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冷妻不好惹〕〔兵器大师〕〔旺夫小农女〕〔重生暖婚:军少,〕〔庶女绝色,鬼帝大〕〔仙界科技〕〔军门枭宠缠绵不休〕〔欧皇崛起〕〔亿万暖婚:霍爷宠〕〔重生八零:小军嫂〕〔神级紫荆花牧场〕〔网游之无上灵武〕〔十八线上位手册〕〔一拳打倒嘤嘤怪〕〔锦绣华年在八零〕〔妻奴攻略:陆少,〕〔地下王者生涯〕〔变身之艾尔特丽雅〕〔都市之万界帝尊〕〔菜鸟除妖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五二七章 妻贤知君意
    (谢:zp暧昧幸福、三颗黄牙、moshaocong、书友18672397、破坏王、程跃勇sky、书友50067224等兄弟的赏。谢众兄弟的票。)

    堂上众人尽皆愕然,婚礼的规矩是新妇这一天里都不说话不喝水,更别说在堂上揭了盖头了,那可是要进了洞房新郎才能掀的,怎地自己便掀起来了。王妃坐在那里苦笑不得,自己这宝贝女儿太离谱了,也怪这婚事太仓促,自己甚至没有机会去教她,这不惹人笑话了么?

    王妃正欲出声训导,却见小郡主径自走到旁边的人群之中,伸手拉出了一个人来。众人惊愕无语,忙看她拉出的那人是谁,却发现是个相貌秀美的小姑娘。有人立刻认出来,这是郡马爷身边的那个小丫鬟绿舞。

    绿舞面色通红,手足无措的呆愣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小郡主嫣然笑道:“绿舞妹子,今日也是你的好日子。我知道夫君许诺你的话,所以,你也来和夫君拜了堂就是。”

    “什么?”一屋子人眼珠子满地乱滚,个个哭笑不得。

    “胡闹!”郭冰沉声斥道:“成何体统!”

    绿舞脸上通红,身子往后猛缩,小郡主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

    “爹爹,娘亲。薇儿不是胡闹。绿舞妹子跟随夫君多年,尽心尽力伺候夫君。夫君也早已许诺纳她为妾。今日大好日子,何不双喜临门一并办了此事。这是女儿的婚礼,女儿都不忌讳,你们就不能成全么?”郭采薇轻声道。

    “薇儿,莫要胡闹了。哪有……哪有一场婚礼娶两个的?传出去岂非笑话?快别惹爹娘生气了好么?”王妃哀求道。

    “哈哈哈,老夫倒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很好,林觉,你这个新妇大度宽容,将来必是个贤妇。”方敦孺哈哈笑道。

    小郡主向方敦孺盈盈下拜道:“多谢先生夸奖。”

    方敦孺微笑点头,转向郭冰和王妃道:“王爷,王妃,令爱和林觉已然礼成,令爱从此刻起便是林觉得正房正妻了。身为大妇,她做主给林觉纳个妾,此乃分内之权。令爱宽容贤淑,王爷王妃该感到高兴才是。这绿舞小姑娘老夫是了解的,多年来和林觉相依为命,二人感情甚笃,将来林觉总是要纳入房中的。既如此今日一并办了,岂非双喜临门?我看是可以的,不必在意别人说什么。”

    郭冰白眼翻上了天,心道:要你这老东西来插一嘴?你不制止反而火上浇油,真不是东西。不过方敦孺说的也有些道理,薇儿此举倒是尽显大妇风范。新婚之日便替夫君纳妾,或许传出去还是一段佳话。况且今日事已至此,又何必出面阻拦,自己不给薇儿颜面,还指望薇儿今后在人前有颜面么?这事儿虽然奇葩,但也并没有什么有违伦常之理处,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罢了。薇儿,你如今是林家正妻,你林家的事爹爹和你娘也不好多管。你想怎样便怎样把。爹爹也不想多管。哎,你好自为之吧。”郭冰叹道。

    众人尽皆无语,这样的事王爷都答应了,这也太宽容了吧。由此可见王爷爱女之心甚切。连这种胡闹的要求都答应了。

    郭采薇闻言欢喜,当下命人取来喜袍硬是给绿舞穿上,又将自己的盖头给绿舞顶上,拉着绿舞的手将她送到林觉身边。绿舞整个人都已经懵了,木偶般的任凭摆布,脑子里一片空白。

    “夫君,绿舞妹子交给你了。”小郡主微笑道。

    林觉长鞠一礼道:“薇儿,多谢你了。”

    小郡主嫣然一笑,心道:反正你是要娶她的,我何不大度些。你送了个纸条进来,说要我替你跟绿舞宽慰一番云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意思么?我这么做既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从今往后,你怕是会更喜欢我的大度,我可并没吃亏。

    喜婆不得不再次唱喏,拜天地拜高堂拜父母。一场婚礼连娶两人,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有在场的人除了鼓掌欢笑之外心中自然也各有所想。有的人觉得郡主实在是大气贤淑,能这么做得有多么宽广的心胸才成。有的人则抱怨林觉这小子不地道,娶了王府郡主便已经是祖坟上冒烟了,居然还又娶了一个妾室。这不是得陇望蜀,不识抬举么?真为小郡主不值。

    更有些人脑子里却想的是一些邪恶之事。羡慕林觉娶了郡主又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那么今晚洞房该怎么安排?是轮流照顾上半夜下半夜的轮流?还是一床双好,三人同眠?想想今晚这林觉的快活情状,心里既是嫉妒又是羡慕。人跟人怎么这么不同呢?人家一娶娶两个,自己却漫漫长夜只能靠五姑娘解决,这世道可真他娘的不公平。

    喜婆终于有机会喊出了那句:“礼成,送入洞房。”,丫鬟婆子们上前搀扶两位新妇,却不知该怎么送入洞房。洞房只有一间,是两位新妇进一个洞房呢?还是一个进去一个站在外边?礼该送主妇郡主,但总不能另一个不管吧。这倒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不过郭采薇倒是很快解决了他们的疑惑,她挽着绿舞的手并肩而去,似乎是要绿舞共用一间洞房了。

    礼成之后,外间酒席大开,前来的客人也络绎不绝。因为婚事仓促,也没有提前发请柬,很多人都是才得到了消息,连忙赶来道贺。郭昆代表郭冰于前庭迎客,郭冰则拉着方敦孺入了酒席,想借此机会和方敦孺套套近乎。林觉陪在一旁伺候,方敦孺连干三杯酒之后却站起身来。

    “老夫喜酒也喝了,公务尚自繁忙,这便告辞了。”

    “这便要走?本王还想跟方中丞说说话呢。”郭冰讶异道。

    方敦孺笑道:“我本就是来喝杯喜酒的,现在喜酒也喝了,已然达到目的了。你这里宾朋众多,王爷去招呼别人去便是。再次恭贺王爷得此佳婿,王爷该称心如意了。”

    郭冰无奈,只得呵呵而笑,点头称是。

    方敦孺转向林觉,微笑道:“林觉,老夫也再次祝你新婚大喜,也祝你蟾宫折桂中了状元。今后好生做官,好生经营家庭,今日起你便是有家室之人了,行事不可莽撞了。你能有今日,老夫心里很是欢喜。”

    林觉道:“先生不再喝几杯么?”

    方敦孺微笑道:“我那案头还有一大堆的公文,你以为老夫不想在这里喝酒么?明日要禀报皇上的,喝醉了酒便什么都做不了了,明日拿什么去上奏?过几日空闲些,我再来讨酒喝。还有严大人,他定不知道你今日成婚之事,到时候约着一起。”

    林觉点头道:“好,便听先生吩咐便是。届时将师娘也请来。今日师娘没来,我心里甚是失落。我视师娘为母,适才她在场便好了。师娘到底什么事耽搁了?不应该啊。我打算抽个空带着薇儿她们去瞧瞧师娘。”

    方敦孺神色有些奇怪,打着哈哈道:“这个……呵呵,你师娘也定是高兴的。唔……林觉啊。这几日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只整理好自己的事情。入仕之后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又是新婚燕尔,更是要多陪陪家里人,便不要去榆林巷了。这个……一切安顿下来再说。”

    林觉总觉得奇怪,却也不知道奇怪在何处。总感觉提及师娘时,先生总是遮遮掩掩吞吞吐吐的说话,也不知是怎么了?不过林觉此刻也无暇细想。方敦孺起身离开,林觉只得亲自相送,看着他上了驴车离开。回过身来,便陷入了纷繁的言语和道贺之中。那些前来道贺的客人们虽大多数跟林觉都不认识,但看在王府的面子上倒也对林觉百般恭维称赞。只是酒酣耳热之际,不免笑谈及今日这榜下捉婿之事,神态鬼祟,引为笑谈。

    纷纷扰扰直到晚间,客人们陆陆续续的来了数百人,林觉周旋于这些人之间也是累的够呛,酒也喝了很多。终于支撑到酒席散去,已经是初更时分了。浑身酒气脚步踉跄的林觉被林虎扶着往后堂走。走在廊下夜风一吹,林觉才稍微清醒了些,见身旁是林虎扶着自己,于是大着舌头问话。

    “怎么……半天没见到你?你跑那里去了?”

    林虎苦笑道:“叔,我一直在啊,你都没注意到我。我见叔忙的很,也不敢叫你。叔大喜的日子,小虎怎敢离开?”

    林觉仰了头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是看到了你几次,我酒喝多了,脑子迷糊了。对了,莺莺和你爹他们呢?”

    小虎道:“下午的时候我送他们回枣园了。谢姑娘让我跟你告罪一声,明日剧院要演出,她不能在这里呆得太晚。”

    林觉扶着廊柱站了一会,轻声道:“莺莺定是心里不痛快了。”

    小虎不敢插嘴,低声道:“叔,咱们走吧。进洞房歇息吧。我今晚就在外边呆着,有事便叫我。”

    林觉点头,搭着小虎的肩头走了两步,忽然停步问道:“先生是你去请的吧?”

    林虎点头道:“是啊,我去衙门里找到了方先生,请了他来的。”

    林觉皱眉道:“你……没去榆林巷么?师母怎么不来?”

    林虎愣了愣,脸色有些慌张,结结巴巴的道:“我……我去了,先生说不用师母来,我也不敢多话,便……只能请先生来了。我……我……”

    林觉皱眉道:“你吞吞吐吐作甚?你可不要骗我。你撒谎我可是会知道的。你平日说话不是这样子。”

    林虎慌忙道:“我……我可没撒谎。哎呀,叔你喝多了,你酒醒我再告诉你便是。要不……你等下自己问绿舞姐姐去,我什么都告诉她了,你自己问她去,我说不清楚了。”

    林觉心里更加的疑惑,但脑子里酒意薰薰,不由自主。打了个酒嗝后居然不再多问,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去。林虎忙上前扶着他,两人无言走到后宅圆门口,有丫鬟上前搀扶林觉进去,林虎叹了口气站了片刻,转身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医世神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