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6章 不解之局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听见火凤的话语传来,心中一动。

    “既然这样,我的意见是我们凝神聚力,将全部实力集中在疏梅峰!”

    “哦?请说说理由!”

    “乱世龙宿正是如日中天,若果过于分散实力,让敌人有机可乘,欺上总坛,乱世龙宿岂不是大失颜面!”

    “你的意思是疏梅峰已经被人盯上?”

    虞复却不再多说,端起身边茶杯喝了起来。倒是苏青柏面色有些凝重,他对虞复的话似乎有了几分相信!

    虞复只是觉得有点好笑,自己信口胡诌,苏青柏竟然相信了!

    看大家各执己见,虞复觉得自己一个外人坐在这里,实在是不便。要真像火凤说的大殿内有内奸,今天出了事,恐怕他和火凤就成了最大的嫌疑。

    “苏盟主,各位九龙使,既然大家商讨的是乱世龙宿的百年大计,我虞复和火凤不便参与,就此告辞!”

    说完,虞复起身向大家拱手一礼,就带着火凤离开了大殿。

    “火凤,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没有发现么?我们才来几天,为什么在几天时间内乱世龙宿分布在各地的九龙使能同时到达疏梅峰?”

    “是有点奇怪!但这也许是他们在我们来之前就定好了日期也说不定!单凭这一点不能说明什么吧!”

    “你再仔细想想,他们说为什么九龙聚首?”

    虞复回想起刚才大殿中的情况。果然是说鲜卑族和苗王有异动,风雷堂和神兵门,苗疆的妖蛊宗要对武林有所行动。九龙聚首就是商讨对策!

    按照时间推算,这些消息在虞复去蜀中唐门的时候已经得出,才能召唤乱世龙宿的九龙使回到总坛。想到此,虞复心中生出一身冷汗!

    “我们去蜀中只不过是被人利用?”

    “还有其他解释吗?”

    “可这是鬼影神丐暗示我们去的。难道他也是别有用心?”虞复心中开始有些后怕。如果鬼影神丐对自己不利,这乱世龙宿岂不是成了龙潭虎穴,自己和火凤二人则是身陷囹圄、危在旦夕!

    正在这时,一道亮丽的风景出现。一袭红衣的苏清婉,从梅花深处急匆匆的赶来。身形似火,在众梅花的掩映下,美的不可方物。

    “快!我已经准备好了快马,我这就送你们下山!”苏清婉喘着粗气说道,满脸的焦急,还不时的扫视四周!

    虞复眉头皱的更紧,苏清婉和自己交情并不深,还是一次误会,让自己打伤,现在为什么主动跑来帮他?

    见虞复和火凤没有离开的意思,苏清婉却是更加焦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切事情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时候你们自然会明白。”

    虞复点点头,疏梅峰要真是有什么企图,自己离开才是上上之策!

    见虞复同意,苏清婉当下在前带路,几个折转之后,在一处隐蔽的房屋后面,准备着三匹快马。

    苏清婉毫不停留,骑上一匹大马,直往山下而去。

    虞复和火凤见此情景!也飞快的上马跟上。要知道没人带路,二人可能真要被困在山上。

    虞复虽然通晓一点奇门布阵之术,但是要想破解疏梅峰的阵法,也要花些时日。

    在苏清婉的带领下,三人顺利通过了疏梅峰的阵法,一口气跑出疏梅镇几十里远,苏清婉才停住脚步。

    一路上偶然也有关卡,但他们都认识苏清婉,也不加盘问,直接放行。总算有惊无险的离开了疏梅峰,让虞复长吁一口气!

    “终于出来了!”苏清婉擦着额头上的细汗,这才露出了笑容。

    “谢谢苏小姐搭救之恩!”虞复和火凤同时抱拳感谢!

    “不用客气!”继续赶路吧!

    “苏小姐不回去?”虞复有些不知道苏清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要不回去岂不是暴露了她自己?

    “我怎么回去?放走你们俩我回去岂不是送死!”

    “谁敢杀你?”堂堂乱世龙宿苏青柏的爱女,谁会下手杀死她?谁敢?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我要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正在这时,迎面传来了马蹄声。

    苏清婉立刻下马,趴在地上倾听。

    “不好!快隐蔽!”苏清婉说着,快速的将马匹牵进了路边的树林中藏好!

    虞复和火凤也只能跟着,进了树林后不久,就看见五匹快马疾驰而过。马匹都是上好的黄骠马,马蹄扬起一股不小的灰尘。。

    虞复和火凤同时看向苏清婉。只见苏清婉紧咬嘴唇,目中满是伤感。喃喃自语道,“怎么来的这么快?”

    虞复不明所以,看着苏清婉,苏清婉却没有丝毫要说出缘由的意思。

    虞复越想越乱,貌似这是一张巨大的网。自己和火凤被人利用,当成了一枚棋子。在这局棋中,连蜀中唐门都算计在内,或许连……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布置这局棋的目的是什么?这一连串的事情到底是出自何人的手笔?

    “怎么了?苏小姐?刚才他们是什么人?”火凤看着苏清婉的样子,知道她心中有事。

    不过没想到的是,听了火凤的话,苏清婉竟然嚎啕大哭,顿时一张俏脸梨花带雨,不胜伤悲。

    火凤上前轻轻抚摸着苏清婉的后背,算作安慰。

    苏清婉转身扑倒了火凤身上……

    “是不是疏梅峰出事了?”

    苏清婉哽咽着点点头。

    “难道你父亲也不能阻止么?”

    “父亲让我带你们下山,走的越远越好!……”

    “火凤,你在大殿中得到了什么暗示?是谁指点的你?”虞复面色凝重的看着火凤问道。火凤向来大喇喇的火爆脾气,说她自己发现不对劲,虞复实在是不能相信。果然……

    “是鬼影神丐!”火凤回答。

    虞复刚才在大殿之中全身灌注的注视着乱世龙宿的其他人,倒是对鬼影神丐没有注意。

    “他是怎么告诉你的?”虞复想不起火凤和鬼影神丐有什么交流。

    “他会我们苗疆的唇语。”

    虞复无言以对。苗疆唇语确实是一门绝技,可以不动声色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不懂唇语的人根本无法发现。唯一一点破绽就是嘴唇会稍稍有所不同,故称之为唇语。只有懂唇语的人才能相互沟通。

    见苏清婉还在抽泣,虞复识趣的走到一边。

    女人安慰女人效果会比较好,自己也不会安慰人,呆在那里倒是比较碍眼。

    虞复开始梳理整个事情的经过。

    从见到火凤开始,去飞天阁,自告奋勇的去妖蛊宗地界查探,困入山中,出山碰见撼天英杰,然后杀人逃出。这些没有什么问题,一件件事情虽然险象环生,但并不意外。

    问题出在了这之后。飞天阁突然被剿灭,苗王突然与鲜卑勾结,设计擒杀去报信的他和火凤,然后就是药王谷之劫,前些天去了蜀中唐门,唐门又出事了,这刚到疏梅峰乱世龙宿又出事了。好像整件事情都与自己和火凤有关。

    到底是谁在刻意设局?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火凤?虞复想不明白,倒是眼前这个苏清婉,虞复心中有着深深的疑问。

    她为什么要放走自己和火凤,听她的口气,乱世龙宿有很大的麻烦!或许连苏青柏都不能自保。那么鬼影神丐呢?

    鬼影神丐和虞复算不上有交情,但是属于那种一见交心的那种。

    虞复有了立刻回去救鬼影神丐的冲动,即便是看到他没事再下山也行。

    但是理智告诉他,他去就是送死!苏青柏要真是出了事,那么苏清婉就是苏青柏最后托付给虞复的请求,或者说将虞复救下山的条件。

    为了火凤和苏青柏,他不能冒这个险。

    只是自己身上的顽疾,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

    虞复心中苦笑,听到身后有声响,回头见火凤和苏清婉走了出来。

    “虞复,我们现在去哪?”火凤问道。

    此刻,虞复是两个女子的主心骨。虞复对此又高兴又伤感,高兴的是他付出得到了火凤的信任。伤感的是这种信任到底能够维持多久。

    虞复看下苏清婉,“苏姑娘觉得我们去哪里比较安全?”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势力太大,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安全!但是我所料不差,追兵就要到了!”

    “那还说什么?!快点上路吧,甩开追兵再说。”

    听虞复这么说,两个女子当下没有二话,立刻骑上各自的坐骑,向着大道而去。

    沿着官道疾驰,直到人困马乏之际,他们才停了下来。他们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一路向北,不停歇的奔走。

    眼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人困马乏,后有追兵,这样下去,被追兵追上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不行,我们不能走官道了!”虞复看着俩人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

    “进山!”三人看着官道旁边小路延伸到的方向,郁郁苍苍的高山连绵不断。

    “嗯!我们听你的!”

    三人调转马头,下了官道,往山中密林里面而去。

    进了密林,山路越来越崎岖,带着马匹倒成了累赘。虞复看着两人,“只能弃马而走了,以后步行你们俩能坚持的住吗?”

    火凤自小在山中长大,倒是对此毫无问题,关键是苏清婉。

    苏清婉点点头,最先将马匹解开,拍拍浑身湿透的白马,让它自己在山中觅食。

    三人徒步进山,直到感觉已经进入的够深,这才找了一处山洞,歇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