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在上,督军在〕〔甜妻的双面犬夫〕〔奥特时空传奇〕〔重生太上至尊〕〔影后吸猫日常〕〔最强榜单〕〔金色绿茵〕〔鸾枝〕〔植物崛起〕〔人道天尊〕〔诡三国〕〔重生资本狂人〕〔紫青龙吟记〕〔王者大陆修行传〕〔冒牌愿望店〕〔元狩〕〔天上掉下个靖王妃〕〔圣武称尊〕〔太阳神的荣耀〕〔重生娱乐圈女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四十五章 慈母之心
    方浣秋抬起头来,双眸闪闪的看着林觉,轻轻点头道:“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我好像领悟了什么。”

    林觉笑道:“我不是要对你说教,只是想告诉你,人生这一世不容易。当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就生死本身而言,我也很难接受当我老态龙钟病体危缺之时躺在凄风苦雨之中的惨状。但我却不会去成天考虑这些,而让自己变得忧郁沉闷,活一天,便绚烂一天,这是我的想法。”

    “说的真好。生如夏花之绚烂。这句话真的很美。还有你刚才说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那句,似乎出自一首词?那是出自何人之手?”方浣秋赞叹道。

    林觉愣了愣,旋即忽然明白大周朝没有秦少游,所以这首词并未出世。想了想,心里对不知在那个时空的秦少游默默致歉,然后大言不惭的道:“这是我写的一首鹊桥仙词。”

    方浣秋喜道:“你的词么?读给我听听。”

    林觉并不想让这首词面世,起码不是现在。这首词太过惊艳,或许在合适的时候拿出来更好。于是笑道:“明年乞巧节我再写给你,我还没琢磨完毕。”

    方浣秋微觉失望。但听到林觉接着道:“……不过我有另一首词可以背诵给你听。”

    方浣秋大喜道:“洗耳恭听。”

    林觉默然片刻,沉声诵道:“露悬蛛丝,小楼阴堕月,秋惊华鬓。宫漏未央,当时钿钗遗恨。人间梦隔西风,算天上、年华一瞬。相逢,纵相疏、胜却巫阳无准。

    何处动凉讯。听露井梧桐,楚骚成韵。彩云断、翠羽散,此情难问。银河万古秋声,但望中、婺星清润。轻俊。度金针、漫牵方寸。”

    方浣秋默默听罢,忽然伸手过来抓住林觉的胳膊,低声道:“这首词写的也是牛郎织女是么?”

    林觉点头道:“正是。”

    方浣秋低声吟道:“‘人间梦隔西风,算天上、年华一瞬。相逢,纵相疏、胜却巫阳无准。’这几句写的太好了。这不就是你说的千年一相逢的道理么?我明白了,有些事确实比死亡要重要的多。”

    林觉笑道:“明白了就好。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方浣秋轻轻点头。林觉扶着她的身子缓缓往回走,不知何时,方浣秋的身子紧紧的依偎在林觉的胳膊上,林觉的手臂也不知何时揽住了方浣秋的腰肢。

    ……

    次日清晨,方师母急火火的赶到了城里。昨日方敦孺回书院后告知浣秋犯病的消息,方师母急得要哭,当即便要连夜下山来。方敦孺竭力劝阻,这才让她同意次日进城探望。但这一晚方师母辗转反侧怎能睡得着。

    进了林觉小院之后,一眼看到方浣秋坐在门廊下吃早饭,方师母飞步上前肝儿肉儿的叫了起来,弄的方浣秋苦笑不得。看到方浣秋并无危险,方师母这才平静了下来。母女二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话后,方师母将林觉拉到一旁说话。

    “林觉,这次多亏了你了。秋儿在这里犯了病,若非你照料,怕是要出大事了。”

    “师母,说这些作甚?难道我还干看着不成?师妹已经没事了,您老可放心了。”林觉笑道。

    方师母抿嘴笑道:“放心了,昨天一晚上我都心急火燎的,现在见了自然放心了。”

    林觉笑道:“那就好,师母在这里住几日,待师妹将养几日,再一起回去。”

    方师母眯眼笑道:“老身倒是想,可是既然秋儿无恙,我便要回书院了。”

    “那怎么成?师妹现在可不能走路累着,坐车怕是也不成,上山的路还是要走的。”林觉瞪眼道。

    “谁说我要带秋儿一起走了?刚才跟秋儿商议了,她也同意了。要不让她在这里将养几日,过几日我再来接她回去?我本来是要留在这里照顾的,但你那老师只会读书写字,饭也不会煮,衣也不会洗,我怕他一人在家饭都吃不上。可是让秋儿在这里叨扰你,老身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方师母咂着嘴道。

    林觉呵呵而笑,心道:你方师母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么?前几天把我当牛做马干了那么多天的重活,也没见你不好意思。但这话也只是心里说说罢了,说起来那些事也是自己自愿的。

    “原来如此,师母不要说见外的话,只要师母放心师妹在我这里,我必照顾的无微不至。先生没饭吃那可是大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林觉拍着胸脯道。

    方师母笑的脸上生花,咂嘴道:“就知道你不会拒绝。”

    林觉呵呵笑,方师母夸赞了几句,忽然收敛了笑容叹了口道:“林觉,话说回来,秋儿这病你大概也知道一些。老身跟你说实话,她这病是绝症,找了好多郎中都医不好。都说她只有两三年的命。按理说把一个姑娘家放在别人家里不合适,但因为她的病,我和她爹爹也不太拘束她,总归让她快快活活的活几年便是。”

    说着这些话,方师母眼角竟然滴出泪来。

    林觉忙道:“师母莫悲伤,我理解你的意思。我会搬出去住,免得召来闲言碎语对师妹名声不好。”

    方师母忙摆手道:“老身不是那个意思。老身的意思是说,秋儿命不久矣,若是有什么出格的言行,你多担待些。或者是她对你……唔……说些什么话,表示了些什么意思,你只哄着她开心便是,不要伤了她。师母的意思你明白了么?”

    林觉挠头道:“我好像明白,却又好像不明白。”

    方师母啐道:“你们这些读书的,怎地都这么死脑筋。我的意思是……嗨,不说了。”

    林觉呵呵笑道:“师母不用交代,我懂的。”

    方师母瞪着林觉道:“死小子,你懂我之意还来故意装傻。哎!师母看的出来,秋儿对你……有那么一些意思。前两天你没上山,我见她有些不对劲。师母是过来人,怎会不知道自家女儿想些什么?可是她毕竟身患绝症,为人妻为人母是不成的,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好担心的,不会讹着你的。你只不要让她伤心便是,秋儿自己其实也明白的。刚才我问她因何犯病,她吞吞吐吐的不肯说。我问了小虎,小虎说了几句当时的情形,我登时便明白了。那是耍了小性子。说来说去,师母只是想让你担待些,哪怕是骗骗她也成的。让她高兴便好。”

    林觉怎会不明白她的这些话,心中暗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师母这是为了方浣秋也是操碎了心。本来这年头,哪有女子的父母说这种话出来,那岂非是丢人之极。但为了女儿,师母还是说了出来。

    “师母放心,我会顺着她的心思的。另外也请师母放心,我林觉虽不敢称正人君子,但也绝不会坏了师妹的名节,我自有分寸便是。”

    “那就好,那就好。哎,秋儿福薄,不然有你这么个女婿,倒是她的福气。老身也是看的上的。”方师母叹道。

    林觉哈哈笑道:“承蒙师母看得上。就为了师母这句话,过段时间必替师母加盖新屋子。”

    方师母连连点头,笑成了一朵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