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狂妃:绝色大〕〔帝少逃妻拥入怀〕〔弑血王妃〕〔盛世妖女,至尊太〕〔末世红包龙帝〕〔恐怖旅游团〕〔我真不是叮当猫〕〔魔仙三少〕〔扶明录〕〔妖怪不可以〕〔大文学家〕〔造神天域〕〔王者荣耀之魔君〕〔变身之九尾狐仙〕〔刁妃妖娆:撩个王〕〔随身带着个世界〕〔王牌特种兵〕〔女医师的修仙日常〕〔山里人家〕〔自始至终都是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061章天台示爱
    推开了一扇沉重的铁门,他们来到了住院部的楼顶平台上。

    平台四周是及胸的护墙,向外望去,城市的灯光尽收眼底。梁健有些恍惚,仿佛他们不是在一个医院的平台上,而在一个观光大楼上欣赏城市美景。

    黄依婷靠着护墙,朝着远处望去。

    梁健不敢去瞧依婷曼妙的身材,尽量冷静地问道:“依婷,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黄依婷仿佛没有听到,继续看着远处的灯火。

    梁健也没有催她。

    过了好一会,黄依婷才猛然转过身来,眼睛汪汪地盯着梁健:“如果我说嫁给你,你会要我吗?”

    听到黄依婷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梁健毫无心理准备,说出来的竟是一句:“依婷,你在说什么啊!”

    黄依婷仍眼神湿润地瞧着梁健:“梁健,我是认真的。”

    梁健看着神情有些激动的黄依婷,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说话注意分寸:“依婷,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跟我说这句话,我都能理解。但我们俩并不熟悉,如果没有弄错,我在两年前才见过你一面……”

    黄依婷打断道:“这我知道。尽管你不了解我,可我其实了解你。我听妈妈说了,这些天,很多人都因为我爸病了,而疏远我们,只有你一直陪伴左右。以前,我老爸老跟我讲,说你怎么、怎么好,现在我妈夸你夸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梁健有些哭笑不得:“依婷,世界上好人多得是了,你总不能因为谁是一个好人,就要嫁给他吧。这不合逻辑。”

    黄依婷辩解道:“我不是根据逻辑,而是根据感情。”

    梁健道:“要讲感情的话,我们俩接触很少。而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刚离婚才没几个月,而你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

    黄依婷道:“年龄不是问题,离婚也不是距离。我妈说了,你对我们这么好,如果你娶了我,我保证也会对你很好,很好。”

    梁健这算弄明白一些了,依婷今天如此冲动的表态,肯定跟戴姐在她面前说了些什么有关系。她是想要以此来表达对他的感谢。

    明白了这一点,梁健就道:“依婷,不管发生什么,我会一直对你们家好的。我跟了黄书记这么几年,这份感情想抹也抹不去的。至于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作没有听到。你看,天台上景色这么美,我就把你刚才的那些话当作天台美景的一部分,但我下了楼,美景就留在这里不会带走……”

    黄依婷冷静下来想了想,冲动的表态也许真跟妈妈说了什么有关系。看到梁健婉拒了,她非但没有失望,反而对梁健增加了几分好感。她对自己的美貌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在学校里她的回头率是很高的,今天也许自己是太过直白,让梁健误会了她仅仅是因为他对他们家好,她才产生了要嫁给他的想法。其实,她从心底里对梁健也有好感,只是她不知如何表达,因为从来都是人家向她表白。

    梁健转换话题道:“你雅思考得如何?”

    黄依婷道:“我认真学了很久,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梁健问:“打算什么时候出国?”

    黄依婷不无失落地道:“我爸爸这样,我恐怕出不了国了。”

    梁健道:“我相信你爸会好起来的,你出国的事情应该按原计划进行,办法总是有的。”

    黄依婷瞧着梁健淡定的眼神,原本已经逐渐远去的出国梦,仿佛又拉近了许多。她只能回答:“谢谢。”

    “你想在楼顶多呆一会,还是跟我一起下去?”梁健问道。

    黄依婷看了看四周的夜景,道:“等等,我也下去。”

    病房里,戴姐黯然神伤地瞧着沉睡中的黄少华。

    梁健注意到,戴姐今天双眼凹陷得厉害,脸色也很不好看,神情更是昏暗。梁健不知道医生跟她说了些什么,但可以肯定戴姐非常担心黄少华的处境。

    但目前,梁健也没有办法,加之戴姐和黄依婷母女都在病房,他再留下来显得多余又不方便,于是他提出回楼下,并跟他们说自己一个朋友也在7楼住院,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他,他可以马上赶上来,楼上楼下,挺方便的。

    第二日,梁健上午到了村里走访,村治保委员楼新江和小队长费新道:“兄弟,下午你该干嘛干嘛去,签协议的事情交给我们就成了,除了茅阿宝亲戚那几户,其他几十户我们都有把握。村民的事情用我们村民的办法来解决反而方便,你一镇干部在这儿,村里人想法就多了。”

    下午项瑾的腿和手臂要上石膏,于是梁健也不客气了,他把任务交给了楼新江和费新,自己做甩手掌柜,回到了镜州市第一医院。心想,没想到下了村比在镇上工作还要闲,看来一个好汉三个帮,做人还是要有兄弟。

    下午的石膏上得很顺利。

    完了,项瑾轻抬了下手和腿,对梁健道:“这会我真成了伤病员了。”

    梁健道:“伤病员的时候,你看起来还是挺威武嘛。”

    项瑾听他这么说,嘿嘿笑,晃动刚上石膏的手:“像不像一副战甲?”

    边上的刘阿姨赶紧道:“喂喂,别乱动了。谁上了石膏像你这样的,快放下来。”

    刘阿姨说话,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直来直去。项瑾倒是喜欢她这样,私下里跟刘阿姨说过,出了院到时候还请她来帮忙。刘阿姨见项瑾不难伺候,不像有些病人,不仅要替他倒屎接尿,还时不时向你发脾气,压根儿不把你当人看。因此,赶紧答应了项瑾。现在的问题是,两天后出院了,项瑾去哪里休养?

    对于这个无法逃避的问题,项瑾伺机而动。

    倒了傍晚十分,时机终于来了。

    梁健的朋友厉峰走进了病房,一看项瑾上了石膏,心头大喜道:“嘿,石膏已经上了啊?不错不错。”

    梁健道:“厉峰,你说的什么话啊,人家上了石膏,你说什么‘不错’。”

    厉峰是看到项瑾上了石膏,拆卸下来少说也要一两个月,这期间他就有希望使用项瑾的路虎车了。他自知幸灾乐祸、说话有误,赶紧改口道:“我是说,这个石膏上得很好,项瑾就能早点出院。”

    项瑾见机会来了,对厉峰道:“我那辆路虎车马上要修好了吧?”

    厉峰道:“昨天电话给我了,说明天一早就可以提车了。”

    项瑾道:“那好,车子你去提吧,这段日子,你开吧,车子放着不开也不好。”

    厉峰欣喜若狂:“这话说的对,车子不开,就等着生锈,我来帮你活动车子。”

    项瑾道:“就这么办吧。只是另外一件事情,我想问一下你。”

    厉峰忙问道:“请说。”

    项瑾:“我这两天就出院,出了院,我去哪里休养比较好呢?”

    项瑾口中问厉峰,目光朝着梁健那边撇。

    厉峰马上会意了,脱口而出道:“当然是住梁健家了啊。”

    梁健吓了一大跳,忙道:“等等,等等,厉峰,你在说什么?”

    厉峰这时有路虎车垫底,说话就硬气了:“我想项瑾是你救过来的,她现在要出院休养,理应到你家里啊。”

    梁健无语,知道厉峰已经被项瑾的路虎车收买,于是改问边上的刘阿姨:“刘阿姨,你知道,项瑾和我不是小两口,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在医院我照看了她,如今她出院了,应该回家去,不是到我这里来对不对?”

    刘阿姨瞄了眼项瑾,见项瑾在微微摇头,就道:“梁健,我从一开始就看你俩有小两口的样子,虽然现在还不是,不能保证以后不是啊。而且,项瑾现在刚出院,暂时还无家可归,我觉得你好事做到底,不如让她在你家住一段时间为好。”

    梁健没想到刘阿姨也被项瑾迅速收买,身边的人都倒向了项瑾这一边。

    项瑾见胜券在握,趁胜追击:“大家举手表决吧,同意我入驻梁健家休养的请举手。”

    除了梁健,其他人都举手了。项瑾道:“3比1,就这么定了。后天我就搬到梁健家。”

    “哦耶!”除了梁健憋屈着,项瑾、厉峰和刘阿姨都发出胜利的呼喊。

    病房门突然被撞开,“梁健”,一个女孩子急促的声音喊道。

    梁健瞧见黄依婷焦急的脸蛋出现在病房里,忙问:“依婷,发生什么事情了?”

    黄依婷显然是急坏了,还没喘过气来:“我妈妈晕倒了。”

    戴娟躺在急救病房里,脸色苍白、表情痛苦。

    黄依婷问身边医生,到底怎么回事。

    医生道:“你妈以前没有告诉你,她有急性胆囊炎吗?这种病在身心疲惫的情况下,最容易发作了。不能太辛苦。当务之急,就是要让她好好休息。”

    戴娟挣扎着起来,问女儿:“你们都在这里,你爸那边呢?”

    梁健俯下身道:“戴姐,你放心吧,你们看护在,而且我让同事厉峰在那边帮助照看好,没关系的。”

    戴娟这才放心了下来,脑袋重新放在了枕头上:“没想到,我身体这么不济。这急性胆囊炎又发作了。”

    “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休息,你只有自己身体好了,才能照顾黄书记啊。”梁健道。

    在梁健和黄依婷的安抚下,戴娟终于安稳睡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军妻鲜嫩:权少宠〕〔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