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神医〕〔重生之娇妻在上〕〔悲剧发生前[快穿]〕〔重燃〕〔我的超级庄园〕〔盛世为凰:暴君的〕〔封神飞仙录〕〔宋帆〕〔大宋桃花使〕〔神只〕〔蜜爱甜心:简少强〕〔修仙小农民〕〔尸不言〕〔直男的怒吼:我不〕〔青梅物语:竹马哥〕〔重生之都市天尊〕〔萌妻来袭:陆少,〕〔都市之修仙霸主〕〔帝国第一宠:小甜〕〔废柴归来:冥君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044章新的笑话
    一本计划生育宣传册,大小跟一百元钞票大小差不多,放在一个红包里,大家都会以为那是一叠百元大钞。

    钟涛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金凯歌一直严肃,此刻也禁不住笑起来:“钟书记,这东西,算不算贿赂?”

    镇人大主席毕勤晕晕乎乎的宿醉脑袋,也被逗乐了:“钱贿赂肯定不是,只能称为性贿赂吧。”

    章华见如此场面,哭笑不得,不过他见到钟涛的样子,打起了圆场:“这个东西,还是我来处理吧”,然后就飞快地收了起来,然后对大家道:“各位领导,今天会议的内容,希望大家保密,别外传了,就我们几个知道就行了。”

    大家都知道,流言传播最快的地方,就是机关了。乡镇,虽是最低级别的行政机关,可所有机关的特质,在这里一样都不缺,包括传播流言的速度,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镇政府的停车场所,有个镇干部与另一个镇干部聊着:“你听说了没有,梁健给钟书记送礼啦!”

    “送了什么啊?”另一个镇干部问。

    “一本优生优育袖珍手册。”

    “不会吧。真有这事?你开玩笑的吧。”

    “真的,不信你自己去问吧。”

    当然没有人会真的去问梁健。

    中午机关食堂。

    钟涛走进食堂里面的包间。

    在大厅用餐的镇干部,都偷偷地瞄着钟涛走进去。

    每个人都想看看钟涛脸上的表情,看到的只是钟涛紧绷的脸。

    钟涛一进入里面,大厅的人就开始议论。

    “钟书记肯定已经被梁健这小子气炸了。”

    “那肯定的,平时他收到的礼物都是人民币、茅台酒,谁想到梁健会送优生优育袖珍手册。这个梁健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难道钟涛的女儿不是他亲生的?”

    “这值得考察考察。”

    “还考察个屁啊,小心钟涛找你算账。”

    “找我算账是不可能的,要找肯定找梁健算账。”

    镇上一个会议之前,与会人员在闲聊。

    有人说:“那个梁健,好在没有送钱。否则这次肯定要被开除出去。”

    另一人说:“他可能本想送钱的,后来一想不对,钟涛和黄少华是死对头,他改了主意,送了一本优生优育册子。这小子心机还蛮深啊,居然试探钟涛。”

    “试探了钟涛,也让钟涛丢脸,钟涛是不会放过他的。”

    在办公室里,梁健浏览着网页。他对镇上的流言蜚语已有耳闻,但并没有太在乎,反正木已成舟,这样的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准秘书办主任曹颖,却充满了好奇。

    “梁健,你真的……”她欲言又止。

    梁健:“真的什么?”

    “真的送给了钟书记一本优生优育……”

    梁健:“优生优育袖珍手册?你要问这个事情吗?”

    “是……的。”

    “大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梁健不想辩解。

    下班前四十分钟,妻子陆媛打来电话,劈头就问:“梁健,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梁健装糊涂:“什么啊?”

    陆媛道:“什么?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给钟书记送了什么东西!你没有送那两万块钱,而是送了一本优生优育手册。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你做的好事!”

    “知道就知道呗。总比全世界知道我行贿好吧。”

    “你那两万块钱哪里去了?”

    “……”梁健思考了下道:“后来,我又存入银行了。”

    “你存入银行干什么?让你送钱你不送,你倒好给人家送什么优生优育手册。你这是把自己的前途断送在自己手里了。我老爸很生气,说你是扶不起的刘阿斗。”陆媛不满地抱怨。

    “你老爸生什么气。”梁健也火了,“他应该为他的馊主意向我道歉才对。如果我真给钟涛送了钱,我才算是把自己的前途断送了呢!你知道吗?钟涛把我送钱的行为,定为行贿买官,把镇长、人大主席、纪委书记和组织委员都叫去开书记办公会议。如果从红袋里拿出的是钱,而不是优生优育手册,他就会让纪委立案调查我。真那样我才死无葬身之地了,别说当官,就是公务员身份都会打水漂。这点你老爸考虑到了吗?”

    “钟涛真的会那么做?”陆媛将信将疑。

    “镇上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事情。”梁健道,“你不相信我,就去问他们。”

    陆媛的消息是从闺蜜王巧玲那里听来的,王巧玲是从组织部干部科长姜岩那里听来的,姜岩是从镇上的组织办了解到的。这件事情现在成了长湖区的一个笑话,钟涛和梁健成了这个笑话的中心人物。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不管笑话有多么好笑,旧的笑话总会被新的笑话所掩埋。

    新的笑话据说是这么发生的。

    锦州河畔有许多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宾馆,提供价格80元左右的钟点房。时值中午十二点一刻左右,一个中年男人与一个身穿风云发屋制服的女人进入了其中一家小旅馆。两人虽已不是十九二十那种饥渴的年龄,但血液里却也不乏疯狂的因子。两人利用中午时间开房,自然是想在此云雨一番。

    大约在两人刚刚进入正题之时,有两个男人冲进了宾馆,直奔两人开的房间,狠狠擂门。

    开房的鸳鸯知道暴露了,自然死活不肯开门。

    外面人也当然不给里面人穿衣的机会,合力往内踹门。旅馆里的墙本身质量一般,门更挡不住两个壮汉的硬踹狠踢,不久门锁脱落,房门打开。

    里面两人仓促之间,都来不及穿衣服,女的双手交叉胸前,护着身体。

    冲进来的两个男人,是两兄弟,其中一个是女人的老公,另一个是老公的兄弟。

    女人的老公狠狠盯着两人,一动不动。

    偷情的男人心虚了,不知所措,见来人不动,他也不知如何行动,这么走了,肯定休想,如果不走,接下来还不是等着挨揍。他不由朝女人看了眼。

    女人朝他使眼色,让他赶紧快走。

    他会意,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然而当他刚迈了一步,女人的老公和他的兄弟仿佛苏醒的饿狼,一起扑向了他,将他一顿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打完了、踢完了。男人的鼻子歪了,嘴巴裂了,额头破了,身上也伤得不轻,麻木之中还不知道肋骨有没断、腿骨有没折,他就已经被提上了一辆面包车。

    车子开动了,男人以为他们会把他扔进河里淹死,或者带到荒郊野里像狗一样宰了,就地掩埋。但出乎意料的是,车子开往了十面镇。

    车子在十面镇政府大楼前“吱”停下来。他又被抓着赶进了镇政府办公室。女人的老公大声喊道:“这人是你们镇政府的人吗?”

    镇政府办主任石宁一看吓了一跳:“丁会计,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道:“是你们镇政府的人吧!”

    “他是我们财政办主任丁百河。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人,我们要报警!”

    石宁假装要拿起电话,女人的老公一把摁住了石宁的电话道:“要报警的人是我们,这个姓丁的混蛋搞了我老婆!”

    “啊……”石宁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把你们书记、镇长叫出来!否则我们把这里的东西都打个稀巴烂!”男人的兄弟喊道。

    捉奸事件后,丁百河在家休息了足足一个月。他的颧骨、肋骨和腿骨都没事,就是一根小脚趾骨骨折,骨头虽小,也是上帝捏出的206块骨头之一啊。甚于骨头疼痛的是心理的创伤,没被捉奸在床,但被捉奸在房,其中的紧张和焦虑足以让心理脆弱型男人萎靡几个月了。

    更有甚于身体创伤和心理创伤的是,丁百河后来知道,他是掉进了别人为他设下的陷阱里。

    那天天气阴恻恻的,梁健呆在办公室里,感觉浑身不舒服,想到丁百河出院之后已经六七天,在家里静养的这段时间,自己没有去看望过他,于是提了两瓶高度白酒,去丁百河家看他。

    丁百河躺在客厅椅子里,一只脚上了石膏,搁在茶几上。梁健坐下来后,丁百河道:“我的事,肯定已经成为全镇上下的笑话了。”

    梁健宽慰道:“事到如今,你也别多想了。男人嘛,有时候管不住下半身也正常的,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没有在这个方面花过心、出过墙,只是有些暴露了,有些没暴露。”

    丁百河道:“老弟,你说的也没错,可这次我真是做了冤大头,那个女人我是第一次碰,结果还没做,就被逮住了。人倒霉了,真是没话说。”

    梁健惋惜道:“其他倒是小事情,就是你竞争镇财政办主任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可能希望要小得多了。”

    丁百河道:“这个主任不当也罢,钟涛上台,肯定要用他的堂弟钟少春,我之所以选择去竞争,不过是咽不下心里那口气而已。如今我老婆都已经搬回娘家住了,要跟我闹离婚,一个财政办主任又算得了什么?”

    梁健道:“那倒也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家庭是第一位的,你还是好好把你老婆哄回来吧。”

    丁百河:“发生了这种事,谈何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