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2章 一语成谶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是被客栈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的!

    客栈外面一群人正吵吵嚷嚷的叫嚣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又似乎是有人在争执!虞复拉开客栈的门,发现一个小二早就等在门口。

    小二见虞复开门,马上小跑着迎了上去。“客官,实在是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外面是什么情况?大清早的,吵吵什么啊?”虞复用一只手轻柔着胀痛的脑袋问道。

    “不知道,是疏梅峰下来的人,好像在找人!”

    “疏梅峰?!”虞复立刻有了精神,“他们找的是什么人?”

    “这个具体小人也不知道!不过他们快要把整个镇子翻个底朝天了!”

    “去,想办法给我查清他们找什么人!”说着虞复从身上摸出一锭碎银扔给小二。

    小二接住银子,白来的银子不要白不要。一边把银子马上塞入袖中,一边说道,“谢谢大爷!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见小二下楼,虞复回到房中,经这么一闹,也没心思睡觉了。疏梅峰下来的人,还来疏梅镇找人,会是什么人呢?虞复有点想不通!反正已经交代小二去打听了,也就不再多想。

    起身来到窗前,见天色快亮了,暗自嘀咕,“火凤怎么还没起床呢?”

    刚刚嘀咕完,就听见有人进来了。回头一看,正是火凤!

    “我还以为你没起来呢?”

    “昨晚实在是喝多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火凤也是感觉到头疼欲裂!

    “是从疏梅峰下来的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火凤心中一惊,一种不祥的预兆在脑海中闪过,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今天要出事!

    “知道他们找什么人吗?”

    “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让小二去打听了!”

    “会不会是白……”

    不等火凤说完,虞复就打断了她的话!“现在定论为时尚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等小二回来再说吧!”

    虞复强装镇定的说道,他深知,此刻如果自己先乱了方寸,不但会让火凤失去主心骨,同时等于给了敌人机会。

    不一会儿,小二来了!

    “两位客官,事情我打听到了!”小二说着目光看向火凤,意思是问虞复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

    “是疏梅峰乱世龙宿的白龙使带的人,找他的宝贝公子!”

    “哦?是白子墨?”

    “客官认识他?”

    “昨天在饭馆见过!怎么样?找到了吗?”

    谁知小二摇了摇头,“疏梅镇已经被他们翻了个遍,应该不在疏梅镇!

    ”小二叹了一口气,“这白龙使老年得子,妻子难产而死,对这白公子是溺爱有加,导致这白公子目中无人……但愿不要出什么事!”

    “难道这疏梅镇也不太平?”

    “有道是树大招风!疏梅镇这两年发展过快,原因就是疏梅峰的乱世龙宿!最近有不少外人来到疏梅镇。”小二说到这里,目光看向虞复,自知失言,于是闭口不说了。

    “两位客官有事喊我一声就行,我出去忙去了!”

    虞复点点头,等小二出去后,面色凝重的看向火凤。

    “我们恐怕真的有麻烦了!”

    火凤一咬牙齿,“该来的还是会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今天我们俩就不要单独行动了!”

    虞复本来打算今天单独上疏梅峰探探风声的,但是眼下,只能先看看这白龙使的儿子有没有什么闪失。

    俩人昨晚喝酒都有点多了,此刻混身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俩人一边等着白龙使找儿子的结果,一边借机在客栈中休息。

    虞复打算先休息一天,了解下有关疏梅峰的情况再去拜山。

    事与愿违,怕什么来什么!

    快到正午的时候,客栈外面一阵嘈杂。虞复和火凤立刻心中一紧,走出了房间。

    “小二!”

    刚才那棵小二快步从楼下跑来。

    “客官有什么吩咐?”

    “这外面又怎么了?”

    “唉!还不死白龙使!”

    “哦?他儿子找到了?”

    “嗯!不过是找到的尸体!”

    “什么?死了!”虞复和火凤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

    本来俩人就预感到要出事,但是亲耳听见,还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小二见俩人再没有什么事,正要打算离开,从楼梯上跑上来几个人。

    “白龙使!就是他们俩!”

    虞复循声望去,说话之人就是昨日被火凤从二楼窗子上扔出去的白子墨的那个小跟班。

    还有一个人,外形酷似白子墨,只是多了些胡须,头发也有些花白,比白子墨多了几分稳重和沧桑!

    他正是疏梅峰的白龙使。外号一鞭震河山的白震江!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精装打扮的青年,一看全是练家子。

    “昨天是你们和小二在‘飘香楼’发生了争执?”

    白震江倒是开门见山,直逼虞复和火凤。

    还没有来得及下楼的小二识趣的退向一边。

    这个客栈二楼有四间房子,虞复和火凤住在中间,客房前面是一个走廊。从走廊可以直接跳到客栈的小院中。不过,小院门口已经围满了白振江的人。

    客房窗户那边却是悬崖,就算冒险跳窗,不说能不能逃出白震江的追捕,单单窗外的峭壁,也是九死一生。

    见白震江说话,白震江身后的几名精装打扮的青年,已经自觉的散开,挡住了虞复可以冲出去的道路。

    “是!”虞复见无法逃避,只好面对!

    “你还出手了?!”

    “不错!”

    “小儿学艺不精,惹是生非挨揍也是正常!但是你们何必要取他性命?”

    “是!我们没有理由取他性命!”

    “那我就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你怎么就认定是我们杀了他?!”

    “小儿确是喜欢惹是生非,但是我敢保证他心术并不坏!最近三个月我一直将他关在山上,昨日第一次下山,就只与你们发生了冲突,随后就踪影全无。现在找到了尸体,你说不是你们的,恐怕老夫不能轻易相信!”白震江虽然口中认定爱子是虞复所杀,但是并未莽撞动手,反而给了虞复辩驳的机会!

    “我对令郎的死深表歉意!但是确实非我们所为!”

    “空口无凭!你带着一个苗疆女子来我疏梅峰,是何用意?”

    虞复没想到白震江突然把矛头指向火凤!

    根据鬼影神丐所说,乱世龙宿的人已经断定苗疆妖蛊宗和苗王对南宋有所图谋。自己也是粗心大意,没有让火凤乔装成汉人,如果被白震江强加为自己勾结苗人来疏梅峰意图不拐,就此抹杀了自己,就算事后查出是冤枉,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这老狐狸当真阴险,虞复刚才还以为他是一个讲理的汉子!

    “你死了儿子不去找仇人报仇,竟然跑来在这里多管闲事!我是苗人,是要上疏梅峰,与你又有何干!”火凤也大概听出了白震江想拿自己说事,也是丝毫不让!

    “牙尖嘴利!”白震江冷哼一声,“薛毅,给我讲这一对狗男女拿下!”

    白震江身后的一个汉子挺身而出,答应着就站到前面。

    虞复细看这个叫薛毅的汉子,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一身武生的精装打扮,但是掩盖不住他发达的肌肉。尤其是两只手上满是老茧,身上也不带什么武器。明显就是一个外门功夫的高手。

    那汉子站定,“哪里来的奸贼,想打探我乱世龙宿的消息。还不束手就擒!”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少废话!放马过来吧!”虞复心知此战不可避免!好在客房在二楼,不会受到夹击。白震江和鬼影神丐都为乱世龙血的龙使,应当实力相当。

    虞复就算不能取胜,落败也是不易!

    “不知死活!”那薛毅见虞复这个时候还嘴硬,看他单瘦的身形和蜡黄如患病的脸色,哪里把他放在眼里。

    他觉得这个年轻小子能够这样不知死活,只是因为昨天胜了白子墨!

    “送你上路之前,留下名号!免得在坟头上连块碑石都没有!”

    “你叫薛毅是吧!放心吧!我会在你的坟前立块石碑的。”虞复讥笑的口吻惹怒了薛毅。

    薛毅脸色铁青,本来是好意,却被对方借此羞辱!

    “吃我一拳!”

    薛毅出手,反而是堂堂正正!虞复不敢小觑,凝神应战!

    只见薛毅双足踏上九宫格,借助吐纳之气,满含内劲的一拳击出,力道奇猛。

    “撼山岳!”

    这一拳确实满含凌厉霸气,与其名很是相配。虞复都忍不住暗暗叫好。

    既然知道他是外门高手,虞复也不敢冒然硬接。只好脚踩罡步,用轻功与其周旋。

    薛毅一看虞复不敢硬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果然是没有什么实力!”

    “看你能坚持多久!”

    薛毅脚下连动,速度也是不断提升,更奇怪的是本是稳重的拳法,也变得越来越快!

    几个呼吸之后,虞复脚踩罡步,施展出了疾风步。这是他在闲暇时间将神兵门的轻功和疾风步柔和在了一起,独创的轻功。比起先前的疾风步更盛一筹!

    薛毅脚踩九宫,脚步却是越来越快,几乎能够赶上虞复的功夫。

    霎时间,在不大的走廊里,一走一追,拳影重重,身影闪动。

    功力稍低一点的几乎看不清俩人的动作!

    俩人都是对对方的实力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