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别来无恙〕〔言小念萧圣〕〔大争酣歌〕〔文娱大戏精〕〔主神猎手〕〔如影谁行〕〔万武天尊〕〔冷情总裁赖上我〕〔异界第一商人〕〔异魔天降〕〔史上最牛主神〕〔网游版美漫〕〔法武封圣〕〔网游大魔王〕〔权谋仕途〕〔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官程〕〔修仙小农民〕〔白莲六道〕〔重生之仙也是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78章心惊肉跳
    听朱怀遇说完,梁健禁不住想起那一次,朱庸良因为市委组织部魏洋部长要到镇南村调研,竟然让他们加了一个通宵的班,结果魏洋只看了几分钟就匆匆走了。梁健绝对相信,朱庸良尽会干那些劳民伤财的事情。由此可见,是组织部不正常的工作作风和繁文缛节害了一个女孩子!

    梁健心里暗下决心:以后自己分管的科室,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管理,绝对不能被朱庸良牵着鼻子走。

    朱怀遇见梁健心事重重,就说:“不说这些,我们喝酒!”梁健因为车小霞的事,喝酒的劲也没了,勉强拿起酒杯意思了下。

    在车小霞房间的一张木桌上,铺着一张纸,纸上用简笔画画着一个小人,边上写着“梁健”两个字。车小霞将一把削笔刀,狠狠地扎在小人上:“你敢鄙视我,你敢嘲笑我……”

    任谁都知道,朱怀遇是一喜欢寻开心的主,更何况今天又是他做东。一看梁健喝酒上不来劲,他哪里肯善罢甘休,一定要搞出点气氛来,把酒喝开心了才肯放梁健走。

    这天晚上如果是在溪镇吃饭,那肯定全是溪镇的人,可如今到了市区,朱怀遇就没有全叫溪镇的干部作陪,他还喊上了林城镇镇长唐磊。唐磊也欣然应允,毕竟这天梁健也到林城镇去了。

    如今梁健是组织部分管干部的副部长,跟他吃饭,是乡镇主要领导也求之不得的。

    朱怀遇说:“梁部长,今天我和唐镇长,好歹也是两个镇的一把手,一同陪你吃饭,你总也要喝点吃点吧?”梁健心里有事,的确是喝不下,就说:“我一直在喝啊,就是今天状态不好,喝不下啊!”

    唐磊笑说:“梁部长,喝酒是用肚子喝的,不是用脑袋喝的。如果有人用脑袋喝酒,那肯定就会喝不下了!”

    唐磊的意思很清楚,梁健脑袋里转着那些烦心事,所以喝不下酒了。梁健被唐磊道破,嘴边也是一笑。

    朱怀遇又说:“用脑袋也行。我看还是这样的,用肚子喝酒,用脑袋讲笑话。看来,今天大家不笑一笑,是喝不下酒了。我先说个笑话大家听听!”

    说着,朱怀遇抿了口酒说:“我们最近要招聘几个事业编制,我先讲一个招聘的笑话。酒鬼到酒公司应聘,品酒十几种,酒鬼均说出了酒的年份、度数等,考官们无不震惊。经理向女秘书使眼色,女秘书接了杯尿递上,酒鬼品后说:女,23岁,有身孕2月!顿时全场鸦雀无声。酒鬼以为应聘失败,怒道:如果不把这份工作给我,我就把孩子他爹说出来!在场的几位领导异口同声的说,你被录取了。 ”

    大家哈哈哈大笑,唐磊说:“你招聘事业女干部,可千万别这样啊。”朱怀遇说:“你们不是也招聘吗?我看你们更容易范事。”

    唐磊说:“那我也来说一个,给大家解解乏。一女的老公有了外遇,老公要和女人离婚。女人就对老公说:你如果敢离婚娶那个年轻的妖精,我就嫁给妖精她爹,从此以后,儿子管你叫姐夫,你得喊我妈! 老公当场晕倒,从此规规矩矩。 ”

    大家说:“这女人厉害!”

    大家又笑了一番。

    梁健瞧见两个镇长大人为博自己喝酒,使劲浑身解数,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听了笑话,梁健心情稍微好转。他举起了杯子说:“我敬敬两位大哥,你们为了小弟开心,绞尽脑汁,谢了!”

    朱怀遇和唐磊相互挤眉弄眼。唐磊说:“梁部长,你有诚意的话,就一个一个敬!”

    梁健喝酒的兴致上来,也无所谓了,就说:“好,一个一个,就一个一个!”

    新一轮酒战拉开了序幕。

    酒到三巡,大家放慢了速度。这时,梁健瞧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梁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原本不想去理它,但一瞥眼间看到内容似乎和自己有关,便拿起来看:“梁健,我在凯旋宾馆五楼等你,老房间,我想见一见你!陆媛。(这是我为了方便与你联系,配的新手机。有事短信联系,记得,千万别打电话,我怕姜岩会看到)。”

    梁健没想到,陆媛会在这个时候发短信过来。上次与陆媛重温旧梦,事后梁健非常懊悔,“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这样做不地道,”梁健心想,错误犯了一次也就算了,如果再犯,那就有违自己的做人原则了。因此,他打定主意不再招惹陆媛,简短地回复一句:“陆媛,我俩已经结束了。好好回家休息,好好照顾老公!”

    没过一会,又有短信进来:“梁健,你不来,我是不会回去的!我只是想见你一面。你若是嫌弃我,就过来跟我当面说清楚,我保证以后再不纠缠你!”

    梁健没想到陆媛会这么难缠,他内心挣扎一下,还是回复道:“陆媛,别忘了,我们离婚了。该说的,离婚时,都已经说了。你回家吧!”

    短信很快回复:“梁健,我说话算话,你不来,我是不会回去的。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再不会烦你。你若不来,我保证还会不停的联系你,直到你来为止!陆媛。”

    梁健知道陆媛的小姐脾气,有时候做事不计后果。梁健心道:既然她说以后不再烦我,那我就去一趟。若是她有任何出格的要求,我尽数拒绝也就是了,反正行得正,不怕影子歪!便回复:“我还在吃饭,还要半个小时。”

    这时候,区委组织部的办公室里。黑灯瞎火。只有一个手机屏幕上发出的幽蓝灯光,照在拿着手机发短信的手指上……

    陆媛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姜岩在书房电脑上修改材料。陆媛抬眼看一眼书房半开的门,正好看到姜岩笔挺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干部科工作多,姜岩以前常在办公室加班加点,但这些天,他都把科室的工作带回家做,还名正言顺地说为了多陪陪她。陆媛心想:姜岩是不是怀疑我对他不忠,他在监视我?

    转念间,陆媛忽然想起那天在凯旋宾馆与梁健发生的事,不由面赤耳热。那天晚上的事给陆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和梁健结婚多年,那事情也做过不少,但那天的梁健和以前仿佛判若两人。那一天,他超常的精力让她一连两次攀上高峰,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难道,这就是权力的力量?这些天,她也不只一次想过,再和梁健重温旧梦,但她心里清楚梁健的个性,他是不会再主动找自己的!

    这日子过得,可真是索然无味……

    放在遥控器旁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陆媛,这是我为了和你联系专门买的新号码。我在凯旋宾馆老房间等你。不见不散。梁健。”

    陆媛见是梁健的短信,心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想着即将要发生的事,不禁有些心跳加快!她飞快地朝书房半开的门瞟了一眼,该找个什么理由出门呢?

    她把新号码用心记住了,把短信删除,来到书房,对姜岩说:“老公,我出去一下。王巧玲找我喝茶,很快就回来!”

    姜岩抬头问道:“这么晚,她怎么还约你喝茶?”陆媛说:“她跟他老公闹别扭了!让我陪她消消气儿!”姜岩说:“哎,说什么闺蜜,其实就是麻烦!”陆媛说:“你说的对,闺蜜就是麻烦,因为女人本就是麻烦啦!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闺蜜,女人所有的郁闷都得发泄在老公身上,那男人就太惨了。老公你说是吧?所以,老公,你得庆幸我有闺蜜。好了,我出去了,好老公,在家等我。”陆媛说着,还用小嘴在姜岩脸上啜了下。

    姜岩说:“快去快回。要我送你过去吗?”陆媛说:“不用了。她来接我!”

    说着,就收拾了小包,赶紧出去了。

    姜岩没等陆媛走几分钟,也拿了手机和钥匙,悄悄跟了下去。自从那天李菊说在宾馆看到陆媛后,姜岩对陆媛的信任就打了折扣,虽然他不再提起那天的事情,但那事却如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里,这种感觉很不好,他很想把这根刺拔掉,所以,他要证实这次陆媛是不是真的和王巧玲喝茶去了!

    姜岩赶到小区外面,已不见陆媛的踪影,前方几百米远有一辆出租车。

    姜岩心想,陆媛不是说王巧玲来接她嘛?怎么会上了出租车,王巧玲家庭条件不错,有一辆迷你宝马,应该不会坐出租车来。

    怀疑的种子渐渐发芽。姜岩忍不住拨通了王巧玲的电话。

    由于王巧玲是陆媛的闺蜜,有时候陆媛不接电话,王巧玲就干脆把电话打到姜岩这里,让他转接。两次三次,姜岩也就存了王巧玲的电话。

    王巧玲一看来电是姜岩,心下就有了几分疑惑。一般情况下,都是陆媛打电话给她的,姜岩只是她和陆媛联系时的传声筒。今天这个传声筒自己打电话过来,就有些蹊跷。

    王巧玲狐疑地接起电话,笑着:“喂,姜科长,你好啊!”

    姜岩语气微微有些急促,说道:“巧玲啊,你们在哪里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