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3章 自作聪明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暗自赞叹薛毅的步伐精妙,拳法刚猛,两样合二为一,确是难得的江湖高手!不过,跟着白震江,恐怕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虞复心中不免为薛毅感到惋惜!

    薛毅何尝不是,自己生平罕见强敌,今日见年纪轻轻的白衣少年,竟然轻描淡写的与自己交手百余招,丝毫没有落败的迹象,仅仅这一身轻功,已经能够独步江湖罕遇敌手!

    要是没有白震江,薛毅他情愿就此罢手,俩人握手言和,再去豪饮一场。可是白震江救过他的命,这小子与白子墨的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今日必须将他拿下!

    虞复和薛毅交手半天,也是心里有其他的打算。刚猛的拳法最是消耗体力,久攻不下加上精妙的步法,久战队薛毅不利!虞复就是要消耗他的体力。

    就这样一个打一个追,转眼间薛毅已经出手五百余次,额头也渐渐渗出汗珠。拳法也比刚才慢了一点点。

    虞复知道自己等待的机会到了,在薛毅收拳与出拳的刹那间,大喊一声“中”!

    一招攻其不备,迅速无比的击向薛毅的肋下。薛毅闷哼一声,身体连连向后退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虞复本来是可以打到他胸口上的,但是在出拳的时候故意偏了几分,因为虞复也感觉到薛毅并没有击杀自己的意思,只是想打倒擒住自己!所以他以德报德,只是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然而全场都在被虞复瞬间的逆转所惊呆,回想着虞复那诡异的一拳的时候!虞复身前一个身影一晃,竟然在他面前迅速掠过。

    等虞复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身影已经到了火凤身边。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白震江!火凤也是没有防备,白震江轻松的一手扣在了火凤的脖子上!

    “放了他!”虞复心中火冒三丈!要说刚才对白震江是反感和不屑的话,此刻虞复已经动了杀心。

    任何一个人都有逆鳞,虞复的逆鳞就是火凤。动逆鳞者,虽远必诛!火凤是虞复守护的唯一,他不容许她吃亏。

    “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了她!”

    “说!”

    “你们来疏梅峰干什么?”

    “我找乱世龙宿有事相商!”

    “你们是什么人?找乱世龙宿所为何事?”

    “我是谁不重要,你知道你威胁的是谁就行了!在你手中的是飞天阁新任阁主火凤银狐。我就是保护她的!”

    “快说,你们找乱世龙宿所为何事?”

    “当然是妖蛊宗的事!妖蛊宗已经盯上你们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白子墨就是被妖蛊宗势力所杀。而其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当中的一个……”

    说着虞复扫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目中透着一种桀骜,加上刚才的话语,让在场的几人同时感到脖颈发麻。

    “你们既然要上疏梅峰,我就带你们一程!”白震江似乎有些不甘心,不过虞复当面把话说出,也让他无法辩解。

    最主要的是白子墨的死确实是中了妖蛊宗的神蛊后自杀。他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已经确认过。虞复此刻说出正是印证了自己的话,所以他没法再加害二人。

    “为了防止其他势力混上疏梅峰,凡是不是乱世龙宿的人,上山之前必须蒙上眼睛。”白震江不动声色的说完看着虞复,眼中满是戏谑。

    在他看来,虞复要是说真的要上疏梅峰,那么被蒙上眼睛之后,自己便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不同意,就说明虞复口中的话是假话,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这里结果了虞复二人。

    虞复目光看向薛毅。

    薛毅已经被其他人扶起来,看见虞复咨询的目光,微微点了下头。

    “既然这样,我跟你们上山!”

    “蒙上眼睛!”

    “对!”

    ……

    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倒是让白震江一阵膛目结舌。

    他万万没有想到虞复会答应这么痛快!在他的意识中虞复至少应该搪塞一下。这么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刚刚还打的你死我活的仇人手中,实在不是每一个人能够做到的。而眼前这个白衣少年做到了。

    “准备走吧!”虞复反而催促到!

    白震江愕然的看了看虞复,就吩咐大家上路。

    等一行人出来疏梅镇,虞复和火凤就被蒙上双眼,坐在马背上往疏梅峰走去。

    其实虞复刚才咨询薛毅也就是确认一下。

    白震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虞复和鬼影神丐交好。上次见面鬼影神丐已经告诉了他乱世龙宿制度严格。

    既然在众人面前说自己要上疏梅峰,那么白震江就要带他上去。而且还要保证他一路平安。否则就是白震江失职,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白震江此时心中恨意绵绵不绝。本来以为虞复会不答应,这样就能堂而皇之的将他干掉!可是虞复偏偏不假思索的同意了!

    这样一来,倒是给自己找了个累赘,不但要带着这个累赘,自己还充当了保护他的角色!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白震江心中岂能就此作罢?虽然这一路上无法动手,但是他下定决心一有机会就要动手除去虞复。

    死去的是自己的亲儿子啊!就算不是虞复所杀,但是虞复与白子墨的死有着直接关系。要不是虞复打败他伤了他的自尊,那么白子墨就不会一个人出城!他不出城就不会遭到妖蛊宗的袭击。

    再者,儿子死前输给了虞复,心中将是多么的恨虞复。如果他这个父亲连这个仇都不能为儿子报上,那么他也太对不起白子墨了……

    白震江心中恨意滔天,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让虞复好过!

    在马背上的虞复也是这么想。虞复亲眼见到白震江的小人嘴脸。那种阴险和权谋之术,让虞复打心眼里瞧不起。更让虞复下了杀心的是,这个人对自己有了杀心。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于白震江这种只能呆在暗处的败类来说,不杀他必然是养虎为患!

    一有机会,虞复定然会毫不手软的杀了白震江!

    两伙相互记恨的人,却是一起上了疏梅峰。等虞复和火凤的遮眼布拿下的时候,他们已经立身在一座大殿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