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605章不懂梵语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虞复不知不觉的就把自己融入到那本经书的世界。嫂索可濼爾說,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三天后,那个给了虞复经书的老者出现在了虞复的门口。这几天他的门口一直守着两个小厮供他差遣。

    老者偷偷看了屋内的虞复一会,发现虞复看一会经书,就坐下来闭目沉思打坐,心中踏实了不少。

    老者从虞复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怒,他就像是在做着一件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切是那么自然。看不出不愿和胁迫……

    只是,老者在虞复打坐的时候,看到了他头顶上升腾而起的雾气,眉头皱了皱,但没有多想。

    老者转身,问那两个守在门口的小厮道:“宗主这几天都在里面?”

    “是的!他除了吃饭外,一直在看那本书!”一个小厮恭敬的说道。

    老者点点头,又像向内的虞复看了一眼,道:“要是宗主有何吩咐,只要他不离开房间,立刻满足他。也告诉我一声!”

    “是!”

    老者离开时,嘴里不由自主的轻声嘀咕道:“怎么会这样快……”

    虞复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只不过他看起来在打坐,那些话就如同远处的虫鸣鸟叫,与他没有关系,也不会对他有丝毫的影响。

    他对现在的自己很是满意,能够体会到天地之间的万物灵气,也能看透大家心中的想法。而他,已经忘去所有,忘了自己的剑招,忘了自己的仇恨,有的只是和天地融为一体的追求。

    人要经历生死轮回,草木要经历荣枯更迭,而唯有天地之规则,一直遵循着他的轨迹,似乎不会发生变化。

    他需要的就是把自己融入这天地规则当中,像风一样轻灵,像水一样柔弱,像云雾一样虚无缥缈,像雷电一样让人敬畏。

    他只是一个存在,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却又是这个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存在……

    终于,虞复轻轻吐出一口气。他起身,眼中精光流转。在房中微微踱着步子,思量着一些还没有参透的规则……

    以及一些其他,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而此刻的虞复,在外面的两个小厮眼中,他的一举一动,都高深莫测,让他们止不住的想看,看来之后,目光就不想从他的身上移开。

    而他们看到的也不是虞复,而是一种浩渺如大海的深邃。

    慢慢的两个小厮眼帘低垂,萎靡的倒在了地上。

    给虞复秘笈的那位老者随后也来到了门口。

    看到小厮倒在地上,慌忙上前查看。

    两个小厮只是陷入了昏迷。只是他使劲摇晃着他们,他们就是醒不过来。

    心中暗道一声“坏了”,以为是虞复已经离开,急匆匆的推开了房门闯了进去。他却被看到的一幕愣在了当场。

    虞复立于窗前,单手背后,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素雅。他并没有离开这间房间。

    他狠狠的摇摇头,将自己的目光从虞复的身上移开,心中大骇!

    “你练成了?”老者喉头动了动问道。声音有着不可思议的意外和迷惑。

    老者的发问虞复没有回答,他甚至在床前动也没有动一下。

    老者这才发现虞复的气质完全不同于上次所见。心中暗道,难道是有人潜入这里掉包了?

    他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就想看看窗前那人的容貌。手掌伸出,五指弯起,青筋暴起,就像是鹰抓一般,抓向虞复的肩头。

    他要看看窗前的这个人是什么人。

    他对虞复的背影有了戒备之心,不过夹杂着其他情愫,这一抓只是用了五成的力道。

    破空之声在屋内响起,老者脚下轻轻一点,踩出了“移宫换位”的步法。

    本来他距离虞复隔着一张方桌,而他的身影似乎一步就到了虞复的身后。

    那一抓也就落到了虞复的肩头。

    可是老者入手时一片虚空,就像是眼花了一样从虞复的肩头滑落,将青石地面抓出一把石屑。

    老者微微愣神,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一抓竟然会落空。不过虞复就在眼前,他来不及细想。

    老者手掌一翻,一招“探幽索胜”向虞复横抓了过去。

    刚才失手他心中来不及细思,近在咫尺,应该是万无一失。他心中似乎已经想到将对方控制后的情形。

    而他的手在经过虞复身体的时候,他眼前又是一花,只看到虞复身形晃了晃,而那一抓之力,就像是从虞复身体上穿过一样。

    他惊得目瞪口呆,忘记收敛一抓的力道,身体也向前扑去。

    虞复抬手,快速的在他的身体上点了两指。

    老者身体顿住,手上的劲力尽数散去。

    他怎么制住了我的穴道,他那是什么手法?老者心中更是骇然。

    老者回过神来又急又气的吼道:“快解开我的穴道!”

    “嘘!没有人制你穴道!”虞复的声音传来,如同空谷回响。

    老者动了动胳膊,果然不是被人制住穴道。

    赶紧提口真气,真气运转自如。

    他警戒的向后退去,做好防备的架势,只感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练了什么功法?这不是梵音宗的功法!……”老者陷入一种无法参透答案的困惑中。

    而虞复脚步轻移,走到桌前,倒上一杯清茶,落座后端起来细细品了起来。

    对老者和老者的发问都是视而不见,罔若未闻。

    老者见虞复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意思,立刻就被想起了刚才的一幕,人也陷入其中。

    自己第一次失手就算是失误,可那第二次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太诡异了!

    还有自己的全力一抓,怎么会突然没有了力道,他在自己身上好像点了几下,又好像没有……

    老者开始凌乱了!

    虞复给了他足够的考虑时间,见他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于是问道:“现在可以和我谈一谈了吗?”

    “你这是练的什么功法?”老者反应过来忙问道。

    “就是你给的这本经书啊!”虞复指了指桌上的经书说道。

    “不对,那上面的功法不是这样的!”老者摇摇头,紧紧的盯着虞复说道。

    “我也没有修炼,我只是看了那些经中的批注,那些梵语我压根不懂!”虞复意识到他所说的功法,可能就是经书上的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