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神医〕〔重生之娇妻在上〕〔悲剧发生前[快穿]〕〔重燃〕〔我的超级庄园〕〔盛世为凰:暴君的〕〔封神飞仙录〕〔宋帆〕〔大宋桃花使〕〔神只〕〔蜜爱甜心:简少强〕〔修仙小农民〕〔尸不言〕〔直男的怒吼:我不〕〔青梅物语:竹马哥〕〔重生之都市天尊〕〔萌妻来袭:陆少,〕〔都市之修仙霸主〕〔帝国第一宠:小甜〕〔废柴归来:冥君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38章事故突然
    梁健听到王兆同这么惊慌失措,赶紧问道:“王部长,部里出什么大事了?”王兆同在电话那头道:“邵部长心肌梗塞,昏死过去了!”梁健问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要朱部长听一下吗?”王兆同道:“来不及了,我们马上要送他去医院。”梁健道:“你们做过心肺复苏了吗?”

    梁健略懂些急救知识,怕部里人忘记急救,错过最佳时机。王兆同道:“做了,没什么效果,我们这就送市第一医院,等120车过来恐怕来不及了!”梁健道:“好,你们赶紧去吧,我跟朱部长报告一下。”

    朱庸良听了汇报,心里也是一沉,心想,邵有康怎么突然就心肌梗塞了呢?

    在整个组织部里,邵有康年纪最大,资格最老,原本是有机会胜任区委或区政府领导的,但领导干部的提拔任用,本身就充满了各种变数、无数玄机,好几趟车他愣是没搭上。邵有康也是整个部里,朱庸良自认最难驾驭的班子成员。听到邵有康心肌梗塞,朱庸良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一喜,可接着又想,在自己的班子里出事,总不是太好。

    朱庸良问道:“刚才怎么不让我跟王部长说几句?”梁健道:“王部长说,他们急着送邵部长去医院。”朱庸良不满道:“这个王兆同,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朱庸良拿起电话一看,原来王兆同是打过电话来了,也许刚才忙着应付市里领导了,没有听到。

    朱庸良又觉奇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办公室主任李菊怎么都没有一个电话?朱庸良就问道:“梁部长,李主任有没给你打过电话?”梁健道:“没有。”梁健心想,李菊根本不可能跟我打电话。

    听了梁健的回答,朱庸良就拨了李菊的电话。过了好一会,李菊才接了电话。朱庸良就问:“李菊,部里怎么样?”

    那一头,李菊拿着手机,手不停颤抖着,她像要哭出来,又哭不出来,人的神情也愣愣的,跟平时的傲气和机灵大相径庭。李菊旁边是照看她的方羽,方羽提醒李菊道:“李主任,你已经接起了朱部长的电话,朱部长好像在那头问你话呢!”

    李菊这才反应过来,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朱庸良听对方没有出声,就有些急了:“李菊,你在不在听我说话?”从手机里听到,李菊突然哭了出来,说不出完整的话:“朱……朱部长,不关我的事。我……我只是,跟……我只是跟邵部长……稍微……稍微吵了几句,没想到他……他就背过去了!”

    听李菊这么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朱庸良也大体明白了,邵有康的事情,与李菊有关系。刚才他还在为邵有康出事有点小高兴,现在是再也高兴不起来了!朱庸良毕竟还是当了十来年的领导干部,安慰李菊道:“你先别急,你在电话中把情况跟我说说清楚。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听完李菊在电话中抽抽噎噎的讲述,朱庸良总算是知道了:早上李菊回了单位,到了单位,她就去处理几笔报销的事项。在区委组织部经费支出都要由常务副部长邵有康签字。邵有康看了李菊拿来的几笔报销单,有几笔他根本不知晓。邵有康觉得李菊是仗着朱庸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有气,就说这几笔开支他不知道,他不签字。

    李菊有朱庸良的靠山,平时根本就没把邵有康放在眼里,就说,这都是朱部长让安排的,你为什么不签,难道要朱部长亲自来求你签?邵有康前一天晚上失眠,心情烦躁,就跟李菊吵了起来。李菊也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引来其他办公室很多人旁观。邵有康就说:“今天我是怎么都不会签的,你出去。”

    最后李菊恼了,出口伤人:“没想到,你邵部长脑子这么不好使,怪不得一直提不上去,占了茅坑不拉屎!”邵有康本就对没被提拔的事讳莫如深,如今被李菊拿出来说事,气血攻心,骂道:“你放……”这个“屁”字还没说出来,就觉得心脏一阵剧痛昏死了过去。

    梁健和朱庸良没再回单位,直接奔赴市第一医院。问明了地点,来到了急救室。副部长王兆同、江海宏,干部科长姜岩还有几个部里的小伙子都在。朱庸良问王兆同:“情况怎么样?”王兆同道:“还不清楚,医生在抢救。我已经跟他们院长打过招呼,他们答应全力以赴抢救。”朱庸良点了点头,就在一边坐了下来,眉头紧锁。

    梁健也开始问边上的人,到底是啥情况,大家说了,梁健才了解了情况。听到这跟李菊有关,梁健心里还真有些高兴起来,可他马上又冷静下来。他知道,一个人要幸灾乐祸很容易,但要冷静理性却需要毅力。部里发生这种事情,不管是自己讨厌的人也好,还是喜欢的人也好,都是很不幸的事情,都会影响到每一个人。他立刻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他听到朱庸良的电话响了起来。朱庸良一看,就赶紧走向一个角落,接起了电话说:“胡书记,是的,我刚刚到医院……你不用过来了,我们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请放心!”

    梁健猜到了这个电话应该是区委书记胡小英打过来的,看来事情已经惊动了区委主要领导。朱庸良回到座位上时,脸色更加阴沉。他想起了什么事情,问王兆同:“邵部长的家里,你们有人通知了吗?”

    王兆同答道,已经通知了,应该就快到了!

    突然,电梯门响了,从电梯里冲出来五个人,一起挤进了急救室外的等候区,其中一个女人边走边哭:“有康,有康,你怎么样了?”

    一看,大家就猜到,这应该就是邵有康的老婆了。看到来人情绪都比较紧张冲动,梁健主动上前安慰,做他们工作,让他们稳定下来,给他们腾出了几把椅子,让他们坐了下来。梁健道:“大家别急,有话慢慢说。”

    经介绍,才知道,来的人是邵有康的老婆陈小珍、邵有康的女儿邵佳佳和女婿童伟、还有两个兄弟邵有家、邵有国。梁健观察邵有康老婆的穿着,应该是家庭妇女,她哭哭啼啼,由女儿邵佳佳搀扶着。女婿是个膀大腰圆的,邵有家、邵有国的两兄弟虽然将近五十,也是人高马大,他们这些人脸色都沉着,有点来兴师问罪的样子。

    梁健让边上的干部科副科长凌晨赶紧去拿了几瓶矿泉水来,陈小珍和邵佳佳都拒绝了,说不渴,三个男的都拿了,喝起了水来。梁健心下放心,只要他们手里拿着矿泉水喝,就不会乱来。

    副部长王兆同就跟他们聊如何第一时间把邵有康副部长送到医院的事情。家属听到部里还算重视,情绪就渐渐平复。

    一边的朱庸良收紧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他以为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就走过来,跟家属们寒暄,问候,还与邵有康的女婿童伟、兄弟邵有家、邵有国等握手。

    邵有康的老婆问道:“我们老邵在心脏病发之前,到底是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会突然发起了病来?”一边也在喝矿泉水的凌晨,似是无意的说了声:“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的办公室主任李菊跟他吵了一架!”

    “什么!吵架?”邵有康老婆陈小珍,顿时屁股底下着火,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谁跟我们老邵吵架?谁跟我们老邵吵架!”一边的邵佳佳也听得清楚,道:“就是那个女办公室主任李菊!”

    “哇,这个狐狸精!果然是这个狐狸精!”陈小珍大喊起来:“我们老邵,早就说过,部里有个狐狸精,勾引朱部长,在部里作威作福、狐假虎威,不把他们副部长放在眼里!这个狐狸精在哪里?!这个狐狸精在哪里?!”

    说着陈小珍四处寻找,像是要把李菊找出来,一巴掌打死。

    大家谁都没有想到,陈小珍听说“李菊”的名字,反应会如此剧烈。看来,邵有康对李菊也是恨之入骨,在家里经常骂李菊是狐狸精。

    朱庸良一听,就更加感觉没脸了,因为刚才陈小珍的话里清清楚楚的有一句“部里有个狐狸精,勾引朱部长”,他也被实打实的牵扯其中。朱庸良对说出李菊和邵有康吵架的干部科副科长凌晨横了一眼。

    看到朱庸良眼神后,副部长王兆同扯了一把凌晨,来到门口质问:“你怎么回事?这种场合怎么随便乱说?”凌晨装出无辜的摸样:“我怎么乱说了?我不过是如实说了而已!”王兆同见凌晨毫不认错,严肃地道:“你是干部科副科长,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什么场合能说,有些话什么场合不能说,难道你不知道嘛?刚才没有人让你说话,你说了,就是乱说。”凌晨无话反驳,只是红着脸不说话,其实他当然明白这种场合不该把李菊拖出来,但一直以来,他就是对李菊“横着走路”的做派不感冒,这时候不倒打一耙更待何时?所以被领导批评他也受了,心里暗自高兴来着。

    “喂,别动手!”里面又传来了大声的喧闹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