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网店〕〔仙路云霄〕〔女总裁的桃运兵王〕〔逆天邪尊:霸宠草〕〔不爱你,是我的口〕〔反派总是看我不顺〕〔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炮灰不接〕〔王者荣耀之未来历〕〔女神的贴身男秘〕〔我的身体有bug〕〔军团召唤〕〔应许之婚〕〔世子爷的小美婢〕〔海贼之无上剑神系〕〔味香〕〔灰烬神座〕〔火影之大美食家〕〔101次宠婚:绯闻鲜〕〔最美不过遇见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85章机关重重
    在材料方面,朱庸良没有什么要说,就问:“明天的会场,和之后的计票等工作都安排好了吗?”梁健将笔记本摊开,上面是一条条清晰的条目,对朱庸良提出的问题,他按照条目都说了一遍,清晰明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朱庸良对梁健真是刮目相看。心想,如果这个梁健是自己这个阵营的该多好,真可惜他却是胡小英的人。朱庸良说:“这么看来,你们的准备工作基本上已经到位了!”梁健听到朱庸良认可,就说:“谢谢朱部长认可。”朱庸良说:“接下去,你们再检查检查,等明天的会议开始吧!”梁健说:“好。”

    出了办公室后,梁健对一系列准备工作都已经有了把握,他来到了科室里。看到大家坐在位置上,做最后的一些细节上的准备,就说:“今天大家都辛苦了!”

    科员肖远首先跳出来说:“那是因为梁部长领导有方啊!”

    梁健谦虚道:“要不,我请你们吃夜宵啊?”

    姜岩听到梁健竟然说要吃夜宵,赶紧说:“梁部长,这不行的!”

    梁健奇怪:“为什么不行?”

    姜岩看了看科室成员,看着他们一脸惊喜慢慢坍塌,有些为难地解释道:“因为明天我们还有工作,今天晚上我们必须通宵呆在这里!”

    梁健有些迟疑,他不想当着众人的面驳了姜岩,只随和地说:“姜科长,在你的带领下,科室同志们的工作完成的非常不错。剩下的工作,我们明天上午再做些检查,应该没问题了。”

    姜岩说:“这是朱部长的意思,他说,凡是第二天有重大活动的,前一天我们就都不回去了。”

    梁健和姜岩说话时,科室的其他成员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梁健。梁健懂得这目光中的期待,他们当然不是期待留下来值班,而是各自回家。梁健心想:群众的声音是要听的。从刚才完成的材料来看,这些干部都是好同志,干工作有热情,有想法,有冲劲。既然工作基本已经完成,把大家留在这里,也无非是浪费部里的资源,而且疲劳作战只会影响同志们第二天的工作热情。

    梁健抿了抿嘴,笑着说:“姜科长,谢谢你的提醒。不过这次我们就做些改变吧!既然事情已经做完了,我也已经向朱部长汇报了,大家还是回家休息吧!”

    姜岩还是小心翼翼:“如果出了事该怎么办?”梁健被他一问,愣了一下,直觉地发问道:“能出什么事?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好了啊!你拿来的材料我也检查过了,朱部长也看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姜岩紧追不舍:“我是说万一,因为变化的因素实在太多。”梁健忽然笑了,声音清朗:“如果讲万一,那是没底的。万事都有万一,但为了这个万一,我们如果整日提醒吊胆!我觉得这不可取。说心里话,万一这种事,真的很难讲,有人小心翼翼地过红绿灯,好好地走斑马线,有辆车闯红灯将他撞死。这个就是万一。其实,这是一个心态问题,我们科室要把这种心态改变过来。既然工作我们已经做到位了,剩下的就是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以饱满的状态投入明天的工作。”

    副科长凌晨说:“尽人事,听天命!”

    梁健一笑说:“也就是这个意思!好了,大家回去吧。如果没有车,我让周强强送送大家!”

    姜岩却执拗道:“如果有什么事?谁来负责啊?”梁健见姜岩纠缠不休,心道,这个姜岩,在干部科长岗位上,干得时间长了,认真细致有余,大胆气魄不足,看来这是职业病。自己可做不了这样的人,于是说:“我来负责!”姜岩就再没有话。

    科室成员见梁健敢于挑担子,心里一番爽气。自从王兆同分管他们科室以来,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小心翼翼,时间憋得长了,大家心里都有一股若隐若现的怨气,不吐不快,要吐却又无处可吐,憋得慌。今天总算有一个分管领导肯替自己做主,那真是大好事一件,人人心里有种被关心的快乐!

    就连车小霞也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一直以来,她的心情都沉郁烦闷,有时候她都感觉心里要炸开来,往往这个时候,她就会难以自控,严重时候就要住院治疗。她曾经的男友,就是因为她经常加班加点,才离开了她。现在,分管副部长梁健主张有紧有松,张弛有度,让人顿觉工作和生活都有了保障,不由想道,如果梁健早些来分管我们的工作,那该多好。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大家心情愉快地收拾物品,准备回去。唯独姜岩没有动。

    梁健回到办公室不久,姜岩推门而入说道:“梁部长,我觉得这件事,你有必要向朱部长汇报一下,如果他同意我们走,我们再走。否则朱部长知道我们擅自走了,到时候怪罪我们不懂规矩,让我们重新赶回单位,那才是真正的劳命伤财!”

    梁健心想,这个姜岩也实在太小心翼翼了,如果这种小事都要去向朱部长请示,朱部长该多忙啊!而且他这样做,也太不拿我这个分管领导当回事了,我既然放你们回去,自然有把握说服朱庸良。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他这么疑虑重重,我就跑一趟吧!便起身说道“那好吧,我这就去向朱部长汇报,你坐坐,我马上来!”

    梁健来到朱庸良的办公室,把要让科室成员回家休息的事情一说,朱庸良差点从椅子里跳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姜岩没有跟你说嘛?凡是第二天有重大事情,科室成员,一律通宵留在部里!”

    梁健见朱庸良情绪激动,心想:看来姜岩不是过分小心,而是比我更了解朱庸良的不可理喻,嘴上却依然恭敬地说:“朱部长,这事姜岩是跟我说了。只是,我想,既然科室工作已经做完了,他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啊!”

    朱庸良抬眼瞥了梁健一眼,见梁健死性不改,一而再再而三对他的权威进行挑战,火冒三丈地说:“梁部长,第二天有事当天晚上要留下来通宵值班,是部里的规矩。就这样定了,这件事不用再议。”

    梁健听朱庸良这么一说,心想,这个规矩根本不合理。况且,他已经答应了科室成员让他们回去,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们留下来,结果一整个晚上又没什么鸟事,自己的威信肯定要受影响,以后说话都不会响。在这件事情上,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坚持到底!

    梁健不卑不亢地说:“朱部长,我已经答应让他们回去了。有人已经走了。我可以承诺,如果出什么事情,责任我来挑!”

    朱庸良一听梁健自作主张把科室干部放回家,还来个先斩后奏,更加火冒三丈了,说:“梁部长,你这种做事的方式方法,恐怕有些不妥当吧?你已让科室的人回去了,才来跟我汇报,这叫什么?你这是征求我意见的姿态吗?”梁健眼睛一转,并不被朱庸良的情绪带着走,一脸平静地说:“朱部长,你先别激动,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对于我的所作所为让你生气我觉得挺抱歉,不过我并不觉得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有什么问题。部委赋予我分管干部科的责任,今晚,干部科加班加点完成了干部推荐会所需的资料和会场准备等事,工作完成的不错,我仔细审核过了,也向朱部长你进行了汇报,你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也没有其他要求。作为分管科室的领导,我觉得科室干部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所以让他们回家休息,以更好的精神状态迎接明天的工作。作为分管干部科的分管领导,我觉得管理和关心干部科都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工作职责。我来汇报,并不是征求领导你的意见,领导你是管大事的,这种小事压根不应该来叨扰你,我来汇报只是想告诉朱部长你我们的工作基本完成了,你也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当然,这件事情的确也有问题,这问题就是我这种做法与部里的规矩有了冲突,但我想朱部长也最讲究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就是根据事物的实际情况来定,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工作已经完成,那么大家就可以回去休息!”

    朱庸良看梁健说得头头是道,且合情合理,一时也找不到反驳他的话,就怒视耽耽地盯着他,想从气势上压倒他。但梁健始终不惊不怒,不卑不亢,只静静地看着朱庸良。朱庸良见梁健一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倔强样,狠狠地说:“万一有什么事,你要负责!”梁健心想,姜岩的话,倒是跟朱庸良如出一辙,就说:“朱部长,该我负责的,我不会推脱!”说着便走出了朱庸良的办公室,来到自己办公室,对姜岩说:“可以回去了,我们一辆车走,我请你们宵夜去!”

    十一点,驾驶员周强强开着车,载着梁健和干部科的四个人向着一家宵夜店开去。

    一辆车原本最多坐四个人,好在区委区政府就在市区,距离不远,挤一挤也就到了。梁健说:“我吃过宵夜自己走回去,到时大家就宽松了!”梁健让车小霞坐在副驾驶上,四个大男人在后面挤成一堆。车小霞见梁健挺关照自己,心里漾起久违的暖意。

    梁健的工作魄力以及肯为下属着想的魅力,引来了一片赞誉。驾驶员周强强说:“梁部长,这可是我头一次,在有重要工作的前一晚送大家回家。以前都要熬上一个晚上。”

    干部科科员肖远兴奋说:“梁部长还要请我们宵夜,那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朝!”梁健谦虚说:“这不算什么,在乡镇,遇上加班,一般都会安排宵夜。”副科长凌晨说:“还是乡镇好啊,乡镇实惠!”

    梁健知道,在长湖区,领导有种观念,说是要夯实乡镇基础,因此乡镇是各种资源和政策倾斜的对象,平时工作辛苦,但待遇报酬比区级部门要多一两万,如果当了乡镇领导干部,收入一般都在十五万左右,那更是部门部门一般科员难以企及的高度。而且,乡镇还有专车、干事的人多、美女、外快……等零零总总的好事情,有志向的年轻人,都想去乡镇锻炼锻炼。

    梁健说:“你们年轻人,是应该去乡镇锻炼锻炼,乡镇是个磨练人的好地方。”

    肖远就拍马屁说:“这还要仰仗我们梁部长!”

    凌晨笑道:“肖远,你也跑得太超前了吧!在你前面还有我呢,在我之前还有姜科长呢,你着什么急啊!”唯独没有提到车小霞。

    梁健笑道:“大家都别急,姜科长、凌科长、车主任还有肖远,你们都会出去的。不是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嘛?”

    姜岩摇摇头说:“梁部长,现在形势不一样了!这句话放在以前倒是确实的,在组织部工作两三年就下去当领导了,但现在,时间拖得越来越长,六七年、七八年还不一定能够放出去。你看,你在十面镇的时候,我就是干部科科长了,现在你当了我们领导了,我还是一个科长。组织部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梁健心想,自己的提拔是有些特殊原因的,当时提拔副科是因为有余悦的帮助,而如今提拔为组织部副部长,那是因为有胡小英的提携,冥冥之中是运数帮了自己,可姜岩相比之下,就没有这样的运气,所以他只能按部就班一步步来。所以,在官场,如果运气好能力突出,就会火速窜飞,如果运气不好能力又一般,就只好原地踏步。虽然他也不喜欢这种不公正的现象,但这却是目前大家都无法改变的现实。当然他不能说这些丧气话,把气氛给搞砸了,就说:“大家都有机会,你们个个能力强,我这个分管领导一定会大力推荐!”

    大家都知道他来到组织部,与区委书记胡小英大有关系,因此他的这些话,也不能完全视为托大,就说:“那以后,可需要梁部长多多关心了!”

    宵夜是在一家小店里吃的,来了几盘菜,又点了蟹黄包和面条。梁健问大家要不要喝点酒,姜岩说,喝酒就算了,明天毕竟还有工作。不过副科长凌晨却很有兴致,他从梁健身上,看到了美好未来的一丝光芒,就说:“开几瓶啤酒,意思一下,敬敬梁部长。”

    啤酒上来了,大家都敬梁健。梁健也不推,一个个都喝了,又逐个敬了大伙,然后吃东西。

    没想到,肖远喝了大半瓶啤酒,就面红耳赤,说起酒话来。

    他说:“我们车主任,以前在溪镇的时候,可是一个大美女,她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被组织部给折磨的!”

    这话一出,四座皆惊。

    不过,肖远的话也没错。车小霞跟以前清秀、苗条的样子大相径庭,即便说有天壤之别也不为过。肖远酒后吐真言,为车小霞打抱不平,也是抱怨组织部不人性的加班制度和不正之风。但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车小霞的面子。每个人都是要面子的,更何况,如今的车小霞格外脆弱。肖远的话虽是为车小霞打抱不平,但从另一方面也否定了如今的车小霞,无论是和他人比较,还是和以前的自己比较,否定终究是伤人的。

    车小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内心翻江倒海。这句话又勾起了那一天在溪镇的不愉快记忆,在溪镇,梁健也说到了她的长相问题,真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车主任,当时真是又清纯、又漂亮……”喝了酒的肖远,还想高谈阔论,被凌晨一把捂住了嘴。但凌晨虽捂住了肖远的嘴,却捂不住车小霞的步子。车小霞涨红了脸刷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包就走!

    五个男人面面相觑,如此深更半夜,担心车小霞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姜岩看一眼肖远,说:“你闯祸了!”

    肖远也是目瞪口呆,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怎么办?……我说的也是实话么!”

    梁健说:“姜岩,晚上辛苦你了。车子给你用,我们想办法回去,你去追车小霞,把她安全送回家,然后给我回个电话!大家以后在小车面前说话,都要注意了!”

    姜岩说:“好,那就这样吧。”

    李菊看到梁健和干部科的灯已经熄灭,心想,梁健带领的干部科工作效率怎么翻倍了?正这么想着,朱庸良打电话给她,让她过去。

    一推开门,李菊就注意到了朱庸良铁青的脸。李菊问:“朱部长,干部科怎么都走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朱庸良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这个梁健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毫无组织纪律,毫无部门规矩,目中无人,自作主张,这样的人如果继续留在组织部,将是组织部的灾祸。”

    朱庸良说的义愤填膺,但李菊心里却禁不住暗暗佩服梁健的勇气和胆略,只可惜,梁健是他们的死敌,敌人越强大,威胁也就越大。

    李菊说:“朱部长,你上次跟我说的事,需要马上行动吗?”

    朱庸良说:“我找你来,正为这个。你看看,能不能让姜岩替我们做事?”李菊转了转眼珠,又回想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我想到一个好办法!”

    朱庸良听她细细说来,很满意:“这个办法好!你赶紧给姜岩打电话。”

    姜岩接起李菊电话的时候,正跟在奔跑的车小霞身后。

    “姜科长,你在哪里啊?”电话里,李菊的声音没有平日里的嚣张气息。

    姜岩不想说车小霞的事,只淡淡说:“在回家路上。”

    李菊假装诧异地道:“姜科长,你们怎么都走了啊,朱部长可是很生气呢!”

    姜岩有些愣了:“朱部长为什么要生气?”

    李菊见第一句话奏效,就说:“因为你们没通宵值夜啊!作为干部科的科长,姜科长你不是不知道,部里有规定,凡是第二天有重大事情,前一天都需要通宵值夜啊!”姜岩一听,心想:关于这事,梁健不是与朱部长沟通过了吗?怎么朱部长又生气呢,就急着说:“这事梁部长已经跟朱部长汇报过了啊!”

    李菊编道:“哪里汇报过了啊,朱部长压根不同意。刚才,听朱部长说,梁部长跟他汇报的时候是说你们科室坚持要回去,他才让你们回去的!”

    姜岩心里一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这一切都是梁健的主意,也因为他这不合常规的关怀,科室的同志们才对他感恩戴德,怎么到了朱部长那里却倒打一耙,说是科室的意思呢?他这不是摆明了坑我们么?

    姜岩带着满腔疑惑,说道:“不是这样的,是梁部长坚持要科室同志回去的,为了这事,当时我还和他争执了呢!”

    姜岩果然上钩了,李菊欣喜,不过语气依然淡淡的,甚至有些不满:“可朱部长说,梁部长说是你们科室坚持要回去!”

    姜岩心中烦乱,看起来这事梁健是不怀好意。他很后悔没有随梁健一起去向朱部长汇报,以至于现在如此被动。想到朱部长对组织纪律的严要求,若是朱部长相信梁健所说,那一定对他这个干部科科长非常有想法。在官场,领导的看法就是官途的电梯,他可以让你上,也可以让你下。特别是组织部,朱部长的看法决定了他今后的人生是晴空万里,还是乌云一片,想到这,姜岩对梁健恨得牙痒痒,前段时间因为陆媛而起的敌意,此时也如阴沟里的水,全部泛滥起来。

    姜岩有些焦急地澄清:“李主任,这里面有误会!麻烦你一定要跟朱部长解释一下,这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全是梁健一人的意思。”

    李菊不紧不慢:“姜科长,如果真有误会,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回部里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说,你正好可以将功补过。”

    姜岩说:“好,但是……”他看到前面“噔噔噔”跑着的车小霞,心想,自己总不该丢下她不管吧?

    李菊电话中问:“但是什么?”姜岩灵光一闪,说:“没什么,我会和车小霞一起回来。”李菊问:“车小霞?”印象中车小霞办不了事,她现在需要的是姜岩,但她只说:“那好吧,你们注意安全。”

    姜岩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上去拦住了李菊。李菊左冲右突,想要冲破姜岩的阻拦。姜岩有些心烦,大声喊道:“车小霞,你恨不恨梁健?”他这也是灵机一动,对车小霞对梁健的看法其实并不清楚。没成想,歪打正着。

    车小霞一惊,停了脚步,想起梁健在溪镇时对她的评价,又想起这次肖远的话,就说:“恨,我恨死他们了!”

    姜岩就说:“我跟你说,梁健为了自己能早点回家,竟然跟朱部长说我们干部科的同志坚持要回家,你说他是不是用心歹毒?如果有机会,你想不想报复?”

    车小霞语气坚定:“想,我要让他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姜岩心下开心,说道:“是,这种人就应该遭报应。我现在要去一趟区里,你和我一起去,我们要让他好看!”

    车小霞苍白着脸,呆滞的眼中闪过不寻常的尖锐,说:“好,我听你的,马上回部里!”

    姜言不想节外生枝,没用周强强的车,而是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区委区政府大楼驶去。在车上,姜岩给梁健发了一条短信:“车小霞没事了!”梁健信以为真,以为他们已经安全到家,也就回家休息了。

    远远望去,偌大一幢区委区政府大楼,只有五楼组织部几间办公室的灯光依然亮着,在这深沉的夜里,显得苍白而突兀。

    姜岩和车小霞下了出租车,车子扬长而去,司机摇摇头,骂了句:“这些当官的,搞什么名堂,深更半夜不睡觉来这里,非奸即盗,真是用着老百姓的钱不心疼,灯光扎扎亮,浪费国家资源啊!”

    姜岩让车小霞先在办公室等候,自己去找李菊。

    李菊见姜岩来的快,挺亲切地说,“姜科长,你还是自己去跟朱庸良部长说明一下吧,这种事,自己说,效果好!”

    姜岩觉得李菊说的有理,说了声谢谢,便回身往朱庸良办公室走去。朱庸良抬头,故作惊讶地说:“姜岩,你怎么又回来了?”姜岩心想,这是向朱部长解释的好机会,就说:“朱部长,我们本来就没想回去,因为这是部里一向以来的规矩,我也向梁部长做了说明,可梁部长硬要我们回去。为这事,我还和他争起来了,让他一定要先跟您汇报。他跟我说向您汇报了,没事了。我们这才离开的。”

    朱庸良作势在桌子狠狠一拍,说道:“有这么回事?可梁部长跟我汇报的时候,坚持说是你们自己想回去啊!”姜岩更加愤愤然:“梁部长这完全是污蔑,他自己在科室同志面前拍板,说什么工作做完了就应该回家休息,有什么责任让他来挑,让科室的同志们都很感动,对他颇有好感,没想到却是这样两面三刀,做了人情还倒打一耙,如果不是李主任打电话过来,我们科室就太冤枉了!”

    朱庸良说:“看来,梁健是谎报军情啊,这就太不诚实了。可能梁部长他本人想回去,不想加班,所以拿你们当挡箭牌了!”姜岩听到朱庸良话锋对准了梁部长,终于放下心来,说:“梁部长是乡镇上来的,可能还不习惯我们部里的工作氛围。”

    朱庸良点了点头说:“姜岩,你觉得我们组织部怎么样?”姜岩难得有这么面对面拍马屁的机会,就说:“我觉得部里的氛围,本来还是蛮好的,作为组工干部,大家都有极强的责任心,也有奉献精神。只是,梁部长到部里后,很多东西在慢慢转变。梁部长这人怎么说呢,有些我行我素,组织观念不强,我觉得他这种做法甚至有些个人英雄色彩,很不符合部里的氛围,甚至会带坏部里的风气。”

    姜岩将梁健的做法上升到个人英雄色彩,这让朱庸良很满意,他有些热切地看着姜岩,问道:“姜科长,你是说,梁部长很可能是一匹害群之马,是吗?”

    姜岩听朱庸良这样问,心里有些突突的,但看到他有些热切的目光,终于还是按捺住心里的不安,肯定地回答:“是的,梁部长欺上瞒下,强调个人色彩,无视组织纪律,这些做法都有违他作为领导干部的形象,传出去,更有损我们组织部的形象。”

    朱庸良双眉紧锁,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似乎自言自语:“看来,梁健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还很不成熟啊……”说完,他抬眼看了姜岩一眼,放缓了声音问道:“姜科长在干部科也有些年头了吧?”

    姜岩听朱庸良关心自己,喜上心头,急忙回答道:“我担任干部科科长有七年多了!”

    朱庸良的目光在姜岩身上略停,声音温和地说:“恩,干部科是组织部的中心科室,姜科长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我有一个计划,不知你愿不愿意加入进来?”

    姜岩听朱庸良这么信任自己,恍然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来,不禁喜上眉梢,欣然回答:“一切听朱部长吩咐!”

    朱庸良点点头:“具体怎么做,李菊会告诉你,你去和她碰个面吧!”

    关于那个计划,李菊和姜岩商量了一个多小时。

    关于车小霞,李菊有些不放心,问道:“你真的有把握,能够说服车小霞加入进来?”姜岩很肯定地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问过她,她恨梁健。你知道吗?她说起梁健时,是那种寝其皮食其肉的表情,她一定在梁健那里受了刺激,所以,她和我们是一个阵营的。”李菊还是不放心:“只是,她的状态,你确定她能完成这个任务吗?”姜岩说:“她虽然情绪不稳定,但是并不傻,一些简单的事情她还是能做的。我相信,就凭她对梁健的恨意,她也肯定能把事情做好。”

    回到办公室,姜岩将计划告诉了李菊。李菊呆滞的眼神中有异样的神采,她问:“那我明天就跟在梁健身后?”姜岩提醒她:“你也别跟太近,不然他会有所怀疑,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你要在他看的到你,说话能够听见的地方,但绝对不能一直跟着他。知道了吗?”李菊随口应付着说:“知道了!”不知为什么,看着这样的车小霞,先前涌动在内心的对于车小霞能力的信心忽然如泄了气的皮球,姜岩忽然没把握她究竟有没有理解。

    一大早,梁健一身冷汗地从一个乱梦中醒来。梦有些杂乱,七零八落,只记得梦里有很多人,但却又记不清到底是哪些人,模模糊糊,似乎是朱庸良,李菊,车小霞等人,具体发生了什么却全不记得了,只是留了满心的不安和微微的烦躁。

    想起下午还有后备干部推荐会,他索性一骨碌起了床,洗漱,去楼下吃了碗馄饨,也不等周强强来接,直接打了车往单位赶。看着行道树匆匆往后退去,梁健忽然想起昨晚与朱庸良的争执,他知道,这事肯定让朱庸良很不爽,很抓狂。不过,为了科室同志的利益积极向领导争取,他觉得还是值得的。

    刚到五楼,梁健隐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看时间尚早,才七点四十,一般情况下,八点过后才陆续有人来。

    看着从干部科门缝里隐隐漏出的灯光,梁健有些纳闷:难道昨晚离开的时候忘了关灯?不可能啊,昨天明明看到他们关灯的啊!难道有人早早地来了?梁健满腹狐疑地推了一下干部科的门,门竟然开了。姜岩和车小菊靠在桌上,似乎睡着了!

    梁健愣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来的这么早?不对啊,早早地来了,为什么又在这里睡觉呢?难道他们昨晚压根没有回家?夜宵之后,又赶会了这里?梁健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也许目光也是有温度的。姜岩忽然从桌上抬起头来,瞧见门口的梁健,他便推了推依然埋头睡觉的车小霞。车小霞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

    梁健问:“你们昨晚上没回家?”

    姜岩见问,有些支支吾吾,说:“没……昨晚上,夜宵之后我们就到这里来了。”

    梁健有些纳闷:“有人通知你们来的?”

    姜岩赶紧否认:“没有……我只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过来了。小车也说,反正回去晚了睡不着也就一起来了。”

    梁健随口说道:“你这是职业病,以后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家里人!”话一出口,他有些后悔。

    姜岩的家里人,就是陆媛。姜岩听着就有些刺耳。虽然那一次在凯旋宾馆,他没有抓着真凭实据,他总是觉得梁健和陆媛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说:“我只是不想工作出现什么问题。”

    梁健心想,姜岩在组织部工作久了,思维上都带着组织部的强迫症,这方面没有再深入沟通的必要,就说:“等你们科室其他人员来了,工作上再检查一遍,我们就等着下午那场战役了!”

    姜岩和车小菊对看一眼,车小菊对姜岩怪异的一笑。这一笑,让姜岩十分不舒服,就如看到一只刺猬忽然笑了。

    一晃就是下午,距离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推荐会议还有几分钟,梁健带领干部科的人和从其他科室借调的干部,来到了区委区政府后面的会议中心等候。

    梁健准备了两份会议说明材料,一份拿在手中,要交给万康,另一份放在最后一排的空桌上。这次,因为发推荐票的需要,办公室科员方羽也被请来帮忙。方羽见梁健在最后一排空桌上放了一份资料,怕被人拿走,就将资料拿在手中,以备梁健万一需要时使用。

    梁健已经事先看过会场。巨大的“长湖区正科级领导干部后备人选推荐大会”的横幅悬挂在主席台上方,字体是有些显长的黑体字,还算入得了眼。主席台上放着万康、朱庸良两个人的桌签。

    这次会议桌签的摆放很有些特别。朱庸良是主持人,万康负责作推荐说明,这都没有错。但区委常委会的其他人员也参加这次会议,特别是区委书记胡小英的桌签并没有在主席台上,而是放在第一排的中央,四套班子的其他成员的桌签,就以她为中心两边分散排放。

    梁健暗想,一般情况下,区委书记是全区最高领导,有她参加的会议,她的位置都是在主席台最中央。这次她却坐在主席台下。这真是奇怪。梁健猜测,难道胡小英这么做,是想表达一种态度,那就是说,选人用人还是由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来操作,以显示用人的公开公正,并非一把手说了算!这里面肯定有含义。

    那些乡镇、街道和部门的党政一把手,陆续进入会场。会场渐渐热闹起来,一些老烟枪报了到后,就开始到会场外面抽烟,把烟灰弹入黑色铁质垃圾桶上方的烟灰槽里。

    四套班子成员陆续入场。万康和朱庸良都来的较早,见人还没有到齐,便在第一排的过道里站着,与街道、乡镇的领导人聊天,脸上的表情却始终很严肃,看得出来,对今天的推荐工作蛮重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