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化仙〕〔带着超级游戏系统〕〔旁门女仙〕〔界域管理执行者〕〔航海与征服〕〔魅王绝世:妖妃倾〕〔此处有仙气〕〔逆天废柴:邪君的〕〔美食辣媳:重生八〕〔都市之修仙天才〕〔军婚甜蜜蜜:秦少〕〔穿越之郡主玩转古〕〔仙武奇缘〕〔麻辣小毒妃:王爷〕〔全城热宠:许少,〕〔圣皇起源〕〔诸天狂武〕〔破碎星空〕〔都市最强狂帝〕〔九域仙歌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边境战神 一零二 想打人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费了好一番周折之后,萧剑扬总算走进了通讯室,拿起了那台可爱的电话……唉,真不容易啊!他先是警惕的扫视四周,看有没有人在一边盯着……好吧,其实这是多余的,有电话录音存档呢,傻子才傻傻的站在他后面讨人嫌。没有人,他飞快的按下了那个铭刻在心头的电话号码……

    千里之外的上海,复旦大学学生公寓某个宿舍里,陈静正用钢笔恨恨的戳着一本上个星期前才从书店里淘回来的亦舒的小说。她素来爱书,买回来的书一定要保持整洁,看完之后还要包好打上标签,放进书柜里,有空的时候再拿出来重读,一些让她爱不释手的书甚至还别出心裁的往书页间喷上一点点自己最喜欢的香水,翻开书页的时候一股淡雅迷人的气息扑鼻而来,不用说,捧着它细细阅读的感觉是何等的惬意,怡然自得。现在她居然做出这种毁书的举动,着实让苏红大吃一惊,凑过来问:“姐妹,吃错药啦?以前你可是爱书胜过爱自己的眼珠子的!”

    陈静咬牙切齿:“人渣!贱人!我戳死这些贱男人!”翻了一页瞅了一眼,继续戳,弄得整页书都是密密麻麻的小窟窿。

    苏红抢过书来看了看,撇嘴:“照你这样子,你得把她的书全都从头到尾戳上一遍才行了,因为她笔下的男人都是这样令人生望的……忘恩负义的、软弱懒惰的、喜新厌旧的、自私自利的、为个人前程抛妻弃子的甚至外表光鲜温文儒雅,却是个同性恋的,不一而足,要是看一页就戳一页,等把她整套作品看完,你戳坏的钢笔得有一大筐了。”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我看你气的不是书里的贱男人,而是某个一别之后再无音信的傻瓜吧?”

    陈静瞪起眼睛:“要你管!”

    苏红问:“还没有给你回信?”

    陈静扔下钢笔,摇头,闷闷不乐。这还是她头一回主动给男孩子写信,信寄出去之后都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回信,真的把她给气坏了,所以一翻开亦舒的小说,看到书里那一个个渣男就气不打一处来!

    苏红唉声叹气:“我也没有……陈静,咱们姐妹俩这回算是栽了,吊了这么多年的凯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好不容易想认真一回,结果被人放了鸽子,我靠,这算什么事嘛!”说到这里她也气不打一处来,抢过钢笔照着书上某个渣男的名字发狠的猛戳,戳得比陈静还狠!

    陈静竖起手掌作推拒状往后仰,与她保持距离:“别,吊凯子那是你的专利,别拉上我!你以为我是你,一年到头约会不断呀?”

    苏红气咻咻的扔下钢笔,挥舞着手臂叫:“陈静,做人要有点良心啊,我哪次约会没有带上你去蹭饭?我哪次约会收到的巧克力不分你一份?要不是我,你在学校的伙食费能省掉一大半?得了便宜还这样说我,信不信我揍你?”

    陈静说:“我说的是事实呀!”

    确实是事实,似乎从高中开始,苏红的约会就没有断过,总会有那么多男生像奉命抱包去炸碉堡的敢死队一样冲过来向她递上一封情书,还有一起去吃饭的请求,而苏红从不拒绝,每次总是拉上陈静去狠狠的蹭那个倒霉蛋一顿饭,然后就发给人家一张精美的好人卡,拜拜!跟着她,陈静连学校伙食费都省掉了一大半,这个活宝的爱情多得像鸡毛一样,一阵风吹过就漫天飞舞。但是从高中一直到大学,貌似还没有哪个男生能够跟她交往超过一个星期的,因为她对男生的记忆跟金鱼的记性有得拼,只能持续可怜的几秒钟,一转身就把人家给忘记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耿耿于怀的哀叹说这次算是栽了,栽给曹小强了……

    虽说曹小强也没占过她什么便宜,但是对于她来说,自己付出了真心却得不到回报就是栽了,是莫大的耻辱!

    正说着,走廊外面有个女同学叫:“303陈静,电话!”

    303是陈静和苏红的宿舍。

    苏红咭咭笑:“该不会是那位兵哥哥给你打电话过来了吧?”

    陈静脸莫名的一红,说:“多嘴!”整理一下头发,站起来快步走出宿舍,来到楼梯口,向那位热心的同学说了声谢谢,接过电话,飞快的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嗯?保密?貌似她没有惹上哪个政府部门吧?怎么会有人用保密电话找她?带着丝丝困惑,她试探着喂了一声:“喂,我是陈静,请问你是那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由于太过紧张,说话有点不利索了:“陈……陈静,是我,小剑。”

    陈静愣了一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是你呀,你怎么用保密电话给我打电话?吓了我一跳!”

    萧剑扬吭哧吭哧了半晌,解释:“我们部队的电话,都……都是保密的。”

    陈静拍了拍胸口,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上什么大麻烦了。”随即俏脸一沉,声线温度一直降到零度以下:“怎么这么久都不给我写信、打电话?”

    萧剑扬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歉意:“我……我回伍之后就去参加一次长途拉练了,直到现在才回到营地,看到你的信我就马上给你打电话了。”

    陈静气得想踹人了:“那你回伍的时候也应该给我打个电话吧?别说回伍,过年的时候连个祝福都没有,你想气死我呀?”

    萧剑扬越发的抱歉:“那段时间太忙,时间也太紧了,我把这事给忘记了。”

    陈静毫无淑女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说:“得了,我算是明白了,你……你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

    萧剑扬彻底慌了手脚:“不是不是不是,我……”

    陈静打断:“就是就是就是!你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

    萧剑扬让她堵得舌头直打结,艾艾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那个狼狈就别提了。最后他哭丧着脸认输:“我们别吵了好不好?我们一个月只有两次跟外界通电话的机会,一次五分钟,这次我把两次机会都用上了……”

    陈静赶紧看一下通话时间,不好,都过去了好几分钟了!她放缓了语气,抱怨:“你们部队是怎么回事,也太不近人情了!”

    萧剑扬叹气:“没有办法,纪律就是这样。对了,你不是说要去德国吗?怎么样了?”

    陈静略带得意的说:“当然是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申请啦!苏红的申请也通过了,我们后天就要出发了。”

    萧剑扬暗叫好险,再回来晚两天,就算他想打电话都找不着人了。他问:“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欧洲那边现在还很冷,记得多带一些厚的衣服。”

    陈静说:“早就准备好了,我还买了个名牌照相机,准备把欧洲的美丽风光全拍下来,带回来慢慢欣赏呢。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买的?我给你带回来。”

    萧剑扬笑:“算了吧,就我这点可怜巴巴的津贴能买什么?”

    陈静也笑:“我先帮你垫上不就得了?喜欢什么只管说,我帮你买。”

    一个女孩子愿意垫钱帮你买东西就说明她已经不把你当外人了。萧剑扬心里暖洋洋的,连声说不用。两个人之间那一点点不快都被抛到了九宵云外,愉快的聊着,难得通一次电话,对方说什么都觉得很有趣,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中,愉快的交谈中,十分钟时间也快过去了,纠察的身影如期出现在玻璃门外,用手敲了敲门,提醒萧剑扬:通话该结束了。把萧剑扬恨得牙痒痒的,发誓等退伍了一定要凑这个纠察一顿————甭管是海陆空还是二炮武警,纠察总是最招人恨的,在军营里没有人敢动他们,但是等退伍了,上了火车,兵们第一件事就是一个车厢一个车厢的找,找到纠察就揍,多军种联合作战齐心协力打纠察,也算是每年退伍的一项保留节目了。不过现在他拿纠察没办法,只好依依不舍的说:“陈静,时间到了!”

    陈静同样很不舍:“这么快就十分钟了啊……你一个月真的只有两次跟外界通电话的机会吗?”

    萧剑扬说:“真的,就两次。下个月我再给你打!”

    陈静说:“好的,我等着。”说到这里,她笑着叹了一口气:“下次主动点吧,你堂堂男子汉,居然比我还腼腆……”

    萧剑扬连声应好,正想作个承诺,嘟的一声,电话被切了,一看时间,正好十分钟。不用说,又是纠察干的好事,他瞪着玻璃门外那个皮笑肉不笑的家伙,揍他一顿的冲动几乎无法抑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