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唐朝工科生〕〔网游之至尊神猎〕〔幽冥通宝〕〔御鬼者传奇〕〔半月天使〕〔兽黑狂妃:皇叔逆〕〔重生七零美好生活〕〔巨星泰瑞克〕〔我真的不开挂〕〔怀扇公子〕〔圣骑士盟约〕〔一界一生之嫫铩〕〔重生之将门虎女〕〔龙血武魂〕〔龙血丹帝〕〔海贼之掌控矢量〕〔玄天神帝〕〔校花的无敌兵王〕〔大明钉子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92章阴阳两面
    梁健分管干部工作被叫停,给姜岩心理上带来了极大满足。他在朱庸良的直接领导之下,主持全区正科级领导干部预备人选推荐选拔工作。这项工作,经历了那次意外之后,依然按部就班地向前推进。唯一让姜岩觉得不爽的是,那次民主推荐的结果,梁健的得票竟然很高。

    姜岩来到朱庸良办公室汇报推荐结果,说:“这也真是太滑稽了!梁健在推荐大会上捅了个大篓子,没想到还给他捅出好处来了,竟然有这么多人推荐他,这些推荐他的人,我看,恐怕是脑子浸水了!”

    朱庸良不动声色地瞥了姜岩一眼,心中暗笑:姜岩以前在他面前说话都小声小气,如今暂时代管干部工作,竟油然生出一股霸气来了!看来权力还真能改变一个人!

    从姜岩的话里,不难听出他对梁健的成见。姜岩虽然工作魄力不如梁健,但业务水平还算深厚,在组织部时日也长,若能与梁健互掐,说不定不相上下。朱庸良忽然有了一种安全感。

    权力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无论是在一个部门,还是一个地区,站在权力顶峰的那个人,虽然整日里谈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但内心里,也许并不一定乐见下面和谐团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时候,下面的人斗来斗去,相互牵制,形成角力,对最高的权力者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下面的人互相不服,就只有服从上面,倚靠上面。这也就是为什么那部流行电视剧《宰相刘罗锅》,手握江山的皇帝为什么明明知道和珅巨贪巨腐,却始终放他一马,让他和刘罗锅,分站两旁。

    这就是权术。

    朱庸良笑容淡定:“这些人并非脑子浸水,他们精明着呢,他们是有目的的!”

    “有目的?”姜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看到姜岩茫然的目光,朱庸良不免有些得意。他能将干部工作委以姜岩,并不是因为姜岩有什么大才干,恰恰是因为他没有大才干,姜岩和王兆同其实有些相似,情商和智商都比较一般,这种人听话,容易掌控。不过,权力可以改变人。看着姜岩突然狂妄起来,朱庸良觉得有必要提醒提醒他,要让他知道,若不是他朱庸良信任,他姜岩什么都不是。

    朱庸良瞟一眼姜岩,不露喜怒地说:“正因为梁健那天出了纰漏,他的的票反而高了。很可能,原本不想投他票的人,因为形势变化也把票投给了他!就像你说的,这次篓子还被他捅出好处来了。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让万康和我这两个坐在主席台上的人出了丑。总有一些人,看不得我和万康书记好,而这些人就会投梁健的票,所以,梁健得票多,是正常的!”

    姜岩一听,觉得朱庸良分析的很有道理,边说:“原来如此!朱部长,经你这样一分析,还真是让我大长见识了!”

    朱庸良说:“姜岩,你在干部科工作也有段时间了,部委也正考虑你下一步的发展,但是,正因为你干业务工作干得时间长了,有些思路反而有些局限,在这方面,你要向梁健学习,他这个人思路宽,想法有魄力,在工作上能出奇招。这个时代,从中央到基层,都整天在说要创新理念,创新思路,思路决定出路。所以,姜岩,如何提升眼界和思路,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姜岩其实自视甚高。在干部科科长职位上待得久了,他接触的都是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在内心里,他觉得自己的工作能力足以胜任副科级领导职务,甚至可以说绰绰有余。突然被朱庸良这么一说,这几天的意气风发忽然大受挫折。心道:没想到,梁健还真有些实力,虽然朱部长不喜欢他,却还是如此认可他,若哪一天朱部长想法变了,想要重用他,自己岂不是又被他骑在下面?不行,绝对不能让梁健东山再起!姜岩问:“朱部长,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做点手脚,将梁健的推荐票数拉下来?让他进不了正科级预备人选的初步名单了!”

    朱庸良严肃地看了姜岩一眼,语气有点严厉地说:“姜科长,作为一个干部科科长,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我知道,将梁健从初步人选名单中拿掉,动动手脚,并不难做,问题是,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有没有后遗症?依我看,若我们简单操作这件事,有些领导,比如胡书记肯定第一个就会怀疑,为什么梁健的推荐票会这么少?万一,哪个领导认真起来,说要看看我们的推荐票,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人事问题是每一个领导都关心的重要问题,姜岩,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这件事,关键还是要胜在思路!”

    姜岩的想法直接被朱庸良否定,加上刚才朱庸良就批评他思路不开阔,一时信心全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巍颤颤地问:“朱部长,那我们难道就这么眼睁睁让梁健进入正科级后备人选名单?”

    朱庸良冷笑一声说:“姜岩,我们推荐梁健,推得越厉害,梁健进入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正式名单的机会就越低。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姜岩奇怪道:“这怎么可能啊!”朱庸良不耐烦的说:“这个推荐出来的初步人选名单,明天就要上常委会讨论,你抓紧时间,按照以往的步骤准备妥当,别出了差错。明天常委会上,你跟我去,你汇报结果,我来作说明,到时候你有机会亲眼看到,梁健这个名字是怎么被划掉的!”

    听到明天有机会参加常委会,姜岩兴奋异常,甚至有些情不自禁地颤抖。这是他第一次代表组织部到常委会上汇报工作,从此,那些高高在上的,平时没有什么交集的常委们都将记住他的脸,这对他今后的提拔任用绝对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想到能够亲眼看到意气风发的梁健如何被从名单中剔除,长久以来淤积在心中的关于梁健的愤恨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

    接下来的一整天,姜岩的身体仿佛上了发条般,一直处在兴奋状态。

    坐不下来,他就召集科室人员开了个会,宣布:“明天有常委会,今天我们要通宵加班,把该准备的资料都准备好!”副科长凌晨听说又要加通宵,极为不满,说:“姜科长,这么点事,有必要通宵加班吗?”姜岩毫不示弱地说:“这是部里的规矩,是朱部长亲自定下的规矩,你们也不是第一天来上班,关于纪律问题我就不再强调了!”

    科员肖远说:“姜科长,没必要通宵吧?现在到处都讲效能建设,组织部更应该首当其冲,老是通宵加班,实际上是一种思维定式,其实没有必要。上次推荐会,需要准备的材料比明天常委会的资料多得多,梁部长都没让我们加班,工作不是照样完成得很好?”

    听肖远称赞梁健,姜岩不由怒气上涌,说:“还说呢,那次推荐大会,梁健给万书记准备的材料,不是缺张少页了,还害的领导出洋相,这样的结果叫好?”

    凌晨不服,反驳道:“姜科长,那天说明材料缺张少页,跟我们有没有通宵加班有半毛钱关系吗?”

    姜岩看手下人不服,心下烦躁,口气也重了,说:“怎么没有关系?如果通宵加班,准备时间充分,哪里还会出这样明显的纰漏?以前我们每次有重大事情前都通宵加班,出过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错误吗?这主要还是准备不充分,检查不仔细的原因。”

    凌晨说:“姜科长,你应该没记错吧?那天若不是你扭到脚腕,没及时把推荐表等资料送到会场,梁部长就不用跑出会场帮忙,也无须把说明材料交给别人保管!即便他准备的资料中真少了一张纸,他可能也有时间发现,而且奇怪的是,同样是他准备的两份材料,经过某人之手的那份材料恰恰就缺张少页了,而另一份材料却完好无损。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某些人动机不良,搞小动作,存心要梁部长好看。姜科长,你觉得我分析的是否有道理?”

    凌晨话中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他说的,那个动机不良,搞小动作的“某人”,是车小霞。

    原本在座位上深思凝滞,不言不语的车小霞,忽然“啊”地一声,从椅子上腾起身子,跑出了科室。

    姜岩恼火,提高了声音道:“凌晨,任何事都要讲证据,别整天含沙射影的乱说!车主任的状况你不是不知道,你最好别去刺激她!”

    凌晨反驳道:“姜科长,她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 ,可不是被我刺激的,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她之所以从一个人见人爱的美女变成今天这副模样,恰恰是被部里动不动就通宵加班的做法给刺激的!姜科长,这一点,你应该不会否认吧?”

    姜岩听凌晨侃侃而谈,心里十分不爽,但对于车小霞的事却也不敢否认,只叹了口气说:“这个我也没办法,这是部里的规矩!”

    凌晨心想:你作为干部科科长,不肯挑担子,还整天无事忙,只想着自己的前程,为了让领导看到你的好,拉着我们大家做垫背的,陪着你通宵。心里来气,说:“怎么就没办法,梁部长不是就有办法嘛?我觉得梁部长的想法是对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是否加班得看情况而定。”

    姜岩看凌晨出语完全不顾他的面子,忽然爆发了:“凌晨,我想提醒你一点,梁健现在是待罪之身,对干部科的工作无能为力。若你真觉得干部科不好,梁部长好,那你就去跟着梁部长好了,没人会阻止!若你还是留在干部科,那就得服从干部科的安排。”

    凌晨年轻气盛,对姜岩的蛮横做法根本不服气,说:“跟着梁部长,就跟着梁部长!”说着“豁”地站起来。肖远见场面彻底搞僵,有些失控,怕事情搞大了对凌晨不利,便用手拉了拉凌晨的手臂,说:“有话好好说!”

    被肖远劝阻,凌晨也稍稍冷静下来,重新坐了下来,心里却仍是气鼓鼓的。姜岩也憋着一肚子气,一时间,办公室的空气犹如凝胶,让人窒闷。

    忽然有人推门进来,笑着:“各位兄弟姐妹近来如何?”

    大家回身一看,竟然是他们正在热议的人物,梁健。

    梁健刚巧经过他们办公室门口,本来不打算进去,毕竟这段时间他身份尴尬,只是,忽然听到有人提到他,他忍不住好奇,就进来瞧瞧。科室里硝烟弥漫,气氛尴尬,他笑着说:“大家在忙什么?最近,有没什么好新闻啊?”

    看到梁健进来,凌晨和肖远很自觉地站了起来,只有姜岩依然端正地坐在位置上。在机关里,有很多规矩,你在文件里找不到,但却是墨守成规的。比如,领导走进你的办公室,一般都要起身,等领导坐下,自己才坐下,这是对领导的尊重。若领导进来,你依然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能说明,你不把人家当领导,或者你对这个领导有意见。所在,在机关里,一举一动都有含义,透露出很大的信息量!

    梁健见姜岩坐在那里不动,知道姜岩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梁健有自己的看法,他想:姜岩其实还是个老实人,心里怎么想,脸上便露了出来。不像有些人,全在肚子里做文章,表面上却毫不显露。这种人更危险。这样想着,梁健也不生气,只淡淡说道:“这段事情多,大家很辛苦吧?”

    副科长凌晨心直口快:“是的,今天又要通宵加班……”他本来还想说下去,肖远插嘴说:“梁部长,离开了你的领导,我们头绪乱,工作多,当然很累啊!”梁健笑道:“这是哪里话,你们有姜科长领导,还有朱部长的关心,工作岂有不顺畅的道理……”

    听梁健表扬自己,姜岩坐在那里有些坐立不安,这才站了起来。

    这时方羽的声音在过道里响起:“梁部长,有你电话!”

    梁健一听,回了一句“我马上来”,对科室成员说:“不打扰你们工作了,你们忙吧!”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与匆匆走进办公室的车小霞几乎撞上,梁健定睛一看是车小霞,也不在意,打了个招呼,急急赶去接电话了。车小霞却愣住了,她没想到梁健在自己办公室,听到梁健的声音,她有些转不过弯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愣愣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姜岩看着车小霞一副茫茫然神游天外的样子,心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这尊“菩萨”请走呢?

    一路上,梁健都在琢磨这个把电话打到办公室的人是谁呢?若是朋友,他们应该直接打他的手机。不及细想,已经到了办公室。李菊不在。梁健问方羽:“知道是谁找我吗?”方羽看着梁健,认真地说:“说是省党建研究办公室的。”梁健心里纳闷,省党建研究办公室?他好像没什么交往啊!找我有什么事呢?想着,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梁健。”

    只听电话那头,是一位男中音:“哦,梁部长,你好。我是省党建研究办公室的冯丰。”从声音判断,对方应该四十岁左右,便说:“你好,冯领导,请问有什么指示吗?”冯丰说:“梁部长,言重了,指示可谈不上,只是有件事情打扰一下。我们办公室正在策划一期干部工作专刊,我向镜州市委了解过了,他们也会出一篇文章,另外他们说长湖区的干部工作有特色,有亮点。市里说,干部工作是你分管的,我打电话来,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看看长湖区的干部工作经验有无推广价值,我们的专刊,每期都是直送省委书记和中组部的,要求高,影响力也大。梁部长,你看,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相关材料?”

    梁健心想,专刊能送到省委书记和中组部,自然不错,可如今假冒伪劣的事情,也不少,以发表文章圈钱的事情也层出不穷。梁健留了个心眼,问道:“你好,冯领导,刊登文章,需要付钱吗?”冯丰说:“这主要看你们自己,我们关注的主要还是稿件的质量,如果稿件质量高,可以不收费,如果需要我们修改,可能要收取一定费用。”

    梁健心想,“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章好坏如何、稿件质量高低,都没有一个很明晰的评价标准。如果我们提供的稿子,他们说质量不高,一定要给予修改,那也是有理说不清,到时候就非得给钱了!这多半是个骗子。搪塞过去算了,更何况自己这段时间身份尴尬,对干部工作也算不上分管。

    梁健说:“冯领导,谢谢你来电话,给我们这么好的机会,不过,这事我还得跟领导汇报一下,得领导说了算。等有了结果,我再跟你联系。”冯丰说:“那也行,到时候记得跟我联系。”梁健说了声好,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人还没走出办公室,电话又响了起来,方羽说还是那个人。梁健只好又接起电话,还没开口,便听到冯丰说:“梁部长,你都没留我电话,怎么联系我啊?”

    梁健本就没打算再联系,不过听对方这样说,又不好意思明说,就说:“不好意思,竟然给忘记了,不过我们这里有来电显示。”冯丰坚持把电话号码说了一遍,张健无法,只得在方羽提供的小纸片上留了号码,才挂了电话。

    朱怀遇又打电话来骚扰梁健:“梁部长,昨晚怎么样?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梁健想起昨晚遭遇,不免有些庆幸。心道:喝酒误事,昨晚与袁小越一番折腾,好在关键时刻杀出个程咬金,虽然最后是一场闹剧,终究也算救了自己的场,否则,这会子就该后悔不已了。虽然袁小越佳人多娇,但这样的女人终究心机太深,动机不纯,还是要保持距离。想到昨天总算把那罪魁祸首的五万块给解决了,梁健放松地叹了口气,说道:“春宵一刻值个屁!放心,我还没有你想的那么迫不及待,饥不择食!”

    朱怀遇说:“梁部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叫饥不择食呢,人家袁小越好歹也算一美人。更何况,红颜知己,人之常情。你是手握重权的梁部长,红颜知己,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资本,否则你就连混的资格也没了!”

    梁健知道,朱怀遇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如今出去吃饭喝酒,有时候还真得带个女人在身边,否则人家就觉得你没本事。有些人看你不带女人,不仅蹭吃蹭喝,还老蹭人家的女人,下次就不再叫你,交际圈也会缩小。

    不过,美女始终是双刃剑。梁健说:“老朱,你的话有些道理,可也不尽然。在官场,有些东西都有阴阳两面,就看你如何看待,如何对待。就好比红颜知己,从阳面来看,那就是红颜知己,是领导的一种附属资产,是领导个人魅力的体现,但是这也得看是什么样的红颜知己,有多少红颜知己。这其中的度,很重要。从阴面来看,红颜知己,弄不好就是红颜祸水,很可能就成了一个领导干部的作风问题!作风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很可能成为一个领导干部抹不掉的印记,从此与升迁之路绝缘。作为领导干部,在女人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慎重。”

    朱怀遇哈哈一笑,说:“进了组织部,果然不一样啊。辩证法这一套运用的出神入化么,真是让我老朱心服口服,兄弟的意见我接受。怎么说,我老朱如今也是堂堂一镇之长,绝对不能在女人身上出问题,否则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梁健说:“你知道就好!找我有什么事?”朱怀遇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晚上一起吃饭!”梁健讶然:“怎么又吃饭?昨天不是才吃过吗?”朱怀遇说:“记得吗?你还欠着蔚蓝一顿饭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总不能赖吧?!”

    梁健记得,那次也是朱怀遇打电话来,说蔚蓝要请客,他原本答应了,后来胡书记让他去办公室聊聊。他就推掉了那次晚饭,说来也有段时间了!没想到蔚蓝又想到这事。

    昨晚喝了酒,又和袁小越一顿纠缠,虽然子弹一颗没发,终究有些疲乏,再加上后来和人打了一架,实在不想再赴宴吃饭。而且,蔚蓝是林镇的妇联主席,请他吃饭,多多少少会让他有些怀疑她的动机。以前他分管干部工作,对基层干部的提拔多少还有建议权,可如今,自己身份尴尬,说是“冷板凳”,其实就是坐着茅坑却不准拉屎,一个词“憋屈”,这时候,她来请客,如果有所图,自己这尊“泥菩萨”还真是爱莫能助,她这顿饭请了也是白请。

    想着自己的处境,梁健说:“老朱,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在组织部,就是祭台上的米饭,看着热腾腾,却是“干晾”,对于干部的任用提拔,没有话语权。蔚蓝,也就是一般干部,工资也不多,她请我吃饭,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还是算了。不如,你就跟她直说,就说我现在在组织部身份尴尬,几乎就是个边缘人,权力被架空,这饭让她还是请比较有能量的人吃吧!”

    朱怀遇听了梁健的话,心想,这个梁健就是太实在!有些人即使没什么权力,也总想着在基层干部面前摆架子,更何况是在基层美女面前,更要摆出一副无所不能、至高无上的样子,骗取女孩的芳心,沾点便宜!梁健还真是个奇葩。

    朱怀遇说:“你也别把人家美女想得这么现实么,人家请客吃饭,说不定只是仰慕你的个人魅力,纯粹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呢,女人与女人,差别还是很大的。你也不可一概而论。”梁健说:“我觉得,你还是跟人家说穿比较好!”朱怀遇执拗不过,就说:“那好吧,我去推了!”

    不一会儿,手机响起,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却是长湖区政府机关的短号,应该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话,便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

    一个轻柔女声悠悠钻入耳朵:“喂,梁部长?”

    梁健问:“是,请问你是?”

    “我是蔚蓝。”

    梁健心里一惊,蔚蓝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他不是已经让朱怀遇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她了吗?梁健说了声“蔚蓝,你好!”便等着她说下去。

    蔚蓝倒是挺干脆:“梁部长,你觉得我怎么样?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还是说,梁部长你觉得我这个乡镇女孩不够格?”

    梁健没想到蔚蓝声音轻柔,却颇有魄力,看起来也是个性情中人,对她的警惕也放松了,就说:“当然!”

    蔚蓝说:“那好吧,晚上一起吃饭,不可以推哦!我今天是请朋友吃饭,不是请领导吃饭!”

    梁健再没有推脱的理由,说道:“那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蔚蓝又补了一句:“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是天上下铁雨你也一定要来哦,不见不散!”

    梁健心里微微一动。

    刚放下电话,有人象征性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就踅了进来。梁健一看,是干部科副科长凌晨。梁健看凌晨脸绷得紧紧的,故意笑道:“凌科长,快过来坐坐!”

    凌晨沉默地在梁健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梁健站起来,说:“我给你倒一杯水!”凌晨有些受宠若惊,赶紧站起来说:“梁部长,你别忙,我自己来!”梁健说:“没事,没事。反正我现在也没事,正好聊聊天。”见到梁健对自己这么和气,凌晨很是受用。

    从梁健手里接过水,凌晨说:“梁部长,你怎么就不分管我们了啊!没有你分管,我们科室都不成样子了!你知道吗,我们很想念由你分管的日子。”梁健知道,凌晨所言带着浓重的个人情绪。毕竟以前干部科也不归自己分管,照样正常运作。

    在官场这几年,梁健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官场,不乏才华横溢,魄力非凡的领导,但即使个人魅力,还是执政能力如何优秀,这个领导走了,那个部门依然正常运行。在机关里,“人为位置而存在”,不是“位置为人而存在”。这话,用在部队里,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道理是一样的。更何况,在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中国,肯定不缺人,也不缺有能力的人。所以,梁健很清楚,即使此后他与干部工作绝缘,长湖区的干部工作还是会照常运转。

    离了谁,地球照样转动。这是自然规律。

    梁健说:“凌晨,你太高看我了。谁分管干部科,都是一样的。”

    凌晨说:“对于领导来说,可能是一样的,但对于下属来说,那就千差万别了!领导反正不看过程,只看结果。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就行。可对于我们下属来说,怎么完成任务、何时完成任务,那可就大大的不同了。你分管我们的时候,工作条理非常清晰,劳逸结合、张弛有度,既能按时完成任务,,这是我们干部科有史以来的最好状态,何况你肯挑担子,有魄力。而如今,干部科又已经陷入了无始无终的疲劳战,晚上又要来个通宵,这做的都是形式主义的无用功,真的不管我们干部的死活了!”

    梁健知道干部科工作辛苦,所以他分管的时候,尽量腾出点时间来,让大家休息。对于如今他们的疲劳战,他也表示同情,可现在他已经管不到了。而且,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他心里也隐隐有种顾虑,上次自己为科室挑担子,让大家能够回去休息,结果第二天车小霞还似乎照样给自己下套子,把材料中的一页给抽去,他就产生一种想法,在机关里对人家好,并不一定人家就对你好。

    看到凌晨来自己这里诉苦,他把握了一个原则,既然开导他,跟他聊聊天,疏导一下情绪,另一方面,他也绝对不承诺什么,比如去帮助向领导反映什么的,因为他知道这些加班等都是朱庸良的要求。朱庸良并不会听自己的。

    凌晨继续抱怨了好一会,知道梁健的手机响了,梁健晚上要去赴宴,朱怀遇的车子在楼下等他。凌晨见梁健要下班,只好站起来说:“梁部长,我有一个请求。”梁健看着他道:“你说吧。”凌晨说:“不管你以后分管哪个科室了,我都愿意跟着你,到你分管的科室!”梁健说:“干部流动是部委集体研究的,不过我会把你的想法提出来,努力争取的。”凌晨说:“谢谢梁部长了!”

    晚餐,在一家小饭店。地点虽然隐秘,生意却很好,大厅里的位置,都坐满了人,还有些人坐在一旁等着翻桌。梁健他们坐在里间,还能听到外面的热闹。

    蔚蓝喊了一个小姐妹,此外就只有朱怀遇和梁健。

    蔚蓝说:“梁部长,你把人家想得也太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