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攻略:黑化请〕〔全能小农民〕〔旧时衣〕〔替嫁小妻有点甜〕〔校花的极品仙医〕〔白夜宠物店〕〔腹黑老公,别撩我〕〔重生娱乐圈:隐婚〕〔无敌气运〕〔位面之金榜题名〕〔一世唐人〕〔这个主神有点坏〕〔霸道老公深度爱〕〔纹阴师〕〔冰山男神,太惹火〕〔太古龙帝诀〕〔重生之资本巨鳄〕〔神魔空间设计师〕〔都市之妖孽公子〕〔继承者的甜蜜娇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90章酒精发烫
    停车场车子很多,但没什么人影,只有他们两人清晰的脚步声。 袁小越的车停在角落,梁健跟在袁小越身后,借着昏黄的灯管,看着袁小越踩着小猫步,修身的裙子把臀部包的非常好,走起来一扭一扭,浑圆如两个苹果,顿时点起了梁健心里的邪火:若论姿色和性感,袁小越果真不错。何不趁今天这个机会,把她给办了?  自从和陆媛离婚后,梁健虽然也和几个女人有过关系,那那事情满打满算也就几次,作为一个年轻男人,欲望像杂草疯长。只是梁健的心思一直在工作上,精神绷得紧,那方面的需求倒是被工作压力给转移了注意力。今天喝了酒,看到袁小越撩人的身材,忽然有些情不自禁。

    这时,汽车“嘟”地一响,车灯闪了一闪。梁健知道这就是袁小越的车了。袁小越拉车门时,微躬着身体,苗条的腰身在模糊的光影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梁健心里一热,身子往前一靠,便将袁小越的身体禁锢在他和车子之间。 女人的身体比男人敏感,当袁小越被梁健的身体压在车子门上时,一边是冰冷的车门,一边是梁健因为酒精而发烫的身体,冰与火之间,袁小越心中一阵悸动。

    不过,她还是强自镇定,语声却越发柔软:“梁部长,你怎么了?”在本能的驱使下,还带着捉弄她的心理,梁健下身往前一靠,顶住了袁小越饱满的臀部,嘴里却说:“我有些头晕,人发晃” 想到刚才在电梯里梁健脸色难看,袁小越并不怀疑梁健的话。只是袁小越更清楚他要什么!不过,她还是软柔柔地问:“梁部长,既然你不舒服,我来扶你吧。不过,你压住我的身体了。你能让一下吗?”

    原本,梁健年轻英俊、前途无量。袁小越第一次见到他时,印象很好,后来到梁健办公室,她也毫无顾忌,心里很明白,若梁健要向自己调情,那说不定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现在情势不同,梁健坐了“冷板凳”,前途未卜。这种情况下,若失身于他,完全没什么好处。

    在袁小越的意识里,美色既是一种资本,当然要和利益挂钩。 但,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袁小越本就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加上家里那位长期比较冷淡,借着酒劲,不禁有些意乱情迷。更何况五万块钱还在梁健手里,心想,若梁健真有那意思,看来今天也只能便宜他了。

    女人身体的弹性和温暖,让梁健倍感舒服。 袁小越呼吸急促起来,声音柔媚如丝:“梁部长,我们到车里去吧!” 这时,从宾馆后门出来两个人,走近了停车场。两人仿佛在争吵。女人似乎说了一句“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几个晚上了!”男人说:“难道你不能再等我一个晚上吗……就一个晚上!” 停车场灯光比较暗,因为隔着一段路,看不清那两人的脸。不过,梁健却觉得那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不过想到他和袁小越姿势暧昧,若被人看到并不好,就说:“上车吧。”

    停车场中亮起了两束灯光,然后是车子开动的声音。梁健心想,那两个人应该已经坐车离开了。想到那个女人,梁健还是纳闷:这女人的声音很熟,会是谁呢?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这时,袁小越已经坐进了车里,回头看着梁健说:“梁部长,进来吧!” 因为刚才的插曲,还有对那个女人声音的回忆,梁健的注意力已经从袁小越妖娆的身上移开了。

    突然,一只温柔的手探索着来到了梁健的肩膀上,梁健心里一动,低头却见袁小越正目光迷离地看着自己。 微弱的灯光之中,梁健还是瞧见袁小越脸上浮起的两片红晕。嘴里说:“梁部长,信封袋在哪里吗?”

    梁健本来还想再疯狂的戏弄袁小越一番,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始终在耳畔萦绕,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便打消了继续戏弄袁小越的念头。 梁健原本玩了一个把戏,想要好好的气袁小越一番。先前,他让袁小越在电梯口等候,自己去了一趟吧台。他把五万块钱存在了吧台,又在信封里装了鼓鼓的报纸。这么做,只是想看看当袁小越打开信封时那副表情。

    不过,因为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梁健忽然没有了那番戏弄袁小越的兴致。人的情绪还真是有些捉摸不定呢! 梁健决定把钱给袁小越了事,上面未完的酒局他也不想再去搅合了,便对袁小越说:“不好意思,袁主任,钱我没有带在身上!”

    袁小越根本不会相信这话。从包厢出来时,梁健特意带上了皮包,而且当时他就说要直接给她,怎么一忽儿时间又说钱不在身上呢,那包明明鼓鼓的。袁小越担心梁健是要反悔,就说:“梁部长,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不方便?那我们把车开出去?” 梁健听袁小越要把车开出去,就说:“袁主任,我真没带钱,等下次我给你吧!”袁小越哪里肯信,她一边用手揉搓着梁健,一只手竟小心翼翼拉开了梁健皮包的拉链,信封袋露了出来。袁小越当然认得那个信封袋,那是财政局的专用信封袋,心里更加确信梁健是反悔了,就说:“梁部长,我开车,我们换一个隐蔽的地方吧。” 也不等梁健回答,她就启动了汽车。  梁健看着她极为漂亮的脸蛋,眼睛正视着前方的路面,身体不由有些火烧火燎。他想,袁小越今天喝了酒,恐怕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她这么放得开,反正我也少不了什么!

    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朱怀遇的电话。梁健知道不接不行,便按了接听键,朱怀遇明显喝高了,声音特别大:“梁健,你和袁小越到哪里去了?有什么不轨行为!快快招来!” 梁健谎称:“我喝高了,袁主任说拿车送我会去。”朱怀遇说:“不会把你送到床上去吧?”梁健说:“说什么呢!”朱怀遇说:“梁健,说实在话,袁主任不错,各方面能力都强,别浪费了这个大好晚上,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美好时光了!”

    朱怀遇挂了电话,车子已经拐入了一条小道。从这条小道可以拐入凤凰风景区。周边少有车辆。梁健能清楚听到车轮轧过柏油路的声音。袁小越说:“梁部长,是谁啊?”梁健说:“还能是谁?朱怀遇!”袁小越说:“他干嘛?”梁健说:“他问我们去哪里了!说你会不会把我送到床上去了!”袁小越说:“你说呢?”梁健说:“我看没有,我不是还在你车上吗?”袁小越突然刹了车。

    车子停在凤凰景区半山腰的一棵大树下面,左右暂时还没有车辆经过。车子外面极度安静,夏至未至,夜晚的天气在柔和与清凉之间,只是车厢里却充斥了情欲的气息,有些栀子花的味道。 袁小越转过脸来,看着梁健说:“梁部长,你把信封袋给我吧?”梁健说:“我跟你说实话,我没有带。”袁小越说:“梁部长,我可一直以为你是个爽气人,敢作敢当,说话算话的!你先前答应我的,那就把钱还给我。”梁健说:“我真没有带。” 袁小越说着就抢过了梁健的包,拉开拉链。

    梁健看到袁小越没有得到自己应允,竟然擅动自己的东西,心里就有些毛了。他当然不是怕袁小越拿走什么,只是讨厌她这种自作主张的做法。 梁健自认,自己的审美没那么单调,只喜欢温柔小绵羊一般的女人,但他的确不喜欢那种太过自以为是的女人。见袁小越竟然抢自己的包,梁健一把将包从袁小手中拿了过来。这事原本很简单,他让袁小越看一看那鼓鼓的信封里其实都是报纸,便完事了。但他此刻被惹恼了,无论是钱还是报纸,那都是他包里的东西,是他的私密物品,不经允许,都不能翻看。 袁小越没想到梁健会来夺,一个不慎,手上力气不够,脱了劲,就被梁健把包夺了回去。

    梁健以为,自己的姿态已经很明显了,袁小越是个聪明人,肯定会就此罢手。不想,袁小越变本加厉,伸出双手明目张胆抢夺。梁健眼快,见她的手伸过来,一把将皮包往背后一插,放在了屁股后头,用背压住。 袁小越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竟将自己的座位,往后一撤,腾出了空间,身子往梁健这一侧倾斜,上身几乎扑到了梁健身上。接着,她攀住了梁健,竟面对面的坐在了梁健腿上。 在副驾驶室狭小的空间中,两人形成了熊抱之势。

    梁健见袁小越如此大胆,有些目瞪口呆,袁小越趁着他发愣,双手又伸向他的身后,去摸那个被梁健靠住的皮包。 袁小越想:“这是姚局交办的任务,我一定要完成!” 虽然袁小越对姚发明在那方面失去了希望,但对于他的权力,她却从没有过任何怀疑。姚发明执掌着长湖区的财政大权,对她的上下起着决定作用,所以,对于姚发明交给的任务,她半点都不会怠慢。 袁小越只顾着去抓包,上身完全压在了梁健身上尽管梁健心里想的是如何避开袁小越毫无顾忌的争抢,可身体想的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袁小越坐在梁健腿上,身体之间几乎没有空隙。她不由心神俱醉,尽管她的头脑不愿承认,她的身体不断给她发出信号,为什么不乘机让自己享受享受呢!

    梁健瞧见袁小越神情凝滞,心想,袁小越可能已经羞愧难当,或许会就此放弃争夺了。或者,再放句话,吓吓她,让她乖乖地下来。梁健说:“袁主任,如果你再不下来,我可真要忍不住了,到时候,你可休怪我凶器威猛!” 袁小越虽然长得貌美如花,可由于身处机关,还真没有被人以高超手段骚扰过。在单位里,大家都知道姚发明跟她走得近,公认她是姚发明蓝里的菜,当然没有谁这么不知趣会和领导抢菜吃!官场很现实,大家知道野花不采白不采的道理,但也知道引火烧身的道理,有些女人你没有实力招惹,就别招惹,否则非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说不定还赔了夫人又折兵,连饭碗都得丢。所以,单位那些人,虽然也垂涎袁小越的美色,可没有一个人真敢张开嘴巴来尝尝这口天鹅肉。搞得袁小越冷若冰霜,没人亲近。在家里,老公不济事。在社会上,她每天朝九晚五的,外部接触的人并不多,其他人也都知道她是机关干部,不会随便招惹。 于是袁小越简直就成了没人问津的一口美井,虽然有水无人来打,岂不寂寞难当。

    梁健原本以为袁小越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竟不知好歹,知难而进。这个女人当真是有些自以为是。梁健哪里知道,袁小越其实是有些盼望着从他身上得到抚慰,寻找她好久没有体会的男人风采。 梁健又道:“袁小越,你别太过分了,我可不跟你客气!” 袁小越说:“我就是过分,怎么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梁健心想,“这个袁小越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不给她点厉害看看,她还真不知道我是一个男人了!” 袁小越心里盼望着,嘴里就急促道:“梁部长,你倒拿出点部长的威力来看呢!我怎么觉得,你就如一个病猫呢!把你的东西给我!” 袁小越嘴里还在说着要皮包的事情,其实这已经不过成为挑逗梁健的借口。

    梁健听着袁小越说“把你的东西给我”,他就更加愤怒了,这个袁小越,今天非让你在我讨饶不可!不过,他还是给了袁小越最后一个机会:“袁小越,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从我身上下来,否则后果自负!”梁健说:“袁小越,别逼我,下来吧!”袁小越正体会着梁健带来的愉悦,只想着他能够征服他、摧残她,看他停下来,便有些不爽,声音里透着轻视:“梁部长,你就这么一点本事吗?” 梁健毕竟是一个男人,最受不了别人否定他这方面的能力! 脑袋里嗡嗡响着,以往的理性如潮汐一般退去,只留下一块干渴的沙地! 兴奋像针一样刺入身体深处。 当她眼神迷乱地抬起头来,说:“梁健,如果你是个男人,就让我讨饶!” 袁小越的风骚、大胆和爽快,让梁健有些心动。他说:“袁小越,你就等着瞧吧,我会让你难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