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白富美老师〕〔最强狂兵〕〔我带天仙入职场〕〔早婚晚宠〕〔都市重生之仙界归〕〔少年大将军〕〔炮灰为王[快穿]〕〔**型性营业〕〔足球上帝。〕〔仙若空岚〕〔重生剩女逆袭记〕〔周老太太的重生纪〕〔穿越异界之农场〕〔网游之万能外挂〕〔最强特种兵之狼牙〕〔苦难写手的六零生〕〔传奇女玩家〕〔龙傲武神〕〔金枝夙孽〕〔火影之最强虫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边境战神 一六一 炼狱公路
    纵观二月二十三日到二月二十四日整整一天的恶战,伊军都是乏善可陈,在多国部队凌厉的空地一体打击之下节节败退……不,节节败退四字是不足以形容他们此刻的狼狈的。

    兵败如山倒,大概就是伊军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了。

    多国部队在东部、中部、西部同时发动大规模攻势,从科威特到巴士拉,到处都是轰隆隆冲过来的主战坦克,到处都是蝗虫般密集的直升机。101空中突击师这只“啸鹰”在疯狂地尖啸,好几百架直升机两班倒,昼夜不停地向伊军发动进攻,用反坦克和航空将伊军车辆点成一团团火球,用机炮将敢于还击的伊军士兵逐一撕成碎片。伊军始终没能组织起像样的还击,因为在这头啸鹰下方是滚滚而来的装甲部队,武装直升机和装甲部队形成空地一体攻击,让伊军无法招架。短短二十四小时的较量,结果已经非常清楚了:伊军不管是坦克、火炮、装甲车的技术含量,还是战略战术,跟北约军队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再加上那数以千计的直升机,这仗根本就没法打。在多国部队发动地面攻势的短短十几个小时之内,驻科伊军的防线便被冲得一塌糊涂,强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带着一大帮阿拉伯小弟朝科威特首都杀过来,美国陆军第2装甲师正在猛攻穆特拉山口。伊军装甲部队在美军的猛烈攻击之下一败再败,败得不可收拾。

    二月二十五日深夜,101空突师再次出动几百架武装直升机,越过伊军防线直扑幼发拉底河河谷。他们在那里实施机降,很快就建立了一个前线直升机机场,两千多名机降步兵、大量轻型炮、步兵战车在这里着陆,把这里变成了一座敌后堡垒和敌后补给基地。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同样朝着幼发拉底河谷高歌猛进,与101空降师遥相呼应,攻势凌厉之极!与此同时,秘密西调的第七军也朝伊军动刀子了,数百辆m1a1主战坦克洪水似的冲向巴士拉,由于伊军已经被多国部队在东部的攻势吸引,被第七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包括共和国卫队数个师的精锐在内,十几万伊军一下子陷入了被分割包围的境地。至此,号称固若金汤的“萨达姆防线”被撕成了破布,几十万伊军全部暴露在“沙漠军刀”那耀眼的锋芒之下,驻科伊军跟巴格达的联系被完全切断了。伊军痛苦的意识到,接下来的仗没什么好打的了,再打,也只是在被分割之后再分割,在被包围之后再包围,直到被多国部队全部歼灭而已。

    二月二十六日中午,萨达姆总统在电视上发表讲话。两天三夜的鏖战耗尽了这位枭雄的所有精力,在电视上,这位头巴比伦雄师头发凌乱,眼窝深陷,显得憔悴而沮丧,他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沮丧和不甘:“伊拉克愿意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的提议,从科威特撤出所有军队……每一个伊拉克人都应该牢牢记住,从去年八月直到现在,科威特曾是伊拉克宪法上的一部份,在这场战争中,我们赢得了精神上的胜利,但是我们无法战胜三十四个国家联合组成的军队,我们虽败犹荣!”

    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

    撤军命令正式下达之后,伊军开始着手破坏科威特的油田。伊拉克工兵有计划的对占领区内的科威特油井进行爆破,随着一声声巨响,高耸的石油钻石被炸得东倒西歪,钢铁构件被烧得通红呜哩哇啦四下飞溅,大量原油失去了油井的束缚,从地下喷涌而出,迅速被点燃,火光冲天。在短短一天之内,伊军炸掉了科威特数百口油井,把这些油田变成了一片火海。科威特城的守军还炸掉了一个大油库,将大量原油排入大海,原本蔚蓝的港湾很快变得黏腻黑臭,鱼虾迅速死亡,整个港口变成了臭水泄。当美军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伊军已经往大海倾泄了数千吨原油,海水受到严重的污染,有海鸟扑向海面啄食鱼虾的时候被漂在海面的石油给黏住,怎么挣都挣不脱,一位记者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一画面,这张照片很快风靡全球。伊拉克军方声称点燃油田是为了防空,确实,那遮天蔽日的黑烟是可以削弱美军的激光制导的攻击能力,使其失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破罐子破摔————你们集结了几十万大军跑到海湾来,不就是为了石油吗?好,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别想得到!

    发现伊拉克在有计划地破坏科威特的油田之后,美军作出了异常强硬的反应,诺曼·施瓦茨科夫上将神情严峻地警告伊拉克必须停止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除了污染中东地区的环境之外不会有任何收获的愚蠢举动,否则必将遭到更沉重的打击。遵照他的命令,多国部队的攻势越发的凌厉,尤其是科威特的“殉难者”旅和“解放”旅,更是眼带血光。伊拉克人在破坏的都是他们国家的财富,污染的也是他们的环境,他们能不红眼吗?这下伊军更加招架不住了,将军第一个扔下军队逃跑,惊恐的伊军和伊拉克老百姓以最快速度挤上了开往伊拉克的车。坦克、装甲车、卡车、火炮牵引车、摩托车……一切开得动的车辆上都挤满了人,以至于最瘦小的孩子都挤不上去了。就这样。车辆还是不够用,大量绝不适合运输作战部队的公共汽车也被他们抢了过来,往里面塞上尽可能多的士兵,这些杂七杂八的车辆汇成一片长达数十公里的车龙,以最快速度往伊拉克逃去。伊军扔掉了大量重型装备,扔掉了大量弹药、物资,他们已经不再去想科威特,不再去想如何作战,一片空白的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最简单的念头:“快逃,赶紧逃回伊拉克去!离美军越远越好!”一股庞大的难民潮瞬间形成,车龙长达数十公里,浩浩荡荡的朝着巴士拉方向倾泄而去。

    在萨达姆发表撤军声明之后,美国总统布什迅速作出了反应,声称:“伊拉克在此时发表撤军是荒谬绝伦的,也是无赖的,这只不过是他们逃避多国部队的军事打击的权宜之计罢了……多国部队将继续进攻,一直到伊拉克彻底屈服为止!”言下之意,就是即便伊拉克已经低头认怂了,美军还是照样打下去,非把伊拉克揍趴下不可!揍翻了还不算,还要算伊拉克身上再踏上一万脚,叫他永远也翻不了身!

    相比政治家的委婉和含蓄,诺曼·施瓦茨科夫上将的命令简洁得多,也血腥得多:

    “消灭他们!”

    这道命令注定了无数伊拉克人的悲惨命运。

    逃难的伊拉克军民沿着80号公路逃往伊拉克,80号公路被连绵几十公里的车龙给堵得水泄不通,伊军至少一个师的部队被堵在公路是动弹不得,所有人都心急如焚,咒骂声和喇叭声不绝于耳,公路上一片混乱。就在这时,一架战机飞了过来,公路上顿时响起阵阵尖叫声。在伊拉克人惊恐的目光中,这架战机沿着公路飞过,盘旋了几圈,然后飞走了。伊拉克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自认为逃过了一劫,却不知道刚才飞过的是一架侦察机,公路上的情况已经通过侦察机的摄像头原原本本的投映到美国空军指挥部的战术屏幕上了。

    入夜后,公路上的情况非但没有得到缓解,相反,还越发的拥堵、混乱了。这时,天空中传来一连串带着爆响的呼啸声,数架美军战机猛扑过来,在伊拉克人绝望的尖叫中,一连串甩向公路,公路上顿时火光冲天,很多车辆像燃烧的火柴盒,被爆炸气浪高高抛起,再摔到地上变成一堆扭曲的残骸。公路上的伊军惊骇万分,高射机枪和高射炮胡乱向天空开火,试图编织出一片防空火力网,但是毫无作用,越来越多的美军战机像看到腐肉的秃鹫似的猛扑过来,航空雨点般落下,在公路上植出一片片烈焰火墙,将公路上挤成一团的车龙一截截的吞噬。与此同时,穆特拉山口传来隆隆炮声,一排排炮弹暴雨般倾泄过来,砸向在公路上缓缓移动的车龙,弹着点极为精确,几乎每一发炮弹落下,都是血肉横飞。天空中是成群的战机来回投弹扫射,地面是猛烈的炮火,一段段公路生生被打成火,80号公路顷刻之间变成了炼狱,无数伊拉克军民被凝固燃起的大火连人带车烧成残骸,无数伊拉克军民裹着一身大火在公路上扑腾哀号,最后佝偻下去,变成一团焦黑的残骸,烧焦人肉的气味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这是一场屠杀式轰炸,以汉谟拉比师为主力的驻科伊军在美军的猛烈轰炸之下不复存在,连带的,无数平民也在这场轰炸中丧生,轰炸结束之后,车辆残骸连绵几十公里,烧焦的尸体和裂肢断臂散落在公路上,整段公路都成了屠宰场,“死亡公路”的称呼由此而来。阿拉伯人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族群,相信在这个族群那血泪交织的苦难记忆中,怎么也少不了那连绵几十公里的车辆残骸和密密麻麻的焦黑尸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纨绔医妃:世子强〕〔萌妻甜甜圈:亿万〕〔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