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7章 暗器作坊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这一夜,无比的漫长。虞复想到了师门,想到了这两年的经历。

    平心而论,目前事态已经超出了虞复的控制。虞复完全可以独善其身的退出整个争斗。但是虞复的生命中已经了无牵挂,既然远离师门,仇恨也随之淡化。帮助火凤,已经成了他的生命中的唯一一件可以做的事情!

    火凤虽然遭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宗门巨变,师父身死,苗疆抛弃……这些,都是时刻煎熬她的伤痛。如今,最令她难过的是,师父毒王的死因还未明朗。

    火凤睁开眼睛,看着身边还在沉睡中的虞复,悄悄的为他盖上了一件衣衫。躺在身边的这个男子,与自己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火凤心中对他有感激、有钦佩、还有一丝淡淡的喜欢。

    如果没有重建宗门的重任,或许火凤会选择和虞复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两个人厮守着终老。但是,她只能偷偷想一想,面对这个身世无比凄凉的坚强男子,她本是出于怜悯。然而,现在她比虞复更悲惨,却是虞复在一直照顾着她……

    想到此,火凤心中一暖,轻轻的靠在了虞复身上……

    “呃……”虞复一声轻哼,吓得刚刚躺下的火凤立刻坐直身体。

    虞复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满面通红的火凤,心中顿时明白了一切。

    “谢谢!”虞复说出口,又感觉有些多余。

    火凤稍加稳定情绪,张口问道:“今天唐冲会来吗?”

    “不一定!那我们怎么办?”

    “等!”

    “等?”

    “对!等他出现!”

    “他要是不出现呢?”

    “那就逼他出现!”

    “……”

    有一个身材瘦弱的下人,在虞复起床后不久送来了洗漱用具。

    见下人不说一句话,虞复和火凤已经猜出这个下人也是又聋又哑的,也不和他说话,只管洗漱。

    等下人收走洗漱用品,火凤在屋中百无聊赖,心中想着一大堆的疑问,怎么也不是滋味。虞复看出火凤烦躁,就提议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唐冲不是不让我们乱走么?”

    “哼!我们要是老实听他摆布,怎么逼他现身!”

    火凤闻言大喜,赶紧起身就要往外走。虞复见状无奈的摇摇头,火凤银狐,当真是急性子!

    火凤和虞复走出客房,在朝阳下第一次仔细打量外面的景象。这里确实是唐家堡的偏僻角落。虞复带着火凤往唐家堡中心走去。

    在走到一个转弯处时,一个唐门弟子拦住了两人去路。

    “两位请留步!”唐门弟子也不盘问,只是阻止了虞复和火凤的去路。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要拜见唐门门主……”

    “要想拜见宗主,只能等候门主通知。这里是唐门工场,所以还请两位止步。”

    “不知这里是否是生产暗器的地方?”虞复也听说过唐门有两绝,其一为用毒,其二就是暗器。

    “正是!我们的暗器工厂就在山谷中,对于唐家乃是重地。两位也是江湖人士,其中轻重还望斟酌。”

    “那是!我们手中有一件东西,还请这位兄弟鉴别一下是否是你们唐家暗器?”

    “哦?”唐门弟子眼中闪过一丝异彩。

    虞复将从毒王身边搜集到的铁蒺藜拿出来,交给了唐门弟子。

    唐门弟子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便摇摇头。

    “兄弟你看仔细了!这是不是出自唐门之手?”

    “不是!”唐门弟子将铁蒺藜叫还给虞复说道。

    “你再仔细看看!”虞复担心唐门弟子看错就继续说道。

    “你既然不相信我,那又问我作何?”唐门弟子明显的不高兴了!

    “恕罪!只是此事事关重大,牵连太广,马虎不得!”

    “既然这样,你还是去找门中资历较老的长老或者门主问吧。”那唐门弟子一听事态严重,也不再答话。

    虞复想一睹唐门暗器作坊的真容,正在盘算着怎么进入。却听见唐门弟子继续说道。

    “我已经说了,我唐门生产重地,不要妄图潜入。就算是唐门中人,没有宗主手谕,也会受到处罚!前些天唐震就被贬作犯奴!”

    “什么?唐震被贬作犯奴?”虞复心中一惊,心中潜入暗器作坊的想法顿时打消。

    那唐门弟子发现自己失口,不再答话。而是极力催促虞复离开。

    “什么是犯奴啊?”火凤出声问道。

    “服侍你们的就是犯奴!”唐门弟子把此作为最后一个回答。说完就走了回去。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把其中厉害讲明,这俩人要是不知好歹,只好用粗。

    虞复和火凤对视一眼,千手佛陀唐震也算是江湖上的成名之辈,在唐门中竟然被贬作犯奴。俩人对唐门的认知更是增加了一层神秘感。

    “我们还进去吗?”

    “没听见里面守护森严么?你不要命啦?”

    “唐震为什么要潜入这暗器作坊?”

    “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走!我们去找唐震!”火凤说完,转身疾步走去,好像要是慢了就找不到唐震了。

    虞复跟在后面,正好心中有很多疑惑,要是能找到唐震,或许能够明了一二。不过能否找到唐震,却是让虞复心中一阵纠结。

    火凤和虞复来到昨晚去过的那件房屋,看到屋门是虚掩。于是俩人小心的打开房屋,结果屋内没有一个人。

    虞复和火凤都愣住了,出门四处张望,也看不见一个影子。“虞复,你说这些犯奴他们可能去哪呢?”

    不见虞复回答,火凤回头再看虞复时,虞复陷入了沉思!

    火凤不再打扰虞复,就在附近无聊的张望,希望找到一丝线索。

    “我知道了!”虞复忽然拍着脑袋说道。

    “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这些犯奴去哪了!”看见火凤一脸期待的眼神,虞复继续说道,“犯人肯定是要被收押或者做苦力的。他们既然在唐家堡中没有羁押,那么一定是做苦力了!你说唐门有什么地方可以做苦力呢?”

    “暗器作坊!”火凤惊叫起来!

    想起刚才唐门弟子的话,火凤眉头又皱到了一起,很明显他们不能进入到作坊中,那么怎么才能找到唐震呢?难道又要在这里虚晃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