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刺客〕〔夜时雨声:众神契〕〔冷艳总裁的超级狂〕〔霸道皇叔,举高高〕〔名门军婚:重生首〕〔傻王的倾城宠妃〕〔六十年代种田记〕〔斗破之斗帝崛起〕〔至尊女帝:天下第〕〔郡主撩夫〕〔重生暖婚:首长大〕〔公子,请陪我夺天〕〔快穿:殿下,不哭〕〔天界帝国志〕〔地下城之使徒的噩〕〔女土司与奴隶二三〕〔游戏王之恶魔女王〕〔邪皇宠上瘾:爱妃〕〔先生凶猛:老公,〕〔田园之以农御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77章极品手下
    梁健正式上位,将干部科的几位同志叫到了一起,在会议室,开了个碰头会。 干部科共四人,分别是干部科长姜岩、副科长凌晨、副主任科员车小霞和科员肖远。

    梁健说:“很荣幸能够跟大家一起共事。前几天向姜科长要了一些材料,可说实话,我对干部工作还是不熟悉,还要有一个过渡的阶段。这段时间,请大家按照以往的惯例,各尽其职地做好分内工作。另外,我想趁这段时间有空,到乡镇和部门跑跑,了解一下干部的情况,听听基层的意见。请科里派一个人,跟我一起去。至于派谁,由姜科长安排。”

    姜岩对梁健分管干部工作,一开始还有些不甘心,但仔细一想,在组织部工作就是如此,一切都要听组织的安排,什么是组织呢?组织就是领导。因此,姜岩也就慢慢地接受了梁健作为分管副部长的存在。当然,内心深处,他对梁健依然不服,所以在人员安排上,他就做了一点小手脚。

    姜岩说:“梁部长,你知道科里工作也比较忙,我们也只能派一个人跟着你去调研了。”梁健说:“行!一个人就够了,你们谁跟我去?”姜岩说:“就车小霞主任去吧!”

    车小霞是副主任科员。她是研究生毕业,工作第二年,过了试用期,就享受了副科级待遇。梁健认真地朝车晓霞看了一眼,发现她胖乎乎的,脖子和手指都很圆,脸上肉多,下巴有些往下坠,两眼习惯直直地看人。

    梁健第一印象,就是这女孩不太聪明。姜岩说让车小霞陪同梁健去,梁健就向车小霞点了点头。

    车小霞虽然转过脸来,却不点头,也不说话,仿佛这事跟自己毫不搭界。梁健想,这女孩还真有点奇葩,怎么会安排在组织部干部科呢?印象中,干部科分管干部工作,而干部工作在政府里举足轻重,干部科应该都是精兵强将才对,而眼前的女孩连虾兵蟹将也算不上。

    既然姜岩提出,由车小霞陪同自己去跑基层,他也大方接受。一方面,他也理解干部科工作一向很忙,估计这个车小霞也帮不上什么忙,让她跟着他总算能够充个数;另一方面,他刚才说了,派谁去由姜岩安排,此时如果他不要车小霞,那么不仅会得罪姜岩和车小霞,其他干部也会对他有看法,觉得他说话不算话,没有领导风度。

    于是,梁健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第一天他们跑了几个乡镇。梁健熟悉十面镇的干部情况,就不再去跑了。跑了林城镇、朱场镇,最后一个到溪镇。溪镇目前是朱怀遇担任镇长。

    梁健把这天的最后一站安排在溪镇,也是有目的的,第一当然是为了深入了解一下溪镇的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队伍的状况,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顺道去看看朱怀遇。朱怀遇任职以后,他还没有好好去看过他。

    梁健先去见了溪镇的党委书记,又向党委副书记、组织委员了解了情况。党委副书记和组织委员,都认识车小霞,对车小霞还很客气。梁健心想,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没想到车小霞到了溪镇,还挺有市场的嘛!

    梁健就说:“我们车小霞同志不错吧!”那个副书记闵嘉兴说,“当然不错啦,是我们镇上推荐到区委组织部的干部嘛!”梁健说:“原来小车是从溪镇出去的干部啊,我还不了解呢!”闵嘉兴说:“啊呀,梁部长对这个都不了解,就带着我们小车出来跑基层,看来今天晚上吃饭,梁部长要罚酒了!”

    梁健有些将信将疑,又问车小霞:“小车,你真是溪镇出去的干部?”党委副书记闵嘉兴见梁健真的不明就里,就说:“看来梁部长是不相信小车是我们镇上出去的干部啊!我有照片为证!”说着,闵副书记站起身来,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合影递给了梁健,说:“梁部长,有图有真相,你看吧。”

    梁健接过合影,努力寻找着车小霞的脸。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车小霞。闵嘉兴还在一边唠唠叨叨:“这张合影是我们去南京党员活动时拍的,因为有我们小车在,我才留下来的。”

    听闵副书记这么说,车小霞脸上微微有些尴尬。

    梁健听闵嘉兴说得这么矫情,相信车小霞肯定在合影的人群里,于是又一个个看过去,认认真真,辨别着每一张脸。可搞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梁健心想,女大十八变是有的,可车小霞工作以来,应该没这么大的变化吧。

    闵嘉兴催促道:“梁部长,你找到没有啊?”梁健看闵嘉兴神色有些诡秘,心想,难道他是在忽悠我?于是说:“闵书记,你还真能忽悠人啊,这里压根就没有小车。”

    闵嘉兴哈哈大笑了两声道:“看来梁部长晚上一定要多罚一杯酒了!连自己的手下都认不出来!”梁健不信:“闵书记,你倒给我指一下看,这张照片上小车在哪里呢?”

    闵嘉兴说,就知道你找不出来,伸出一根粗粗的手指,点在合影上一个女孩子的脑袋上。

    等他手指移开,梁健认真看了一眼,笑了:“闵书记,开什么玩笑!这哪是小车啊!这女孩子这么清秀,怎么可能是小车……”说到这里,梁健嘴上急刹车,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过了,但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收不回来,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和说出去的话。

    只见小车“刷”的一下从椅子里站起来,脸色极为难看,用手背掩着脸,冲出了房间。梁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再次向闵嘉兴问道:“这女孩真的是小车?”闵嘉兴说:“谁说不是呢?”

    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能够漂漂亮亮,如果照片上那个清秀、灵活的女孩子,真是以前的小车,那如今的小车怎么会变得这么肥胖呢!刚才那句唐突的话,看来是严重伤害了小车。梁健又细看了合影中女孩的眉眼,依稀看出了车晓霞的影子,看来这真是小车啊!

    这时,车小霞从外面进来了。梁健见她虎着脸,嘟着嘴,就如一只愤怒的小鸟。

    梁健说:“小车,对不起……”

    还没等梁健说话,车小霞就说:“我要回去。”听车小霞这么说,闵副书记就急了,他说:“小车,今晚留在这里吃晚饭啊!”车小霞没听他说话,只说:“我要回去!”闵嘉兴说:“你难得回到溪镇来一趟,今天跟梁部长一起,肯定要吃个晚……”车小霞又自顾自大声说:“我要回去!”

    在梁健和闵嘉兴看来,车小霞此刻已经不再是一个成年人,而变成了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说什么都白费劲了。

    车小霞,眼睛直视前方,嘴里不断重复那几个字“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梁健知道,再劝说也毫无作用,就对闵嘉兴说:“算了,今天我们就回去了!”

    回到车上,梁健一直在思考:车小霞是因为什么原因,从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孩变成了如今的愤怒小鸟呢?

    而车小霞的脑袋也没有停,不停地回想着梁健那句话“开什么玩笑!这哪是小车啊!这女孩子这么清秀,怎么可能是小车……”。梁健虽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可小车已经认定他下面就是要说“小车这么肥胖”、“小车这么难看”。这些肯定是他的潜台词。一路上,车小霞一直虎着脸,眼泪不停往下掉。

    梁健知道自己的话伤害了车小霞,考虑到她目前的精神状态,再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只想早点把车小霞平安送到家。

    好不容易将车小霞送到了小区楼下,看到她下了车,上了楼,他又让驾驶员等了十分钟,不见她下来,才安心离开。梁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喃喃自语说:“姜岩让车小霞跟着我去跑基层,真是给我出的一个大难题!”

    驾驶员周强强说:“梁部长,你不知道车小霞的状况吗?”梁健好奇地问:“什么状况?”周强强说:“她受过刺激的,你不知道?干部科让她跟你下基层,那不是成心为难你嘛!”

    梁健这时也察觉了姜岩这么做是真有些不怀好意了!可他在驾驶员面前不想多说。这时有电话打进来。

    溪镇镇长在电话中说:“将小车送走了嘛?过来吃饭吧!我们在嘉良饭店。”

    因为小车,溪镇领导没能留住梁健在溪镇吃饭,就索性往镜州市区赶,把饭局安排在了嘉良饭店。猜想梁健差不多该把小车送回去了,这才打电话给他。

    到了饭店,喝了几口酒,梁健才问朱怀遇:“你知道小车的事吗?”朱怀遇说:“我也才到溪镇,不是特别了解。不过我也听说过一些,小车完全是到了组织部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也知道,组织部经常加班加点,特别是朱部长,没事也要加班,做给领导看。于是,苦坏了下面一批人,如果擅自回家,还会被批评。等于说,进了组织部就好像签了卖身契,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卖给了组织部。小车刚到组织部,小姑娘也是老实人,人家加班她也跟着加班,不敢多走一步,不敢多说一句,心里一直不痛快,却不敢说,因为刚谈对象不久,人家男孩子看她早晚不着家的样子,就跟她吹了。而小车其实很喜欢那个男孩,去求男孩子,可人家去意已决,竟然当众把她推倒在地,她去缠扭,又被男孩子打了。从此,小车就有些神经兮兮了,有一段时间还进过医院看神经科,半年之后,才稍稍恢复了一些,据说回到组织部上班还没多久呢!这次,说不定又得进医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