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神医〕〔重生之娇妻在上〕〔悲剧发生前[快穿]〕〔重燃〕〔我的超级庄园〕〔盛世为凰:暴君的〕〔封神飞仙录〕〔宋帆〕〔大宋桃花使〕〔神只〕〔蜜爱甜心:简少强〕〔修仙小农民〕〔尸不言〕〔直男的怒吼:我不〕〔青梅物语:竹马哥〕〔重生之都市天尊〕〔萌妻来袭:陆少,〕〔都市之修仙霸主〕〔帝国第一宠:小甜〕〔废柴归来:冥君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111章被人偷拍
    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让梁健喝酒的借口,看不起看得起都当不得真。 但如果梁健继续坚持不喝酒,也不排除有些人心里就真有想法了。这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余悦又朝梁健看过来,虽然没有特别强制的意思,但梁健知道这事让她为难了。梁健道:“那好吧,陪同区里领导也是我们的工作任务,我喝。”

    梁健开始的不喝,反而酿成了喝开之后区里和镇里酒桌上的腥风血雨。出酒店时,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是东倒西歪。梁健把区里领导送走,感觉有些晕乎,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余悦看梁健坐在大厅里,又是一副喝高的样子,怕影响不好,就对梁健道:“要不我去要个房间,你去休息一下?”梁健看在这里也不是事,就点了点头。房间开好了,余悦和梁健坐上电梯,到了十一楼的房间。

    房间的门碰上之后,将城市喧嚣声都关在了外面。梁健一进入房间,顿时仿佛清醒了起来。他想起了那次在湖滨宾馆的事情,时隔才数月,却仿佛过了很久。

    余悦到了房间里就忙开了。她让梁健躺在床上,就去烧开水,又去洗了一块毛巾来,敷在了梁健额头上。梁健酒量本就不差,先前可能喝得太快太猛,有些上头,在大厅里一休息,又进了房间想到以前与余悦的甜蜜夜晚,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清醒。

    他装作还是半醉半醒的样子,任由余悦服侍自己。余悦原本身穿着紧身套裙,此时已经将外衣脱去,里面的白色衬衣裹紧了她身子,特别是心形的领子一颗钮扣松开了,在她俯身给梁健敷毛巾时,让梁健心动不已。

    梁健顿时心下就痒得厉害,荷尔蒙疯狂分泌。梁健想,都说喝酒乱性,这话一点都不假。要在平时,梁健肯定会考虑多多,有很多的顾虑,可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克制力已经降到最低值。

    梁健又不好意思饿狼扑羊般直接,然而自己又熬得难受,于是他脑筋一转,生出了狡猾的念头。他装作难受,快要呕吐的样子,在床边作势起来。

    余悦发现他要吐,赶紧过来:“你怎么了?”梁健道:“难受”。余悦坐在了床沿,替他拍打后背。梁健就顺杆子往上爬,身子一抬又放下,脑袋和上半身已经枕在了余悦的大腿上。

    余悦的腿修长又富有弹性,靠在她的双腿上着实舒服,从余悦的身上,又传来淡淡的清香,让梁健受用不尽。余悦道:“好点了吗?”梁健点了点头。

    梁健发烫的脸颊故意在余悦的大腿上磨蹭,余悦先前的注意力都在梁健会不会呕吐上,看他不会吐,又感到他发烫的脸在自己大腿两侧磨蹭,身体也有了微妙的反应,脸颊也升起了红晕。余悦道:“梁健,你要不先躺一会?”

    余悦把梁健从自己腿上抬起来,让他躺下来。梁健又装作难受,站了起来,其实他可以稳稳地站在。心里的鬼念头却说:“你就装作站不稳,她肯定就会来扶你的。”

    梁健装作要去洗手间,余悦就使劲扶着他。梁健用手臂将她搂得紧紧的,余悦的脸上开始发烫起来。

    梁健假装一下趔趄,余悦用力去扶,却由于梁健人高马大,体重不是余悦这样的女孩子能够支撑,两人干脆全部摔倒在地。而梁健恰恰一咕噜压在了余悦的身体上,嘴唇贴着余悦的嘴唇。

    梁健想,都到这会了,就没必要再装了。他就像尝蜜糖一般,吮吸着余悦的红唇。余悦先前就已经浑身发烫,一感受到梁健的袭击,浑身发软,任由梁健舌尖的肆虐。忽然,她想到这一切好像有些不对劲,就一把推开梁健,冲梁健道:“梁健,你是不是没有醉!”梁健道:“你的嘴唇比美酒还好喝,我能不醉吗!”余悦在梁健身下,动弹不得,只能用手狠狠敲了敲梁健的肩膀:“没想到,你这么坏!”梁健道:“坏的还在后头!”嘴唇的战线,就开始向她胸口蔓延。

    余悦本就喜欢梁健,何况前奏已经引得她酥软无力,此刻梁健的袭击更让她欲罢不能,她双手紧紧抱住梁健逐渐向下侵袭的脑袋,嘴唇不由呻吟了起来……

    凌晨五点多余悦醒了过来,她推醒了梁健,道:“我们该走了。”梁健问道:“为什么?好像还很早啊?”余悦道:“难道你想让驾驶员到宾馆来接你?如果他们看到我俩在一起,还不得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镇上干部,都嫌生活乏味、日子枯燥,正盼着找点事嚼嚼舌头呢!”梁健道:“还是你想得细心。这段时间,我们正在搞规范权力运行的事儿,如果让人说三道四,也会影响工作。”

    这么说好了,两人就穿了衣服,简单梳洗了出门。坐电梯时,余悦道:“呆会,我去退房,你先打车回家,等你走了我再离开宾馆,让人看到我俩一同从宾馆出去也不好。”梁健道:“好,那我先出去。”梁健到了宾馆外面,清晨的五点多,初春的天气,天还蒙蒙亮,倒春寒很逼人。梁健等了好一会,才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梁健招手,上了车。

    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梁健就对司机说:“师傅,你稍等下。还有一个人马上就来,你打表好了。”这个司机倒是文明礼貌,说了声:“不急,慢慢等。”

    余悦从宾馆大门出来,望街上张望。她身穿西服短套装,在这样的清晨感觉有些冷,抱紧了双臂。

    梁健见她修长性感的身姿,想到几个小时前两人的颠鸾倒凤,他心里对自己道:“这会才是早晨,就别胡思乱想了!”他赶忙摇下了车窗,朝着余悦打招呼。余悦见梁健还在出租车内未走,马上裹紧身姿跑过来,小包在她小腿上碰撞,一会儿就钻进了出租车内。

    余悦道:“不是让你先走吗?你怎么在这里等我啊?”梁健道:“我看这么早,很难打车,先送你回去。”梁健本想说,我看看宾馆门口也没什么人,应该不会有熟人看到我们,所以就等你喽。可车上还有司机,他只好简略说了句。余悦也理解,反正已经上了车,也就不再多话,让梁健先送自己回去。

    就在他们的车开出去后,路边上另一辆出租车也开始动了。

    这天也是凑巧。十面镇政府副镇长石宁的儿子感冒发烧,前一天石宁和她老婆都没有太在意。石宁说:“我们小时候感冒都不去看的,小孩子自己会好。”她老婆说:“真的吗?”石宁说:“当然了,听我的。”一家人就听石宁的,前一天晚上没去医院。

    到了半夜,他儿子就开始闹开了,哭啊闹啊泻啊,石宁老婆发起火来了:“石宁,都是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爸,说没有事情,现在你看看宝贝,都这样了!”石宁一看情形有点严重,也有点担心:“那怎么办?”石宁老婆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你现在问我啊!你这个没用的,不知道要你这个老爸干什么!”石宁理亏不敢多言,何况除了老婆,也惊动了丈人丈母。石宁是入赘人家,一直与丈人丈母同住,两老人家也出来指责石宁。为了少挨骂,石宁赶紧打车送儿子去医院。

    到了五点多钟,儿子挂了吊针,稍微安耽了一些,渐渐睡去。老婆和丈人丈母陪着,指示石宁道:“你回去煮点稀饭带过来!”石宁道:“还去煮稀饭啊?外面随便买点吃吧。”老婆道:“吃你个头!外面的东西多脏你不知道啊!宝贝这次生病,肯定是跟上次你带他到外面吃馄饨有关系!”石宁道:“吃馄饨那是两个礼拜前的事情了!”老婆道:“你不知道细菌可以隐藏ti体内嘛!肯定就是那天吃坏了!”石宁知道老婆已经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只好道:“好好,我去煮稀饭!”

    石宁坐上回家的出租车,才感到安静了,头脑昏昏沉沉,真想睡觉,可想“睡不得,老婆让我煮稀饭!”这么一想,忽然看到路边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不是梁健吗?梁健正从皇家宾馆出来,爬上了一辆出租车。石宁赶紧对司机道:“你先停一下。”司机停稳了,石宁就注视着梁健的那辆出租车。石宁心里就闹糊涂:“梁健这个时候怎么从宾馆里出来,这小子没想到生活这么丰富啊!”他掏出了手机,从这里可以依稀拍到梁健坐在出租车的人头。

    过了一会,从宾馆里又出来了余悦。石宁心里大叫:“今天钓到大鱼了!梁健和余悦,你们俩皇家宾馆找快活啊!”他赶紧用手机,“咔咔咔”不断照相,余悦和梁健在出租车里并排坐在一起也被拍个正着。

    一上班,石宁就踅进了钟涛的办公室。石宁把手机放到了钟涛办公桌上道:“钟书记,你看看上面的照片!”钟涛把手机拿了过去,看手机拍摄的照片,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他坐直身子,双手捧着手机,一页页翻过去。然后把手机还给了石宁道:“你是什么时候拍的?”石宁道:“就今天一大清早,没想到他们两个还挺火热啊!”钟涛道:“年轻人,干柴烈火嘛!”

    石宁脑子里浮现出余悦那副妖娆的模样,心中暗恨:“我怎么就没梁健那种艳福呢!”钟涛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照片?”石宁道:“听钟书记吩咐!”钟涛道:“这些照片你拍得好!梁健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前段时间,跟我们作对,热衷于搞什么规范权力运行,他以为十面镇是谁的地盘!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了。”石宁一听钟涛的意思,可以好好整理梁健,就心花怒放起来,自高奋勇地道:“这些照片就交给我处理吧,我一定给梁健长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