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心欲动〕〔诱爱娇妻:老公宠〕〔神级龙卫〕〔六零军妻养成〕〔冷血军妻,撩你没〕〔重生之军嫂撩夫忙〕〔至尊小仙医〕〔赤龙破天〕〔杀神永生〕〔重生娱乐圈女神:〕〔寒夜刺客〕〔邪君的第一宠妃〕〔农门药香〕〔乡村艳福〕〔无敌杀手俏总裁〕〔国民男神狠强势:〕〔都市绝品仙医〕〔快穿之一叶偏舟〕〔机场少女养成手册〕〔夺舍穿越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213章风光无限
    已是仲夏,随行衣物单薄,倒是方便。 梁健拎一个小旅行包,再加一个小型公文包,可谓轻装上路。

    天气炎热,梁健原本想短装出行,但仔细一想,无论如何,此次出去考察代表的是市委组织部,仪表还是得注意的。于是,他换了一件翻领的白色t恤和一条米色休闲裤,脚蹬一双浅棕黄皮鞋,严谨中带着休闲,却又不显太过随意。

    街道市委组织部通知,考察组所有人员先到市委组织部集合再出发。周强强开车将梁健送到了市行政中心。

    市行政中心,坐落在凤凰景区东面,依山傍水,是新建的。以往,市委市政府的办公室场所,称为市委大院或者市府大院,到了20世纪初,称呼一律改为行政服务中心。这种称呼更与时俱进,更亲民,符合近年来政府向服务型转型的趋势。

    实际上,当你真的站在行政中心大门口,却不免会怀疑这“服务”二字。在行政服务中心的入口处,两位保卫毕恭毕敬地站立着,等梁健的车驶近时,他们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作了让车子停下来的手势。周强强踩着刹车,让车子慢慢滑行,并飞快地从副驾驶室的储物柜里拿出了一张蓝色通行证,晃了一下。一个保安向他们招招手,电子门缓缓开启。周强强说:“市里管得严。”梁健心想:一般的车都进不了市委市政府大院,市级机关跟百姓的距离可真是远啊!当然,这些话他不好对周强强说。

    车子在市委大楼前的门厅停了下来。梁健从车上跨下来,从后备箱拿了包。周强强问:“梁部长,要我等你吗?”梁健说:“不用,你回去吧。市委统一安排去机场了。”周强强说:“那好吧,一路顺……”周强强本想说“一路顺风”,话到嘴边,他眼珠一转,机灵地改成了“一路平安”。

    在镜州,对于送行的祝语挺有讲究。坐铁路和汽车,说“一路顺风”没问题,但遇上坐飞机,就不能说“一路顺风”,飞机在天上,最怕风大、气流大。所以,对坐飞机来说,“一路顺风”算不得一个好的祝福。梁健当然注意到了周强强的改口,只是,对于这些讲究梁健并不十分在意。有一句话说:乘车坐船三分命,祝语无非是讨个口彩。人的命数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轻易改变。所以,他更信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

    不过,看着周强强的机灵,他还是心情蛮好,说:“辛苦你了,回来后再见。”

    周强强的车刚开走,一辆黑色大众passat轿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人,身穿黑色西裤、白色短袖,衣着打扮非常的机关。梁健心想,还好自己没有穿着短装过来,不然就太不正式了。

    司机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一个大箱子,男人一声不响地接过,急匆匆往大厅里赶。

    梁健看着他比自己庞大许多的拉杆箱,心想:这人难道也是赴川考察?

    男人的目光短促地掠过梁健小巧的旅行包,匆匆朝里面走去。看着那人行色匆匆的样子,梁健不紧不慢地跟着。在电梯口等电梯时,梁健看看他的行李,微笑着问道:“请问,你也是市委组织部……?”男人的目光手电筒般把梁健上下照了两遍,说:“是啊。你,也是?”梁健说:“对啊,被抽调赴四川的考察组。”男人紧绷的脸这才稍稍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那,我们是一个组的。我也是从县里抽调上来的。”

    电梯门开了,两人进了电梯。男人说:“我是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我叫冯斌。”梁健听他自报家门,连职位也说全了,心想,这人官瘾不小。

    梁健微笑着自我介绍道:“我是长湖区委组织部的,梁健。”

    冯斌没听说过“梁健”这个名字,市委组织部召开的会议上也没见过这张脸。见他只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非常年轻。心想:看来,长湖区是派了个中层干部过来。便朝他点了点头,很有优越感的说:“你是长湖区组织部干部科的?”

    梁健听他这样问,目光温和地滑过冯斌明显带着优越感的脸,笑了笑,说:“算是吧。”

    男人又问:“干部科科长?”

    梁健摇了摇头。

    男人点点头说:“哦,我记得你们干部科科长叫姜岩。你是副科长?”

    梁健又摇了摇头,男人的目光透着一丝深秋寒霜般的凉意,在梁健脸上顿了顿便移开了。心想:原来是个一般干部,长湖区也真是的,竟然派个一般干部来参加市委组织部的考察组!真是不知轻重。

    电梯“叮”了一声,门打开了。

    梁健虽然担任长湖区委组织部副部长,但到市委组织部却只来过一次,那还是在刚上任不久,来参加市委组织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之后,他开始坐“冷板凳”,暂停分管干部工作,市委组织部的业务会议,一直都是朱庸良亲自参加。

    因为只来过一次,梁健对于市委组织部科室的分布情况,不甚了解。正好,冯斌对于市委组织部似乎非常熟悉,驾轻就熟地在前面走着。梁健便跟在冯斌后面。心想:也好,跟着他也不用一间间办公室去找了。

    冯斌走进了一间虚掩着门的办公室,梁健在门口停了停,看清门上贴着“干部二处”的牌子。通知是说让他到干部二处报到,便想:应该就是这里。跟着冯斌走了进去。

    冯斌一进干部二处,那表情,仿佛吹了一夜春风,万物解冻,生机盎然:“各位领导,大家好。好久不见了。”

    二处的人,见他进去,也都站了起来。

    一个女人悦耳的声音说:“冯部长,你也不抽空来看我们,当然好久不见了。”

    冯斌一张脸笑的如一朵盛开的花,连声音里都浸透了欢乐,说:“熊处长批评得是,我要检讨,我要检讨。”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说:“熊处长,要不,你也抽一根?”

    熊处长摆着她葱白似的纤纤玉手,说道:“你知道我不抽烟,却偏偏拿烟出来,分明是不关心人家的表现啊!”

    另外有人说:“冯部长,熊处长不抽,我们要抽的。”

    冯斌赶紧拿着烟跑到说话的干部面前,分烟:“樊处长说的是,我们抽烟,还有刘处长。”

    熊处长看到冯斌身后的梁健,问道:“这位是?”梁健这才看清干部二处处长熊叶丽。熊叶丽跟他印象中一般的机关女性有很大不同,她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人。

    她穿了一件粉色短袖衬衣,胸口处一圈狭长花边,衬得白嫩丰满的胸若隐若现,内敛却也不失性感。黑色的a字裙越发衬得她一双雪白的腿,直而且修长。不过,她最大的优点还是皮肤,无论是颀长的脖子,还是最藏不住岁月的手指,每一处肌肤都白嫩细腻,就像古文里说的,仿佛凝脂白玉。梁健不由自主地拿她跟阮珏相比,论相貌,两人可以说是不分伯仲,但在皮肤方面熊叶丽却要略胜阮珏一筹。

    看到梁健惊讶中透着惊艳的目光,熊叶丽却不以为然。美女,总是在惊艳和嫉妒的目光中成长起来的,对于相似的目光,她们的免疫力很强。

    梁健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收束心神,说:“我是长湖区组织部的梁健。”

    熊叶丽笑了。她的笑容淡淡的,仿佛梨花上的露水,清透却易逝。她说:“哦,是梁部长啊。快进来坐。”

    听到熊叶丽称呼梁健“梁部长”,冯斌发到一半的烟停在空中,转过脸来说:“熊处长,你弄错了,他是梁健,不是梁部长。”

    熊叶丽有些愣了,又问梁健:“你是梁健吧?”

    梁健笑笑说:“是的。”

    熊叶丽舒了一口气,转向冯斌说:“冯部长,你弄错了。他是梁健没错,可是梁健就是长湖区组织部副部长啊。所以,梁部长的称呼没错。”

    冯斌这才知道是自己弄错了。先前等电梯时,他问梁健是不是干部科的,梁健的回答是“算是吧”,模棱两可。后来问他是不是科长、副科长,他都否认了。冯斌便认定了他是一般干部,因为梁健实在太年轻,所以他压根没想到他有可能是副部长!

    梁健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这样的年龄,在冯斌看来,是不可能当上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的,冯斌本人在基层摸爬滚打了十五六年,才在今年终于爬上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职位。可以说,从心理上,他就排斥梁健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为副部长的可能性。

    然而,现实却是喜欢恶作剧的。冯斌脸上挂着难堪,对梁健说:“梁部长,你这是不上路啊,我认错了,你也不说一声。”

    梁健说:“一样,一样。什么副部长不副部长,叫我梁健就行了。”

    这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熊叶丽接起电话,说:“杨部委,他们已经到了。好的,我们到小会议室……”挂断电话,熊叶丽对他们说:“冯部长、梁部长,还有樊处长,我们一起去小会议室,杨部委说,走之前还要跟我们碰个头,有些注意事项要说一说。”

    四人来到了市委组织部的小会议室。倒了茶水,刚刚坐定,有一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矮胖身材,头顶微凸,走起路来略显吃力。他左手拿着一个茶杯,右手拿一个黑套手机。将茶杯和手机都放在了桌子上,坐下身,他看起来才轻松许多,抬起脑袋,看了看梁健他们,点了点头说:“你们好啊!”

    梁健想,他应该就是市委组织部部委杨小波了。听“杨小波”这个名字,他原本以为是纤细瘦弱型,没想到是矮胖敦实型,心里很有些落差。不过很多名字都是这样,名不副实。冯斌赶紧说了:“杨部委好啊,领导气色不错啊。”梁健也说了一句:“杨部委好!”

    杨小波朝冯斌笑了笑说:“气色好什么啊!昨天喝伤了,现在是面色苍白!”冯斌说:“领导怎么提前伤了啊,这次我们到四川喝酒的任务很重啊,领导先伤了,叫我们下面的人怎么办?”

    其他人都笑起来,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这次虽说是考察,但大家心里多少都有些把它看作一次放松的机会,因此也就乐于开几句玩笑话。

    副处长樊如说:“冯部长,这次出去重点还是要靠你和梁部长的!你们要为领导挑酒啊!”冯斌赶忙说:“我酒量不行啊,樊处长。”杨部委说:“我们冯部长总是很谦虚的,我早听说了,你在南山县组织部,酒量是排的上号的。太谦虚也不好……”

    他们聊天的时候,干部二处处长熊叶丽打了一个电话,她说:“杨部委,金超秘书说,他在书记那里,还有点事情,好了之后就马上过来。”杨部委说:“哦。谭书记还找他有事啊,那我先开始好了。”

    杨小波说:“这次,经市委同意,市委组织部派出一个考察组,赴四川对镜州市援建指挥部的有关领导干部进行考察。市委组织部经过精心挑选,确定了六人考察组,我先把考察组的组成人员,介绍一下。考察组组长由我担任,考察组副组长两位,一位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熊叶丽同志,还有一位是市委办综合二处副处长金超……”

    梁健听到“金超”这个名字,颇觉耳熟,不过一下子却又记不起是谁。

    杨小波继续介绍了三个成员,就是樊如、冯斌和梁健。杨小波介绍完了之后,又说了些这次考察工作的重要性。援建指挥部,是镜州市派往四川地震灾区的一个指挥部,负责在那里的援建工作。那批干部派去已经一年半时间,第一批即将要回来了,在回来之前,由市委组织部对他们的工作实绩和表现情况进行实地考察,更全面深入地了解援建干部情况。对于那些表现突出的干部,还要提拔重用。这次考察会涉及到一些干部的升迁问题,因此显得尤为重要。

    听完了考察工作重要性之后,二处副处长把一张表格发给了大家,上面是要接受考察的人员名单。其中涉及到市管干部3人,梁健看到金凯歌要求他关照的市建设局副局长、援建指挥部指挥长翟兴业,他排在第一位,其他有市水利局副局长夏强、市水利局水文站站长洪贤,基本都是建设水利口的干部,他们在镜州市援建指挥部中分别担任副指挥长和水利组组长职务,县区也有派在那里的干部,这也是让南山县和长湖区派副部长去的原因,看看自己县区管理的干部在那里表现如何。

    杨小波又指出,县区两位副部长,重点还是帮助市委组织部考察组做好对市管干部的考察工作。梁健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就是让县区副部长给市委组织部打工。南山县的冯斌没有意见,他当然也不好提什么。他想,考察不过是走个形式,写个考察材料而已,领导真正要用哪个人,还不早就定好了?!

    最后杨小波说:“此次去考察,市援建指挥部和当地党委政府,肯定会热烈欢迎我们,接待方面肯定也是热情周到。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这是魏部长对我们提出的纪律要求,大家都是组工干部,不该拿的不拿、不该做的不做、不该说的不说,这些道理大家都懂,但出发之前我还是要说上一句,给大家提个醒。”

    杨小波讲得差不多了,市委办的金超还没有来。熊叶丽皱了皱眉说:“金超是怎么回事?我们本来可以出发了,如果遇上堵车,可别误了飞机的点。”熊叶丽这样的大美女,发起脾气来,却也很有几分威慑力!

    杨小波的脾气却似反而比熊叶丽好,说道:“人家是市委书记秘书,大忙人。我们等等就等等吧!”

    听说是市委书记秘书,梁健的耳朵竖了起来。那天晚上在电影院,阮珏说过她的男朋友是市委书记秘书,再想到“金超”这个名字,似乎便是阮珏男友的名字。只是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挥出的拳就砸中了市委书记的秘书?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梁健看到了那个人的脸,愣了一下,这人的确是阮珏的男友,错不了。那张在凤凰景区昏暗灯光里愤怒相向的脸,在“蓝吧”里争锋相对过的脸,他不会记错。看来,阮珏并不是开玩笑。她的男友真是市委书记秘书。

    梁健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平白无故地得罪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后果有多严重,也只好自己掂量。不过,仔细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好怕,他虽然得罪了金超,但出发点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女友,如果金超有脑子,有胸怀,应该不会介意他的所作所为。但对于金超的胸怀,梁健并没有自信。

    金超来到了杨部委身边坐下,说道:“不好意思,谭书记找我有点事,迟到了,大家已经开始了吧?”他虽说“不好意思”,脸上却并没有抱歉的表情,似乎大家等他是理所当然的。

    杨小波说:“正常、正常,书记的事最大嘛!”其他人也开始附和。只有熊叶丽和梁健没有随声附和。熊叶丽见大家都因为金超的身份,对他忍让三分,甚觉无趣,看到梁健不鸟金超,心想,这个梁部长倒有些特别。

    梁健这时正好瞥了熊叶丽一眼,熊叶丽便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杨小波说:“金处长,其他我都不说了,你都了解,就是这次我们的考察组人员,我再给你介绍一下,熟悉熟悉。”杨小波就介绍下去,金超就像一个领导般,跟每个被介绍的人点了点头,派头十足,连眼神都是居高临下的。

    当杨小波介绍到梁健时,金超才正式看了梁健一眼。一下子,他的目光仿佛被什么粘连住了。看着他毫不避讳的带着敌意的目光,梁健倒无所谓了。不管之前他们有过什么误会,今天既然在一个组里了,那么既来之则安之,他落落大方地朝金超点了点头。没想到,金超闭了闭眼,恍如避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般,嫌恶地移开了目光。梁健也不在意,目光在其余诸人身上飞快滑过,停留在身前的

    介绍完了之后,市委组织部部委杨小波说:“时间也已经不少了,离上飞机也才三个小时了,路上最顺利也得用一个半小时,我们最好还是早点出发吧。”离开办公室时,金超又朝梁健横了眼,眼中是那种冰冷的仇恨。梁健发现了,原本对这趟四川之旅,还抱着些许期待,这下,看来,这个期待别变成灾难就已经不错了!

    出了会议室,干部二处的熊叶丽和樊如,回办公室去取行李,梁健和冯斌到电梯口去等他们。冯斌说:“这次我们的规格真是高了,连市委书记的秘书都出动了!”梁健瞧见冯斌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过来,而是跟着杨小波部委去了他办公室。梁健有种隐隐的不安。

    过了一会儿,熊叶丽和樊如也来到了电梯口。熊叶丽说:“我们到下面车里等他们吧。”一辆别克商务车,已经停在市委大楼的门厅前。梁健他们都上了车,此行只有熊叶丽一个女人,熊叶丽就选择了副驾驶室一座。

    梁健坐在了驾驶员后面的位置,无意间瞥见熊叶丽洁白如玉的脖子,以及粉色衫衣下若隐若现的皮肤,梁健的目光有些难以移开,熊叶丽的皮肤真是一绝。

    只听冯斌道:“熊处长,这次我们的考察组规格还真够高的,连市委书记的秘书都跟我们一起去了。”熊叶丽说:“金超秘书,也只是副处长,不过是副科级。他的加入考察组,并没有提升考察组的规格。”冯斌说:“那是,只不过金超秘书的岗位突出,他的加入说明了谭书记对这项考察工作的重视。”熊叶丽没再回答他,看起了手机。

    梁健心想,看来熊叶丽对金超的印象不是特别好。这倒是让他有了稍稍的安慰,对这个漂亮女处长的印象也好了许多。

    杨部委也下来了,但金超并没有跟他在一起。梁健心想,难道金超不去了?如果真是这样也挺洪,省得老看到金超这种第一的眼神。他见到金超时的那丝尴尬,还因为金超的女朋友阮珏,前不久就在电影院中用手帮助自己解决了生理需要。为此,他看到金超就有种诡异的感觉。

    那天看完电影,梁健本来想要跟阮珏再呆一会,但阮珏却急着回去了。梁健一直没有弄清楚,阮珏为什么要这么做?最后,他只好用自己所谓的“特定定律”来解释了,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空间,作出了特定的事情。如果换一个时间,就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因此,离开电影院后,阮珏就赶紧走了。

    想到阮珏,梁健心想,金超对自己有些恨意,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揍过他,还沾过他女友的便宜,虽然后者金超不一定知道。可以理解是可以理解,但最好是不用理解,见不到金超最好。

    杨部委却说:“金超也去拿行李了,马上就下来了!”熊叶丽说:“金超老是让人家等他,杨部委今天你的耐心还真好!”杨部委说:“我以前耐心不好吗?”南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冯斌拍马屁说:“杨部委一直耐心都很好啊!”熊叶丽说:“也不见得。”杨部委呵呵笑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一个领导干部对另一个干部是否有耐心,一般都是一句这种耐心值不值得而定的。比如,你让市委书记对一个科员有耐心,是不可能的,因为按照官场的逻辑,官职更高,他的时间也更宝贵,或者说,谁让谁等本身也是地位和秩序的象征。一般开会,官职越高就越最后出席。出门也是一样,一般职位最小的,都先下去在车里等待领导。你不可能要求领导来等你!

    但有时候,也有反常的情况,比如今天的杨部委两次等待金超,就是一种反常。杨部委,已经解决了副部级组织员,因此是副处级领导干部,而综合一处处长的金超,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副处级等副科级,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但从另外一个方面看,这种“反常”又是“正常”的,那就是值不值的问题。杨部委认为等金超是值得的,金超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只要他在市委书记谭震林身边,适时的吹一下风,说几声杨小波的好话,这几分钟的等待就全部回来。

    五六分钟之后,金超终于下来了。这回他连一声“抱歉”都没有。不管这么说,总算是起程了。

    车子刚开了几分钟,杨部委就说:“这次出去,我们也有六个人了,我们简单的分工一下。熊处长,你负责与援建指挥部的联系,他们会派人到成都机场接我们,时间和出口,就由你来负责了。”熊叶丽说:“没问题。”杨部委又说:“樊如,你就负责管好我们随身携带的考察材料,基本情况表和考察书写用纸发放回收等由你负责。还有冯部长,请你负责一下与援建指挥部对接谈话人员安排等。”两人也都说好的。这些都是挺方便的活。

    最后杨小波说:“梁部长,你嘛,就当我们的后勤保障员吧。负责一下行李的托运,搬上车、搬下车,以及一些土特产的携带等吧。”梁健心想,这不是等于干苦力活?每个人的行李,不是由每个人拿就行了?但前面几个人都服从杨小波的安排,如果自己提出异议,也就等于是挑战杨小波的权威了。梁健说:“没问题!”

    坐在后排的金超朝梁健投来幸灾乐祸的笑。梁健虽然背后没长眼睛,但如芒在背的感觉却是如此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