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午夜惊嚎〕〔一生一世笑皇途〕〔我欲吞天〕〔他从敢死队来〕〔纯情大明星〕〔都市之修仙霸主〕〔都市桃色医仙〕〔皇后有旨:暴君,〕〔空间神医:国民男〕〔恐惧宗门系统〕〔重生之我要上头条〕〔完美神豪在都市〕〔隐婚试爱:宠妻36〕〔宠妻如命:傅少,〕〔青璃剑〕〔宠宠欲恋〕〔叶小梵异世修神记〕〔万界外挂供应商〕〔超品小农民〕〔巨星推销员[足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四六三章 御史中丞
    林觉心里也波澜起伏。几个月过去了,骤然听到了吴春来这个名字,让林觉的心再次警觉了起来。在杭州城中的那次和吴春来之间的交锋尚未结束,吴春来提出的要求当初自己也是以缓兵之计拖延了过去。然而,吴春来就在京城,这件事或许又要旧事重提了。眼前这个胡永培跟自己其实没什么瓜葛,但却如此热心的帮助,却又在半路上说出了吴春来的名字,难道说他是吴春来派来跟自己摊牌的?

    林觉正想着该如何应对,却听胡永培道:“林解元原来并不认识吴大人,我这可是糊涂了,罢了,不提了,不提了。”

    林觉嗯嗯啊啊的含糊应答,心里却颠三倒四的更加不自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这胡永培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胡思乱想间,胡永培的声音响起。

    “御史台到了,林解元,咱们下车吧。”

    皇宫大内东华门外,大名鼎鼎的御史台就在此处。看外表,这不过是几排房舍几重院落而已,但这里可是很多人闻风丧胆的地方。大周朝御史台乃大周最高司法机关之一,同审刑院并称‘台院’,大周朝刑审诉讼之事均由台院包办。和审刑院不同的是,御史台的职权更为威重,御史台是专门针对官员进行纠察弹劾,监督,审讯、肃正纲纪的部门。说白了,审刑院负责的是普通百姓和民间的案件审理,而御史台针对的却是朝堂上下的大小官员的作奸犯科的行为,级别更高,权力更重。

    御史台的存在,对朝堂上下的官员都是一种监督和威压。无论你是多大的官,总有御史台的官员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一旦有风声传到他们耳朵里,他们可风闻上奏,对你进行弹劾。

    这个地方,其实是很多官员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因为不吉利。官员们没有必要是绝对不可能来的,而御史台中又设有大狱,更是连百姓们都不愿涉足的地方。故而,林觉一下车,便感觉到周围一片清冷的气氛,让人生出肃杀之感。

    黑色的高高的门楼前,几名衙役站在门口闲聊。胡永培和林觉缓步走近,衙役们停止了交谈,都转头过来看。也许是见识了不少高官在这里的惨状,他们的表情并没有看到官员们应有的敬意,即便是这位身着四品高官服饰的官员走近。

    “这位大人,请问有何公干?”一名衙役抱拳问道。

    胡永培看了一眼黑洞洞的大门,心里也有些发怵。这里他也是忌讳的。

    “你家中丞大人在衙中么?”胡永培问道。

    “方中丞么?在后面公房呢,敢问这位大人有何公干?”衙役道。

    林觉心中激动,抢上前来道:“烦请通禀方中丞一声,便说他的学生林觉求见。”

    那衙役皱眉上下打量了林觉几眼道:“你又是何人?方中丞可不是什么人都随随便便能见的。”

    胡永培皱眉喝道:“你这衙役,没听明白么?这一位是林解元,乃方中丞的学生。千里迢迢从杭州来投奔恩师,你却问东问西的。还不快去禀报。”

    那衙役这才醒悟过来,忙道:“二位稍候,小人这便去禀报。”

    那衙役转身进门禀报,胡永培转身走出门楼下的阴影站在阳光里,他不想站在太近的地方,以免沾惹了晦气。中午回去要好好的洗个澡,自己来过御史台之后必须要洗干净,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林觉并无这么多忌讳,急切的站在门前朝里张望。终于,当门内的小径上走来那个熟悉的高高瘦瘦的身影的时候,林觉激动的挥手大叫起来。声音竟然哽咽了。

    “先生,先生,学生林觉在此。”

    方敦孺的步子也非常的快,几乎是一路小跑而来。禀报的衙役都不得不跟着提醒:“大人小心,大人慢着些。”他完全不明白,一向稳重威严的中丞大人怎地听到他学生来了便这般着急,跑的都气喘吁吁了。

    “是林觉么?是林觉么?”方敦孺叫道。

    “先生,是我。”林觉叫道。

    方敦孺喘息着来到门口,林觉眼眶湿润的站在台阶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行礼。

    “学生林觉,见过恩师。恩师身子一向可好?”林觉道。

    方敦孺的眼眶也湿润了,快步上前扶起林觉道:“好,好,你可算来了。可教人担心死了。”

    林觉知道方敦孺是什么意思,自己年前便从杭州离开,这个消息必是已经由严正肃告知了方敦孺。自己告诉严正肃的理由是早些来京城侍奉恩师并且备考,结果几个月之后才抵达京城,想必方敦孺一定是极为担心自己的行踪,不知自己去到那里去了。

    “是是是,学生的该死,学生……”

    “莫说了,快进来说话。”方敦孺拉起林觉笑道。

    “这场面可真是感人呐。师徒团聚,皆大欢喜。方中丞,你们师徒之间的情义可真是教人感动。”一个声音在旁大声道。

    方敦孺愣了愣,循声看去,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正满脸感叹的胡永培。

    “这是……胡大人你怎地在这里?”方敦孺皱眉道。

    胡永培拱手行礼,口中笑道:“林解元去我礼部衙门报备登记,他说打听不到方中丞的住处,故而本官便带着他来御史台找你来了。你们师徒聚首,本官的任务也完成了,本官就此告辞了。”

    方敦孺疑惑的看着林觉,林觉点头道:“确然如此,胡大人热心热肠,若不是他带路,我且得找几日才能找到这里来呢。”

    方敦孺点点头,拱手向胡永培淡淡道:“如此便多谢胡大人了。御史台不是什么好地方,便不请胡大人进来说话了。改日让林觉向你道谢便是。”

    胡永培并不计较方敦孺的态度,笑着拱手道:“举手之劳而已,不算什么?本官告辞了。”

    说罢胡永培转身上车,在仆从的簇拥下沿着来路离开。

    “你怎地跟这种人搞到一起来了?”方敦孺不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觉不觉苦笑,果然见了面没多久,方敦孺便开始训人了。

    “这胡大人挺热心肠的啊,没他指点,我今日可找不到这里。我跟他并不认识,他要主动帮忙,我也不好拒绝不是么。”林觉笑道。

    方敦孺咂嘴道:“罢了,以后这种人你少跟他们沾。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觉无语,躬身道:“是。”

    方敦孺看了一眼林觉道:“走,进去说话。你这几个月跑去何处了,你可知道你师母她们知道你提前来京,却一直没到,有多么着急么?你这混小子,这是跑到哪里逍遥去了?居然欺骗严大人说是来京城了,一会儿不说清楚的话,你可过不了关。”

    方敦孺一边走一边举步进门,林觉吐了吐舌头跟在他身后,两人穿过几道院落,进了南首的一道圆门内的小院子。院子里几棵高大的光秃秃的大树,三间公房面南而座,几名小吏和杂役在院子里忙碌着,见了方敦孺都肃立行礼。

    “来,这是我的公房。进去坐。”方敦孺指着中间那间屋子道。

    林觉应了,跟着方敦孺进了屋子。屋子里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上是木板铺就的地面,四周墙壁旁是一圈的高高的书柜,上面的卷宗书本密密匝匝。中间是一张大书案,案头堆着几摞高高的公文,摆着笔墨纸砚等物。

    “御史台原来这般的简朴,我以为我堂堂大周御史台衙门是个富丽堂皇的大衙门呢。”林觉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摆设,一边放下包裹来。

    “你以为这是什么好地方么?御史台可是最得罪人的地方,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呢。没看到方才那个胡永培连门口都不靠近么?怕沾染了晦气。殊不知真正能避晦气的办法却不是靠这些,而是要廉洁自爱,勤勉奉公才成。若是干了些无视纲纪国法之事,便是再避讳,我也要找上门去。”方敦孺在书案后坐下,沉声说道。

    林觉吐了吐舌头道:“老师这官儿可是个招人恨的官啊。”

    方敦孺苦笑道:“是啊,可不是个招人恨的么?你知道御史台又叫‘乌台’么?瞧瞧外边树上,只有乌鸦喜欢在这里落下,其他鸟儿都不敢落下。乌鸦一身黑,他们便将这里称作‘乌台’。我看呐,在有些人眼里,我们就像乌鸦一样的让人厌恶。”

    林觉皱眉道:“老师既知如此,却又为何要做这御史台的官儿?”

    方敦孺笑道:“这是我主动要求的官职,于此职位上,我方可大有作为。”

    林觉默默点头,他知道,方敦孺此次重新出山,绝非是为了贪图享受荣华富贵,他是带着目的复出的。这御史台的官职,或许正是吸引他出山的原因。在这里,他可以化身为金刚怒目之身,斥尽朝中官员不当之行。这也许正是他此次出山的愿望。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为何今日才至京城。严大人说你去年十月便离开杭州了。这四五个月的时间,你去了何处?你知不知道,你师母担心的要命,三番数次催我命人去寻你。还有严大人,他去年十一月来京城之后,听说你没到京城,也很是担心。几天前还跟我说,你再不到,他要命人去沿途州府查访你的下落了。”方敦孺提着茶壶给林觉倒了一杯热茶,将茶盅放在林觉面前,话语中带着淡淡的责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近身妖孽兵王〕〔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