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睡觉系统〕〔凰娇〕〔大相师〕〔惹火娇妻,宠你上〕〔一世楚皇〕〔邪王难宠,医妃难〕〔兽夫宠妻日常〕〔全能透视高手〕〔冰冷少帅荒唐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绿茵风暴〕〔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恶魔总裁惹上身:〕〔顾轻舟司行霈〕〔诸天神帝〕〔桃运村医〕〔重生狂少归来〕〔圈套男女〕〔圣临诸天〕〔龙魂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边境战神 二十三 成军1
    这个基地确实大得不像话,容纳了几百人依然是冷冷清清的,自然的,在这里用不着担心没地方住。住处早就安排好了,每个人都领到一个房间号……好嘛,每人一房一厅,享受军官待遇了。等大家放好行李之后,蝰蛇少校说:“整理一下军容,我带你们到纪念堂去看看。每个新兵在入伍之前,都要去纪念堂看看的。”

    入伍三年多,这还是学员们头一回被要求整理军容,大家都不敢怠慢,互相帮忙,整理军容,收拾停当之后,跟着少校出去,走过一段长长的隧道,来到基地的纪念堂。

    基地的纪念堂宽敞而明亮,没有任何多余的陈设,就是一个个用紫檀木精心制成的灵位,每个灵位后面都放着一个骨灰盒,上面盖着国旗。一位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就在骨灰盒里长眠,他们的一生被浓缩成寥寥二三十字,雕刻在灵牌上:姓名、出生日期、入伍时间、牺牲的时间和地点,就这么简单。如果十来二十个灵牌倒没什么,但是两三千个灵牌却着实令人震撼,这些灵牌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方阵,横看成行,竖看成列,如同一支沉默的大军,随时准备接受检阅。一入纪念堂,那股凝重而的气氛扑面而来,即便是最调皮捣蛋的学员也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生怕惊扰了在这里长眠的英魂。

    纪念堂摆放着很多花圈,萧剑扬无意之中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花圈上的小牌子,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不是中央军委主席送的么!

    蝰蛇少校说:“每年的清明节,中央军委主席和国防部长都会亲自到这里来送上花圈,上一柱香,这是我们的光荣,也是我们的悲哀。”

    萧剑扬觉得这句话很矛盾:“为什么?最高首长亲自前来上香,这不是很光荣吗,为什么反而是悲哀?”

    蝰蛇少校说:“是很光荣,但是在解放军的作战序列里,我们是不存在的,明白吗?四百万解放军里没有我们这支部队,国家不承认我们的存在。一代又一代的先烈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得到国家的承认,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我们是共和国手是最锋利的长剑,我们是世界最强的,但是他们始终没能看到这一天!”

    学员们静静的听着,虽然还是不大明白,但喉咙莫名的发堵。

    蝰蛇少校指着那两三千个灵位,说:“也许你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也不可能知道他们的事迹,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们是穿梭在黑暗之中的幽灵,战斗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每一天都在战斗,为的就是亿万同胞不必被卷入战火。在别的部队,面对首长‘准备好面对战争了没有’这一问题的时候他们回答是时刻准备着,而我们的回答则是‘时刻战斗着’,只为了更多的人不必去战斗。”

    曹小强突然惊呼起来:“47!怎么那么多47!”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可不是,编号47的灵位实在是多得吓人,都有近百个了!

    蝰蛇少校说:“47这个编号在我们这里有着它特殊的含义,这个编号的主人,都是那一届的学员里最优秀的,也是敌人最为恐惧的,但同时,牺牲得也是最惨烈的,很少听说哪个47能够活到退役。”他洒脱的笑了笑,说:“不过,其他编号也好不到哪里去,每一届学员的阵亡率高达七成以上,十个人里只有三个能活到退役,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所有学员咋舌,我的乖乖,七成以上的阵亡率,这也太吓人了吧!

    伏兵忍不住问:“怎么会有这么吓人的阵亡率?我们国家又没有跟外国爆发全面战争!”

    蝰蛇少校说:“有些战争的烈度仅次于全面战争,只是媒体从来不会去报道,自然的,也更不会有什么战斗英雄从中脱颖而出了。这些你们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先上去向先烈们介绍一下自己吧。”

    于是,学员们按着编号顺序依次上前,向那些英烈介绍自己。

    气氛异常,也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是幻觉,萧剑扬依稀看到一位位军人从灵位后面站了起来,他们浑身是血,也不说话,只是紧握着满是血迹的钢枪,握着滴血的匕首,默默地看着他们。这种幻觉来得太过真实了,他浑身一阵战栗!

    从纪念堂出来之后,所有学员都变得沉默了。曹小强低声对萧剑扬说:“刚才我数了数,编号47的灵位一共九十七块,没有哪个编号比它多了,这个编号真的很邪门!”

    萧剑扬睨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曹小强显得很紧张:“我是说,当初我们就不该换编号!”

    萧剑扬给了他一拳,笑:“你傻啊,这你也信!老子从来就不相信这个!”

    曹小强咕哝:“我也不信,但是有些东西不信邪还不行……”

    萧剑扬叫:“停,你就别咒我了,再咒我我可翻脸了!”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不信邪真的不行,这两位都成了顶天立地的英雄,但结局都不怎么样。这个编号真的有点邪门!

    曹小强一直在念叨着不该换编号,看样子那一排排编号47的灵位把他给吓着了,生怕这种不幸也降临到他的好朋友身上。萧剑扬却浑不在意,他根本就不信有宿命这么一回事。

    参观完纪念堂之后,紧急集合的哨声响了,学员们在蝰蛇少校的带领下,随着人流快步走进一个至少可以容纳两三千人的地下大厅。在那里,几百名军人已经巍然屹立,组成一个庞大的方阵。主席台上,一面血红的战旗正迎风飘扬,战旗上,一道闪电凌厉地划过,几乎裂布而出,而一柄长剑从闪电中间穿过,直透苍穹!图案非常简单,但是那股凝如实质的杀气却是凌厉逼人。所有人举起手,向着那面战旗敬礼,露出近乎虔诚的神情,显然,这面战旗已经寄托了他们所有的骄傲与希望。

    静默无声,落针可闻。

    曹小强好奇的低声问蝰蛇少校:“少校,为什么是闪电长剑旗,而不是五星红旗?”

    蝰蛇少校说:“因为这是我们特有的战旗,整个解放军,只有我们配拥有这面战旗!”这位少校给人的印象是冷静而随和,然而此时却一脸的骄傲和霸道。

    学员们还不懂这面战旗的含义,但是从老兵们那狂热的眼神就能猜出那个图案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也不由自主的举手向国旗敬礼。

    这时,脚步声响起,一位年过六旬但依然精神抖擞,健步如飞的老人快步走了进来。他身材不算高大,看起来比较瘦,但腰杆挺得笔直,岁月的风霜在他的脸上割出一道道深深的皱纹,那双看过了六十余载的风云变幻的眼睛目光炯炯,总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再看看他身军服,乖乖,是个少将!

    一支只有不到一千人的部队,最高指挥官居然是个少将,也太夸张了一点。

    这位老人身后还有两位同样气场强大的老头子,都是大校军衔。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这三个老头子身后那个年轻军官,他只是个中校,在这些大人物中间毫不显眼,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迈入大厅,所有学员的心脏就像被人踩了一脚似的,瞳孔收缩,眼睛眯了起来,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这位中校身上!

    这位中校三十多岁的年纪,三十多岁的中校,也够年轻的了。身高一米七七左右,比在场的所有士兵都要高一点,面部线条刚劲强硬,犹如刀雕,剑眉斜飞,眸若晨星,额头高耸,同样高耸的鼻梁下面,嘴唇总是习惯性的抿起,给人一种很严肃,并不容易打交道的感觉。这位中校给大家的第一感觉就是帅,帅得一塌糊涂,第二感觉则是危险!

    极度危险!

    如同一把绝世神兵,镶金饰银,华丽之极,然而一旦出鞘就是血流成河!

    他目光凌厉如闪电,从学员们身上扫过,只是一个扫视,所有学员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退到那帮老头子身后,辈份和职位都摆在那里呢,还轮不到他说话。然而他那可怕的气场已经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少将同样的打量学员们,不过目光并没有中校那么凌厉,相反,还带着一点长辈对晚辈特有的慈爱,让萧剑扬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的爷爷。他笑着说:“这批孩子不错啊,一个个跟小老虎似的!林鹰,你说呢?”目光投向站在他身后的中校。

    中校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有力,富有磁性:“还行。”

    就两个字,多一个都没了。

    三年零六个月没日没夜的刻苦训练,别说皮,血都换了好几次,换来的评价就是“还行”,学员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