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8章 铁蒺藜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和火凤虽然想通了犯奴的下落,要是真在唐门暗器作坊,俩人又觉得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必要硬闯!

    俩人合计后,决定回到房中等候,等午饭时间跟踪犯奴,不管抓到几个犯奴,都要从他们口中查探出一些消息!

    两人回到屋中,一边聊着天,一边等着饭点的到来。

    时间似乎因为他们的等待过的更慢。后来,火凤到门口张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就连虞复,也感到一阵焦急。

    然而,直到日头偏西,送饭的人一直没有到来。

    “难道唐家人把我们禁锢到这里,连饭都不送么?”火凤因为等待而心生怨恨,小脸气的涨红。

    虞复只是一言不发,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发言增加火凤的怒意。两眼只是盯着门外的空地。

    正当两人等的怒气攀升的时候,门外走来了一个人。

    来人不是送饭的犯奴,却是带他们来到这儿的唐冲!

    “两位久等了!不知两位过的可好?”

    虞复看了唐冲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我还以为我们是被囚禁到唐门了呢!”

    “公子说笑了!唐门岂会这般无礼,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唐冲歉意的笑着说道。

    “两位请随我去见唐家门主吧!由于时间仓促,这里只有一些干粮,我们边走边吃,还望两位海涵!”唐冲说着拿出一包点心。

    虞复本想发火,好不容易来此唐门,想不到偌大一个门派,竟然是让他们吃点心!不过看到唐冲真诚的道歉,又强行忍住。

    “好了!我们也没什么胃口。还是先去见你家门主吧。”虞复说完,就要起身往门外走去。

    “既然这样,两位请随我来!”唐冲说完,将点心重新放入怀中,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就走在前面带路。

    在唐冲的指引下,虞复和火凤经过无数密径,终于看到了红砖青瓦的屋舍!虞复和火凤这时才感觉到唐门的真正强大。就算二人在唐家堡,要找到这唐家中心,也要费一般周折!

    “昨晚一个犯奴死了!”虞复试探的说道。

    “我知道!”唐冲却是无比的淡定!

    “你知道?是你下的手?”火凤一把抓住唐冲!

    “火凤!你不要激动!”虞复将火凤的手抓开。两眼却是盯着唐冲,等待他说出答案。

    “不是我出的手!等会你们见到门主就知道了!”

    虞复见唐冲这么说,也不再追问,可是旁边的火凤已经气嘟嘟的撅着嘴!

    虞复看着火凤心中暗道,“这小妮子,小性子见长啊!”

    几人经过宽敞的大街,一路向坐落在深处的高大建筑走去。

    “怎么这里人这么少?”虞复警惕的问道。

    经虞复的提醒,火凤也发现了不对劲。偌大的唐家堡中心地区,按理应该说是人流如织才对,可是眼下只是偶尔碰到几个行人,而且大多都是妇孺孩童!

    唐冲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但是瞬间便深深藏起。“不该问的别问!见到门主你们就知道了!”

    火凤轻轻拉了拉虞复,“莫非是什么陷阱?”

    虞复却是摇摇头!以蜀中唐门的威望,杀他二人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心中只是又增加了一丝疑惑!

    三人各怀心事,也不再说话。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

    所幸又走了不多久,就到了一个大殿前。

    “你们稍加等候,我进去通报一声!”唐冲说完,径直向大殿内走去。

    虞复和火凤只好停在大殿外,四处张望,只觉得整个唐家堡死气沉沉,颇有些不同寻常!

    “两位请进吧。”不多时唐冲从大殿中走出,客气的拱手说道。

    于是三人进了大殿,只见殿中宽广,摆放着两排椅子。足足有上百个座位之多的大殿,只有主位上坐着一个人。

    唐家,果然是大门派!就连这大殿都如此宽宏!要知道这只是唐门内部商议事情的地方!

    走上前去,才看清主位上坐着一个银眉鹤发的老者,面色红润,目露精光。

    “就是这两位昨天来到堡中要见您!”唐冲指了指虞复和火凤。

    “在下虞复,这位是飞天阁圣女火凤银狐,拜见唐门门主!”

    老者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头,目光紧紧盯着虞复,似乎要看穿虞复内心所想。

    凌厉的目光,让虞复感到有些不适。唐家门主的四周,乃至整个大殿中都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息,二人均感到一种压抑!

    “请坐下说话!”半响后,老者轻轻说道,“二位找老夫所为何事?”

    虞复坐下微微抱拳,“不知道门主对毒王之死听说了没有?”

    “毒王死了?怎么死的?”老者虽然惊愕,可是一闪即逝。

    “在药王谷,被人屠戮灭门。连同药王也没有幸免。”

    “你找老夫就是为了这件事?”门主却是对药王和毒王的死丝毫不敢兴趣。

    “不错!在毒王尸体旁边,我们发现了这个!”虞复说着把铁蒺藜拿出交给唐冲。

    唐冲拿起铁蒺藜摇了摇头,“这铁蒺藜虽然和我唐门之物很是相像,但绝非我唐门之物。”

    唐冲说完手臂一甩,一股劲风从虞复面前飞过。

    “你要干什么?”火凤大呼一声,一跃而起。

    “砰!”一声炸响自虞复身侧丈许响起,一枚枚碎片四散飞舞。

    “看好了!这才是我唐门的铁蒺藜,一共一十三片,触到物体便会炸开!”主位上的唐家门主不动声色的说道。

    听见唐门门主解说,虞复和火凤这才看向刚才炸响的地方。果然有数片相同大小的精小铁片,和铁蒺藜外表铁片极为相似,散落在地上。在他们的中间,大理石的地面上被刚才铁蒺藜炸出一个小坑。要是刚才这个铁蒺藜射到虞复身上,后果……

    “我也求证过,有人告诉我这绝非唐门之物。”虞复拱手继续说道。

    “那你为何来我唐家?”唐冲动怒,语气严厉的说道。

    “继续说下去!”而唐门门主摆摆手阻止了唐冲。

    “我只是猜到这是要嫁祸给唐门!唐门虽然不屑去辩驳这些,然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嫁祸之人的险恶用心,不得不防!”

    虞复说完,唐冲和唐家门主一言不发。良久,似乎做了强烈挣扎后门主才缓缓说道,“小兄弟一片苦心,老夫谢过。不过你已经来迟了!”

    “来迟了?什么意思?”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唐家堡有何异样?”

    虞复心中咯噔一下,果然是唐家堡发生了剧变,不过是何人能够如此胆大妄为,而且拥有如此势力?虞复想起了死去的犯奴要说的话……

    虞复忽然想到一件事:“我想见唐震。”

    唐冲面色一变,呆呆的看着门主。

    “唐震已经死了!”

    “他不是被贬为犯奴么?”

    “是!但是昨夜已经死了!”

    “昨夜?”

    “对!昨夜死在你屋中的犯奴就是被他所杀!”

    “哦?晚辈还有一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你说!”

    “唐震是因何被废为犯奴?”虞复知道这是唐家家事,怕冒然问出惹唐家人不满,因此才这样说。

    “他欲进入我唐门暗器作坊,盗出制作工艺……”

    “我唐门暗器作坊自成一体,一般唐门弟子不能进入其中。唐震冒充门主授意,所以被识破被抓!只是当时没有发现他的狼子野心……”唐冲面露悔恨之容。

    “不知道唐震还做了些什么?”

    “你说的想嫁祸蜀中唐门的人,和唐震等人勾结,昨夜夜袭唐家堡,唐震就是内应!”

    “原来如此!”虞复想起唐家堡的冷清,料想到昨夜唐家堡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不知道我们二人能否帮上忙?”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唐家的事情唐家自己可以解决!”

    “如果用的着我们,请到乱世龙宿找我!”

    “你是乱世龙宿的人?”

    “暂时还不是!”

    “我唐门突遭变故,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门主言重了!晚辈就此告辞!”虞复和火凤起身准备离开。

    “唐冲!送两位出城!”

    虞复和火凤跟着唐冲,告别唐家门主而去。

    一路上,果然见不少地方有争斗的痕迹,料想此次唐门损失不小。虞复和火凤对没有吃饭的事情也不再记在心上。俩人出了唐家堡,便往疏梅峰而去。

    “虞复,你为什么不问昨晚袭击唐家堡的是何人?”

    “能够袭击唐家堡的人,定然不会泄露是何方势力。冒昧问出,唐家门主只会恼羞。”

    俩人在一处林中停下吃了些点心,就继续往疏梅峰赶去。

    如今,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苗王、妖蛊宗、神兵门、乱世龙宿、飞天阁、蜀中唐门、药王谷都已经卷入其中,虞复和火凤俩人势单力微,不借助其他势力绝难复仇。眼下只有乱世龙宿逆流而起,虽然乱世龙宿是虞复最想借助的势力,也有鬼影神丐的引荐,但是真正加入其中,还需要前去见见这个乱世龙宿的盟主才行。

    火凤对唐门之行很是气馁,原来打算寻得一个得力的盟友,眼下却是看到唐门受创不轻,心中的复仇的计划再度被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