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再一次重逢〕〔农妻喜种田:痴傻〕〔缥缈1〕〔弃少归来〕〔宇宙交易系统〕〔储备粮的逆袭〕〔盛世倾城:刁蛮皇〕〔小老板的崛起〕〔玉手遮天:邪王独〕〔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伏天剑尊〕〔奈格里之魂〕〔女装的日常〕〔女土司与奴隶二三〕〔九封天下〕〔神魂丹帝〕〔都市神级红包群〕〔美剧世界里的术士〕〔网游之三国无双〕〔全能分解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001章事发突然(一)
    陆媛说要来看梁健。 这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陆媛是梁健的大学同学,也是梁健的初恋,现在还是梁健的老婆。老婆到单位来看看自己的老公很正常。

    但是梁健一看到陆媛,就惊呆了。

    陆媛一进梁健的办公室,反手就把门给关了。二十五六岁的陆媛身穿一袭橘红风衣,脚蹬黑色高跟鞋,身材窈窕,睫毛扑扇,风韵无限。她把门关了之后,顺势将风衣解开,露出里面的竟然是一件黑色吊带的睡衣,完美凝脂般的肌肤若隐若现。

    梁健被陆媛的这一举动惊呆了,坐在椅子上愣是忘了起来。陆媛这是要干嘛啊?这可是在办公室啊!难道陆媛要在这里找刺激?

    “陆媛,这里可是……”还没等梁健把一句话说完,陆媛就已经三步两步,来到了梁健的面前,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与梁健面对面,手腕犹如妖蛇般缠上梁健的脖颈。

    梁健瞬时就激动起来了,但嘴里还在说:“这是办公室,这样不好吧?”

    “我就是要在办公室?男子汉管这么多干嘛?还不如我一个女人!”陆媛就是天生任性。

    听陆媛这么一说,梁健被激着了,反正办公室门也已经关了,他也不管这么多了。

    一下子将陆媛那薄如蝉翼的睡衣撩起。顿时,春光无限。

    接下去,两人就在椅子上寻找在家里找不到的刺激……梁健感觉到自己,马上就要达到快乐之巅,不由喊了起来:“我要飞了……”

    ……

    “你飞什么啊!”一个不同于陆媛的女人声音,在梁健耳边响起,“醒醒,梁健,你是在说梦话?”

    接着,梁健就被人推了下。

    还没完全“飞起来”,梁健就被推醒了。一阵恍惚之后,梁健瞧见眼前的并非老婆陆媛,而是办公室同事曹颖。

    “我……睡着了?”梁健明明是办公室,靠在椅子里睡着了,还做了一个艳丽的白日梦。

    “你不是睡着了是什么?要不是我推醒你,你还在喊‘飞’什么的。”

    三十来岁、姿色俏丽的曹颖在梁健边上俯着身子,目光无意之中落在梁健的裤子上。

    瞬间,曹颖双颊犹如飞过了红霞,满面羞红:“你!”

    曹颖急匆匆地转过倩影,跑回自己的位置去了。

    梁健一瞧自己的裤子,小腹下面正支起了小凉棚。这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白日梦造的孽!被曹颖给看到了。梁健真是尴尬的要死。

    “几点了?”梁健猛然自问,一看手机,已经将近五点,“遭了!领导要下班了,得马上去!”

    梁健从椅子里跳起来,往楼下跑去。

    曹颖看着梁健颇为英俊的身影跑出了办公室,脑海里不由又浮现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小心脏不由突突地跳着:梁健在梦里,是不是梦到了我?

    镇党委书记黄少华似往常一样签批文件时,若无其事地抬头瞧了一眼梁健,手中笔没停,“镇上,有没听到什么?”

    “嗯……”梁健没立刻回答,而用鼻音拖延。

    县以下不设秘书,但梁健作为十面镇党委秘书,实际上就是黄少华的秘书。黄少华有个习惯,每天下班前的半个小时让梁健把文件拿他签批处理。这半小时梁健一般都在边上候着。

    黄少华在签批文件当儿,也常会问问梁健镇上有没什么传闻和新鲜事儿。

    在梁健看来,黄少华是把自己当成了“耳线”。俗话说,“高处不胜寒”,有些事,坐在领导位置上,就是听不到。对梁健来说,领导愿意问他,说明领导信任他,平日里梁健也乐意说。

    一次从上到下开展领导干部到基层蹲点调研活动。镇上就开始流传关于领导干部下基层的段子。黄少华照例问他有没新鲜事时,梁健当作给领导解乏,说了那段子:

    村里传上级领导来蹲点了,一群公牛和一群母牛就急着往外跑,在村口碰上了。母牛问慌张兮兮的公牛,你干嘛跑啊。公牛说,听说领导干部都爱扯淡,所以我往外跑。母牛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母牛的疑惑解开了,公牛纳闷了,唉,那你母牛干嘛也往外赶啊?母牛摇头道,我听说领导干部都爱吹牛逼,你说我能不跑嘛?

    听完后,黄少华一开始还愣在那里,一会才嚼出“扯淡(蛋)”、“牛逼(x)”的谐音,笑得喘不过气来,手指梁健,“你小子,逗我哪。”“不是,黄书记,大家都在说。”“看来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是啊,黄书记”。

    对黄少华的问话,梁健今天没马上回答。他发觉黄书记那句“镇上,有没听到什么”,与往常的问话有些不靠紧。以往问时,黄少华一般头不会抬,今天却抬起头来看了看梁健。眼神中的若无其事,似乎正说明了“若有心事”。另外,问句的内容也有微变,梁健以前经常听黄少华问“今天听到什么了”,而这次在前面加了个“镇上”,似乎强调了镇机关大楼内部。这些细微的变化,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

    梁健道,“今天没听到什么新闻。”

    “没有吗?”黄少华停下了笔,似感惊讶。

    梁健刚要回答,楼下出了吵闹声。吵闹声不是一人两人,也不是吵一声两声。激烈的声音,让黄少华转了注意力。

    梁健主动说,“黄书记,我下去看看。”

    “去吧,看看什么情况。”黄少华说着又低头签文件。

    等梁健走了之后,黄少华又放下笔,抬头望门口,就如梁健在门口还未走,心里涌起一丝歉疚:梁健跟了他多年,还没有解决副科级。他多次向区委提出提拔梁健的建议,最近区委同意了,可没想到原区委书记蔡烁说调就调,新任区委书记胡小英到位后,梁健的事就此搁下。胡小英上台后,他自己也被列入调整对象,实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提拔梁健至少在最近已是他无能为力的事情。今天下午,区委正在召开常委会,这时会议该结束了,他黄少华的去留也该尘埃落定了。

    黄少华背部离开了椅子背,手机拿在手里,发了一条短信:会好了吗?我去哪里定了吗?短信回复非常神速:定了,区体育局一把手。马上就要谈话,做下准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