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1章 夜半思乡情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倒上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盯着火凤。

    火凤本就是直率之人,刚才虽然被白子墨欺负的很惨,当时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看到在虞复的帮助下将白子墨一干人打的屁滚尿流,心里那口恶气也就全部吐出。此刻见虞复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看什么啊?我脸上不干净?”火凤赶紧擦着脸,还以为刚才倒在地上时弄脏了脸。

    “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吧!”

    火凤这才想起来虞复上来就替自己出气动手,事情的起因他确实不知道。

    “哼!”提起刚才的事情,刚刚抛之脑后的愤怒,再度占据了火凤的内心,“刚才他们上楼看到没有座位,就给我一锭银子,让我走。我将银子掷还给他们,谁知那个白子墨就出手了……”

    “不过你刚才打那个白子墨真是痛快!真不知道这个白龙使的是怎么教育儿子的!”提到白龙使,火凤有些担心,“我们打了白龙使的儿子,这次到乱世龙宿会不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虞复轻摇了一下脑袋,淡淡的说道,目光却是扫向其他三桌人。

    这些人见死不救,根本没有什么侠义之心。

    虞复也无法指责他们,毕竟事不关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他们如果是乱世龙宿的人,与这些人并肩作战,虞复可要先想好退路!所以虞复暗暗记住了这些人的容貌。

    正在这个时候,小二端来了饭菜。

    “嗯!真香啊!”火凤深吸一口气,陶醉在桌上菜肴的香味之中。

    牛肉切成了很均匀的薄片,加上绿油油的葱花,精心的摆在盘中,浇上秘制的汤汁,看一口便馋涎欲滴。还有那瓦盆中的盐焗鸡,貌似芙蓉盛开的芙蓉鸡片,另外还有一盘丝香鲤鱼。每一道菜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看来那小二说的没错。

    “快来尝尝,这是本店的特色菜。”火凤给虞复倒上一杯酒,把四种菜分别夹给虞复,盯着虞复看他吃,宛然忘了是自己说饿才上楼的。

    火凤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丝香鲤鱼,心中一颤,丝香不就是思乡么!火凤顿时一阵苦涩。抬头看见虞复,目光也盯着丝香鲤鱼出神。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看着思乡鲤鱼,心里自然是五味杂成。

    “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受了委屈!”虞复端起酒杯,神色有些伤感。

    “没事!今后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乡!”火凤也举起了酒杯。

    俩人对望着,最后发出了会心的笑声,笑声中有些许苦涩,也有些许温暖。

    ……

    白子墨出了饭馆,被火凤扔下楼的几个狐朋狗友就围了上去。

    “白公子你没事吧?”

    “白公子,我们这就回去找人报仇!”

    ……

    白子墨却是一言不发,从小娇生惯养的白子墨,今天是第一次栽跟头。

    而且这个跟头栽的不轻。不但颜面扫地,而且自己一直以来以为纵横武林罕逢敌手的武功,原来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那个年轻少年的面孔一直在脑中徘徊。对待自己挑战时候的不屑,在救人时候的行云流水,在夺掉自己武器时候的霸气,那一幕幕影子在自己脑中不断闪现,刺激着他的自尊。

    几个狐朋狗友还在旁边骂着虞复和火凤一对狗男女如何不堪,白子墨听在耳中,却是那么的刺耳。

    “你们都给我滚!”这些狐朋狗友,与下人无异。成天围在自己周围,不是阿谀奉承就是夸夸其谈。刚才的狼狈却是说明了他们的没用!白子墨因为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不免迁怒到了这些人。

    几人见白子墨脸色愠怒,都心生惧意,不约而同的退后离开,最后躲在了暗处偷偷察看白子墨。

    “原来我的武功是这么的不堪一击!白衣少年,你等着!”白子墨转身向镇子外面走去。

    “咦?白公子做什么去了?”

    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白子墨的一人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估计是一时接受不了!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发泄发泄……”

    “哎!谁知道他遇上了这么厉害的角色!”

    “我们还是回去把事情告诉白龙使再说。最好白龙使能够出面,狠狠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几人商量停当,眼中闪着小人睚眦必报的丑陋,往疏梅峰而去。

    白子墨的人刚刚离开,刚才坐在飘香楼二楼拼桌的六人下了楼。其中一个人向白子墨离去的方向努了努嘴,带头的矮胖汉子一使眼色,六人就往镇外走去。

    ……

    虞复和火凤俩人奔波多日,今天终于到了乱世龙宿的地盘,心中虽然有一丝隐忧,但是难得的感觉有些轻松,于是都多喝了几杯。

    俩人下了飘香楼,在微风的吹拂下,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虞复凭借着记忆,带着火凤到了开好房间的客栈。俩人的房间紧挨在一起,虞复将火凤带进房间,特意嘱咐她关好门窗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有几分醉意的虞复,躺倒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连日奔波,祸事不断,接连的打击,虞复唯恐火凤承受不了。所以虞复尽自己的一切努力照顾火凤。虽然自己现在体内有剧毒未清理,毒物已经融入血脉,恐怕自己已经近乎成为毒人。

    火凤并不知道,在唐家堡那个下人口中喷出的就是毒药。虞复运转内力就轻松的将毒素吸收,虽然吸收,但是并没有化解。只怕日积月累后,难逃毒发生亡的命运。

    这些,火凤并不知道。虞复也不想让她知道。虞复现在只想尽快完成火凤的心愿,帮她报仇,肃清苗疆,重建飞天阁。等到那一天,虞复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自己找一个地方安心的度过余生。

    在虞复的心中,火凤已经是自己心中唯一的亲人。火凤的事情,是他身死之前要努力完成的头等大事!

    虞复起身下地打开窗户,看着窗外夜色渐浓,想起了第一次出山的情景。

    那次也是在客栈,自己闯到了公孙灵儿的房间……

    公孙灵儿,虞复突然心中有种痛楚。

    公孙灵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

    公孙灵儿是自己唯一放不下的师门中人!

    虞复想起公孙灵儿的点点滴滴。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公孙灵儿。

    公孙虎的野心不小,一味的招惹天下武林,鲜卑族未必能够给他一直撑腰,等他失去靠山的那一天,不知道公孙灵儿能不能幸免……

    一阵凉风吹来,虞复感到一丝凉意,不由的紧了紧衣服。

    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平静的注视夜空了!

    自己不就是一个将死之人么,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这次既然狠狠教训了白龙使的儿子,白龙使迁怒自己也是正常。如果乱世龙宿靠不住,虞复只想带着火凤离开。

    天下之大,虞复不信找不到帮助自己和火凤的人!只是,虞复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火凤重建宗门的那一天……

    脑中混乱一片,虞复把能实现的和不能实现的都想了一遍,终于敢到脑袋越来越沉。回到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