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要当球王〕〔重生娱乐圈:隐婚〕〔网游之女帝攻略〕〔心动101次:娇妻萌〕〔天降萌妻:宫爷揽〕〔茅山鬼捕〕〔璇玑皇后〕〔最佳陪玩〕〔重启飞扬年代〕〔美食供应商〕〔我为剑豪〕〔娇宠童养媳:七爷〕〔石道〕〔天刑者之逆道称仙〕〔傲天圣帝〕〔尸碎诸天〕〔末世之无尽商店〕〔第一狂兵〕〔明末之虎〕〔贴心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王侯 第一六二章 掩饰和解释
    (颈椎病犯了,今只能这些了。见谅!贼痛苦中。)除了立太子之事外,另外一件事似乎更为迫切。在京城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虽然圣上对郭冰和和气气,但在几次家宴之中的闲谈里,郭冰还是嗅出了不寻常的气息来。圣上数次询问关于杭州之地海匪的情形,看似随口一问,但这却让梁王心里响起了警钟。当初自己留在杭州的理由便是镇守杭州监视海匪,先皇之所以同意自己留在杭州,也是郭冰之前镇压海匪有功。而这些年,海匪之势日盛,干了不少胆大妄为之事,不仅骚扰内陆,更是对海路商道产生了巨大的威胁。沿海之地的商贾们怨声载道,而这些事自然是难以瞒过朝廷。只是因为朝廷现如今很难有余力对海匪进行围剿,故而只能听之任之。但其实,这些事追根溯源的不可避免的要落到梁王府的身上来。如果海匪之势不可控,且有酿成大祸之虞,那只能明一件事,便是梁王府在杭州的存在毫无意义。在这种情形下,郭冰不能不担心皇兄会以此为契机,召自己回京城,而废弃当初先皇之命。登基三年来,圣上其实一直在遵循先皇的所有规制,人一朝子一朝臣的情形不但没有发生,而且连先皇颁布的各种诏令也一律遵循。这自然也是圣上的聪明之处,登基之初他需要稳固帝位,掌控局面,故而平稳过度是他的首要之选。然而,现在圣上登基已经三年了,局面已经逐渐稳定,下百姓也已经归心,该掌控的已经掌控在手,也该到了他敢于动作的时候了。新年前后,圣上便不露声色的颁布了几条新规,替换了先皇的几条规矩。朝中竟无一丝声响和反应,这正是圣上已经掌控局面的明证。那几条新规虽然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规程,但圣上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后面相信会越来越多,火烧的也越来越猛烈。作为圣上的同胞兄弟,郭冰了解自己这位兄长的性格。他本就不是个因循固守之人,相反,在他谦和稳重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跳脱之心,他绝对是和父皇不一样的一个皇帝。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当皇兄问及海匪之事时,他绝不敢当做耳旁风。他认为,这是多年来吕中的吹风起到了效果,皇兄对自己已经产生了不满。如果自己再无作为的话,皇兄便会以自己的镇压不利为由下旨召自己回京,先皇的诏令也将被他废除。而这绝不是郭冰想看到的。所以,这件事其实比立太子的事情更加的让郭冰焦急,他必须要想出办法来应对这样的局面。皇兄的话便是一种试探,试探之后便动真格的。在此之前,自己要是想不出应对之策的话,那便只能毫无理由的回到京城,从此便置身于皇兄的耳目之下,再也别想有所作为了。而且回到京城后自己将不得不面对朝廷中的两大势力,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被抓到把柄,导致更为残酷的后果。这绝非郭冰的杞人忧,抛却这位皇兄的为人不,大周朝这一百六十年来皇室之中的纷争其实是有传统的,很多事只是捂着不罢了。前朝数代皇帝在争夺皇位清除异己方面是极为残酷的。大周朝统一下之后,便曾发生过宫廷之祸。当今皇室一脉其实是太宗从其兄高祖手中继承,人皆诵高祖让贤之风,为其歌功颂德,但那其实只是明面上的法而已。高祖在数子皆存的情形下却传位于太宗,傻子才会相信他会这么做。而太宗即位之后,高祖数子皆离奇死亡,这自然也非正常之事。很多人都知道太宗杀兄夺位,诛杀高祖一脉的事实,只不过没人去公开提及此事罢了。郭冲和郭冰身上都流淌着太宗的血脉,基因里的凶狠不可磨灭,郭冰由己推人,也明白皇兄如果真的对自己动刀子,那也不是什么让人惊奇之事。毕竟他自己心里也一直有一团火苗在燃烧,如果有机会让自己杀了皇兄继承帝位的话,郭冰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干。……王府的龙首大船船厅中,阳光依旧温煦,香茗依旧暖心香甜,梁王郭冰的面容依旧祥和平静,但其实他心是有些焦躁不安的。所以刚才他才会突然失态,去训斥郭昆的行为,其实是心情烦躁之故。他也破荒的要去赔偿被撞沉的百姓的船只的损失,与其是他生了慈悲之心,倒不如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多积些口碑,多行些善举,因为这有可能会帮到自己,虽然这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罢了。“爹爹!”清脆的呼叫声在船头响起,郭冰皱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那是自己的掌上明珠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郭冰将心中的烦恼暂时抛向了九霄云外。郭冰呵呵笑着看向门口,一袭彩装的少女从船厅外冲了进来,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爹爹,你们可算回来了,想死薇儿了。”郭采薇冲到了郭冰身旁,眼中满是兴奋。“怎地不在码头上候着,却跑到船上来了?”郭冰笑着伸手摸摸她的头。“女儿想念爹爹嘛。我跑去了北关门码头,结果扑了个空。不得不坐了船追来。爹爹身子可还好么?女儿给您请安。”郭采薇撤后一步敛裾行礼。郭冰哈哈笑道:“好好好,一切都好。倒是你,我们去了京城,你是不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了?有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爹爹什么呢,女儿乖的很,怎会干什么出格之事?娘亲呢?我去见她。”郡主面色微红嗔道。“呵呵呵,没干什么出格的事便好,你娘在二楼上,你去请安吧。刚刚还念叨你呢。”“嗯,那女儿去了。”郭采薇像只飞翔的燕子一般冲上了二楼。郭冰脸上笑容未收,心中舒坦了不少。伸手端了茶盅要喝,却见郭昆皱着眉快步进来。“昆儿,快到了吧,来来来,坐下陪父王喝杯茶。那些事让下边的人去安排,你莫要整什么事都管。”郭昆忙道:“多谢父王,妹子呢?”“在楼上和你娘在一起。”郭昆点点头,皱眉道:“这妮子,果然不让人省心。”郭冰诧异道:“她怎么了?你不要一见面就训斥她。她也是大姑娘了,你这当兄长的也给她些尊重。”“父王,你还不知道吧。刚才陪她前来的人跟我了一件事,我们不在杭州这几个月,这妮子可是玩疯了。”“哦?怎么了?”郭冰笑道。“她呀,没事便跑去那个江南大戏院去看什么劳什子戏,魂儿都丢了。据还在家里学唱戏中的唱词,简直不成体统。”郭冰大笑道:“哦?这皮猴儿还有这雅兴?”“父王,你莫惯着她,她是王府郡主,当有郡主的样子。怎可如此?这倒也罢了,上元节那她彻夜未归,也不知在哪里过了一整夜。管家吓得要死,禀报了杭州府衙全城找人,闹得满城风雨。你猜怎么着?第二一早她倒是一个人从城外回来了。回来后轻描淡写的是出去看雪景,然后没来及赶回来便在外边住了一夜。您,这像话么?”“哦?竟有此事?这也太不像话了。出去看看戏游玩游玩倒也无妨,整夜不归闹得满城震动,这可不成。”郭冰也皱起了眉头。“还有呢,我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据被她给打发走了。这也太任性了,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是我花了老大气力才留在王府为幕宾的,对我王府大有裨益。她倒好,趁我们不在,将人给撵跑了。简直要气死我了。”郭昆怒气冲冲的道。郭冰皱眉道:“薇儿不是那种没分寸的,这是怎么了?这样吧,待会回府问问她原委便是。这会子正跟你娘话呢,叫下来不妥。这丫头,还真是不教人省心。”……王府后宅之中,气氛有些怪异。垂着头的郡主眼圈红红的楚楚可怜,就在刚才,当着父兄的面,她将上元之夜发生的事情了一遍,当然不包括那晚和林觉的数度激情。王爷父子的表情有些呆滞,他们怎能想到那晚上居然发生了如此凶险之事,郡主差点送了命。而且不可思议的事,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竟然是那种关系,而司马青衫之所以留在王府之中居然是另有所图,主意打到了郡主身上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瞧瞧,你留下的这两个人,差点让薇儿遭难。想想都后怕啊。”郭冰沉声开口道。郭昆眉头紧皱着,他在想另外的事情,妹子的叙述中疑点甚多,他觉得需要问个清楚。“妹子,你所言都是真的么?”“哥哥,你居然不相信我,我还能编造谎言骗你们不成?”郭采薇瞪大眼睛道。“昆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倒要怀疑你妹子不成?”郭冰也不满的道。“父王不要误会,我是要问个清楚才成。妹子既然的都是实话,那么我有几个疑问想问问妹子。”“你……你问就是了,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的。”郭采薇用粉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心里略有些心虚。“好。你,司马青衫是用林觉的信诓骗你去的南山。那么你告诉我,为何那林觉的邀约你便欣然而去?而且谁也不告诉?难道你和那林觉之间……有什么瓜葛?”“……”郭采薇沉默了,这是最难解释的地方,若否认,自然是不合情理的,若承认,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自己这个哥哥还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便抓住了重点。“哪里……哪里有什么瓜葛?不过是熟识罢了。我也没多想啊。爹爹和哥哥不是想要拉拢他么?我想着,若是能从中帮帮忙服服,或许能起到作用呢。再了,那林觉也不像是坏人,他在寿礼的事上帮了我们,我也不好回绝他。”郭采薇拿出了和林觉商议好的辞搪塞着。“嗯,这个想法虽然多余,但也不无道理。薇儿,今后这些事你不要掺和了,这不是你掺和的事情。这些事自有爹爹和你兄长操心,知道么?”郭冰对郭采薇的回答很满意,自己的女儿可不是那些寻常女子,心里是想着王府大事的。郭昆皱眉道:“那么司马青衫是如何知道,以林觉口气相邀,你必会赴约?”“……,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不去问他?你留了这个无耻之徒在府里,差点害了我,你反来责问我。我倒要问你,你是怎么看人的。”郭采薇无法回答,但她可以撒泼转移话题。郭昆同样无法回答郭采薇的问题,只得咂嘴道:“罢了,这事儿且放下。司马青衫为何也要诓了林觉去?他诓骗你去是……意图不轨。他骗了林觉去作甚?”“他恨林觉啊,你们忘了去年花魁大赛的事情了么?他出丑了啊,所以怀恨在心。而且,他自己也了,害了我之后,他便嫁祸给林觉。他以林觉的名义诓骗我去赏雪,便是为了做局。如果那晚我们死在了南山木屋里,你们找到我的尸首的时候便会搜出我身上伪造的邀约信,到时候你们一定会认为是林觉害了我不是么?司马青衫了,要将林觉丢在山谷里,装作失足坠落的样子,那么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林觉杀了我,然后失足落崖而死。这样司马青衫便可以逍遥法外了啊。”郭昆点点头,这理由毫无破绽,这其实也是他刚才所猜想出来的理由,他问出来,不过是看看郭采薇的回答是否有破绽罢了。“那么,你是,林觉挣脱了绳索杀了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么?林觉有那个本事?”“哥哥,你没听清楚吧,东方未明是司马青衫杀的,林觉趁着他们话的时候烧断了绳索,趁着司马青衫不注意杀了他的。他觉得这件事不能声张,毕竟他杀了人,所以央求我替他保密。再了,这件事跟我王府有关,闹出去也不好,所以我便一直没有声张。而且他也是救了我的命啊,不然司马青衫那狗贼还不知会怎样折磨我。他了,等你们从京城回来,他会来禀报此事的。谁想到你们这么急着便问了。我也不能瞒着你们。”“恩,他这么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手上有了人命,而且是司马青衫的命。瞒着也是对的,这件事可不能声张出去,对我王府也是不利的。尸体烧了也很好,干的干净漂亮。司马青衫死有余辜,林觉杀了他救了你,本王还要谢他呢。”郭冰点头道。事情的善后处理方式其实很符合郭冰的想法,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公开的,否则王府就成了他人的笑柄了。就让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永远的消失在人世间,谁都假装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便好。反正司马青衫自己扬言要离开王府的,到时候有人问起,便随便找几个人作证,他和东方未明趁着王爷未归自己走了,王府也不担干系。“妹子,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这问题有些唐突,但我还是要问你。林觉杀了司马青衫之后,你们为何没赶紧回城?深山老林里,就那么一座木屋,难道……你们整晚都在那座木屋之中么?”郭昆沉声问道。郭采薇的脸刷的红了,她跺脚叫道:“爹爹,你听听哥哥问的这是什么话?”这一次郭冰并未站在郭采薇一边,他也皱眉沉声道:“薇儿,你老实回答,父王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一夜不归?”“我……我,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娘去。你们弄进府里的坏人差点害了我,你们不安慰我反而审犯人般的审讯我,呜呜呜。你们一点都不在乎我。”郭采薇忽然捂脸大哭道。郭冰有些不忍,郭昆沉声道:“妹子,你不知道我们知道这件事后多么担心,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子,哥哥平日虽然对你有些凶,管你有些多,但你扪心自问,哥哥对你如何?至于爹爹,便更不不要了,爹爹对你简直是溺爱了。我们问这件事,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么?你告诉我,林觉有没有对你无礼?别怕,爹爹和哥哥会给你做主,莫要受人挟持。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是我王府的郡主,爹爹最疼的女儿,我的好妹妹,我们不会嫌弃你。”郭采薇怒道:“这是什么话?什么嫌弃我?我怎么了?人家林觉是……是君子,一晚上守着篝火没睡护着我,你们在想什么?我一夜不归那是因为黑了根本无法下山,难道你要我摔死在山崖下不成?罢了罢了,早知如此,我半夜里下山,摔死了也就是了。省得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呜呜呜。”郭昆皱眉还待话,郭冰已经慌了手脚,斥道:“还问什么?你要逼死你妹子么?薇儿莫哭,是我们的不对,这事儿不提了,谁也不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重生盛宠:总裁的〕〔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