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经年〕〔妃命难抗〕〔极品朋友圈〕〔诸天万界第一战机〕〔青春上扬〕〔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和我的冒险团〕〔邪王溺宠:嫡妃惊〕〔闪婚成宠:少将大〕〔鹰扬美利坚〕〔我是你路过的风景〕〔这里有妖怪〕〔重回五零当军嫂〕〔大靠山〕〔特工狂妃:拐个王〕〔护灵人之医道无边〕〔紫卿〕〔诸神之国〕〔美人谋之冰山帝君〕〔我就是大德鲁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二四八章 无计可施
    一夜风雨交加,飓风海潮宛如龙吟虎啸一般响彻天地,偌大一个桃花岛也仿佛成了沧海一粟,仿佛在浪涛之中随时倾覆一般。飓风之力明显已经即将抵达顶峰。

    而这一晚,林觉却也受尽了折磨。脑子里事情太多,他睡的一点也不舒服,老是醒来又睡去,折腾不休。

    清晨时分,林觉浑身酸痛头晕目眩的醒来了。从前天夜里开始,搏击风浪回到桃花岛上,经历九死一生的那段疯狂经历还是带给他的身体很多烙印。身体上伤痕累累,虽然都是些外伤和扭伤,当时因为情绪紧张并不在意。但一夜的突然放松之后,这些伤痕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这还罢了,一天一夜身上的衣服都没干过,一会流汗一会淋雨的,现在头重脚轻鼻塞目眩,显然已经染了风寒了。

    高慕青早早的便起床了,为林觉准备了热水伺候他洗漱,见林觉脸色不对,询问之下得知林觉身体不适,顿时慌了手脚。她让林觉重新回去躺下,要去找军中郎中为林觉诊断,林觉忙制止了她。

    这时候自己这点小毛病算什么?风寒挺一挺便也过去了,也算不得什么大病。按照昨晚的决定,今日一早大军集结前往岛东去看看大鸟岛的地形,想出攻击大鸟岛的办法。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做准备,自己岂能因为这点小毛病便躺下。

    高慕青拗不过他,只得弄了些热粥伺候林觉吃了些,找来一套最好的防雨的蓑衣和斗笠给林觉穿戴上。辰时时分,郭昆和严正肃宋延平林觉等人开始出发,数千兵马一边搜索岛上残敌,一边朝着岛东进发。

    一夜过来,岛上变了模样。飓风的力量横扫而过,岛上的树木东倒西歪,有些地方山石崩裂泥石横流。种种迹象表明,飓风中心已经到来。风大雨急,天色阴暗,情形极为恶劣。

    众人心中不免有些后怕和庆幸,幸而昨天在最后关头攻上了此岛,否则,此刻大军怕是只有躲避风浪灰溜溜的撤兵这一条路了。而此刻却是另外一番情形,夺岛成功,歼匪万余,这此消彼长之间,判若云泥。虽然海东青逃到了大鸟岛上,但基本上可以说,此次剿匪大获全胜,三万海匪经过这几日的围剿已经被剿灭大半,只剩下极小一部分了。这已经是来之前众人都很难相信会达到的目标了。当然,最后关头,还是林觉在岛上的一番作为最终换来了这一切,关于这一点,即便对林觉怀有怎样的认知,但却没人否认这一点。

    因为需要扫荡林子里的海匪已经打扫昨日战斗的战场,所以大军推进的速度缓慢。其实昨夜的大风大雨已经让七八百名逃散在岛上各处的海匪们精疲力竭。他们浑身湿冷像个受惊的老鼠一般躲在林子里,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心。很多人在大军扫荡而至时主动选择出来投降。

    在扫荡到岛屿中间的一处林地时,官兵们发现了林中隐藏的数十栋简陋的房舍,发现了许多被囚禁于岛上的人,他们立刻来禀报郭昆严正肃等人。当众人赶到那里时,见到那些屋子里的情形,顿时目瞪口呆。

    每一间屋子里都住着十几名女子,她们衣衫不整神情慌张,此刻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挤在屋子一角。严正肃叫来一名年长的妇人询问,那妇人得知来的是朝廷的官兵时,顿时涕泪如雨而下。其他女子们得知此事后也一起抱头痛哭起来。

    这些女子都是被海匪掳掠而来的良家女子,有的是在海上被劫船抓来的,有的是海匪们袭扰沿海渔村集镇时被掳掠而来的,数量竟有百人之多。她们被安置于此,便是供海匪们发泄欲望之用。其中有的人在此已经被关押了七八年之久,其实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活不过一年便被蹂躏至死。

    一片震天的哭泣声中,严正肃面色肃然,痛心疾首。他自责不已。自己治下,海匪横行。百姓深受涂炭,遭受如此恶行。而自己在杭州当了三年的父母官,却唯独未能解决这最大的毒瘤。自己还自诩是什么好官,当此情形之下,几乎要羞愧至死。

    看到这些被蹂躏的女子的惨状,众将领也激愤难平。这一切都是海东青这个恶匪所为,此贼首犯下滔天罪行,必须将其抓获从严惩罚。

    严正肃心中愤怒,下令加快速度前往东崖,他希望能尽快找到攻克大鸟岛的办法,海东青此刻就龟缩在那座岛上,他希望能抓住此贼,为这些百姓们报仇雪恨。

    然而,半个时辰后,当严正肃郭昆等人抵达东崖上方,站在风雨之中眺望相隔仅里许之宽的那座近在咫尺的大鸟岛时,所有人的心头都凉了半截。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大鸟岛的格局,无论是从之前的情报还是在抵达桃花岛之后在风雨中看到的模糊矗立的影子,都知道那是一座险峻的岛屿。但此时此刻,隔着滔天巨浪近距离的看向对面这座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天险之岛时,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

    海风涤荡,浊浪排空。巨浪之中,那座大鸟岛高高矗立,宛如擎天一柱一般耸立在风雨之中。隐隐看去,岛上高处洞口密布,宛如蜂巢一般的密集。那些在洞口晃动的海匪的身影清晰可辩。两岛之间虽然只有里许宽,但这一道窄窄的海峡却是一道天堑。这里正是风口,巨浪涌动,拍击崖壁之际,竟有海浪冲上数十丈的高崖,将海水的泡沫随风飘撒到崖顶上众人战立之处。

    “小王爷,严大人,此岛……怕是攻不下来了。虽只相隔里许,但却咫尺天涯,天堑难越。这等风浪之下,兵船根本无法抵近对面。”宋延平沉声道。

    严正肃眉头紧锁,心中甚是失望。他知道宋延平所言非虚,这种情形下确实是无计可施了。

    “看来只有等了,待飓风过后,风平浪静之时或可攻下此岛。”严正肃点头道。

    “诸位大人,风浪平息之后恐怕也难得手。”一旁的林觉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声音嘶哑的道。即便穿了厚厚的蓑衣戴着大斗笠,林觉的身上还是湿透了。此刻他身体发冷,脸上却是滚烫,他已经在发烧了。

    “哦?此话怎讲?”严正肃扭头看来。

    “宋指挥使和王副使没向您禀报么?之前我送出去的情报之中说的很清楚,莫看此岛面积小,中间的石柱内部已经被凿空了,驻扎有数千弓箭手。当日海东青为了向我们示威炫耀,曾经演示了他们防御进攻的手段。盏茶时间,岛上万箭齐发,射杀了鲨鱼数百头。岛屿方圆百步之内是为禁地,进攻此岛除非可破其防御体系,否则绝无可能。”

    严正肃看了一眼宋延平,宋延平忙道:“严大人,卑职确实没禀报此事,那是因为卑职认为无此必要。毕竟这些情报的细节,严大人无需操心。再说了,对于当日林觉描述的情形,卑职也有些疑虑。但此刻亲眼所见,才知道所言不虚。”

    严正肃恼火的哼了一声,其实说白了,宋延平就是没想告诉他而已。毕竟自己不懂军事,跟自己说这些怕也是觉得没什么用。

    “那照你这么说,此岛是攻不下来的?就这么个丹丸小岛,便拿他没办法么?你所言的破坏其防御体系,那该怎么做?”

    “林觉的意思是,如能有重型攻城器械打破其壁垒,当可破坏其坚固的防御。但这事儿也只能说说罢了。我们可没有攻城车或者其他的攻城器械,即便有,又怎能运抵此处?在还上也无法使用。”宋延平道。

    林觉点头道:“确实如此,那等榔槺之物只能在陆地上用,除非咱们的船装备有火炮,否则是不成的。”

    “火炮?”宋延平皱眉道:“你是说火器么?那管什么用?曾经枢密院有人提及过,但那东西既蠢又重,而且威力不强,耗费的钱银还巨大,这个提议早已被朝廷否决了。叫我说,它们甚至不如我兵船上装备的重弩车有用。可惜这一次为了抵御海浪,我们拆除了甲板上的弩车,否则或可试一试。”

    林觉苦笑摇头道:“弩车是不成的,最多射杀些人罢了,火炮之力在于可摧毁防御,破坏地形。用在此处最佳。但你说的威力不足既蠢又重的毛病,看似又没什么用,那也不用考虑了。”

    林觉其实想说的是,那是你不懂火药的威力,我腰间的王八盒子能将人的头颅轰个稀烂,你又怎知提纯后火药的威力?当然,这些话林觉可不想多说。再说了,受制于冶炼的能力,或许问题不在于火药,而在于其他方面。

    “那么……可否派人偷偷登岛,如桃花岛一般,从内部策应呢?搅乱他们,就像林觉所做的那般。”严正肃皱眉道。

    众人都笑了,不过都是讥笑和苦笑。这位严大人是真的不懂军事,他这完全是异想天开。

    “严大人,这么小的岛,方圆不足里许,又有高岩耸立,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谁能上岛?再说了,此刻的海东青必命人昼夜监视小岛四周,怕是一只飞鸟都要射杀下来,岂会容人靠近?严大人这是想当然了。”郭昆毫不掩饰他讥讽的神情道。

    严正肃不以为意,他本就是提出各种可能,尽可能的想办法罢了,被否决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那么,如果待飓风过后,我们围而不攻,困死他们,不知可否?”严正肃再道。

    “大人,可困不死他们,那座岛屿之下是中空的库房,海东青亲口告诉我们,那下边藏着数十万石粮食大量清水以及各种物资,他们只有三四千人,估计三五年也无虞。”林觉笑道,突然喉头发痒,剧烈的咳嗽起来。高慕青关切的在旁低声询问,林觉止住咳嗽,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