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情歧路〕〔仙庭无双〕〔妻子的**〕〔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召唤师的异常生活〕〔最牛锦衣卫〕〔万古神尊〕〔九离弦〕〔灵封万年〕〔缘来有理〕〔一梦淆世〕〔陆少的花式宠妻路〕〔划过指尖的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忘川三世缘〕〔无上崛起〕〔氪命玩家〕〔深夜书屋〕〔身边之物变成了妹〕〔一步偷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53章生死一线
    胡小英对梁健的分神有所察觉,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梁健笑道:“没有不舒服”。胡小英听他笑了出来,很奇怪,他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笑出声来:“你笑什么啊?”梁健道:“没什么!我按一下这个按钮试试。”

    胡小英道:“好,试试看。”

    她因为期待这个按钮能够发生作用,靠得更加近了,梁健更加清晰地闻到她身上的体香,不由朝她看了一眼。胡小英道:“为什么看我?”梁健随口说了一句:“你身上挺香的。”

    被梁健这么一说,胡小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燥热,心跳猛然加快了数倍。有多久,没有一个男人跟他说过这种话了。

    人说:处级以上没有女人。即使是女人,官场也已经忽视了你作为女人的存在。

    话说,她已经离婚,又身居区委书记这样的要职,在她面前,下属只会把她视为一位领导,是一名手握重权的“领导同志”,又有多少人会把她看成一个女人,他们想从她身上得到的只是职务;而在上级看来,比如宏叙市长,既把她看成是下属,同时也是一个女干部。

    因此,梁健的这句“你身上挺香的”,一下子让胡小英有些神魂颠倒,况且梁健这么年轻英俊,心下不由幻想:难道梁健对我有意思?但她马上清醒过来,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梁健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是为了讨好我?他想要得到什么?

    作为一个下属,这样对女领导说话,其实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表现,如果不在第一次加以斥责,以后他或许就会得寸进尺,对自己无礼。这么想着,胡小英决定要提醒梁健注意分寸。可话到嘴边,她又心软了。也不知为什么,她竟有些不舍得斥责梁健,搞得她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我就喜欢听这种甜言蜜语?她的话就变成了:“哦,有个朋友从法国带来的香水,我一时兴起抹了点。”想要借此搪塞过去。

    梁健却道:“不是香水,那是你身体的味道。”

    梁健这一句直白的话,让胡小英心里又是一番波动。

    连续按了好几次报警按钮,没有半点反应。梁健垂下了手道:“没有反应。这下遭了!”

    一句“遭了”提醒胡小英她们此时还处于危险的电梯之中。胡小英抬起手臂,看到了手腕上的手表显示已经八点四十分,她们被困在电梯中,已经足足四十分钟。

    她交待朱新毛,要他在八点十分重新通电的,可如今怎么还没有通电。手机不通,报警无用,两人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出去。胡小英道:“我们只能求救,只能喊了!”

    梁健道:“你别喊,你是区委书记,我来喊。”

    胡小英感激梁健对她的照顾,如果她喊着求救,即便真有人经过救了他们,最后她也会成为别人的笑柄,甚至在明天的报纸和网上会出现:长湖区委大楼忽然停电,区委女书记夜半求救。

    只要这一标题一出,再经人一番炒作,她即便不会被立马削职,今后提拔肯定就别想了。

    梁健的喊声在电梯里回响,也从提厢的缝隙向外溢了出去。但是整栋大楼,似乎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大厅外红色马自达车中的李菊。

    然而,在黑暗的大楼之中,其实还有一个人,躲藏在黑暗之中。这人就是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

    他是老长湖区了,他与区长周其同的关系非同一般,两人曾经在一个乡镇工作过,一直以来相互提携,相互帮忙,本期待周其同能当上区委书记,结果给胡小英这个女书记占了区委书记的位置,对他的利益也是一种损害。

    周其同最近找过他密谈,跟他说过如何把胡小英请出长湖区,到时候努力提他进入四套班子。朱新毛当然开心,可一直找不到好的办法,如何把胡小英请出去。

    今天这样的机会,却自动找上了门来。胡小英竟然对他说,请他八点钟停十分钟的电。他问胡小英为什么,胡小英竟然没有告诉他。他就好奇起来,决定亲自去拉电闸,结果拉错了,把电梯的电也拉了,没想到就这么把堂堂区委书记胡小英和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关在了里面。

    朱新毛心想,这下完蛋了,肯定要被胡小英大大的批评一顿,想赶紧去把电梯恢复过来。可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难道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

    他赶紧给区长周其同打了个电话,把自己将胡小英误打误撞关入了电梯的事情说了。周其同这时正在跟人大主任潘德州享受足浴,一听赶紧坐了起来,让足浴师全都出去了,对电话中的朱新毛道:“你等等。”

    周其同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潘德州。潘德州,用手在下巴上摸了摸道:“区长是什么意思?”周其同:“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如果我们目前制造一个意外事件,估计没有人知道。但我心里还有个疑问,那就是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搞得太大?”潘德州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一会才道:“胡小英偷偷摸摸,暗地里在斡旋,如果我们不抓住机会,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大丈夫做事,最要不得就是犹豫。要么不想,既然想了,就去做!”

    周其同将手捂住了手机,把声音压到最低,对朱新毛道:“你大胆去做吧!时间要抓紧!”然后他又问自己的“军师”潘德州:“要不要将这事,告诉朱庸良?”潘德州摇摇头道:“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听到周其同的回答,朱新毛却一阵犹豫,如果为了自己的一官半职,要了胡小英的命,以后是否会不得安宁。可又一想,无毒不丈夫,如果不抓住机会,就只能在一个正科级的位置上退休了!说着朱新毛拨通了一个电梯维修人员的电话,这维修工一直替朱新毛做事,惟命是从。

    朱新毛道:“限你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区委区政府大楼。到了之后,要悄悄地进来,我在大厅后面等你。”

    李菊一直待在自己的车子里,不敢一个人进这栋大楼里去。这会朱庸良又打来电话,问她有没进去看过状况,李菊说还没有,说自己害怕。朱庸良舌头有些大了,说话倒还清醒,说:“就进去看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看好了之后你就回家吧。放心,楼里又没鬼。”

    怕鬼的人,最怕别人说没鬼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碰到几个小鬼怎么办?李菊这么犹豫着,但她知道,既然已经承担起监视梁健的任务,那么,这个黑乎乎的屋子迟早是要进去一趟的。

    正这么纠结着,忽然从身边闪过一个人,小跑着进了这栋大楼。李菊一看,不像是鬼魂,既然有人进去,她也就有些胆子了,刚进去的人,也许就是去维修电路的。李菊赶紧从车子里出来,走进了大楼里面。

    大楼里没有了灯光,彻底没了以往作为区委区政府大楼那种威严肃穆,只有一种阴森森的恐怖。

    李菊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喊“救命”,仔细一听却是梁健的声音。这声音有些闷闷的,李菊向着楼梯处走了几步,才辨别出这个声音是从电梯中传出来的。

    难道梁健被困在了电梯里?李菊听人说起过,一般情况,电力公司停电,都不会停电梯的电,这样太容易出事。今天不知是怎么了?

    李菊很想上去,问问梁健的状况,可一想,自己的任务是监视梁健,而不是来解救梁健,电梯的电,过几分钟也许就通了。何必让梁健对自己有所怀疑呢?否则以后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

    “有人吗?电梯停电了!有人吗?这里手机没有信号!”“如果有人,请一定帮助跟消防或者公安联系一下,救我们出去!”

    李菊听了梁健的喊声,心里很有些不舍,可她还是坚持着忍住不去答应。这时候,她就心里纳闷了,刚才在她之前不是有个人先进来了嘛?这人是干什么的?如果他是来维修电路的,那应该能够清楚听到梁健的喊声啊,即使不能马上修好,至少也要答应被困人员一声啊,照顾一下被困者的情绪,让他们心安下来才是正道啊!但是,那个进来的人,似乎什么也没做,就没入了黑暗之中,或者他是来干别的事情的?

    想到这一层,黑暗中的李菊,背脊就有些发寒了。这当中有什么诡异呢?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从走廊那边传来脚步声。李菊赶紧隐身在了一个角落里,这时有两个人已经越走越近。

    只听到一人道:“现在没有电梯,我们得赶紧,从安全楼梯跑到楼顶去!”

    李菊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李菊由于长期在组织部工作,对全区的领导干部都很熟悉。凝神一想,认出这声音应该是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朱新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