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灵皇〕〔混世小神棍〕〔上神难求〕〔我真的不开挂〕〔边界之外的世界〕〔我真不会推理〕〔史上最强小萝莉〕〔困在城中央〕〔霸道大帝〕〔诸天投影〕〔次元间的旅者〕〔总裁爹地宠上天〕〔封少的掌上娇妻〕〔我不是大明星啊〕〔我为剑豪〕〔赤龙破天〕〔我的老婆是校长〕〔我的徒弟是鬼王〕〔重生之娇妻在上〕〔修仙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079章接待晚宴
    楼新江道:“没关系。兄弟,我看好你,只是你的运气还没来,一旦你的运气来了,就会鸿运当头的。要不中午来兄弟这里喝点酒,我给你消消愁。”

    梁健道:“消愁就免了,喝酒倒是真的。”

    楼新江道:“来吧。我叫上费新。”

    中午在楼新江家里喝酒,三个人喝了两斤酒。下午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可干,梁健干脆就在楼新江家的靠椅上休息,这一休息就到了傍晚。

    楼新江虽喝了酒,却仍旧到村里上班,傍晚才回来了。梁健对楼新江的老婆说:“大嫂,新江哥还真够敬业的,喝了这么多酒,这下午还去村里上班?”

    楼新江老婆说:“他就这样,他是跟茅阿宝耗上了,他说他不当上村支书不罢休。所以,平时他家里的产业都扔给了我,他呢按时上下班,不想让茅阿宝说三道四的。”

    梁健道:“这点我还真得跟他学学。”

    楼新江老婆说:“学什么学啊?你看他不管家里事,把我给累得!”

    正说着,手机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项瑾的电话。

    项瑾道:“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老爸来了。”

    梁健没想项瑾老爸说来就来了,还没什么准备,急道:“你老爸来啦?咋不早点告诉我啊,我还得订位置呢,农家乐挺闹的,不一定能订得到哎……”

    项瑾道:“没事,不用订了。有另外安排,你过来就行了。”

    梁健用凉水洗了把脸,总算清醒了过来,驾车往镜州城里赶。

    项瑾已经等在了楼下,梁健停下车快步过去,没见到项瑾的老爸,他问:“你老爸人呢?”

    项瑾道:“他已经在饭店里等了。”

    梁健道:“哪家饭店啊?”

    项瑾道:“皇家。”

    梁健道:“这家饭店是我们镜州星级最高的饭店了,我们走吧?”心道,这次可要大放血了。

    项瑾点了下头,向那一边的保镖干宝招了下手,保镖干宝点了点头,钻进了自己汽车。

    梁健问坐在副驾驶上的项瑾:“饭店里,你老爸一个人,还是另有他人?”

    项瑾道:“不可能一个人。他这人,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梁健道:“那还有什么人啊?”

    项瑾:“我也不知道,去了就知道了。”

    梁健:“你们父女聚会,我去合适不合适?要不我载你到那里,我撤算了。餐费和住宿我会结的。”

    项瑾:“他特意说要请你去,请客恐怕已经轮不到你了。”

    梁健想,他老爸位高权重,到了镜州估计有人抢着请客了:“会不会是鸿门宴?”

    项瑾笑道:“他有什么需要设鸿门宴害你的?”

    梁健:“不是害我,是让我放你走。”

    项瑾转过脑袋:“你有绑架我吗?我不是自己要留下来的?”

    梁健:“当初,是你自己要留下来。可现在,如果你这就要走,还真有些不同意。我家里是什么地方,岂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项瑾道:“你家里是龙潭虎穴?”

    梁健道:“我家是魔洞鬼窟。”

    项瑾:“没看出来。”

    车子到了皇家饭店门口,梁健找了车位停下来,然后与项瑾走向饭店门口,转而又看了看保镖干宝:“他一起吃吗?”

    项瑾:“应该不会。”

    梁健与项瑾一起通过旋转门时,突然从身后赶上两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嘴里嚷着“不好意思,让让、让让”,为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开道。

    由于他们走得太急,年轻人的肩膀撞到了项瑾。项瑾腿脚初愈不久,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梁健赶紧用双臂将她搂住,才不致于跌倒。

    梁健火道:“喂,你怎么走路的啊?”

    年轻人只是朝梁健横了一眼,“我们有急事。”

    项瑾道:“有急事也不能撞人吧?”

    年轻人道:“你们也不看看形势!”

    项瑾也火了:“走路要看什么形势!”

    身后有人道:“不好意思,他走得有点急了。不好意思。”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五官端正,中等偏高身材,走路稳健,脸上露出一丝焦急,跟着年轻人开出的道路往前走,嘴中说道:“在二楼是吧?我们不坐电梯,走楼梯。”

    年轻人道:“好!”还朝梁健他们不屑的瞥了眼:“这些人都不看看身后是谁?”

    中年人却道:“路是大家走的,不要惹事。”

    项瑾瞧着通过边侧楼梯上楼的两人道:“挺嚣张啊?”

    梁健认出了中年人是谁,中年人是镜州市现任市长宏叙,梁健不仅仅在镜州新闻和镜州日报上见过宏叙,梁健还见过宏叙的“真身”。一年前宏叙到十面镇调研过,时任十面镇党委书记黄少华汇报,梁健在会场上做过记录。

    梁健道:“那中年人是镜州市市长,后面应该是他秘书。”

    项瑾道:“市长倒还和善,秘书却狐假虎威,连一般的礼节都不懂。他真不该找这样的秘书。”

    梁健道:“很多领导的秘书,比领导本身来的还嚣张。”

    项瑾:“今天我老爸来,不跟他们计较,否则也让他们出出丑。”

    边上来了一位服务生,“两位是不是207包厢的客人?”

    项瑾道:“没错。你怎么知道?”

    服务生微笑相迎道:“包厢的主人让我来看看一对年轻人到了没有,我想应该就是你们。”

    项瑾道:“那你带我们去吧。”

    服务生在前面引导,他们上了二楼,过了通道,来到了207包厢。这是在最东边角落里的一个包间,与外面那些包间相隔了一道象征性的拱门,拱门有些欧洲复古浮士德风格。拱门虽是象征性的,却将外面的喧嚣与里面的宁静隔离了开来。

    服务生轻轻推开了门,说了声“请”。

    梁健和项瑾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梁健就觉眼睛刺拉拉的难受,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楼下冲撞他们的年轻人,接着他就看到了市长宏叙。他的眼神有些晃,这一晃,他又瞧见了市委书记朴正。

    市委书记、市长,这些人物,他一般都是在新闻媒体上看到他们的尊荣,很少看到他们的真人,即便看到,也是在调研中远远的观望,或是听他们在台上侃侃而谈。这回出现在同一包厢中,他就觉得有些意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包厢。这些大人物都围着一位中年男人,像是在闲聊,又像是在主动介绍什么。

    边上忽然有一个女中音说道:“这是项部长的千金吧,还有我们梁健吧,你们来啦?”

    梁健拿眼一瞧,竟然是区委书记胡小英。这下他真如坠云里雾里了。

    从市到区的主要领导都齐集皇家酒店207包厢,情况很不正常啊。

    刚才那些大人物都只顾围着中年男人说话,对进来的人毫无察觉。这会听到胡小英这么一说,都转过了身来。

    “哦,项部长的千金来啦!”那些人嘴里道。

    中年男人方脸阔额、耳垂很大,额头上三条深深的皱纹给人第一印象很深。见到项瑾,眼中露出慈爱、想念和生气交织的复杂情绪,这些情绪仅限于眼神中,并没有表露到表情上来。梁健想,这位被称为“项部长”的,应该就是项瑾的老爸了。

    “项瑾。”中年男人道。

    “老爸。”项瑾叫了声,但并没有走过去,好像还在生他老爸的气。

    这时候,只有宏叙的秘书,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先前他冲撞了他们还不肯道歉,这会他似乎感觉情况有所不妙。

    宏叙私下里横了秘书一眼,秘书低下脑袋,不敢看领导。

    宏叙果然老道,赶紧一步跨到前面,看着中年男人道:“项部长,你这位千金,长的可真是天生丽质啊。我们在下面已经见过面,我秘书小陶,眼睛都发直了,差点还撞了令千金。真是抱歉啊。”

    宏叙这席话,算是为了他们先前的无礼道歉。这么说时,陶秘书的脑袋耷拉得更低了。

    项瑾道:“小陶秘书眼睛发直,恐怕不是因为我长什么样,而是我挡了领导的路……”

    宏叙这回不知该如何说了,他秘书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中年男人道:“恐怕是我那女儿撞到你们了吧,我这女儿性格跟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很不计较细节。”

    项瑾父亲的圆场,让宏叙找到了台阶:“哪里,哪里,我看令千金是既有男孩子的活泼,又有女孩子的温婉……”

    市委书记朴正道:“我们先别站着说话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上桌吧?”

    项部长说:“好好。”然后转向梁健,“这位就是梁健?”

    梁健朝他点了点头说了声:“项部长你好。”

    “梁健?”市委书记朴正听到项部长提起,就回头瞧了眼梁健,问道,“梁健是?”

    区委书记胡小英马上道:“梁健是我们十面镇的干部,是项瑾的好朋友吧?”

    市委书记朴正道:“哦,好好,那请坐,请坐。”

    秘书小陶低声对宏叙道:“宏市长,我到下面去吃了。”

    一般情况下,秘书都不跟领导同席,宏市长道“好”。

    没想到市委书记朴正道:“小陶,今天你就一起用餐吧。你看,今天就我们这几个人,我老了,喝酒每况愈下,你们宏市长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今天项部长来,不陪好酒哪能行啊?今天你要帮助多敬敬酒,知道了吗?”

    陶秘书朝宏叙看了眼,似是征求意见,宏叙道:“听书记的,小陶,你帮助多敬几杯酒,项部长可是海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