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6章 又聋又哑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火凤出了客房,向四处张望。

    这里是唐家堡的西北角,附近不远处就是借着山势修建成的围墙,翻越困难,附近却是有些荒凉,丝毫不像是蜀中唐家。

    以江湖上蜀中唐门几百年的声誉,蜀中唐门就算不是碉楼玉栏,也不至于四处都是破旧简易的小房子。

    火凤看见一处房屋中亮着灯光,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了过去。

    暗处的虞复只好紧紧跟着,虽然虞复不在意唐冲所说的不能随便在堡中走动的禁忌,但是火凤这样冒然前往,虞复心中还是暗自觉得她太过大意。

    “有人吗?”火凤来到房屋外轻声问道。

    然而屋中并没有回应,灯光依旧昏暗。

    火凤上前轻敲房门,再次问道:“请问有人吗?”

    火凤不见屋中有任何回应,心中纳闷,用力一推房门,房门却是应手而开。原来房门是虚掩着的。

    “啊!”火凤一声惊呼。

    “怎么了?”躲在暗处的虞复飞身而出,立刻护在了火凤身前,目光扫视屋内,只见小小的屋中挤着近十人。这些人同样被虞复和火凤吓到,全部目露惊慌之色,紧紧的看着门口的虞复和火凤二人。

    “不好意思,我们深夜无聊,看见灯光才冒昧打扰。不想到打扰惊吓到各位,实在是抱歉!”虞复抱拳表示歉意,双目却是紧紧看着屋中各人。只要有人有异常举动,虞复都准备先行出手。

    对于唐门,虞复没有多少好感。无论是以前见过的千手佛陀唐震,还是今日见过的唐冲,甚至连送饭的下人也是处处透着稀奇古怪!虞复可不愿意冒然成为砧板之肉,任人宰割!

    可是让虞复更为吃惊的是,屋内十余人无一人出声,除了静静的看着他们,仿佛石像一般,只是目中有着惊恐和不安!

    “深夜叨扰,请各位海涵。”虞复以为对方因刚才自己的突然出现受到惊吓,于是再次提高声音说道。

    这次屋中十余人,只有一个挥了挥手,示意虞复和火凤离开,其余的几人还是没有任何举动。

    虞复心中不免有些恼火,自己这般以礼相见,这些人却是连一个字都懒得说。

    这时候火凤从虞复身后探出脑袋,看到屋中十多人,有虞复在身旁,顿时底气十足,从虞复身后走了出来,“我说你们都是聋子还是哑巴,这位公子和你们说话你们都听不见么?”

    虞复一愣,猛然间想起了那个死去的又聋又哑的下人,一种骇人的猜测出现在脑中。一把拉住火凤,“等等,似乎有些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火凤虽然也感觉哪里不正常,可是一时也想不明白。

    “从你敲门开始,到现在他们似乎都没有出声……”

    “哦!我知道了,他们都是哑巴!”火凤再次转身看着屋里的十多个人,眼中闪烁着光芒,“虞复,他们真是哑巴!”

    虞复的心中已经是震怒非常,连火凤已经发现这些人都是哑巴,虞复岂会不知。

    如果所料不差,这些人和先前那个死去的下人一样,全部是被人刺聋了耳朵,割去了舌头,或许他们也都身怀武功。

    更让虞复气愤的是,这些人都在蜀中唐门,不是唐门所为还会是何人?想不到堂堂武林一大宗门,竟然干出这等卑劣无耻的事情!

    虞复缓缓抽出了剑,眼中闪现着罕见的杀气。屋中众人见虞复拔出武器,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本来就狭小的空间,在十多人的退后中,顿时发出一阵桌椅的碰撞之声。

    “虞复,你要干什么?”火凤发现了虞复的异常举动,上前拉住虞复的手,“他们都是残疾人!”

    “我知道!”虞复淡淡说完,却是顺势拉开火凤抓着自己的手。

    火凤习惯性的松开了虞复,但是满脸的不解。只见虞复慢慢走到那些穿着下人衣服的哑巴跟前,手中血饮舞动,却不是刺向众人。血饮在虞复的手中飞快舞动,不一会儿就在地上写出了一串字。

    借着灯光,站在前排的哑巴看向地面,只见地面上写着:“唐门为什么把你们变成聋哑人?”

    十多人见到地面的字迹,脸上再度出现惊慌失措的表情,较之刚才见到火凤闯入更甚。

    几人彼此对视一会,一个个脸上现出了决绝之色,站在前排的那人摇摇头,然后指指屋外,示意虞复二人离开。

    “给我说,不说者死!”虞复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做着杀人的动作。

    然而对面的十多人不但没有屈服之色,相反的脸色平淡了许多。

    适才比划之人,蹲下身子,在地上写道:“不要管我们的事,否则你自身难保!”那人写完,往旁边闪了闪让虞复看。

    “今天给我送饭的那个中年人是谁杀的?”虞复再次用手比划着发问。

    “少侠!请你离开,不要为难我们!这是唐门,你不要惹祸上身!”刚才那蹲在地上的男子在地上写完,便站起身形,走到一旁。

    当虞复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屋中众人全部低下脑袋,不再与虞复有任何目光或者肢体的交流。

    虞复起身,拉着火凤走了出去。

    “虞复,他们为什么不说?”

    “因为这是唐门?”

    “你的意思是说唐门把他们害成这样?”

    “还能有谁!”

    “他们好像都有武功,为什么变的这么胆小!”火凤有些不解的自言自语。

    “因为有人会让他们死的很难堪!比之我们出手残忍千百倍不止!”

    “呃……”火凤似懂非懂的呢喃着。

    “想不到唐门竟然如此下作!”虞复怒骂着已经走到门口。

    “那我们怎么办?”火凤跟着虞复进到屋中,眉头已经紧皱到一起。

    “睡觉!”

    “睡觉?”

    “对!一切等明天再说!明天午饭前要见不到唐冲,我们就闯一闯这蜀中唐门!”

    闻言,火凤咬咬嘴唇。为今之计,只能如此!

    虞复和火凤都是江湖儿女,也不再顾忌同榻而眠。虞复让火凤睡到里面,自己斜倚在床头处,怀中紧紧抱着血饮。不多时,虞复已经呼吸均匀。而谁在里侧的火凤,则不断辗转,难以入睡。其实虞复又何尝不是?今天那下人口中喷出的毒雾,虞复怕火凤担心一直没说。还有那个下人的离奇死因,到底是聋哑人所为还是唐门另有人动手,虞复怎么也理不清。不过,虞复发现了自己的优势,有此优势,明日就算硬闯唐家堡,也会占尽优势。想到此,虞复平复心情。既然想不明白,又何必再去想他。还是养足精神,明天还有要事要做。