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9章 锦衣公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和火凤一路马不停蹄,向疏梅峰方向赶去。

    俩人心知肚明,如果血洗药王谷,截杀鬼影神丐,偷袭唐家堡的是一股势力所为,要说是妖蛊宗所为,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其背后必然有着一个强大的靠山支持。

    天下硝烟四起,纵观武林,各大门派大多选择在乱世中独善其身。唯独乱世龙宿顺天命,敢于主持天下之公义。而且从鬼影神丐的口中得到消息,这些事情虽不能肯定说是妖蛊宗所为,但是乱世龙宿能够提前知道一些消息,已经是难能可贵!

    所以,虞复和火凤,有见一见乱世龙宿的必要。

    半月后,俩人来到疏梅镇。

    疏梅镇属于疏梅峰的地界。以前疏梅峰苏青柏不理俗事,这疏梅镇只是一个村庄,可是自从苏青柏和几个交好世外高人大举义旗后,这疏梅镇可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到一年时间,这里店铺林立,虽比不上洛阳等地繁华,也是聚集了不少商贾骚客。

    不少商贾在乱世遭到压迫,只要有一些江湖门路的。都跑来支援乱世龙宿。

    第一、乱世当中做正当生意本就艰难,有兵痞、匪患,还要受官府盘剥,能够养家糊口已经很是艰难。

    第二、乱世龙宿打出的旗号就是为了老百姓。很多有些血气的商家,变卖家产来投奔乱世龙宿。本想在乱世出一份力,又因自身实力不足,只能贡献点财力物力。所幸在山下开起了店铺,虽然勉强养家糊口,却是过的自在,不受盘剥压榨。有乱世龙宿的庇护,还能安心生活。

    所以,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疏梅镇很快繁华了起来。以至于虞复和火凤来到这里都不敢相信这里就是远离重镇的僻壤山区。

    “我饿了!”火凤站住脚步,看着旁边的飘香楼直流口水。

    虞复看看天色已晚,正好看这疏梅镇不错,于是说道:“好吧!你先找个位置!我去找间客栈,一会来找你!”

    “好的!”火凤雀跃般的跑进了飘香楼。

    虞复顺这街道向前走去,两侧全是饭店。最后找个伙计打听后,才知道这条街全是饭馆,要找住宿的客栈,就要去后面两条街。

    虞复谢过伙计,绕到后面找了家很不起眼的客栈,等收拾停当往飘香楼去的时候,已经快一炷香了。

    火凤进到飘香楼,见一楼已经客满,于是就上了二楼。

    正好在窗边有个空座,于是坐了上去。“小二!上茶!”

    一个小伙计快步过来,一边给她倒着茶水一边问道:“小姐吃点什么?”

    “来两斤牛肉,一壶酒。”火凤想了想,“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菜啊?”

    “盐焗鸡,芙蓉鸡片,丝香鲤鱼。这是我们店的三绝,不知道姑娘偏好哪一味?”

    “芙蓉鸡片,丝香鲤鱼各来一个!”

    “好嘞!”小二吆喝着下去了。

    火凤这才仔细打量这小饭馆,二层一共四张桌子,火凤坐在窗前。里面的两张桌子并在了一起,一共坐着六人。为首之人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三十上下年纪,上身只穿一件坎肩。其余五人似乎是他的师兄弟,都对他毕恭毕敬。

    另外一桌在楼梯旁边的角落中,坐着两个白发老者。给人一种隐士高手的感觉,这俩人也不说话,只是时而碰一下杯。

    火凤感慨这小镇的繁华,同时一边看着窗外,看虞复来了没有。

    这时候,上来了几个青年公子。不,准确的说是几个带剑的年轻人簇拥着一个穿着华贵的公子。然而到了楼上才发现楼上座位已满。

    几个青年人见没有座位,在屋中扫视一番,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落在了火凤身上。

    见火凤一身苗装打扮,又孤身一人,几人目光相对后,就有一个男子向着火凤走过去。

    “这位姑娘,我们打算借这张桌子一用,麻烦您移驾到别处。”那男子说着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

    火凤回头一看,刚才那男子已经大喇喇的拉出凳子,准备让那锦衣男子坐下。竟然毫不理会火凤是否同意。

    火凤本来很好的心情,顿时遮上了一层阴霾。

    “拿着你的臭钱滚!”火凤冷冷的说完,将桌上的银子用手指一弹,银子飞快的飞向刚才那个男子。

    “小心!”锦衣男子率先发现火凤出手,见银子夹着劲风,这才一边张口提醒,一边用手中长剑刺向银子。

    那男子听见锦衣男子提醒,听见身侧劲风呼啸,赶紧后退。情急之下将刚刚拉出的凳子撞翻,很是狼狈!

    锦衣男子用剑一阵拨转,就卸去了银子的劲力,随后银子像被粘在了剑身上一样,滴溜溜转个不停。“这位姑娘,出手未必狠辣了些吧?”

    火凤看在眼中,心里也暗暗佩服锦衣男子对力道的掌握恰到好处。但是对其嘴脸,很是愤怒。

    “你瞎了狗眼,没看见他先犯我么?”

    “混账!”锦衣男子动怒,手腕用力,将绕着剑身的银子拨动,直接飞向火凤。银子这次不但夹着破空的呼啸声,而且去势更急。

    火凤虽然嘴上不服,可是飞来的银子劲道却是不敢硬接。

    要知道这次银子的速度比火凤用手指掷出时更快,并且是旋转的。硬接,除非是有深厚的内力,否则轻则受伤,重则毙命!可见锦衣男子说出手狠辣,自己才是最为狠辣。

    火凤来不及多想,一仰身子躺下,只听一声巨响,银子深深嵌入窗边的墙上。

    火凤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羞红。更多的是愤怒!然而一道声音传入耳中,“赶紧滚,不要等我说第二遍!”声音鄙夷,透着不屑和不耐烦,更有种不可一世的傲慢。说着锦衣男子带着几人坐到了火凤的那张桌子上。

    火凤紧咬嘴唇,眼睁睁的看着桌子被抢。然而周围三桌上,那些人竟然是安心吃着饭菜或者喝着酒,只是偶尔扫向这边,多半也是看热闹的意思。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火凤何曾受过这等欺负,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可是心知要是硬拼自己绝不是对手,正要含恨离去。

    “真是给脸不要脸!”刚才掏钱的男子伸手拦住了去路,“给我把凳子捡起来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