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以沫宫澈宫抉〕〔冷酷首席的迷糊妻〕〔重生香江之豪门盛〕〔重返十七岁〕〔我家大师姐有古怪〕〔灰烬之翼〕〔总裁爹地霸道宠〕〔穿越者退散〕〔遨游神魔〕〔大道争先〕〔妙影别动队〕〔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霍少的闪婚暖妻〕〔限量婚宠:报告军〕〔霸道总裁深度宠〕〔重生之城市修仙〕〔我是你始祖大人〕〔七零军婚甜蜜蜜:〕〔穿越空间之异能商〕〔超时代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边境战神 四十一 不许回去
    气氛变得尴尬,萧剑扬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几次改变话题也没能改变气氛。他束手无策,有点坐不下去了,喝完茶之后起身告辞。

    郁璇起身送他,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问:“你有多少天假期?”

    萧剑扬说:“就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就要回伍了。”

    郁璇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她没再说什么,萧剑扬也是有话说不出,只能告辞,一溜小跑的离开。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头都没回,郁璇气得几乎把门槛给跺断了!

    来到县城,萧剑扬直奔电话亭,按着老爸给他留的电话拨了过去。

    十来秒钟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让萧剑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栗:“是小剑吗?”

    果然是父子连心,仅仅是看了区号,萧凯华就猜到是儿子给他打电话了。

    萧剑扬手微微颤抖,拿起话筒,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平静下来,说:“爸,是我,我回家了。”

    萧凯华问:“退伍回来了?”

    萧剑扬说:“不是,是放假了,有七天假。你现在在哪里?”

    萧凯华说:“还在上海这边呢。”

    萧剑扬说:“我这就去看你!”

    萧凯华说:“不用了,你几年没回家,回来一趟不容易,就留在家里多玩两天,我这就请假回去。”

    萧剑扬有些诧异:“请假!?没放假吗?”

    萧凯华有些无奈:“保安呢,哪有那么容易放假的?不过留在厂里的保安很多,我应该能请到假的……不说了,我去请假,到晚上你再给我来电话,如果我没有请到假,你再过来。”

    萧剑扬说:“好!”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父子俩都带着太过鲜明的军人特质,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就算几年没见了,在电话里也没有太多的话讲,几句话就解决了。萧剑扬挂了电话,掏钱付账,然后直奔邮政储蓄所,将汇单上那笔钱取出来,打算置办一些年货。七天假期刚好够他在家里呆到年初一,当然得置办年货,跟老爸一起好好过个新年啦。

    拿着两张百元大钞刚走出储蓄所,身后便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解放军同志!”很清脆,珠圆玉润的,真好听。他回过头,只见陈静正从后面快步走过来,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是那种落水者看到一根浮木的惊喜。

    萧剑扬心莫名的怦怦乱跳,笑问:“陈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静拍着胸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是你啊……看到你真的太好了,否则的话我该打电话向警察求助了!”

    萧剑扬吓了一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陈静白皙的脸颊飘起两朵红云,不好意思的说:“我……我一个小时前出来买东西,结果迷路了,找不到回旅馆的路了……”

    萧剑扬眼都大了:“找不到回旅馆的路了!?”

    陈静越发的不好意思了:“我走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发现自己迷路了,转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旅馆,都快急死了!”

    萧剑扬简直要昏了,我的老天爷,整个县城貌似总共才四个十字路口吧?走过两个十字路口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你牛!他伸手朝陈静身后一指:“旅馆不是在你身后五十米处吗?进了那巷子就是了!”

    陈静一脸茫然:“哪个巷子啊?这里到处都是巷子,我方向感那么差,根本就分不出!”

    得,遇上个路痴了。萧剑扬只能认命,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静说:“谢谢,谢谢。”

    萧剑扬一个劲的摇头,在前面带路:“你方向感这么差还敢满世界的跑,就不怕迷路了,回不去了?”

    陈静说:“我才不怕,有苏红呢,苏红方向感好得很,走到哪里都不会迷路的。再说了,我也用不着认路,我只要记住地名和公交车站点就够了!”那语气,居然还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萧剑扬直翻白眼:“那你为什么还是迷路了?”

    陈静强词夺理:“那是因为你们这里公交车站点太少,路牌太少,想找也找不着!”

    萧剑扬说:“我真是服了你了。”心没来由的一动,记忆又飘回了童年时期……那个戴着蝴蝶花的小女孩跟陈静一样,方向感很差,走过几个十字路口,或者多几个岔口就完全找不着方向了。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曾跟她拉钩许诺要保护她一辈子的,她现在在哪里?也该有陈静这么大了吧?她还像以前那么迷迷糊糊,走到哪都迷路吗?现在恐怕没有人敢欺负她了吧?

    想着这些,他不由得有些痴了。

    有萧剑扬带路,陈静总算是有回到了阔别一个多小时的旅馆。此时的苏红已经急得不行了,陈静一进来她就嚷:“我的大小姐,你上哪去了?都把我给急死了!”目光一溜,看到萧剑扬,她恍然大悟,气愤地叫:“好呀,还说去买东西呢,原来是去会……”

    陈静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急急的叫:“你别瞎说,我确实是出去买东西,只是迷路了,转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找到回来的路,刚好碰到他从邮政储蓄所里出来,就请他帮忙指路,然后他就送我回来了……”

    苏红摆脱她的控制,笑嘻嘻的说:“不用解释啦,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没出息,还在火车上的时候你们就眉来眼去,现在又凑到了一块,说没有点……哎哟!”从脚尖传来的剧痛打断了她的神论,陈静实在太清楚这个好姐妹那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本性了,脚起鞋落,苏红抱着小脚蹦起老高,疼得张牙舞爪:“疼死我了!你是想杀人灭口是吧!?”

    陈静气鼓鼓的说:“谁让你口没遮拦,胡说八道的!”

    苏红气哼哼的说:“我胡说八道?对,我胡说八道,我胡说八道!”眉毛都竖了起来,显然气得够呛。不过看到萧剑扬仍然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她嘴角一扬,又笑得跟个开心果似的了:“兵哥哥,傻站在那里干嘛?进来啊!”

    萧剑扬有些不安的走了进去,还没坐下就急急忙忙的向苏红解释:“你不要误会,她确实是在外面迷路了,我送她回来的……”

    苏红笑嘻嘻的说:“不用解释啦,她是个路痴,我又不是不知道。”亲热的攀着陈静的肩膀,说:“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子,就像两只小刺猬,不停的扎来扎去,偏偏又永远也吵不散,有意思吧?”

    萧剑扬很无语:“你们能成为朋友还真是一大奇迹!”

    陈静恨恨的瞪了苏红一眼,削水果去。显然,她很赞成萧剑扬的话,她跟苏红完全是两种性格的人,居然能成为朋友,简直就是一大奇迹!想起方才苏红对她的挤兑,她颇有点交友不淑的委屈……

    千里之外的上海,浦东新区,一家中外合资的大型电子厂里。

    机器仍然在轰鸣,数千工人像勤劳的工蚁,在各个车站进进出出的忙活着,没有半点放假的意思。这年头,电子产品供不应求,利润极高,这就意味着工人必须忍受更长的加班时间和更少的假期,天天加班到十点半、十一点半,订单特别多的时候甚至要加班到一两点,一般的节假日是绝对不会放假的,只有在订单比较少,或者赶完货后,才会放一两天假让大家休息休息,养精蓄锐准备迎接下一波加班。比如说今年,公司只安排了两天假期,对于那些家在湖南、湖北甚至河南的工人而言,这点假期还不够他们排队买一张返乡的火车票。当然了,保安也没有假可放,想回家过年必须请假,然后损失一大笔加班费和奖金,恐怕没几个人舍得这样干。

    春节期间加班费翻倍,对于穷怕了的农民工而言,这是一个不容抗拒的诱惑。

    可萧凯华在接到儿子的电话之后想都没想就拿起笔开始写请假条了。在他心里,儿子才是最重要的,加班费什么的,去死好了!

    请假条刚写了一半,一个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乱转。萧凯华停下笔,看了一眼这个小家伙,笑着问:“小虹来了?”

    那个小家伙叫:“呀,一下子就让你看到了!”嗖地蹦了进来,这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扎着两根辫子,个子小小的,一张瓜子脸搭配着精致的五官,就像个瓷娃娃一样精美。她是人事部经理的女儿,父亲是军人,在老山牺牲了,那时她才四岁。这个小丫头就读的学校离公司并不远,她经常在放学后就跑到公司的保安室来等她妈妈,一来二去,就跟萧凯华熟了,有时候那位经理工作太忙,顾不上孩子,也会拜托萧凯华帮忙送孩子回家。萧凯华也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孩子,差不多把她当成了半个女儿。

    现在这半个女儿蹦了进来,叫:“叔叔你在写什么?给我看看!”

    萧凯华说:“请假条。”

    小虹眨眨大眼睛,问:“请假条?你要请假啦?”

    萧凯华说:“对,回家过年了。”

    小虹小脸一鼓,小小的双臂张开拦在门口,一字字叫:“不许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网游之十倍暴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诱妻入囚:霸宠重〕〔洪荒之凤族圣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玄学大师的养老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