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4章 疏梅峰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和火凤被蒙着眼睛,只觉山路崎岖,一路向上。大概走了足足一个时辰,他们俩人才被白震江的人从马上卸了下来。

    被取下眼罩的刹那,俩人瞳孔被强光刺激的睁不开眼睛。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俩人同时震惊的合不拢嘴巴。

    只见他们身处一座山巅之上。漫山遍野的梅花,此时正开得娇艳无比。白色如银雕雪塑,冰肌玉骨;粉红艳若桃李;红色灿如云霞;绿色清丽超然,雅致脱俗……

    未到梅花丛中,已经暗香扑鼻。不自觉的深深吸上一口,顿觉清香满肺,沁心入脾,心旷神怡……

    刚才在马背上的时候由于心中紧张,虞复和火凤竟忽视了这等清香。再看那梅花,错落有致,枝桠畸异,似是经人工修剪,又似是浑如天成。尤其在悬崖峭壁之上,还有疏影点缀!

    “看傻了吧!这疏梅峰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来就来的地方!”白震江见虞复和火凤脸色有异,内心有了无比的优越感。宛若这疏梅峰就是他的一样。

    “我只是觉得这种世外天境,怎么让什么人都进来!”虞复淡淡的说道。言下之意,好像疏梅峰的主人收纳这白震江是莫大的错误!

    白震江脸色难看,新仇旧恨暗涌,更是气得牙根直痒痒。可是在这疏梅峰,他还得把握住方寸,以便保住自己的地位!

    “走吧,要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告诉盟主,看我怎么收拾你!”

    白震江再不搭理二人,只是自己向前走去。其余人也不与他们废话,快步跟随而去。

    虞复冷哼一声,暗骂白震江小人得志。其实在刚才看到梅花的时候他已经发觉,这疏梅峰梅花虽好,可是夹杂着无比厉害的阵法。每一株梅花树都是经过精心布置修剪过的。不但阵法迷幻,而且配合色彩、形状、香味,更容易给人带来幻觉!这阵法比之高深的迷幻阵威力高了何止十倍!

    很少有人知道,这疏梅夺魂阵,乃是苏青柏三十多年来的呕心力作!

    白震江当真用心险恶!虞复如果和他怄气,选择独自行走,恐怕就被永远困在这个疏梅阵中。可是虞复不傻,白震江绝不会给他活着的机会,就算见到苏青柏,加入乱世龙宿,白震江一样会处处为难。

    虞复活着,白震江寝食难安;不杀虞复,白震江终生抱憾!

    虞复给火凤一使眼色,不远不近的跟着白震江。

    白震江再次奸计落空,心中对虞复恨意更深。偏偏明里暗里都杀不了他,总是不软不硬的碰钉子……

    在梅花丛中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到了山巅的大殿。

    这里本来是依山修建的观赏花园。自从一年多之前成立了乱世龙宿以后,这里增加了房屋、大殿等,去了清雅故居,成了乱世龙宿的权力中心。

    乱世龙宿以疏梅峰峰主苏青柏为盟主,下设两尊位,邀请江湖成名异士为九龙使,九龙使下设坛,坛下设舵。一时之间,江湖豪杰纷纷而至,使疏梅峰一度人满为患,不得不分流处理。

    经高层商议,将乱世龙宿下面的九龙使分出赤龙使和橙龙使,常年驻守活动在南宋北部,抗击鲜卑族的风雷堂和神兵门。分出蓝龙和绿龙使在苗疆边界,防止苗疆势力迫害武林。另有黑龙和紫龙使坐镇东南海域,防止倭寇异族骚扰。另有灰龙使在南宋境内,结交各大门派,发展乱世龙宿的势力。

    疏梅峰止留下了白龙使和黄龙使两部,负责情报传递和命令传输。虽说也是保护总坛疏梅峰的安全,其实以疏梅峰的实力和地形机关布置,寻常势力攻打也绝非易事。

    乱世龙宿最为神秘的是天、地两尊。就连九龙使才仅仅见过一面。据说这天、地两尊都是世外高人,不但在乱世龙宿成立的过程中起到了绝对的号召作用。就拿疏梅峰的苏青柏来说,谁也没想到这个十八岁扬名天下的少年剑客能够在淡出武林三十多年后,这么高调的复出。

    苏青柏十八岁扬名天下,在二十岁的时候称霸武林,手中剑没人能走过三招。可是就在这巅峰时刻,让天下人扼腕的是他竟然爱上了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在群雄围攻这个女魔头的时候,他冒天下之大不韦,一心袒护救下这个女魔头。为此断指为誓,从此不问天下事。在偏僻的一个村庄附近的深山里,开辟了疏梅峰。

    本来他打算自此与梅影为伴,守着魔女,生儿育女。

    可是自从天地两尊找到他后,他高调的大举义旗号令天下。谋天下,急百姓!的口号,以及以他盖世武功之才,天下英豪似乎在黑暗中看到灯塔,群起相应。短短三个月时间,麾下发展了数十万江湖异士,成立了乱世龙宿。分为九龙二十七坛五十四舵。一举成为天下武林第一大势力!

    白震江带着几人率先进入大殿。等虞复和火凤到达的时候,大殿两侧无数刀斧手分立两边,手中长刀出鞘,威风凛凛。

    这是江湖中约定俗成的礼仪。诚心拜访者看到的是主人的重视和隆重,心怀叵测的人看到的是耀武扬威。

    虞复心无杂念,丝毫不惧这种阵势。

    当下一拉火凤的手,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是你?”坐在末座的一个女子站立起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虞复和火凤一愣,目光扫视在座的众位,主要是找黄龙使鬼影神丐,先前并未注意女子,这才注目看向女子。

    一身红衣似火,身材窈窕丰润,长发竖起,不施粉黛,却是透着清丽脱俗。正是在药王谷碰见的苏清婉。

    虞复拱手算作答复,站在堂下不卑不吭的说道:“虞复见过各位江湖豪杰!拜见乱世龙宿的各位首脑!”

    大殿之上的虎头椅上,端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双目精光四射,留有一小撮胡子,一身绿装,显得威猛阳刚。

    见虞复和火凤和女儿认识,谦逊的欠身回礼。

    在他下面,只有白龙使和肃清婉两位。

    虞复有些失望,他全然不知这乱世龙宿势力已经遍及天下,在这总坛,只是精简后的寥寥数人而已!

    见父亲不说话,苏清婉主动介绍,“这两位就是在药王谷碰见的两位少年,与黄龙使是故交。”

    “你们是怎么一起来的?”苏青柏不理苏清婉,转头看向白振江。

    白震江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与黄龙使和苏清婉认识,本来想好的说辞此时无法出口。

    “咳!我听有人汇报,说疏梅镇来了两位异人,武功高深,最奇怪的是有一人是苗装打扮。我不放心,就亲自下山去察看。”白震江看了一眼火凤和虞复后继续说道,“这二人说是要见盟主,所以将他们带到了山上……”

    “你们俩不是去了蜀中唐门了么?”

    “是!”虞复没想到苏青柏竟然知道自己的行踪,稍加思考,定然是鬼使神丐所透露,也就不以为然。

    “你去蜀中唐门的目的是什么?”

    “本想联合蜀中唐门,查出杀死毒王的真凶,可是……”

    “可是蜀中唐门自身应接不暇,收到强者攻击,是与不是?”

    虞复和火凤愣在当地。半响后才缓缓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你派人夜袭唐家堡?”火凤倒吸一口气,要是论时间和实力,乱世龙宿确实有此能耐!

    “笑话!蜀中唐门偏安一隅,与世无争。我何必招惹他!”苏青柏满脸的不屑。

    火凤自觉失言,脸色绯红,不再说话。

    “乱世龙宿果然耳目通天。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苏盟主能不能帮这个忙?”

    “你是黄龙使的朋友,我相信黄龙使的为人,虞少侠但说无妨!”

    “我所求之事就是发生在昨天!”

    “哦?”苏青柏脸色有些沉重。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在疏梅峰境内,这让他无法拒绝,但是事情完不成,那岂不是要失信于虞复。

    “昨天白天我和白龙使的公子在饭馆中发生了不快,一时起了冲突,动了手脚。白公子却在昨天夜里离奇身死,白龙使对在下有些记恨,我想知道是什么人在乱世龙宿的地盘行凶。”

    苏青柏脸色异常难看,转向白震江冷冷问道:“白子墨死了?”

    “是!”白震江斜睨一眼虞复,其实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儿子之死与虞复无关,可是总是气不过虞复击败儿子的事实。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三日之内告诉我事情的始末!可有为难之处?”

    “谢盟主给属下这个亲手报仇的机会!”

    苏青柏微微点头,但是脸色有些不好看。虞复之言,虽然是防止白震江穿小鞋而自保。但是在乱世龙宿的总坛受到冤枉,无论如何也是自己脸上无光。

    “虞少侠今后有何打算?”苏青柏转头盯着虞复。

    “我暂时没有什么打算,只是想知道蜀中唐门首次重创后实力损失多少,对暗处出手的势力是什么态度,打算怎么办?”

    “这些虞少侠不用担忧。我乱世龙宿自然会了解他们的动向。既然虞少侠没有什么打算,不如在疏梅峰多待几日,鬼影神丐数日内便能赶回,到时候你们也能小聚一下!不知道虞少侠意下如何?”

    虞复还想知道白子墨的死因,于是点头表示同意!

    之后苏青柏让苏婉清带领俩人去客房暂作休息,静待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