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高手〕〔每秒都在升级〕〔风光乍现〕〔报告总裁:夫人又〕〔池先生要藏娇〕〔烟雨魅江南〕〔重生1978:鬼瞳兵〕〔绝色特工:认个龙〕〔替嫁悍妃〕〔都市天龙至尊〕〔最强狂暴作弊系统〕〔吞食天地之系统〕〔宠物小精灵之自行〕〔你好会魔法的拽公〕〔我的身体有bug〕〔主战神〕〔老君传人〕〔龙鳞兵王〕〔变身荒野女主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三二二章 仙才叹
    “搞什么?不唱不跳光坐着么?”台下有人皱眉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一场叫做赏月静坐,明白么?大伙儿都跟着看月亮,看个一个时辰,便结束了。哈哈哈。”有人调侃道。

    也有人皱眉斥道:“鸹噪什么?就不能认真的瞧着么?有些耐性好么。”

    台上,一缕光芒忽现,一道光从上方打下,照在舞台中间。一名白衣女子正从地上站起身来,浑身上下沐浴着淡淡的光晕,身段婀娜,眉目如画。忽然间长袖舒展,口中哦咏轻歌曼舞起来。

    少女被惊动了,惊讶的起身走向台中间,大声问道:“这位姐姐,你是谁?我自在水边赏月,怎地忽然见到你?你是月中嫦娥仙子下凡的么?”

    白衣女子停止了舞蹈,看着少女道:“我不是嫦娥仙子,我是洛水之神。”

    “洛神?你是洛神宓妃?”少女惊讶叫道。

    “正是。月明之夜,心中难平,月下舞一曲,不料却被你看见了。”白衣女子轻声道。

    少女笑道:“你当真是洛神么?我却不信,莫不是骗我的吧。洛神怎地来到我杭州西湖了?”

    白衣女子微笑道:“骗你作甚?五湖四海万千河流皆是相通的,我想在何处现身便可现身,千百年来,我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河流,多少湖海,有何稀奇?”

    少女若有所思,忽然侧首问道:“你既是洛神,那我问你件事。昔年有个曹子建,你认识么?”

    白衣女子怔怔道:“你……问他作甚?”

    “他说他见过你,还为你作了一首《洛神赋》,我想证实一下此事是真是假。几百年来,人们都说这事是假的。说他是骗人的。我却不信,那么美好的一场相遇,那么美好的一篇文章,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你说你是洛神,那么你给我说说。”少女歪着头问道。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轻声道:“小妹妹,难怪你独坐月下,是不是心中有了情郎了?心中烦忧,故而对月想着他?”

    少女羞道:“我只问你和曹子建相遇之事是否是真,你怎么问起我来了?有人告诉我,世间并无那般美好之事,而我却是相信的。你告诉我,那次相遇是真的么?”

    白衣女子负手踱步,忽然回首轻声道:“是真的,我遇见过他,可是我们错过了。”..

    “当真是真的么?那可太好了。我好想知道那天的情形,洛神,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少女拍着手问道。

    “你这小姑娘真是喜欢打听。那天的情形,我都记得。那是我难得的美好时光,除此之外,便是无穷的孤寂。那是我生命中最快活的一瞬,我岂会忘了。”白衣女子叹息道。

    “我好想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少女道。

    “你想知道?”白衣女子咯咯大笑起来,忽然高声道:“容易的很,我能带你到哪一天去看看,我的神力允许我这么做,我也经常这么做。来,我便带你去瞧瞧。”

    白衣女子伸手拉住少女的手,两人衣裙飘飘忽然身体开始滑动,片刻之后两人的身形便消失在幕后。台上灯火俱灭,一切重新归于黑暗之中。

    ……

    台下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很快便有人不满的叫道:“这算什么?这也算表演?群芳阁搞得什么名堂?丢咱们杭州的脸么?”

    “就是,这算什么?两个人说了半天废话,谁来听这些?这到底是怎么了?”

    百姓们对着黑洞洞的舞台发牢骚的时候,贵宾席上也是一片混乱。沈放和刘胜捂着嘴巴忍笑,对着吴春来挤眉弄眼。再看王爷父子,脸色黑的像锅底,伸手便能抓出一把乌云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闹腾了半天,林觉便折腾出这么个玩意来。虽然隐隐觉得不该是这么个情形,但亲眼所见,又不得不信。

    “这林觉,是耍我们不是,就是要让我们丢脸。这狗东西,今日我王府的脸算是丢尽了。”郭昆咬牙低声怒骂着。

    严正肃在旁皱着眉头道:“小王爷,要相信林觉。难道你看不出这只是个引子么?那些蠢货看不出这是引子才乱糟糟的骂,小王爷难道也和那些人一样无知?”

    “引子?”郭冰问道。

    严正肃尚未答话,忽然间他的眼睛被前方闪烁的光线刺痛,慌忙转头看时,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的目瞪口呆。

    黑乎乎丑陋如废墟一般的三层舞台在一瞬间突然变了模样。仿佛有成千上万盏灯火突然被点亮了一般,整个舞台在瞬间流光溢彩大放光明。红色绿的蓝色紫色青的粉的黄的,姹紫嫣红的各种光芒在舞台上交织摇摆,彩色的光柱从舞台四面八方射向湖面,射向人群,射向夜空之中。

    音乐随着灯光亮起而响起,尽是上古雅乐之声,辉煌而庄严,神秘又神圣。彩光流转之中,三层舞台的顶端忽然有水幕落下,将舞台四面尽数覆盖。被光芒照耀的亮晶晶的水幕之上突然出现了图案,无数的彩凤孔雀百灵等各种鸟雀的图景,在流动而明亮的水幕之上这些图案灵动而多彩,仿佛当真在羽翼扇动,飞翔在空中一般。

    所有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何曾看到过这般辉煌之景,何曾见过这般奇妙的景象。眼前呈现的仿佛是传说中的神仙境界,百鸟朝凤,大雅之音,让人浑身战栗,激动的难以呼吸。

    “我的老天爷!”

    “这是如何做到的啊,这是如何能呈现的啊。”

    “此生能见识眼前之景,死而无憾了。”

    很多人激动的热泪滚滚,很多百姓忘了这是一场人为呈现的场景,不管青红皂白跪伏在地,朝着那座晶莹的百鸟环绕的水上宫殿顶礼膜拜。

    ……

    舞台二楼之上,林觉站在侧首一角幕布之旁,他的面前是一排黑洞洞的竹筒口,这些竹筒沿着舞台的轮廓延伸向舞台的各个角落。延伸到舞台顶部和下方的各处。这是一个简单的传声装置,是林觉用来纵览全局指挥各个节点的人员运作的话筒。当然需要发出指令之时,他只需凑近话筒下令,声音经过中间已经被掏成中空的竹筒便可以清楚的传到各个角落,哪里的人手便会根据命令开始行动。

    整个舞台的所有机关灯光布景都在林觉的掌控之中,虽然不如后世地球上的科技那么先进,但控制人的动作还是一样能达到效果。虽然繁琐了些,可是在人力足够,银子和物资足够的情况下,已经足够林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这种舞台效果之好,连林觉也是没有预料的。虽然之前在黑布帐幔之中,林觉做了小范围的测试,但那只是检验其是否运转自如,完全没有眼下呈现出的全面的效果。林觉对此非常的满意。

    彩光不难,如何聚集光源,形成强光扫射四周的效果才有难度。即便有凹镜聚焦之法,但在现有的光源之下,光线难以达到要求的亮度和强度。为为此,在林觉可谓是费劲了心思。最终,他从焰火作坊中找到了灵感。所以,那些发出强烈光线的并非烛光或其他光亮,而是一个个燃烧着的特制的火药引信。混杂了黄土之后的火药引信可以冒出强烈的火花,但却绝不会骤然燃烧殆尽,更不会发生爆炸,这便是林觉需要的光源。

    但这种东西显然没法运用太多,否则会有巨大的危险,而且会烟雾腾腾影响效果。要想有千灯万盏全台通明的效果,且要四面八方全部有彩光萦绕,起码需要数千个这样光源,这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林觉便在舞台的各个方位安装了光滑的镜片,让光线在镜片之间来回折射。这便用数十处的光源营造出了漫天光芒,如仙境一般的效果。

    至于水幕,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三层顶端四角的巨大水箱中已经用人力储存了大量的湖水。当林觉一声令下时,所有的水闸被打开,水流入沿着顶端四方铺设的粗大的竹管,竹管的下方已经早已按照试验的数据每隔一毫便开凿小孔。水流而下,便形成了四面的水幕。而水落下后会受今夜微风的影响形成微微的变形和波动,这却正是林觉需要的效果。因为那可以让投影在水幕上活动起来。鸟儿展翅的样子,也像是在煽动翅膀,翩然而飞了。

    这一切其实在后世地球上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要呈现这样的奇景,林觉也不知死了多少的脑细胞,费了多少的思量。

    ……

    评判席上,贵宾席浮台前排,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林觉是怎么做到的?这般景象,简直匪夷所思啊。”梁王郭冰瞠目叹道。

    “是啊,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严正肃也长声叹道。

    郭采薇已经回到了梁王父子身边就坐,她被眼前的景象美哭了,虽然之前也听林觉说过最终要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来。但郭采薇其实是很担心的,总觉得林觉的想法有些太异想天开,恐怕未必会如他所愿。然而此刻亲眼目睹眼前的景象,甚至比林觉所描绘的还要让人震撼和惊艳,郭采薇真是由衷的赞叹不已。

    眼前的奇景只持续了不到三十息的时间,毕竟以火药为光源不可能持久,水幕光影也持续不了太久,水量有限,水幕也不能持续太久。当水幕光影黯淡下来,那座水中的舞台重新恢复昏暗之时,台下所有人才长舒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一般。

    舞台上灯光重新亮起,此时的灯火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虽然那也是百余盏灯笼发出的光芒,但在之前那一幕的反衬之下,这样彻明的光线也显得柔和了许多。

    数道巨大的屏风立在台口,遮挡了众人的视线。然后屏风突然也亮了起来,有人很快便发现屏风上画着色彩斑斓的画作。

    “那是……洛神赋图?”评判席上,大画家晏道安一眼便认出了画作的内容,激动的叫道。

    “确实是,似乎是临摹之作。”旁边数人也立刻认了出来。

    “自然是临摹之作,虽然不够传神精美,但我还没见过有此作为屏风的先例,想必是专为此次演出而画。颇费了一番心思啊。”晏道安叹道。

    台上,数座薄纱屏风缓缓朝舞台两侧移动,像是一道大幕缓缓打开一般。紧接着,台上的情形一目了然。巨幅背景上青山迢迢,绿水隐隐,一副美好的景象。

    一群人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上场,马车上坐着一名清秀男子,衣袂飘飘,神清气爽。一群人来到舞台中间,那清秀男子高声问道:“左右,洛水到了么?”

    一名仆从伸手指着前方道:“公子,洛水已经到了。”

    话犹未了,整座舞台的地面开始朝两侧滑动,台下之人惊讶之际,但见舞台中间露出了巨大的空洞,水波在灯光下粼粼闪耀,竟然真的呈现了流水。

    青年公子走到水边,撩水濯目,突然间,平静的水面开始翻腾出水花来,水波之中似乎有物在游动。猛然间金光闪耀之下,水中窜出了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异兽。豹头鱼身的长着翅膀的金色文鱼,体态硕大血盆大口的鲸鲵。马脸鹿角羚身的巨大海龙。异兽翻腾于水面上下,搅的波涛翻涌,浪花四溅。

    青年公子惊愕的站在岸边发呆,周围的仆从却各自坐卧休息,恍若不觉。

    片刻后仙乐雅音四起,于水波暗处,香风四溢,一个云鬓高挽,彩袖如云的女子踏波而来,于此同时,水面上鲜花盛开,背景的青山上也开满了一片片灿烂的花海。

    那女子立于水波之上而不沉,当她看到站在岸边的青年公子之后似乎吃了一惊,而那青年公子已经目瞪口呆的直愣愣的看着那女子不知身在何处了。

    那女子似乎是嗔怪于青年公子的无礼,拂袖欲去,青年公子醒悟过来拱手行礼。女子停了脚步转头看着那青年公子,二人对视良久,忽然间女子嫣然而笑,玉臂挥处,水波涌起,竟在脚下生出一朵巨大的浪花来。

    那浪花越来越高,女子的脚踩着浪花,身子慢慢的升起,竟如踩在浪头立于空中一般。

    台下看客们已经一个个的都傻了,很多人其实已经认出了那女子便是顾盼盼所扮,但某一瞬间他们已经将顾盼盼的身份忘了,把她真的当做了神女一般。因为踏波而来,踏浪而上这种如此违背常理的事情就发生在台上,就发生在眼前,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是已经疯了。

    仙乐之中,浪花上的女子开心的开始跳舞。她长袖飘飘,丝带如风,脚点水花,身子在浪花之上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翻腾跳跃旋转。她的双目在每一顾盼之间都看着台上的青年公子,目中含情脉脉,已经彻底的融入了情景之中。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此中是有猫腻的,人怎么可能在浪花上起舞,而且做出这么多在地面上都不可能做出的动作来,但他们宁愿相信这都是真的。他们已经忘记了这是一场表演,他们已经将这一切当成了那片名篇之中真正描述的情形。曹子建洛水遇女神无人知晓真假,而此刻他们宁愿相信是真的有这么一场相遇,因为眼前的一切正真真实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他们都是旁观者。

    一系列高难度的舞蹈之后,顾盼盼终于缓缓的停止了舞蹈,缓缓的恢复到之前高冷之状,只目光牢牢锁住青年公子。

    青年公子跪在台上,双手向天,做出祈求之状。顾盼盼面露痛苦之色,与之双目对视,眼中凄然。突然间女子衣袖挥动,身旁鸾凤鸣叫,似在云端。女子昂首往天,身子凌空而起,缓缓飞向舞台上方的暗角,消失无踪。

    浪花平复,一切归于平静。青年公子沿河奔走,终于扑倒于地,失魂落魄。

    一众仆役赶上前来扶起青年公子,青年公子对着一名老仆颤声道:“你们看到了么?刚才的一切你们看到了么?”

    老仆愕然道:“看到什么?”

    青年公子道:“怎么?你们没看见么?刚才那个女子,如此美艳,如此动人。她在波涛上起舞,身边祥云环绕,瑞兽相从,那到底是谁?”

    老者惊愕半晌道:“听说洛水有神女名叫宓妃,世间仙才以洛水濯目可以看到她。莫非公子见到的便是神女么?请公子跟我们说说,她长得什么样?”

    青年公子张口欲言,却又欲言又止。沉吟半晌后,以手指空,缓缓书写。舞台背景上,随着青年公子的书写,一行行墨染之字呈现于人前。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舞台转动关闭,水面消失,青年公子一行人也随之消失于幕后。舞台上灯火熄灭,火光再起时,那白衣女子和青衣少女已经并肩坐在台前。

    青衣少女惊讶的道:“刚才你真的带我去看了和曹子建相聚的场景么?那么你真的是宓妃?河洛之神?”

    白衣女子微笑道:“此时你还不信,我便没办法了。你已经看到了这一切。”

    少女沉思片刻,忽道:“神女姐姐,你喜欢曹子建是么?”

    白衣女子仰头望月,轻声道:“人间有仙才,若他这般的人物,百世难见,我自然喜欢他。”

    “那你为何不和他在一起,让他徒留遗恨?既然你们相爱,为何不快活的在一起?难道是人神殊途之故?”少女叫道。

    白衣女子摇头道:“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若不能参透一切,世间一切都是苦痛。我和曹子建其实早就在一起了,千百年来,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只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般在一起罢了。就像是我今晚带你回去看了那一幕一样,那一幕我自己已经看了无数次了,我和他从未分离过。”

    青衣少女默然无语,似懂非懂的点头。

    白衣女子笑道:“小妹妹,你还不懂,以后终有一天你会懂的。我要走了。”

    青衣少女忙道:“我还能见到姐姐么?”

    白衣女子微笑道:“我给你唱首曲子吧。我可穿越今古,乃至后世。有后世人为洛水河边一遇谱了一曲《仙才叹》,我唱给你听。就当和你告别。”

    少女点头,于黑暗中取出一柄琵琶,轻轻弹奏起来。白衣女子起身而立,轻声唱道:

    “风拂寒川, 洛水边,惊鸿现 ,云月羞颜。青丝微绾 ,明眸善,遥相看 ,魂绕梦牵。奈何流言, 却步换离人怨,思卿不见嗔痴醉眠。枕梦坠旧年消遣,铜雀台前, 仙才现。众声叹 ,惊涛一片。”

    “同根相煎 ,七步难。东归鄄, 勿痴勿念,隔川无言,纵使殊途情难断。轮回喋喋不休的梦魇,只身空挂牵。薄云长夜忆断流年,一别成恨缘断难续苦难见。泪叹人事飞远, 鬓白羞无言。恨不尽鸿雁南去,几番思怨无处衔。酒入喉 ,割破泪眼。一别成恨缘断难续苦难见,苦嗟相思成怨,酒尽泪不干,此生已残。等繁霜散却孤月寒,缘未起 ,已灭。”

    歌声缥缈不绝,白衣女子身子飞起,如一只白鹤飞向空中,消失于黑暗之中。

    全场灯灭,一片寂然。但见月光如水撒向大地,湖水荡漾,波光粼粼。台下数万百姓默默而坐,宛如做了一场怪异的梦一般。

    片刻后,掌声潮起,经久不息。

    (推荐去看,国家宝藏洛神赋图那一集。仙才叹那首歌很好听。本章灵感来自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