴业为什么要说的这么大声,有种唯恐他人不知的意思。梁健只好也说:“早点休息。”

    正在这时,斜对面的一间房间门打开了,随着灯光,熊叶丽从里面出来,看到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掩盖了自己的惊讶,道:“翟指挥长,怎么还没睡啊?”翟指挥长朝熊叶丽笑笑说:“刚跟梁部长聊了聊天,梁部长有个朋友,是我部队里的好兄弟,这次梁部长过来,我们好好聊了聊。”

    熊叶丽朝梁健疑惑地瞧了眼,又对翟指挥长说:“那敢情好啊,多聊聊,我去弄点水。”翟指挥长说:“开水不够吗?我让人给你送来!”熊叶丽说:“不是开水,我自己会弄,别劳烦大家了,都这么晚了。我先去水房。”然后,熊叶丽又朝梁健瞥了眼,向水房走去。

    翟指挥长走了之后,梁健回到了房间里,感觉熊叶丽刚才的目光里透着股不信任,难道她因为看到翟指挥长跟我在一起,就对我有了不信任?于是,他又来到了门口,等熊叶丽回来。熊叶丽说:“梁部长,还不睡?”梁健说:“熊处长,进来坐坐吗?”熊叶丽朝左右瞧了瞧,然后说:“不了,时间不早,明天还有工作,我想早点休息了。”梁健这才想起,已经很晚,自己这么晚请熊叶丽来房间,不免引人误会,就说:“那也是,早点休息。刚才翟指挥长来问了我他以前的战友工作和生活上的一些情况。”熊叶丽朝梁健看了眼说:“哦,我知道了。晚安。”

    熊叶丽躺在板房陌生的床上,心里还在砰砰跳着,刚才梁健竟然邀请她进他的房间,到底是想向她表明什么?是对她有意思吗?她不由想起,昨天在温泉浴池之中,梁健的双手揉过她肩膀和胸衣带子的情景……这么想着,血液又加快流动,心脏有些怦然而动。这么些年来,她已经多久没有为一个男人心跳加快了?作为一名有夫之妇,她为自己的这种反应感到羞愧!

    梁健拿起柜子上的大信封袋,将信封袋倒过来,让香烟从中溜出来。随着一条香烟滑了出来,几刀红色的人民币掉在了床铺上。梁健心里一惊,又是钱!梁健对别人送钱最为敏感,也最为反感!

    一旦接受了别人的钱,那你就算是被别人捏在了手里。他可不想因为几万块钱,失去一个人自主行动的自由!他拿起了手机,打给了翟兴业:“翟指挥长,信封袋里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你忘在我这里了吧?”翟兴业说:“梁部长,没有啊,我的信封袋里只有一条烟啊,聊表心意而已,其他没有任何东西。梁部长,你可能弄错了吧,会不会是你自己的啊?”梁健说:“不可能啊,肯定是你的。”翟兴业说:“梁部长,早点睡吧。我也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明天才好给考察组领导提供更好的服务啊!就这样啊,梁部长,明天见!”

    梁健说:“指挥长,等等……”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梁健心想,刚才翟兴业说要早点睡的意思,就是不让他再去还钱的意思了!如果这时自己这么闯过去,翟兴业要是执意不承认,让别人看到,反而会留下不良影响。该怎么办?

    梁健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别人送来的钱烦恼了。梁健瞧着散在床上的钱,心道,这一张张的主席像到底为什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耳际突然响起了翟兴业的那句话“刚才我也给杨部委他们拿去了,考察组的成员都有”。难道,熊叶丽也拿到了钱?

    梁健赶紧将钱和烟,重新塞回了信封袋。拿起手机,给熊叶丽发了一个短信:“熊处长,睡了没有?”熊叶丽本就难以入眠,听到手机响,拿起来一看,见是梁健,心跳加速!熊叶丽想,梁健这时候发短信来,会是什么事情?看到短信,脸上就有些发烫,这么晚了,问我有没睡,他想的是什么啊!

    她本想不回了,可翻了个身,还是忍不住回复道:“被你吵醒了!”梁健看了,脸上露出笑来,发了一句:“有件事想问问你。”他想问什么?熊叶丽回道:“问吧。”梁健:“你有没收到信封袋?”熊叶丽回道:“什么信封袋?”

    梁健奇怪,翟兴业连自己都给了,难道熊处长反而没给?这怎么可能!他知道,官场流行的贿赂,一般都不可能只贿赂一个人,而是会贿赂一大片,特别是像他们这种考察组,搞定一个还不能确保,必须把整个考察组搞定,才会让整个组都为你说话。这也是为了什么,有时查处一个领导干部,却牵出一整条藤的腐败分子的原因。

    梁健心想,她该不会有意隐瞒自己吧?熊叶丽看到梁健没有了下文,又急着发过来:“到底是什么信封袋,我没有收到!”看起来,熊叶丽不是有意骗自己,他就说:“如果你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那么就来我房间吧!”

    熊叶丽心想,你这个梁健,也实在太胆大包天了吧,竟敢以这种方式来引诱我!熊叶丽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往梁健房间里钻,后果将不堪设想。熊叶丽发短信:“我才不去你那里!”梁健以为她懒得动:“那我来你这里!”

    熊叶丽见梁健还真没完没了了,感觉梁健是在戏弄自己,发了一条:“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梁健看到这硬邦邦的一句,只好作罢。看着这个信封袋,明天该怎么处理,脑袋里简直一团浆糊。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梁健想,难道熊叶丽又改变主意,想来自己房间了?一看却不是熊叶丽,而是金凯歌。

    金凯歌说:“梁健,听说你已经在我那翟老兄的指挥部考察了?”梁健说:“是啊。”金凯歌说:“刚才,老翟跟我打电话了,说跟你聊了会天。”梁健说:“是啊。”金凯歌说:“你怎么都是‘是啊’、‘是啊’,老翟这个忙你要帮一下的。”

    梁健看着柜子上那个大信封,想到里面的几万块!梁健说:“金书记,你对老翟很了解吗?”金凯歌那边顿了下,才说:“以前在部队睡上下铺,对他一天打几个呼噜都知道,转业到了地方,工作方面就不在一起了,但他的为人应该还算是了解的。”梁健问:“你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金凯歌说:“认真,有魄力,讲义气。但也有点色!”说完,金凯歌在电话那头笑了。

    梁健回味着金凯歌的评价,觉得也不无道理。“认真”是有的,否则也不会走上援建指挥部指挥长的位置,干部一到处级以上,工作不认真的少之又少,当然认真的内容是不同的,有些人认真地对待业务工作,有些人认真的服务领导,有些人认真的敷衍应付,反正“认真”是一种基本态度。“有魄力”也是有的,如果没有魄力,他也不可能给梁健送钱,不知他给杨部委送的又是多少!讲义气,看得出来,有魄力的人一般都多少讲点义气,喜欢称兄道弟。还有就是有点色,梁健脑海里猛然冒出了一幅画面:天罗乡食堂中,一个漂亮女服务员每次都是在翟兴业旁边上菜,手臂还有意无意地碰到翟兴业的手臂,漂亮女服务员有时候还拿媚眼瞄一下翟兴业,翟兴业装作浑然不知……

    梁健说:“看来,金书记对自己的朋友还是很了解的!”金凯歌说:“还算说到点子上了吗?你现在是考察组的领导,听到的,跟我评价的有些相近?”梁健说:“八九不离十吧。”金凯歌说:“那么就关照一下他!我认为,翟兴业这样的人应该上,他具有当一把手的能力!”梁健说:“组织上应该会考虑的。”金凯歌说:“不过,他好像还有些麻烦。他跟我说,有些人在跟他作对,特别是在考察期间捣他的蛋。”梁健说:“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

    金凯歌说:“有机会的话,一定麻烦兄弟帮帮忙。你也知道,我不是个喜欢求人的人,只是对于翟兴业,我真是让不转啊。在部队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就是残疾人一个了,具体的,我就不在电话里跟你细说了,希望兄弟帮个忙。我会记在心里,翟兴业也会记在心里!”

    金凯歌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钻营,喜欢搞关系的人。但在关于翟兴业的事情上,他已经是第二次亲自跟自己打招呼了。梁健原本还以为金凯歌变了,其实金凯歌没变,只是情况有些特殊,因为金凯歌欠了翟兴业的情,而且还是大大的欠了他的情,如果没有翟兴业,可以说就没有现在的金凯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渊源,如果梁健是金凯歌,肯定也会永生难忘的。

    内心里,梁健很想帮金凯歌这个忙。但一个问题又冒了出来,那就是:翟兴业肯定有问题。否则他无需这么四处活动,既让金凯歌提前打招呼,现在又直接上门送钱。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只有在心虚的时候,才会想着去四处打点。所以,翟兴业肯定是多多少少有问题的。

    只是这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呢?中午冲进指挥部食堂的女孩子曾倩,应该掌握了某些情况。明天曾倩就会来反映情况。梁健真有些为难了,如果曾倩真的来反映了翟兴业的问题,到时候恐怕自己想要帮助翟兴业也困难。杨部委跟翟兴业似乎走得很近,但熊处长却是杨部委的反面。熊处长对于女孩子反映的问题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接了金凯歌的电话之后,梁健头一次对于翟兴业的态度有了些模糊。“秉公考察、不歪曲事实,如实反映考察人员情况”,梁健发现,真要做到这句话,实在并非易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