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90章 白子墨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我说过要走么?”火凤冷冷的说道,目中闪着泪花,脸上却是洋溢着一丝笑意!

    “那最好!”男子嘴角有种战胜后的骄傲。“还不动手,要大爷教你么?”

    “啊!”那男子一声惨叫,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骨瘦如柴的手臂,捏到了他的肩膀上。钻心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大叫,好像只有叫声才能缓解这种剧痛。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给我跪下!”

    男子内心中拼命的反抗,试着回头看看这只手的主人。但是肩头的剧痛更加明显,尤其一股巨力从肩头传来,不只是痛,更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巨力,双腿便是不由自主的向下跪去。

    “放开他!”男子一起的一个矮瘦汉子离男子最近。发现男子吃瘪,脸色铁青的喊道,同时右手握拳,全力击出。

    那人脚下一动,轻轻飘向一边,而在移动的同时,不忘手臂用力,刚才那男子本来坚持抵抗的双腿再次遭到巨力,终于抵抗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肩头巨力消失的男子,猛地站起身子,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揉着刚才剧痛传来的地方,同时回过头看着站在身后咫尺处的男子。

    精瘦,脸色蜡黄。一身白衣,显的身体更加单薄。年纪更是轻的可怕,但是脸上却是冰凉的让人害怕。那是一种看一眼就直透心田的凉意!

    “你没事吧!”男子张口,目光移向刚才倍受欺辱的火凤。

    火凤擦着眼角的泪水,指了指窗子前面的桌子,“他们抢了我们的桌子!”

    来人正是虞复!虞复很久都没有发怒了,应该是很少发怒。但是今天,注定要发怒,而惹他发怒的人,就是眼前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因为火凤噙着泪水的笑脸,刺痛了他的心。

    “给我滚!”冰冷的声音传出,带着无比凉意。

    听火凤的意思,他们只是抢了桌子。所以并没有激发虞复的杀意,这已然是虞复的极限!

    “哪里跑出来的小王八羔子,当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刚才吃亏的男子一边骂着虞复,一边身不由己的往后退着。他并不傻,就从刚才一手将自己压倒在地的本事,他不是对手。他能做的就是拉起同伴的仇恨,给他报仇!

    “不得无礼!”锦衣男子站起身子,阻止了男子的挑衅。一改刚才的清高,满脸含笑。全然没有一点剑拔弩张的尴尬,“这位兄弟好俊的身手,我白子墨想和你交个朋友!”

    “我说了带着你的人滚!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不识抬举的家伙!白少侠,教训教训他。”白子墨身边的一个男子说完转向虞复,“小子,看你就是一个乡巴佬,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们乱世龙宿白龙使的大公子,你要是识相的话,马上磕头赔罪。我们白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或许能够放你一马。”

    虞复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是笑的让人生寒。

    “聒噪!”说着虞复脚下一动,接着大家听见两声脆响。刚才说话的男子立马脸上多出了两个巴掌印,正在慢慢的肿起。眼光中充满着无辜的看向白子墨。

    连同角落中吃饭的老者,都开始把目光移向了虞复。

    “大狗也须看主人,阁下身手是不错,不过我白子墨未必怕你!”说着慢慢拔出手中的长剑,“拔剑吧!”

    “要我拔剑,你还不够格!”虞复说完也不搭理锦衣男子,倒是回头转向火凤说道:“火凤,把这几个为虎作伥的东西给我扔出去!”

    火凤微微点头,从腰间拿出一把蟒鞭,在手中一抖,一鞭向刚才掏银子的那个男子抽去。

    白子墨此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自己放下身段与人交友,岂料来人不但不识抬举,更是对自己的挑战视若儿戏,这是羞辱!

    随着一声清响,白子墨长剑出鞘,“在我面前出手,问过我了么?”

    手中长剑闪着寒光,竟然直接斩向火凤。

    就在电光石闪的一瞬,所有人都以为长剑要刺到火凤身上的时候,白子墨感觉面前人影一闪,之后手臂就不能前进分毫。白子墨心中一惊,这才发现一只手正抓在自己的手腕上,定睛看时,冷峻少年已经站在自己身边。

    “给我撒手!”虞复说完,只见白子墨很是配合的将手中长剑松开!

    在场之人都是不敢相信,白子墨的长剑被人空手夺走,仅仅是一招,而且是后发先至的救人。并且这个人年纪轻的可怕!就连其他三桌漠不关心此处争斗的人都站起了身子,目中满满的不可思议。

    同时火凤的长鞭,巧妙的绕过虞复和白子墨。第一鞭抽在了掏银子男子的脸上,毫不留情的留下了一条血印。

    第二鞭缠向了他举起的手臂上,接着他的身子腾空飞起,撞破窗户跌倒街上。

    火凤手中的长鞭丝毫不停歇,上下飞舞着打到剩下三个人的身上,接着身体也被扔出窗外。

    火凤的鞭法精湛,聊聊数鞭,就将这些人尽数解决,但是在场的人最多只是扫了一眼,目光全部聚集在虞复和白子墨的身上。

    窗外的大街上,几个人跌的屁滚尿流,一边惨叫着一边嘴里还骂着脏话,十足的地痞无赖的样子。

    可是当火凤靠到窗前的时候,几人又全部不再说话,只是揉着身上的痛处。双目冒火的看向楼上。

    这边刚刚结束,虞复就毫不客气的拉过一张凳子,坐到了桌前。全然不顾脸色青红交替的白子墨。

    白子墨就这样呆立良久,这才弯腰缓缓捡起地上的宝剑。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种的不要走!”

    虞复听着白子墨说话,看都懒得看一眼,这种娇生惯养的公子,懒得理他。

    白子墨见虞复不搭理自己,只好眼中喷火的离开。在楼梯口碰见端着盘子的小二,竟然一气之下把小二推翻,自己含怒而去。

    小二爬起身子,却是不敢咒骂。只是眼中怀着鄙夷,狠狠的瞪着白子墨离去的方向。“这位大侠,这是一壶上好的女儿红,请您品鉴。”小二将盘中差点洒落的酒端到虞复跟前说道。“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有要啊!”虞复有些愕然。“大侠不要客气了!这是小人自掏腰包请您,还望您不要推辞!”小二说着有些局促不安起来。刚才白子墨都是热脸贴人,自己这次是不是也莽撞了!谁知虞复端起酒来狂饮一口,“好酒!”说着将酒递给火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