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克王国魔幻传奇〕〔八零小甜妻〕〔超级兵王混都市〕〔德意志崛起之路〕〔总裁强撩小娇妻〕〔侯门医妃有点毒〕〔重生七十年代之心〕〔神医兵王逍遥游〕〔重生之双生总裁〕〔吞噬神话〕〔帝少的独宠娇妻〕〔与萌娃的文艺生活〕〔抗日之铁血战将〕〔侠行九州〕〔绝天叶帝〕〔南少,你老婆又跑〕〔盛宠天才小萌医〕〔盛世荣宠:神医嫡〕〔封神之黄天祥战纪〕〔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五六零章 会面
    林觉便将今日约见严正肃的宴席设在了裕德楼东角的一间一尘不染的包厢之中。本来以林觉的身份他是没资格在裕德楼这样的地方设宴的,但好在他有梁王府这座靠山。凭借着小王爷郭昆的引荐,林觉顺利的成为裕德楼的会员之一。而这一座包厢加上今日的一桌酒席,林觉便付了五百两银子的定金。这要是传出去,怕是要在街上吓死一堆平头百姓。

    包厢内,林觉负手站在长窗前看着下边的街巷路口。街巷中几名衣着普通的行人正缓缓行走,但那些正是裕德楼雇佣的人手。在进入裕德楼百步之内,你一定会被这些人严密监视。随时传递消息进来。而如果有人想冲入这里,他一定会扑个空,因为消息会早一步的传递到这里,而客人会在很短时间内消失不见。

    林觉今日选择在这样的地方跟严正肃见面,是因为他要跟严正肃开诚布公的谈一笔重要的交易。他要提出一个能打动严正肃的方案,以换取林伯年的赦免。所以,他既没去严正肃的家里拜访,也没去政事堂衙门里去拜见。他只是口头通过严宽做出了邀请。这么做当然是保证这次见面的安全性和隐秘性。因为林觉可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活着是严正肃这样的人。而这次见面谈话的内容也决不能为外人知晓。林觉甚至都没有告知方敦孺,因为他知道,方敦孺那里,自己突破不了。不是因为方敦孺比严正肃更顽固,而是方敦孺太过爱惜自己的羽毛,甚至有些矫枉过正。自己哪怕说的再有道理,他也一样会拒绝,因为他怕有人会有人说他偏袒自己,以权谋私。而严正肃便不会有这种问题,何况严正肃是唯一能够让方敦孺听从他的话的人。

    林觉其实从晌午便来到了这里等候着。他一直注意着下边街巷中的动静,等待着严正肃的到来。但他其实并不敢肯定严正肃会不会来。林觉自己心里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倘若严正肃连见自己一面都不肯,那么从此以后,自己和严正肃之间那一丁点的交情也将烟消云散。也许外人得知林觉心中的想法的,会讥笑他居然和严正肃论交情。但林觉知道,自己是够格的。自己是够格和严正肃论交情的,严正肃若是不傻,他也应该明白这一点。倘若他不来,林觉会对他彻底的失望。

    时近中午,阳光猛烈。街巷下方的青石道上反射着刺目的阳光,街上的行人也明显少了许多。林觉所在的包厢是二楼,但头顶上是几棵高大的梧桐树浓密的冠盖庇护,屋子里也放着冰盆降温,温度并不高。但即便如此,林觉的额头上还是渗出了细汗来。那不是因为炎热,而是因为心中的焦躁。到了这个时候,严正肃并未出现,那只能说明他是不会来了吧。那也就是说,严正肃已经根本无视自己的邀请,也无视自己这个人的存在了。

    林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苦笑。他并不想动用备用的计划,为了救下林伯年,林觉确实做好了两手准备。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倘若严正肃方敦孺这边无路可走,那么林觉便要走另一条路。但如果到了那个地步的话,付出的代价会非常的大。或许要跟很多人反目,或许要被很多人唾骂。但是,那也只能去走。现在,救出林伯年已经成了林觉自我衡量的一个标准。自己能不能救出林伯年,关乎的不仅是林伯年的生死,也是林觉对自己能力的一种检验。

    林觉沉吟之际,下方小巷中有了动静。几名酒楼的便衣伙计忽然不约而同的朝西边的巷口张望,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各自散开。只这一个动作,林觉便知道有人来了。

    果然,在浓密的树荫之间的缝隙里,林觉居高临下的看到从巷口走来的三四个人。他们都穿着寻常的衣物戴着斗笠遮着头脸。从林觉这个角度看并不能识别出他们的身份。不过很快,裕德楼精干的二掌柜现身包厢门口,拱手笑道:“林大人,您请的客人到了。酒菜可以上了。”

    ……

    严正肃带着一股热风走进了包厢,黑瘦的面庞上带着微微的潮红,不知是因为心情的缘故还是因为外边天气太热之故。

    林觉站在门前长鞠到地,笑道:“严大人,林觉有礼了。多谢严大人赏脸前来。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

    严正肃拱手还礼,伸手将头上斗笠摘下递给站在身后的严宽,呵呵笑道:“老夫确实差点来不了,公事实在太过繁忙的紧。但你林觉相邀,老夫不来似乎不妥。毕竟你成亲时,老夫都没去道贺,这次来,也顺便补上贺礼。严宽,拿过来。”

    严宽应了,从背着的包裹之中取出一只黑中带着墨绿之色的砚台来递给严正肃。严正肃伸手接过,递到林觉面前。

    “这是……”林觉问道。

    “老夫可没什么积蓄,也不像其他人随便便能拿出几百几千两贺礼来。想来想去,身边只有这块砚台,跟了我二十多年了,当年我去西北会友,友人送了一块砚台石。回来后便请人做成了一块砚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块石头价格不菲。老夫曾再去洮州欲向友人支付钱款,但我那位友人却已经病故了,再无机会感谢他了。这块砚台我用了二十多年,是我珍爱之物。拿来送给你当贺礼,应该是可以的。”严正肃抚须道。

    林觉自然知道洮砚之贵重。洮砚乃天下四大名砚之一,其色碧绿,其质坚细,晶莹如玉,叩之如钟,储墨久而不干。乃是文人墨客极为珍爱的文房之宝,价值不菲。这一方砚台,价值千两纹银不在话下。更何况这砚台跟随了严正肃多年,并蕴藏了一段他的友情在其中,那便更是无价了。林觉岂肯收下这样一件宝物。

    “不不不,在下绝不能收。君子不夺人所爱,这是大人心爱之物,我岂能收下?大人的心意到了,在下便很感激了。”林觉连连摆手道。

    严正肃笑道:“你也莫想的太多,这不过是个文房之物罢了。跟寻常的砚台其实也没太多的区别,都是磨墨写字之用而已。世人眼中自然是价值不菲,但在我眼里,却也不过是普通一物。我送你也并非因为其价值,而是老夫希望你能用这枚砚台写出更多的如《六国论》那般的锦绣文章,那些精辟的见解罢了。你若不收,便是嫌弃老夫了。”

    林觉摆手道:“大人的话在下记住了便是,但这砚台我是不能收的。大人能来道贺一声,便是天大的面子了。此物我决不能收。”

    林觉坚决不收,严正肃却坚决要给,两人你推我让的闹来闹去,终于严正肃火了,嗔目道:“林觉,我送礼,你死活拒收?这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必须收下,你若不收,我便将它丢到楼下去。摔个稀烂。”

    林觉苦笑挠头,知道拗不过严正肃,这才叹道:“罢了,那我便收下,多谢大人了。我会好好保存这块砚台的。”

    “可不是让你收藏保存的,我是要你在里边磨墨写文章的,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供着的。这二十年,我哪天不用它?明白么?”严正肃瞪眼道。

    林觉苦笑看着那枚砚台,难怪一眼看上去是墨绿色的,原来上面全是墨汁的污垢。要知道洮砚的颜色可是新绿之色,碧莹如洗,可见在严正肃眼里,这确实只是一枚砚台而已。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快请坐,喝杯茶水解解渴。酒菜很快便上来了。”林觉笑道。伸手将那块砚台捧起,珍而重之的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你还别说,老夫还真的渴了。”严正肃这才脸上恢复笑容,走到雕花大椅之旁坐下。林觉亲自上手,替他斟了一杯茶水。

    “大人是一个人来的么?适才我好像看到有人跟着大人一起来的。出了严管家,好像还有其他人呢,要不要一起请来坐?”林觉笑问道。

    严正肃端起茶盅愣了愣,旋即摆手笑道:“不用不用,没有其他人,那是我的两名随从,一会儿严宽会安排他们的,今日就我一人前来。”

    林觉哦了一声,回身在严正肃身边坐下。不多时,酒菜摆上,十几道菜摆了满满一桌,不过却不是什么珍馐佳肴,只是一些寻常的菜式,荤菜不过蒸鱼烧鸡两样而已。

    严正肃面带赞许之色。林觉心中微得,他可是花了心思的。他知道严正肃不喜奢靡浪费,最爱吃的还是家常菜式,所以并不以山珍海味上席。此刻看来,果然严正肃是满意的。但其实这一桌家常菜的价钱可是和一桌子山珍海味的价格是一样的。裕德楼可不管你点什么菜,总价就在那里,吃还是不吃,他们可不管。

    酒水倒是很好的酒,严正肃喜欢好酒,林觉自然也考虑在内。今日喝的是汴梁本地的枣集古酿酒,相传这种酒可是从春秋战国之事便已有之,是先贤老子最爱喝的酒。贵自然是贵的吓人的,但林觉可不在乎这些。大周王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