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揪出那个穿越者〕〔无限之至尊巫师〕〔凶兽联萌:兽夫傲〕〔刀试天下〕〔超级特战兵王〕〔超级小村医〕〔天界战神〕〔我的老婆是女神〕〔都市逍遥仙师〕〔浪迹武侠世界〕〔抗战之血肉丛林〕〔绝色总裁是我老婆〕〔魔神始祖〕〔崛起军工〕〔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混沌霸天决〕〔校花总裁的贴心高〕〔重生之女王归来〕〔山里人家姐妹花〕〔透视仙王在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15章依婷喜事
    可余悦阻止了他,道:“梁健,你歇会。 我有句话要想对你说!”梁健这才从忙忙碌碌的状态中停了下来,开心地对余悦道:“好吧,你说吧!”

    事后回想起来,梁健觉得余悦说出那几个字时,说的异常费力、异常痛苦。

    余悦不敢看梁健的眼睛,口中一字一顿得道:“梁健,对不起,我不能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梁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梁健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因此特意问了一句:“不能搬过来?”余悦道:“是的,不能搬过来。”梁健还是不能相信,或者抱着其他的希望,他道:“你是说现在不能搬过来吧?那没关系,过些日子再搬好了。”余悦道:“不是,不是现在不能搬,我永远不能搬过来,我不能跟你一起住!”

    这会已经说得够清楚、够明白了,梁健也已经听得够彻底、够明了了。梁健看着余悦,想着这一整天自己忙乎的那一切。梁健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他问道:“余悦,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余悦道:“你能不问我吗?”

    梁健有些晕头,他很想喊出来:“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想说:“你不想跟我生活在一起,为什么同意跟我结婚呢!”梁健想要说:“原来,是我感觉错误了!”

    但瞧见余悦备受折磨的样子,他还是咬紧了牙关,道:“好吧,我不问了。”

    又是一天的下午,天气正在转暖。老领导黄少华打了电话来:“梁健,你小子又结婚了,怎么都不告诉一声!”梁健已经从余悦给他带来的消沉状态中恢复了一些,他喝了一口茶道:“老领导,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没说了。而且也是临时起意,仓促中办的。”黄少华道:“你也太随便了吧,结婚都是‘临时起意’!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

    梁健也正想找人消消心里的郁闷,就马上答应了黄少华的邀请。晚上让驾驶员送他到了黄少华家所在的小区。按下门铃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了黄少华的女儿黄依婷,随之又想了与黄依婷的几次接触。他心里暗道:“不知黄依婷听说我又结婚了,会有种什么感觉?”

    敲了门,开门就是黄依婷。黄依婷见了他,微笑道:“梁健哥,请进。恭喜你,听说你又结婚了。”梁健没有想到,黄依婷会问得如此直接,他只好苦笑了一下“谢谢。”

    这次,黄少华还邀请了原镇财政总会计丁百河。大家坐了下来,戴姐给大家每人一个小盅子,喝得是白酒五粮春。丁百河道:“梁书记,自从你当了领导我们就没坐下来喝过酒了!”梁健笑道:“丁会计,你看来是在批评我啊。”丁百河道:“哪里敢批评领导啊,另外,我已经不是会计了,你还是叫我老丁吧。”

    黄少华离开了十面镇后,丁百河没有竞选上财政办主任,之后又发生了被人捉奸在床的事情,丁百河在单位就彻底被晾了起来,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一般干部。梁健知道,丁百河在会计工作上还是很有办法和经验的,把他晾起来其实是一种浪费,梁健也很为丁百河可惜。梁健道:“你永远都是很出色的会计啊!”

    这时黄少华开口了:“梁健说得不错,百河的会计工作能力是很强的。所以,这次我要好好利用一下了。”梁健听说,赶紧问道:“黄局长,你要调丁会计了?”

    黄少华像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先来说一下,今天请你们来我家一起吃饭,因为有三件事情值得庆祝一下:第一嘛,当然是梁健又与胡书记的秘书余悦结婚了……”

    梁健听黄少华这么一说,不由去看了黄依婷一眼,黄依婷正好也在看着自己。梁健把目光移开了,他从黄依婷的眼中看到了些许的失落。梁健不知为何,感觉有些像是辜负了黄依婷,但他隐隐又觉得自己是对的,黄依婷这个女孩子,应该有更好的归宿,一个更年轻、更单纯、更有活力的男孩子来陪伴她走过一生,而不是像自己这样的“二手货”。这么想了,梁健心头的雾霾也稀释了点,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听着黄少华继续说下去:“第二件事情,就是百河马上要调到我们区体育局来工作了。我局里原来的财务出纳正好退休了,百河在镇上也没承担什么重大工作任务,我通过分管副区长,跟十面镇进行了沟通,十面镇也同意了,这不正好,到我这里来发挥作用。”

    梁健道了声:“丁会计,祝贺你,你又成为丁会计了。”丁百河也甚是高兴:“呆会我们喝一杯。让黄局长继续说第三个好消息吧。”

    大家都等着黄少华说出第三个好消息。黄少华转而看向了自己的女儿。戴姐脸上更是露出幸福的笑容。

    黄少华道:“第三件事情,就是我们家黄依婷,已经通过公务员的笔试面试,顺利考上了省经贸委的公务员了。”

    梁健记起来,在年前一个下雪天,黄依婷说过正在报考公务员,没想到就一举考上了,还是省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梁健举起了手中的杯子:“依婷,真要恭喜你了。”丁百河道:“这才是真正值得庆祝的好事情,我们一起来恭喜依婷。”

    依婷笑得很腼腆,明眸皓齿、肤色如脂,活脱脱一个小美人。

    在坐的除了黄少华,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小酒盅。黄少华自发生过脑溢血事故之后,就发过誓再也不喝酒了,他说到做到,一直坚持不喝酒,大家也没人勉强,黄少华就用绿茶代替。大家举起了杯子:“庆祝今天这个好日子。”

    镇上驾驶员不出车的时候,就都挤在驾驶员办公室,不是打牌、下棋,就是聊女人。这时候梁健的驾驶员小吉正在跟另一老驾驶员下象棋,全神贯注。

    石宁的驾驶员有意无意地道:“小吉,你以后干脆把梁书记和余书记一起接送得了,反正他俩都是夫妻嘛!”小吉正顾着下棋,说话也没经思考:“谁说的,余书记没和我们梁书记又没住在一起!”他这一说,大家都感兴趣了:“他们不是结婚了吗,怎么就没住一起。小吉,快说点新闻来听听!”

    小吉自从跟着梁健,一直小心谨慎,这会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漏了嘴,很后悔:“你们想听新闻,就去看新闻联播好了。”说着就扔下棋子走出了驾驶员室。其他驾驶员看着小吉的背影,有一个道:“有什么大不了的,神经病!”

    石宁敲门进入了钟涛办公室,屁股刚坐下来就道:“余悦和梁健,一直没有住在一起。他们俩结婚好像不过是个形式。”钟涛道:“不管是不是形式,我都已经向区委提出了申请,希望尽快对他们实行回避原则。”

    石宁开心地道:“这么说,他们两中,必然会走掉一个?”钟涛道:“当然,我希望梁健这家伙早点滚蛋,这样对我们有好处。”石宁道:“我想,也肯定是梁健滚蛋,毕竟余悦才刚刚来。”钟涛点着头,叼着香烟笑了出来。

    金凯歌再次来到了梁健办公室。

    这段时间由于搞规范权力运行的事情,金凯歌来梁健办公室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

    金凯歌进来,梁健也不觉意外。他停下手中正在处理的材料,招呼道“金镇长。”金凯歌道:“在忙什么?”梁健低下头道:“还能忙什么?我要把全镇上下所有的隐性权力都梳理出来。”金凯歌道:“梁健,先停一停,我跟你聊个事。”梁健听金凯歌说得认真,把手里的笔放了下来:“好。”

    金凯歌道:“你都不给我倒杯水?”梁健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啊,都忘记给领导倒水了。”梁健忙站起来,给金凯歌倒水。金凯歌倒也坦然地坐着。

    梁健把茶端给了金凯歌,给自己杯里也续上水,跟金凯歌一起坐在了沙发里。梁健这才感觉到了一丝聊天的味道。他这才意识道,金凯歌刚让他倒茶,是看他整个脑袋都还沉在材料里,通过倒茶,让梁健静一静,找点聊天的感觉。梁健意识到金凯歌真想跟自己聊些什么,就问道:“金镇长,难得有时间,这么坐下来聊聊天。”

    金凯歌道:“时间是有的,只是我们都忙着工作,把自己的生活都放掉了。今天我来,就是想来聊聊你的生活。”梁健颇为尴尬地道:“我的生活啊?有什么好聊的啊?”

    说实话,梁健这段时间的生活,真没什么好聊的。自从跟余悦结了婚,两人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结婚证非但没有将两人连接起来,而是如一层纸遮住了两人的眼睛,使看对方的眼神变得迷蒙不清。梁健之前也担心过,如果与余悦走得太近,那就会失去一个无话不说的女友。

    这种事情果然现在发生了,梁健除了可惜还能说什么?

    金凯歌今天来找梁健,也不是无缘无故,他是听到了镇上有关余悦和梁健的种种传言。他知道梁健和余悦结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跟规范权力运行这项工作有着紧密的关系。而从镇上的流言听来,余悦和梁健之间,并没有因为结婚而变得幸福,反而是闹着很大别扭。从这点上来说,他认为自己也有责任,何况他本身觉得梁健是他镇上最好的盟友和朋友,他从心里真的也关心他的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一欢成瘾:慕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夫人别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